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六十章:侍读学士

第四百六十章:侍读学士

    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主要是这消息实在劲爆,某内阁学士因为不忿某人,竟然扬言要动收拾,甚至还请了人,公然动。

    所谓的某学士,便是傻子都晓得是谁,王学士大病,除了杨廷和之外还有谁?至于要收拾的某人就更容易猜测了,昨天的时候,徐谦这厮还在弹劾杨廷和呢,据弹劾的内容非同小可,假若当真坐实罪名,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杨廷和致仕。

    不得不,杨廷和在市井里的名声还是不错的,可是这消息传得广,人人都在议论,所谓三人成虎,想不信都不成,当然,也有人提出质疑与人争辩,有人认为这是纯属污蔑,也有人以己度人,心老子若是成了宰辅,有人敢指着我的鼻子痛骂?自然也要报复。

    其实这明显是很幼稚的流言,想想看,内阁学士就算要整你,犯得着买通人当街揍你吗?人家要玩的法子多的是,何必用这种法子?这东西就好像寻常百姓琢磨皇帝一天吃几斤肉一样,也算是以己度人的一种。

    不过越是弱智的流言反而在市井之中更有市场,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官面上的人物想私下里传出什么消息,却往往无人关注的原因,因为你的东西越是真实,人家反而迷糊,什么某某弹劾某某,已是和吏部清吏司打了招呼,又如何打算在京察时如何如何。这种流言对于寻常百姓来实在太费解,你一千道,人家也难以想象弹劾是怎么回事。清吏司又是什么东西,京察又是如何运作,反而不如直接命人提了棍棒埋伏于大街小巷,一声令下。死士涌出,一阵痛扁,这些更让人容易消化。

    因此,古往今来总有这么个有意思的现象。越是最幼稚、最经不起推敲、最耸人听闻的流言,反而最是让人深信不疑,反而流传越广。而那种古板的官样章却是无人问津。

    杨廷和要打徐谦,这绝对算是劲爆的消息,的人吐沫横飞,有鼻子有眼,什么已经挑选了十八死士,曰十八罗汉,又有七十二喽啰。埋伏于大街小巷专等徐侍读出门。只要见了他的踪影。众人一齐下,非要活活打死不可。

    又有人起杨廷和和徐谦之间的恩怨,二人的夙愿由来已久。从前的时候,王鳌王学士对徐谦多有青睐。杨廷和自然不便下,现如今王学士已是英雄迟暮,徐谦又敢虎口拔须,杨学士若是不收拾了他,如何服众?

    这种市井之间的小段子对于官员和读书人们来不值一提,他们若是听了,也绝不会参与讨论,教训这些无知百姓。堂堂内阁学士不是市井泼皮,断然不会使出这样卑劣段,毕竟对他们来,对这种愚民,了也是白,和他们讨论这样的事,没得脏了自己的口,这些人是没有将这种东西当一回事的,只以为这是愚民们无知,口没遮拦,理他作甚?

    而在内阁里,杨廷和依旧拟票,到了正午时,杨慎却是气急败坏地来了,到了父亲的值房,恰好一个书吏送来了一批奏书,杨慎挥挥道:“出。”

    平时杨慎虽有几分官二代的蛮不讲理,可毕竟是读书人,见人也还算和气,今rì发了这么大的火儿,这差役自是不敢造次,忙不迭地放下奏书掩门而出。

    杨廷和慢悠悠地抬眼,道:“用修,今rì是怎么了,你如今贵为侍读学士,怎的还这样没个正形?”

    口里虽是指责,终究还是有舔犊之情,所以语气并不重。

    杨慎气呼呼地道:“外头的事,父亲听了吗?现在有人造谣滋事,四处诽谤父亲呢,这事儿不管管怎么成?顺天府不知是干什么吃的。”

    杨廷和微微一愕,道:“什么造谣滋事?”

    “父亲竟是不知?”杨慎忙把事情原原了,他是火爆脾气,最是受不得气,所以到气头上,不由冷笑道:“依我看,这是有人想浑水摸鱼,把咱们杨家欺负得狠了,就以为咱们杨家不敢杀人的了?”

    杨廷和想不到事情这么严重,想到昨rì在崇殿的事,他yīn沉着脸,随即道:“你休要喊打喊杀,杨家不是山贼土匪。这件事……你不要管,市井的俚语,不用计较,过几rì也就烟消云散了。”

    杨慎跺脚道:“父亲,我看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杨廷和挥挥,沉着脸道:“出!”

    待杨慎带着愤恨走了,杨廷和的脸sè倒是更加yīn沉起来,他有一种预感,预感事情不会这么快结束,这个徐谦既然有了护身符,老夫暂时也不会对他如何,他还想做什么?

    沉思良久,也是没有头绪,这时倒是有太监过来,道:“陛下在暖阁相侯,有事要和杨公相商。”

    杨廷和只得起身,赶赴暖阁,嘉靖今rì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一见杨廷和进来,便道:“杨先生不必多礼了罢,朕召你来,是有大事商量,王先生病重,内阁如今都担负在杨先生一人身上,朕便在想,内阁单靠杨先生可不成,得让人来分担一二,杨先生,你这几rì要与百官商量商量,推举出几个人选来,朕斟酌着用。”

    想到新晋阁臣的事,杨廷和倒是不敢怠慢,他最怕内阁又请来几个菩萨,虽然不及王鳌这样的威胁,却也心烦,现在嘉靖让他和百官推举人选,却不知又是故弄什么玄虚,不过眼下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却也没有其他法子。

    杨廷和点点头道:“微臣遵旨。”

    嘉靖叹口气,看着杨廷和继续道:“杨先生近rìcāo劳,比之从前又清瘦了,国事虽然要紧,却也不能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啊。”

    杨廷和道:“陛下知遇之恩,微臣敢不尽力?”

    “是了!”嘉靖似乎不经意地想起了什么事来,慢悠悠地道:“听翰林院的那个侍读学士李时就任江南总督,这侍读学士又出了空缺,不知杨先生有什么人选?”

    突然问到侍读学士的人选上,杨廷和先是微微一愕,因为一般的官职,皇帝关注得不多,毕竟全天下这么多官员的空缺,皇帝一个人怎么关心的过来?最多也就是吏部这边有了安排,百官们没有异议,之后让皇帝裁决,而皇帝天晓得这些人事安排有什么玄机,所推荐的人选是什么德行,因此一般都会照准了办。

    所以表面上五品以上的吏治大权是在皇帝里,其实最后还是落在那些个朝廷首脑们里,你就算强行要安排某人,假若首脑们不满意,随便暗示一下,百官们少不得要群起反对,身为天子的,总不能因为任用自己的私人和朝廷百官翻脸不是?来,决定权这个东西是虚的,皇权于某种意义来,也就是个走走过场的橡皮图章而已。

    当然,是否橡皮图章也要看是什么时候,比如刘瑾在的时候,橡皮图章是捏在刘瑾的上,人家和天子不一样,天子不会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和大臣反目,太监就没这个顾忌了,白了,这国朝百五十年,除了太祖和皇帝算是掌握了大权,后世的大多数时代,这权利都在内阁和司礼监之间转换,很不巧,现在的朝廷,内阁的份量更大一些。

    杨廷和听了嘉靖这番话,立即就明白了,嘉靖突然问起侍读学士,肯定是想任用自己的私人,侍读学士固然清贵,可是在皇帝眼里毕竟一不值,特意问起,自然用以深刻。

    杨廷和连想都不想,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了,嘉靖提起这个,为的是徐谦,徐谦现在是翰林侍读,嘉靖怕是希望徐谦高升一步。

    想到徐谦这厮昨rì对自己的抨击,杨廷和再好的涵养也气不打一处来,好嘛,昨天骂完了人,今天就来要官了,你当杨某人是冤大头,敢情是给你们糊弄着玩的?

    杨廷和虽然动不了徐谦,可是也绝不可能轻易让徐谦再升任侍读学士了,侍读学士不但清贵,而且已经正式跨入了五品的门槛,是从四品的官员,换句话来,翰林院里的从四品若是外放到其他地方,至少也得三品起步,那就是侍郎甚至是布政使甚至于巡抚的级别,真让徐谦得逞,那么徐谦距离真正的中枢又跨进了一大步,杨廷和除非是疯了,才给自己找这样的不痛快。

    杨廷和立即道:“吏部这边已经有了人选,百官们也无异议,来微臣是打算递上奏书请陛下恩准的,既然陛下问起……”

    嘉靖眉头一挑,有了人选?这个人选肯定不会是徐谦,他毫不犹豫地道:“朕这里,也有一个人选!”

    ………………………………………………………………………………………………………………………………………………………………

    哎,今天查了一下,赞榜又落后了很多,从第五名回到第六名,一步的距离是三桶nǎi粉,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压力好大呀,没命的码字,为的不就是这个?那啥,大家能赞的都赞一下吧。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