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七十七章:徐某人闪亮登场

第四百七十七章:徐某人闪亮登场

    徐谦是个良民,良民的主要特征就在于老实分,如今成了侍读学士,每rì按部就班当值,也不对任何事产生非议,外间的议论仿佛都和他无关,虽然这事儿是他挑起,不过人家只负责点火,其他的事,自然也轮不到他负责。

    现在的争论,已经不下于国之争,双方水火不容,铁了心是要分出个高下出来,徐谦倒是乐见其成,无论对王学亦或者对理学他都没有好感。

    人类有一个最可笑的事情就在于,只要有了某种学说又或者走了某种主义就可天下太平,王学如此,理学也是如此,到了后世德先生、赛先生亦是如此。徐谦关注的不是这个,他永远只关注自己的乌纱,关注自己眼前的利益。

    这时候自然不免有人要跳出来骂他不晓得忧国忧民,不过徐谦也有自己的解释,古往今来,这忧国忧民的人已经太多了,老庄如此,儒家如此,心学如此,理学亦如此,新党如此,旧党也是如此,后来的东林党、齐党、楚党亦是如此,便是连他娘的阉党,高举的都是江山社稷、苟利国家的旗号,这忧国忧民的实在太多,多徐谦一个不多,少徐谦一个不少,有这忧国忧民的功夫,还不如多养养神,琢磨一下他的切身利益。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rì,

    宫中相召,徐谦不敢怠慢,火速入宫,在暖阁觐见,他看的出来,嘉靖的脸sè很不好看。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换做是徐谦,被人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怕是早就发火了。也亏得天子涵养功夫好,碍于平时脸面,所以才保持缄默。

    徐谦笑呵呵的道:“陛下神采奕奕,更显英明伟岸了。”

    嘉靖冷着脸道:“休要胡言乱语。朕来问你,王学是怎么回事?”

    徐谦道:“王学?王学和理学差不多,其实微臣也没发生什么区别。”

    徐谦确实不是研究哲学的料,他更唯物主义,至于唯心的东西,似乎也他相去甚远。

    嘉靖道:“他们也是讲天地君亲师?”

    想来这才是嘉靖最关心的问题,王学研究什么学问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孔子的所谓礼,这个礼即是人伦。被后世的大儒们为了迎合统治者的需求。弄出来的一套行为规范。而嘉靖的根问题,无非也就是这五个字,管你格物。管你良知,管你知行合一。最重要的是还是不是天地君亲师这一套,假若是反帝反封建,那肯定是要毫不犹豫拍死的。

    徐谦颌首点头:“自然也是奉行君亲师的,君为纲,夫也为纲。”

    嘉靖这才松了口气,道:“这个王学,此前一点风声都没有,怎么突然就蹦达了出来,实力之大,连朕都始料不及。”

    徐谦莞尔一笑:“陛下,其实无论是理学和王学,都是陛下的工具而已,其实让他们吵一吵也没有什么,他们吵得越凶,就越得伏请圣裁,陛下站在哪边,哪边才有优势,眼下是臣大欺主,那么不妨就让他们争一争闹一闹,把这jīng力多放在勾心斗角上,反正就算不勾心斗角,他们也没多少心思去治国平天下,最后还不是找陛下的麻烦?”

    嘉靖道:“就怕尾大难掉。”

    徐谦笑了:“假若是正德天子,还真有这种担忧,不过陛下睿智,定是一切尽在掌握。”

    徐谦小小的拍了个马屁,让嘉靖笑起来,说实话,大明朝这么多皇帝,最容易信心膨胀的怕也只有嘉靖了,嘉靖这厮是聪明过了头,最擅长的就是整人,别看平时慵懒,其实这朝野上下的人,大多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徐谦虽是马屁,可是这句马屁嘉靖却很受用,正德控制不住,他嘉靖却控制的住,倒也无妨,不必杞人忧天。

    嘉靖陡然想到徐谦这厮算计到他,立即回复了冷面孔,道:“可是现在闹的如此激烈,又当如何?莫非宫里当真坐视不理?”

    徐谦道:“现在庙堂上的诸位老爷一时拿捏不住王学,所以只能等待良机,而王学虽是给予了反击,可终究是先天不足,怕也不敢乘胜追击,微臣以为,他们再闹一些时rì,就会消停一些,会把事情压一压,虽然矛盾不可避免,仍旧要骂骂咧咧,不过也没什么妨碍,士林争议是理所当然,与其让他们相互叫骂,总比一起来骂宫里的好。”

    嘉靖笑道:“你这家伙……”似乎也认可了徐谦的解释,这么多,确实对宫里暂时有一定的好处,至于往后的事,自然挪到往后再说。

    嘉靖道:“那么你这王学总纲还编不编,一旦编了,怕是争吵起来,要成为众矢之的的。”

    徐谦微微一笑,道:“微臣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不过现在银子都已经到位,也不能半途而废,微臣也在为难。”

    嘉靖皱眉道:“总之你自己拿主意吧,反正这编书的银子也不是朝廷拨发的。还有……下次休要连招呼都不打就擅做主张了,朕虽晓得你这样做绝不会害朕,可是这样的大的事,朕却蒙在鼓里,你这也算是欺君之罪。”

    徐谦咋舌,道:“是,是。”他心里不由想:“欺君?大爷我现在是铁杆的帝党,若是连我都是欺君之罪,你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你真以为有许多人为你卖命。”

    嘉靖似乎也很明白这个道理,脸sè很快缓和下来,道:“你我君臣有商有量才成,你也不必害怕,朕只是告诫一下你而已。”

    嘉靖皱眉,又道:“再过不久,又到了年关,外朝这边吵吵嚷嚷的,宫里又不消停,朕实在有点厌烦了,徐谦,你既然来了,朕正好有事要和你说。”

    徐谦道:“陛下尽管吩咐。”

    嘉靖慢悠悠的道:“永淳公主如今又长了一岁,依旧没有许配,两宫太后那边张罗了许多人选,依旧不能满意,你那儿可有人选吗?”

    徐谦心里咯噔一下,这些时rì,他可没少通过陆家的妹子和永淳公主私传书信,现在嘉靖要嫁妹子,却是问到自己头上,自己该怎么答?

    徐谦苦笑道:“陛下,凡事不可cāo之过急……”

    嘉靖一听他的意思,便明白这家伙是和稀泥,挥挥手:“罢,找你商量也是白搭,不可cāo之过急?难道教人看笑话吧,朕索xìng不问你,朕乏了,你下去吧。”

    徐谦心里咕哝,想,你叫我怎么说,莫非说要cāo之过急吗?心里吁了口气,苦笑一声,告辞而出。

    一路走到金水桥,却有太监迎面过来,道:“大人,内阁杨学士请大人去一趟,说是有事相告。”

    徐谦心知杨廷和现在是焦头烂额,是想强力打击王学,奈何王学气候已成,真要动强的,那等于是将几万官吏生员俱都推到自己的对立面,身为宰辅的,最紧要的是能和稀泥,激化了矛盾,不会有好果子吃。而假如不闻不问,守旧的这些人肯定会不满,解铃还需系铃人,希望从自己身上入手,暂时将这件事消弭下去。

    如今的徐谦,已是握有了底牌,虽只是小小侍读学士,却也不是任人宰割了,此时他淡定从容,对这太监道:“公公带路。”

    到了内阁,直接步入值房,毕竟徐谦在这里呆过半年之久,有许多人认识他,有人悄悄给他打了招呼,徐谦也一一客气的微笑回礼,到了杨廷和的值房,徐谦道:“下官见过大人。”

    杨廷和见了他来,旋即站起:“近来在翰林院里还好吗?”

    徐谦微笑:“倒还算不错,有劳大人挂心,现在已经渐渐上了轨道,差事有条不紊。”

    杨廷和眼眸一眯,淡淡道:“都在办什么差?”

    徐谦道:“自然是编书的事宜,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银子和章程都准备好了,再列出个纲目出来,就可以命人前去搜集书籍和言论,有不少的同僚和大人对此都很上心,都愿从旁协助,所以进展的很顺利,南京那边,已经有衙门开始搜集资料了,多则一年,少则半年,这书就能出来。”

    徐谦的言外之意,是他的编书得到了许多王学门徒的支持,而这些人做好了提供帮助的打算。

    杨廷和的脸sè顿时铁青,要真让徐谦把书编成了,这还了得?这已经不是小事了,涉及到了成千上万的读书人,一旦翰林编了书,就代表了王学的身份自此合理合法,届时若再有王学门徒趁热打铁,在各地建立书院,四处灌输王学,理学这边,非要上吊不可,人家制止不了,肯定是要找自己,毕竟自己是首辅,连这种事都压不下来,还怎么树立威信?

    其实对杨廷和来说,王学和理学都不算什么,可问题在于,理学毕竟人多势众,代表的也是朝廷大多数的利益,他必须牢牢站在这一边。

    …………………………………………………………………………………………………………

    第二章送到,病了,等下去打针,看看晚上能不能三更吧。,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