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八十六章:大变

第四百八十六章:大变

    因为是年关,所以学争的骂战总算消停了一些,虽然偶尔会有此起彼伏的杂音,不过大家的心思显然淡化了不少,并没有惹出太大的震动。

    徐谦这几rì把心思扑在皇家学堂上,现如今学堂的校尉已达到了近一千三百多的规模,经过严苛cāo练,总算有了点样子,形成了不少的战斗力。

    随着兵部几个高官的落马,圣旨也已出来,决定在大年初二于台湖cāo演新军,圣旨里刻意提到新军二字,等于是将皇家学堂和武备学堂列为了新军的xìng质,这东西就是预防针,专门为江南可能穿回来的噩耗准备。

    台湖位于京师之外东南三十里处,之所以选择那里,主要是两个学堂近三千人,过于浩大,不可能在京师举行。

    届时朝廷武官员,都要前去观摩。因为距离较远,所以已有人马先行去做好准备,据说这一次,陛下也可能大驾光临,于是亲军以及五大营俱都行动起来,做好完全的准备。

    这就是一出戏,可无论是不是戏都必须做好。

    原武备学堂那边是决定大年三十放假一旬,可是现在也取消了假期,加紧cāo练起来。

    皇家学堂更加不能甘居其后,学堂里头开始加大cāo练的时间,教习们也开始制定cāo演计划,而徐谦则每rì观摩,倒是颇为满意。

    虽然现在校尉们大多数人未经实战,可是体魄已远远超过寻常人,单纯以体魄而论。便是两个寻常人近身,怕也能轻而易举的将其放倒,这既不是自吹自擂,自然也不是有什么神奇武功。只是因为这些人rì夜cāo练。再加上营养跟得上,这一rìrì下来rì晒雨淋,身子已经打熬出来。更不必说这里军机森严,若说单打独斗。校尉未必占优,可是将他们凝聚在一起,他们绝对算是一群饿狼。

    武备学堂的实力,徐谦并不知道,不过徐谦很有信心,武备学堂不是皇家学堂校尉们的对手。

    一rìrì过去,这cāo演自然也成了大家议论的话题,外界的消息,大家充耳不闻。一直到了大年三十的傍晚时分。在偌大的饭堂里。一千三百个校尉一身披挂,人挨着人坐着,长条的木桌上已摆了一盆盆的肉食。热气腾腾地从铜盆中冒出来,所有人一丝不苟。谁也没有动弹一下。

    随后,有人大叫一声:“徐学士到。”

    徐谦背着手,在一队教习的拥簇下进来,校尉们一齐站起来,却同样鸦雀无声。

    徐谦压压手,事宜众人坐下,这才传出偶尔的桌椅碰撞声,校尉们全部坐下。

    徐谦咳嗽几声,道:“今rì是大年三十,官陪大家吃个年夜饭吧,明rì大家在学堂里歇息一个上午,不过明rì正午时分,大家就要动身前去cāo演的地方扎营,平时大家cāo练辛苦,你们都算官的门生子弟,闲话也就不说了,想来大家也是饿了,都动筷子。”

    大家却是没有动,直到徐谦在陆炳面前的餐桌上坐下,有人给他拿来了碗筷,徐谦拿起了筷子,这一千三百人才纷纷动起碗筷来。

    学堂的规矩是食不言寝不语,所以除了碗碟的脆响,谁也没有说话,这场年夜饭实在有点生闷,不过对此,所有人都习以为常,倒也无人抱怨。

    夜sè降临,隐隐传出几声爆竹声,喧闹欢笑声似乎也冲破重重院墙飘进这里,只是在这冉冉灯火照耀下的饭堂没有欢笑,亦没有推杯把盏,可是这里并不冷清。

    徐谦在这里呆了半个时辰,这才在一队教习的拥簇下离开,回到府中,徐家上下人等却在这里等候多时,徐谦落座,又是一场家宴开始。

    ………………………………………………………………………………………………………………………………………………………………

    次rì正午,皇家校尉开拔,一千五百余人,再加上数百车的物资,缓缓自朝阳门出来,沿着官道,朝cāo演的目标而去。

    倒是武备学堂这边动身迟了半个多时辰,杨一清自然有他的打算,不愿意让武备学堂的武士和校尉们碰头,一下午急行三十里,徐谦则是骑着马带着一干教习压阵,终于到了台湖,台湖不过是个小镇,因为附近地势开阔,又有大片的皇庄子,所以才将目标选在这里,几rì之前就已有亲军在此驻扎,左金吾卫以及勇士营的军马扎在附近的河边,时不时有斥候来回奔走,除此之外,顺天府也已征募了不少民役在附近搭设土台和整修土地,很是热火朝天。

    校尉们抵达之后,依着勇士营的大营开始扎营,徐谦先去金吾卫走了一趟,金吾卫的指挥使乃是他的未来岳父陆征,陆征见他来了,邀他闲坐,鼓励一番,喜气洋洋地道:“都说亲军亲军,依老夫看,你这皇家学堂才是铁杆的亲军,反倒是咱们这正牌子的亲军现如今只有打下手的份了。”

    这来就是个笑话,不过陛下cāo演皇家学堂和武备学堂而不cāo演亲军,也可看出宫里的偏袒之心。

    徐谦自然不会告诉他,cāo演的目的是因为江南的事,笑笑道:“侯爷言笑,陛下也只是一时来了兴致而已,热乎几rì也就忘了。”

    陆征却是不信,道:“这满朝武都不是傻子,谁不晓得皇家学堂如今如rì中天,是了,这大过年的,你也不登门拜访一下,怎么,把我陆家当外人了?”

    徐谦苦笑,正待解释,却见陆征随即又笑起来,道:“罢了,老夫晓得你的难处,大过年的这么多公务要办,cāo演又事事要留心,我也不为难你,不过事成之后却得走一趟,不要生分了。”

    对这有事没事和自己套近乎的锦衣卫指挥使,徐谦败下阵来,只得道:“是,是,是。”寻了个借口,便逃之夭夭,。

    这时候大营也已经搭好了,徐谦直接进入大帐,这大帐来是徐昌住的,只是今rì徐昌却不能赶来,因为路政局那边还有点事要处置,自然而然的就便宜了徐谦。

    帐里生了火,祛了身上的寒意,徐谦抖擞jīng神,召集了几个教习说了些话,又命校尉们好好休息一夜,眼看天sè已晚,徐谦挥退众人,独自睡了。

    谁晓得半夜的时候,外头传出匆匆的脚步声,有人在帐外急切地道:“徐学士在吗?我奉命而来,有急报要送给徐学士。”

    今夜是王成在外当值,王成问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求见?”

    这人道:“鄙人乃是明报的人,有大事求见徐学士,还请大人行个方便。”

    王成不由道:“可是徐学士已经睡了,你在外候着吧,等他醒来再说!”

    这人似乎还不肯罢休,低声解释什么。

    帐内的徐谦却是醒了,不由道:“是谁在外喧哗?”

    王成连忙按刀进来,道:“大人,外头有个自称是明报的人,说是有要事求见。”

    徐谦显得有些不悦,却不得不披了件外衫趿鞋起来,道:“叫进来说话吧。”

    进来的是个jīng瘦的人,一副伙计的打扮,似乎是彻夜赶来,虽是冬rì,却是满头大汗,脑袋上冒着腾腾的热气,这人见了徐谦连忙拜倒,嘶哑地道:“小人张进,见过大人,小人是来传信的。”

    “传信?传什么信?”徐谦一看他,便晓得此人的身份,明报为了保证讯息的即时,所以在南京、福建、江西等地都派驻了专员,收集到消息之后立即用快马送到杭州,杭州再对这些信息进行筛选,将各地的消息刊入明报之中,而这些快马和朝廷的极递铺差不多,传播讯息的速度极快。

    只是现在,一个明报的快马居然寻到这里来,这就说明了明报那边出了事。

    张进急切地道:“大人……出大事了……”

    徐谦听了,心里哆嗦了一下,却没有吭声,想知道是出了什么大事。

    张进道:“小人奉命在南京驻点,为明报传递消息,十二月二十三那一rì,该星夜将南京的消息送去杭州,谁晓得到了杭州城外却发现大量的人自城中逃出,小人寻了人来问,才晓得……才晓得……”

    “晓得什么?”徐谦也不禁提心吊胆起来。

    张进道:“才晓得原来是一个时辰之前,倭寇抹黑突袭了杭州城,杭州城内官军已是抱头鼠窜,整个杭州……落入了倭寇手里。”

    “倭寇袭了杭州……”

    听到这个消息,徐谦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吐出来。

    且不管为何这些来就不成气候的倭寇仗着什么手段能夺得杭州这样的大邑,这杭州可是徐家的老巢,徐谦的恩师、亲戚还有赵小姐可都在那里,这些倭寇凶残成xìng……这……

    ………………………………………………………………………………………………

    很努力地尽量早更,那个……老虎能继续求点月票吗?这月实在太少了。,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