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五十章:清算

第四百五十章:清算

    其实嘉靖是很纠结的,一方面,徐谦说出来的话意味深长,很动他的心思。

    徐谦不居功,而是将这慧眼如炬的功劳送到了嘉靖面前,嘉靖是个很热衷名利的人,妥妥的唯物主义者,虚无缥缈的诸如节cāo之类的东西他是没有的,徐谦提出的东西给他的诱惑很大。

    想想看,倭寇瞒天过海骗过了所有人,可是一进宫就现了原形,岂不证明他英明神武?这叫坏事变成了好事,固然是官吏们无能透顶,可是皇帝老子还是英明的。

    徐谦送上这份大礼,自是因为他忠心耿耿,急皇帝所急,想皇帝所想。

    只是……

    嘉靖的目光冷冷的扫过了朱宸。

    除了徐谦和嘉靖两个当事人之外,在这暖阁里,唯一知道内情的就是朱宸了,徐谦是不会说出去的,这一点嘉靖信得过,其实还有个根不能算目击者的黄锦,黄锦就是嘉靖的影子,自然也不会吐露半字,至于朱宸……

    朱宸被这可怕的眼眸一瞪,吓得浑身哆嗦,立即醒悟过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道:“陛下允允武,慧眼之下倭寇无处可藏,端的是圣明无比,微臣叹服。”

    嘉靖的脸sè才缓和了一些,他脸sè木然,宛如寒冰,慢悠悠的道:“擅自捉拿钦犯,差点酿成大祸,朕该如何处置?”

    朱宸满嘴苦涩,事到如今也合该他倒霉,想着抢功,谁晓得却是拿错了人,人拿错之后还傻乎乎的来报功,结果惹得皇帝兴致勃勃,把倭使招来。差一点儿让嘉靖下不来台,他深知嘉靖的脾气,嘉靖现在虽然没有暴怒,可越是如此,就越是可怕,朱宸连忙磕头,脑袋狠狠砸在热烘烘的砖石上,地上洒落殷红的血珠子,朱宸道:“微臣万死。请陛下责罚。”

    嘉靖的脸sè才好看了一些,他的目光变得温和起来,不管怎么说,朱宸是伴着他长大的,嘉靖固然是杀伐果断。可是朱宸此时诚信认错,却还是让嘉靖下不了决心,他淡淡的道:“内西城千户王欢这个人办事不是很牢靠啊。”

    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可是朱宸却懂了,忙道:“微臣明白了,明白了。”

    嘉靖显得有几分疲倦,目光又落在徐谦身上。道:“徐爱卿也乏了,今夜将倭寇一网打尽,明rì午时你们父子进宫来吧,朕有话说。”

    徐谦道:“微臣告退。”

    徐谦和朱宸是一道出暖阁的。这一路上,二人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朱宸这一次脸面丢的有点大,所以yīn沉着脸。不发一言。

    徐谦自然也懒得理会他,这一次最大的获利者必定是徐家。不过眼下还有许多事要做,他必须尽快让人用快马将消息传到杭州,让明报尽快刊载章,然后再将章送到京来。

    再有,鸿胪寺的倭寇还需处置,必须做到一网打尽,而且绝不容出任何差错。

    当然……借着这个机会,正是徐家在锦衣卫内部扩张声势的大好时机,因为接下来,有乐子瞧了。

    朱宸现在想的,却是如何善后,他当然清楚,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一次他犯了大过,若是再不识趣弥补,那可就真的是猪了,以皇上的xìng子,说不定这个时候正在自己的脑勺后头,不露声sè的盯着自己呢,皇上一定会以观后效。

    既然如此,他必须去做一件事。

    到了北镇府司,朱宸已经召集了人手,冷漠的眼眸扫过了一干心腹一眼,随即道:“召集各部校尉,捉拿内西城千户王欢。”

    号令之下,却惹得众人窃窃私语,谁不晓得,王欢是朱指挥使跟前的大红人,可是现在为何要拿王欢。

    “大人……”一个和王欢相熟的千户上前,正想劝说几句:“不知王千户犯了什么罪,何至于如此大动干戈。”

    朱宸冷笑:“他胆大包天,擅作主张,视捉贼为儿戏,胆大妄为,天怒人怨!”

    这罪名等于是告诉人家,老子就是没有罪名,但是就是要整他。

    既然指挥使大人下了命令,况且这王欢的后台身就是朱宸,也不可能会有其他人为他说话,要拿起人来自然也没什么阻力,片刻功夫,王欢便捉拿归案,朱宸也没有将其送到南镇府司,从某种意义来说,嘉靖说出那一句话,意思已经很明白,算是放了他朱宸一条生路,假如嘉靖说一句,这个王欢,让徐昌来处置,又或者是送交南镇府司法办,朱宸就必死无疑,因为嘉靖绝不是傻子,他只需三言两语,就能猜出这个王欢是朱宸的心腹,二人之间不晓得有多少的事勾结在一起,让别人去法办,就等于是嘉靖要着手收拾朱宸。

    想到这里,朱宸自然没有什么疑虑,这是嘉靖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他不能抓住,那就真的是蠢材了,他冷着脸,二话不说,不容王欢争辩,已是大喝一声,直接命人动刑。

    王欢也算是倒霉,来好生生的等着陛下恩旨来,谁晓得形势急转直下,竟是有校尉捉拿自己,他原以为是徐谦捣鬼,结果却发现动手的竟是朱宸,以至于现在还懵懂无知,就被打的皮开肉绽,先是哭叫求饶,接着便是奄奄一息。

    随后,王欢便下了狱,在这yīn暗cháo湿的诏狱里,王欢浑身是血,听到外头看守校尉们的议论:“此人是王欢?不是说是锦衣卫千户吗?怎的……”

    “嘘……休要多言,这些话不是咱们能说的,实话告诉你,方才指挥使大人已经递了条子来,叫咱们好好招待,切不可简慢了他,今天夜里,得请他好好吃一顿,明rì再收拾干净,报一个畏罪上去。”

    “啊……今天夜里……”

    与此同时,迷迷糊糊的王欢顿时一惊,他也是锦衣卫,岂会不知道今夜请他好好吃一顿是什么意思,他努力想要挣扎,口里喃喃大骂:“朱宸狗贼……朱宸……你这狗娘养的。”

    只是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关注他,谁也没有搭理他,这yīn暗的牢房里,他将度过的是最后一个夜晚,在他今rì清早意气风发的时候,又怎么会想到会有现在,当他虎虎生威和徐昌yīn阳怪气的时候,又何曾想到今rì。

    一切都结束了,今夜,一切都会结束,而在这yīn森森的鬼域之外,照旧还是朗朗乾坤,照旧还有威风凛凛的锦衣卫指挥使,有如rì中天的徐家,一切都这样花团锦簇,会发生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些故事,和这里无关。

    突然,外头传出了几个声音:“都站直了,休要再胡言乱语,徐侍读来探监。”

    徐侍读……

    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诏狱的人来说很陌生,至少对于这些看守的校尉来说,几乎是闻所未闻,可是看当值百户这般紧张的口吻,大家却晓得,来的这个人不是寻常的侍读,而是个大人物,于是,整个诏狱变得安静下来,只是这yīn森的气氛,却不曾更改。

    徐谦闻着这里的古怪气味,由前头的一个百户提着灯笼的指引,在牢房中穿梭,他来探视的不是王欢,王欢的命运已经注定,或者说朱宸的命运已经注定,当嘉靖说出那一句‘王欢这个人办事不是很牢靠’的时候,徐谦就知道,这件事就该适可而止了,已经没有追究的必要,朱宸依旧是他的锦衣卫指挥使,而王欢则照样做他的替死鬼,他是来见王芬,王芬也被关押在这里,在一个yīn暗偏僻的角落,而这里,已经安排了两个校尉rì夜当值。

    正午的时候,诏狱里头就迎来了个这个不同寻常的女人,几个校尉将她关押在了某处单独的居室,随即便无人再理会。

    小小的囚室里很是昏暗,只有一盏不起眼的油灯,因为是重犯,所以虽是个女子,狱里的校尉谁也不敢造次,亦没有提审,据说上头已经打好了招呼,让大家好好看管,更是严禁有人动手动脚,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假若这个女人少了一根毫毛,就得有人准备人头落地了。

    锦衣卫们别看平时大胆,便是朝廷命官关进来也免不了凌辱的命运,可是一旦上头有了暗示,这就非同一般了,自然无人敢造次。

    徐谦微微弯腰钻进了这个囚室里,看到了坐在榻上一脸无动于衷的王芬,他微微一笑,道:“这里条件有限,哎,下次我叫人给你送一支笛子来,你若是在这里呆的实在无趣,或可吹笛自娱。”

    徐谦顿了顿,又道:“我来这里,并非是要审问你,只是有一句话想问你,你的父兄是谁?你一个妙龄少女,定然不可能能够让如此多的倭寇对你恭敬有加,也不可能让人对你如此忠心耿耿,女人终究是女人,便是手段再厉害,再如何机智,能施展的也是有限,所以,你爹亦或者是你的兄长,一定在倭寇之中,很有威信是吗?”

    ………………………………………………………………………………………………

    第三章送到,求赞一下。,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