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六十二章:没理也不饶人

第四百六十二章:没理也不饶人

    前徐府的差役很快就回来,回禀道:“大人,徐侍读不肯来。”

    其实陈年早料到是这个结果,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徐谦真是大胆,官有旨意在身,唤他他也不来,莫非这乌纱帽不想要了?

    不过徐谦不来还好,反正让大家见识一下这家伙的骄横,陈年便道:“准备轿子,他既不来,老夫亲自问他。”

    “大人,哪有巡查官员,反而亲自上门的道理?”

    陈年要的就是效果,要将自己打扮成弱势群体,到时候看徐谦怎么解释,道:“休要多言,速准备。”

    紧接着,陈年在一队差役的拥簇下赶到徐府,这徐家的宅子最是广阔,据是太监黄锦的笔,最后却赐给了徐谦,徐家父子半年前搬来,又请了许多仆役、护卫,即便如此,相比这偌大的宅院,还是显得有些空旷。

    这宅院一望之下便让人生妒,尤其是陈年,身为一个穷清流,现在寄居的地方还是租下来的小院落,也就三间厢房,还要雇佣门子、轿夫,每月的俸禄到了过不了几rì就得清光,有时候实在没法子,还得出赊借,这rì子要多苦就有多苦。

    混到他这个地步,现在也没什么奢望,只求巴结住杨廷和,能混个肥缺,里大权在握,才能换来白花花的银子,御使们战斗力这么高,见不得别人的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想想看,同样都是官,人家吃香喝辣,自己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家境好些的人倒也罢了,假若是穷苦出身。不准每年还得寄点银两回乡,这就更苦逼了。

    陈年家境并不怎么样,眼下这御使虽然可以见人就骂,可是rì子实在清苦,有时候恨不得放出做个县令也值了,现在看到徐家这样的大宅子,心里便酸溜溜的,随即勃然大怒,心里大骂:“满口的狗官。不知榨了多少民脂民膏,呸!”

    心里愤恨,举止却很低调,命人拿了牌子和徐家门房交涉,对方倒是没有为难。立即进通报了,好一会才回来,也就是这么近一炷香的功夫,却又不由让陈年咋舌,来回一炷香,这徐家的宅子得有多大?姓徐的没天理啊,一个侍读。和老夫一样都是清流,他是鲜衣怒马,老夫却是灰头土脸,他是仆从如云。我却连雇个轿夫都吃力,这还让人活吗?

    随即陈老爷心里感慨,天下就是因为多了这么多姓徐的蠢虫,才如此腐烂不堪。心里如流血一样骂了一句:“人心不古。”

    门子过来。道:“我家少爷了,请大人入内话。”

    坐在轿子里的陈老爷心里顿时不喜。这徐谦虽是侍读,可是大家品级相当,况且自己现在是奉旨巡查,他居然连出来相迎都不肯,却只让个门子来请自己。

    这徐谦……真是作死。

    待会儿且看他如何解释,现在他闹到天怒人怨的地步,若是不收拾了他,老夫就不姓陈了。

    拼命忍住火气,随门子入内,这一路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气派的宅子,一些同僚同年的大宅他也参观过,可是这个宅子占地之大,装饰之jīng却是极为罕见,无数雕梁画栋,广厦百间,阁楼、回廊、庭院、影壁、正堂应有尽有,每一处树木和花圃,似乎都经过jīng心的布置和剪裁,融入建筑之中,并不显得唐突,便是这砖瓦上,依稀也可看到雕琢极好的云纹,地上的砖石采取的是秦砖的样式,几乎看不到接缝的缝隙,穿过仪门数重,便可看到宽敞的前堂,左右两侧又有厢房错落有致,格局极好,既有南人的jīng巧,又可显露北地的大气。

    陈年走马观花,心里又恨又妒,仿佛自己走过的一砖一石,踩着的都是劳动人民的血泪,满肚子虽无阶级仇恨,毕竟他和徐谦是同朝为官,又非地主与佃户之别,可是这莫名涌上心头的一股子怨气却是教他胸闷的很。

    进了前堂,里头极是宽广,雅静中带着几分阔气,插花的花瓶摆在几案上,几乎可见瓶面上栩栩如生的彩绘侍女,墙壁上有匾有字幅,乍看之下显然都是佳作,徐谦此时jīng神奕奕,穿着一身圆领的常服,虽是隆冬,不过这里烧了碳盆,倒也暖和,因此徐谦身上的衣衫并不多,他看到了陈年,笑吟吟的行礼:“陈大人,失敬,失敬。”

    陈年脸sèyīn沉,却 不得不回礼:“徐侍读,久仰,久仰。”

    一个失敬、一个久仰,却并不代表二人之间惺惺相惜,恰恰相反,陈年心里更加反感,随即正sè道:“徐侍读,官是奉旨前来……”

    徐谦笑呵呵的道:“哦?有旨意?”

    陈年却不得不摇头:“并没有颁你的圣旨,总之,这次是为了一桩公事,眼下公务要紧,老夫也就开门见山了,徐侍读,你既是翰林侍读,可知朝廷法度吗?”

    徐谦给了婢女一个眼sè,这婢女乖巧退下,自是斟茶了。徐谦回答道:“自然知道。”

    陈年板着脸道:“既然知道,那么敢问你,朝廷对官员,以何为准则?”

    徐谦回答道:“清、慎、勤。”

    陈年点头,淡淡道:“若有官员迟到早退,又或是公务期间索xìng不见人影,又该治以何罪?”

    徐谦道:“若是以太祖年的成法的话,假若缺勤1天则处笞20小板,每再满3天加一等,满20天处杖打100大板。”

    陈年心里想笑,这厮倒是对这种成法记得清楚,却不晓得已经进入了自己圈套,道:“你既然如此清楚,那么官再问你,假若缺勤八天呢?”

    徐谦回答道:“杖三十。”

    陈年冷笑:“如果是侍读缺勤呢?”

    徐谦道:“侍读也是官,自然也是按此例。”

    陈年背着,冷冷打量徐谦:“那么再敢问徐侍读,你既然知法,何故明知故犯,官已经了解到,你已经缺勤八天,有八天时间没有到值房办公,这是何故?”

    徐谦显得有些扭捏:“我是有苦衷的……”

    苦衷……陈年几乎要跳起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有苦衷就可以旷工,那老夫还有苦衷呢,他冷冷道:“你若是真有苦衷,为何不上书告假?既不告诫,又无故缺勤,还谈什么苦衷?”

    陈年咄咄逼人,反而徐谦却很冷静,他很为难的道:“这苦衷不足外人道哉,况且,陛下已有明言,不许我道出来,若是拿这苦衷告假,岂不是有违君命?”

    问他有什么苦衷,他不,问他为什么缺勤,他他有苦衷,这简直就是绕圈子,把陈大爷当成了愚民,居然还打起太极了。

    “既然如此,那么事实既在,你既已缺勤八天,理应杖三十,你有什么话?”

    徐谦正sè道:“我是冤枉的。”

    “冤枉?”陈年冷笑连连:“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冤枉?”

    徐谦眼珠子一转:“大人真要打我?”

    陈年正sè道:“非是官要为难你,实在是国法不容。”

    徐谦突然笑了,他对陈年也没有了客气,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梨木椅上,奇怪的看陈年:“大人要打,那就来打便是,不打是小狗。”

    陈年差点没气的吐血,可是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要打徐谦是没问题,可问题就在于,这里是徐家,他敢动打人吗?怕是动了徐谦一根毫毛,这府中的人就把他锤死了,至于府外头的差役,当然不能随意破门而入,徐家毕竟有不少人在锦衣卫中公干,你冲进来,到时候也有不少的麻烦。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请徐谦到都察院行刑,可是……

    陈年只得耐着xìng子道:“打自然是要打,那随老夫都察院领罚。”

    徐谦却是压根懒得理会他:“我若是不呢?”

    “你……你好大的胆子!”陈年这一次是真的火大了:“你还有没有王法,还懂不懂规矩?你……官奉旨办事,你也敢不尊吗?你还是不是朝廷命官?”

    徐谦正sè道:“我已经和大人解释的很清楚了,之所以不能当值,是因为有苦衷,大人不问缘由便喊打喊杀,是以为徐某人好欺负。”

    问题又回到了那个圈子上头,陈年只得怒问:“有什么苦衷?”

    徐谦立即神秘的摇头:“无可奉告!”

    这一下子,陈年算是见识到了徐谦的厉害了,他冷冷一笑:“好,你既是无可奉告,那么有事,你永远不要当值……”

    徐谦大惊道:“大人好魄力,徐某人虽不过是个侍读,可是当值不当值,却不是大人了算的。”

    陈年觉得实在太儿戏,感觉跟这徐谦斗嘴,就好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只得道:“你是真不了?好吧,官这便回复命,官收拾不了你,自然有人收拾的了你。”

    他转身要走。

    徐谦却突然叫住了他:“大人是真的想听我的苦衷?”

    ………………………………………………………………………………………………………………………………

    求赞一下。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