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五十一章:贼就是贼

第四百五十一章:贼就是贼

    王芬阖目,微翘的嘴唇轻轻蠕动一下,淡淡道:“大人打听这些,想做什么?”

    徐谦目光锐利,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掠过,道:“你说呢?”

    这个反问倒是有意思,人家既然来问了,当然不是来和你谈情说爱的。

    王芬很明白自己的处境,陷在这里逃是别想逃了,尤其她是一名女子,想死容易,想活却难。

    聪明的人当然不会做蠢事,王芬道:“我有一个兄长,叫王直,在海上做些买卖。”

    买卖二字,看上去轻巧,却是非同小可。大明朝在海上做买卖的人不啻是杀官造反,因为海禁,任何人在海上做买卖都是杀头大罪,再加上这碧波汪洋之上,更不知有多少危机,所以敢走上这条路的人,哪一个都是亡命之徒。

    徐谦伫立在一旁笑了:“王直?不晓得你兄长下头有多少条船,又有多少人手。”

    王芬知无不言:“七十余艘大小船只,人手要看怎么算了,真正肯为兄长卖命的不过数百,可是仰仗他鼻息讨生活的,怕是有数千甚至上万人。”

    徐谦想不到一个倭寇头子势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这还只是其中一伙倭寇,这海上有多少股倭寇也只有天晓得。

    不过眼下难得遇到这种倭寇的核心人物,徐谦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询问了王芬许多倭寇的内情,王芬倒也聪明,对这些事尽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是个极聪明的人,知道眼前这个男子不简单,他能看破她的计划。假若再不说实话,rì子怕是不会好过。既然如此,索xìng就把知道的统统说出来。

    只是徐谦从她口中得到的信息,却也让徐谦吓了一跳,因为从她口中得知,所谓的倭寇已经不再单纯用寇来形容,因为这些人已经形成了一条完善的产业链,其实以大明的国力,对付些许蟊贼。就算这些蟊贼再如何厉害,那也不过尔尔,可是一个完善的产业链则不同,在这个链接中,所有人都是其中的一个份子。许多人都仰仗这个产业而生活,有人充作水手,有人负责动用武力,有人修缮船只,有人为其销赃,有人专门吃下他们的赃货之后暗中购买兵器和粮草,有人提供供应。参与到这个产业链中的,何止数万,甚至已高达数十万人。

    明军今rì剿灭数十,后rì剿灭数百。这种剿法或许对付寻常山贼草寇有用,可是对倭寇并没有作用,正因为这个产业链,人死了。随时都有人补充,大明的亡命之徒。倭国的流浪武士、流落在远东的佛朗机人,只要缺少人手,会有无数人源源不断补充进来。

    徐谦吁了口气,道:“王小姐的话很是发人深省,徐某人想拜托王小姐做一件事,不晓得王小姐肯吗?”

    王芬自嘲一笑:“小女子沦落到这个地步,又谈的上什么肯和不肯,大人尽管吩咐便是。”

    徐谦道:“王小姐自幼随父兄行船,想来对这海外的事很是清楚,能请王小姐为徐某人绘制一张地图吗?海外有多少岛屿,又有哪些岛屿可以藏匿人手,哪些岛屿可以停泊大船,王小姐想来耳熟能详。”

    王芬有些意外,道:“大人就不怕小女子绘制假图?”

    徐谦微微一笑:“王小姐是聪明人,徐某人却是信得过你。”

    徐谦信得过她倒是有鬼了,之所以信得过,是因为徐谦多少在前世对地图有些印象,虽然这个印象模糊,可是一些大的岛屿的主要位置却知道一些,王芬想要轻易骗过徐谦,却也没有这么容易。

    正在这时,有人匆匆进来,却是陆炳和王成二人,陆炳上前,道:“大哥,都已经布置好了。”

    徐谦颌首点头,道:“走吧。”

    王芬眸光一转,她却是认得王成和陆炳,不由道:“大人布置了人手,莫非是要……”

    徐谦毫不掩饰的打断她:“是要做什么都已经和你没了关系,你们既然敢来京师,就得有死的觉悟,你自然不会死,可是其他人统统要人头落地。”

    王芬脸sè煞白,眼眸掠过一丝惊慌之sè,道:“其实许多倭寇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许多人也是走投无路,大人可知道,江南有多少流民,这些流民没有其他生业,若是不做倭寇,就得饿死,大人……”

    徐谦已是转过了身,带着陆炳、王成二人决绝的走了。

    他当然知道,但凡是做贼的,统统都是走投无路的人,也统统都是绝望到了极点的人,可是他同样知道,贼就是贼,无论有再多的借口,当他们成为贼的那一刻,当他们上岸大肆劫掠的一刻,他们就注定了要死。

    每一个凶残的恶寇都可以为自己的罪恶找到无数的借口,通敌叛国、为虎作伥、涂炭神州可以说自己为同胞所不容,可以说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落草为寇,劫掠客商,jiānyín掳掠可以说自己遭受了冤屈,没有了活路。

    可是……贼就是贼,无论是你走投无路又或者是因为你蒙受了什么灾难,当你将灾难加诸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将你的苦难强加于他人之上的时候,你就是贼。

    是贼,就要死!

    鸿胪寺外头,死一般的静谧,为了麻痹这些倭寇,皇家校尉已经撤下,可是在这附近,却已经布置了无数的锦衣校尉,他们潜伏在这黑暗之中,随时观察着里头的一举一动。

    而此时,一队队的皇家校尉也已经潜伏在这里,这是他们的第二场战斗,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更加凶残,一有疏忽,非同小可。

    因此十几个教习,已经制定出了最缜密的计划,与此同时,各队校尉已经潜伏在了各个位置,现在要等的,就是一声号令。

    徐谦已经骑马赶到了,他穿着钦赐的飞鱼服,身后却跟着几辆马车,这几辆马车,自然是装载着‘仁信’殿下和王小姐进宫的车辆,皇家校尉想趁这些倭寇入睡时再动手,只是如此难免会让人起疑,因为他们的头领还没有回来,一旦让倭寇感觉到了不妙,他们必定会jǐng戒起来。

    因而,这个新的计划则更加完善,那便是由徐谦穿着一身礼服,带着两辆马车回来,四周的护卫自然必不可少,不过一个个表现出慵懒之sè,到了鸿胪寺门口,早有几个倭寇倚门相盼,王小姐至今没有回来,让他们感觉有些不妙,问题出在哪里,他们自然不知,虽然此前已经有人知会,说是王小姐在宫中受了招待,一时没这么回来,倭寇们仍然有些不信。

    可是当他们看到徐谦亲自陪着两辆马车回来,这两辆马车又是此前接王小姐入宫的马车,倭寇们顿时松了口气,有人连忙进去通报里头的同伴,无非就是告诉大家,小姐已经回来,而门口的两个倭寇则欢快的上前,要来迎接他们的首领。

    越来越近,徐谦距离倭寇只剩下十丈的时候,他悄悄握着腰间御剑的手猛地一抽,随即大喝一声:“杀,陛下有令,所有倭寇格杀勿论!”

    一声号令,保护两辆马车的护卫一下子脱离了马车,一齐勒马冲上,举刀朝猝不及防的倭寇劈去。

    鲜血溅出来,伴随着咒骂和哀鸣之声,徐谦策马伫立在鸿胪寺大门的阶下,月光昏暗,两对石狮依旧用它铜铃般的石眼向前注视,注视着无数的护卫装扮的人没命一般的朝破门而入。

    与此同时,各处大街小巷如沸腾的滚水,从各处杀出的人马形成一道道的cháo水,朝着各自指定的方向猛扑而去。

    无数人喘息声,令人窒息的低吼,皮革制成的内甲与刀剑的摩擦声,急促的脚步,将这鸿胪寺的宁静瞬间打破。

    陆炳带着一队已经自后门冲杀至倭寇的驻地。王成亦随着假扮护卫的人流冲破了仓促而起的倭寇们试图纨绔的一处院门。齐成的第四队爬上了早已架好的梯子,跃下了围墙,朝着靠东的位置扑去。

    倭寇大乱,若说他们方才还绷紧了神经,可是当他们得知小姐回来,jīng神还未松懈多久,便传出漫天的喊杀,喊杀来自四面八方,无数的校尉从天而降,宛如天神下凡。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并非是江南形如乌合之众的官军,他们无论冲杀亦或是追击,都组织严密,进退有据,个人的勇武在这些人面前根施展不开,这些毫无组织纪律的倭寇或许与落单的校尉能战个生死,可是他们面对的却是一队、一群的人,根无从下手。

    更多的倭寇,连自己的兵器都来不及握在手上,便被如洪峰一般的校尉冲杀而至,砍翻在地,倒在血泊。

    夜空依旧,这座古老却又巍峨的皇城角落,却被鲜血染红了……

    ……………………………………………………………………………………………………………………

    第一章送到,求赞。,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