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四十九章:吾皇圣明

第四百四十九章:吾皇圣明

    被拿住的这些人,确实是倭寇,就算不是倭寇,那也是倭寇的党羽,他们负责给倭寇销赃,为倭寇收集情报,潜伏在京师之中,说他们是倭寇也不为过。

    正是因为这些人本身就不干净,再加上王芬设计,转嫁栽赃,这就造成了一个极为完美的证据确凿假象。

    换做是谁,看了供词,还有诸多的旁证,怕都不会对供词起疑。

    而王芬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将商行的党羽当成替罪羊之后,让京师平静下来,皇家学堂撤除皇家校尉,锦衣卫们停止排查,否则迟早有一天,这伙铤而走险的倭寇将会被察觉出蹊跷,最后全部葬身京师。

    这个计划,不可谓不狠,也不可谓不毒。

    他们的目的其实很单纯,像倭使一样完成他们的使命,至于大明所提出来的议和提议也都一一答应,反正所谓的议和本就是虚的,只要哄的大明朝廷高兴,到时定会像寻常一样给予赏赐,这些赏赐,绝对是寻常倭寇辛苦几年甚至是十年的获益。

    而后他们带着这些金银财宝,大大方方的在明军的护送下出海,从此扬帆万里,远走高飞。

    现在想来,实在有些好笑,一群倭寇如此胆大包天,居然布置了如此妙棋,竟是差点骗过了大明朝廷,差点把整个大明都骗了过去。

    可是嘉靖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至今仍感觉到有些后怕。

    假如今rì当真被这些倭寇蒙骗,当真放松了jǐng惕,让这伙倭寇得逞,这大明朝怕是闹出一个国朝百五十年都不曾出过的丑闻,朝廷居然和一群倭寇进行议和,还对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赠与他们大量的财货,将他们礼送出境。

    不只是如此,对方既然遣使,按照规矩,朝廷也必须派出相应的人员带着朝廷的旨意,甚至还有朝廷重新敕封倭国国王和将军的金印一道随这伙倭寇出海,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怕是接下来钦差就会劫持,金印和敕封的圣旨也都落入这伙倭寇手里,天晓得再过了半年之后,这些人会不会故技重施,拿着金印伪造倭国的国书又跑来坑蒙拐骗。

    等到那时候事情被戳破,这笑话不只要成为天下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怕是还要冲破大洋,传诸宇内,要成为各国的笑柄了。

    天朝上邦,什么最是紧要?自然是脸面,脸面都没了,还谈什么教化,谈什么恩威。

    幸好……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事情水落石出,才没有让事情往更坏的方向发现。嘉靖此时几乎是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徐谦一眼,若非徐谦发现出了蹊跷,怕是这个笑话还要继续下去。

    与此同时,嘉靖对一个问题有了兴趣,他不由问道:“徐爱卿,你是如何得知这些人就是倭寇?莫非此前有什么蛛丝马迹不成?”

    其实嘉靖说出来何止是他一个人的疑问,殿中的所有人此时此刻怕都希望揭开这个谜底。

    徐谦微微一笑,道:“蛛丝马迹有很多,第一个疑点就是在天津卫的时候,当时那倭人说了一通倭语,而恰好海路安抚使邓健亦在微臣身边,他曾远渡去过倭国,说是能说几句倭话,结果我让他翻译,谁晓得他竟是一头雾水,说是倭话和我大明的语言一样,也有地域之分。微臣当时不以为意,可是事后回想却又觉得不对,这自称仁信的亲王所说的自然是最纯正的倭国官话,而且他刚刚下船,和微臣说的话必定是问候之语,无非是说烦劳大人等候,有劳了。又或者是大人辛苦。邓健与倭人打了许多交道,其他的话或许听不懂,可是这种开场白的倭话岂能不懂?而且他也曾和倭国贵族打过交道,虽然倭话有地域之分,可是倭人贵族的语言想来却是一致的,微臣正是因为如此,才生出了些许的怀疑,于是便留上了心。”

    谁能想到,王芬这些人竟是栽到了这个上头。

    嘉靖不由道:“莫非他们说的并非是倭话?”

    徐谦微笑:“其实说的倒是倭话,不过微臣估计,他们所说的应当是带着福建口音的倭话而已,因为口音太重,所以邓健听不甚清。”

    嘉靖吁了口气,徐谦的细心他倒是见识到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对这种事上心。

    徐谦又道:“这第二个疑点,就是王芬,王芬给微臣的感觉,是倭人们对她过于敬重,倭人对女子向来视之为财货,王芬除了是个通译,并无所长,可是倭国使团的人员对他却是礼敬有加,有时候就算没有行什么大礼,可是也能感受到他们对王芬的敬重,这也是非比寻常的事,微臣虽然没有去过倭国,却也从一些图志之中对倭人的习俗有些了解,所以一直觉得很是奇怪。”

    “再者,案发那一夜,宫本和进和他所谓的兄长一道出去,刺客们既然早有准备,准备了数十个人手,为何宫本和进能逃脱出来?他口称死者是他的兄长,可是微臣并没有看出他流露过多悲伤之意。”

    “再加上此前微臣说过,如果真有刺客,刺客的目标永远只有所谓的仁信殿下,怎么可能为了两个寻常的使团随扈大动干戈,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行迹?”

    徐谦深吸一口气:“因此微臣判断,这些人肯定不是倭使,倭使已经死了,他们不过是拿着抢掠来的国书,换上了倭使服装的倭寇!”

    嘉靖脸sè铁青,点了点头道:“黄锦,命人将二人关押起来,不可走漏风声。”

    嘉靖没有命朱宸来办这件事,而是命黄锦来办,按理说侍卫里头绝大多数都是大汉将军,大汉将军也隶属锦衣卫,而且这样的重犯,肯定是要押去诏狱,黄锦虽是东厂厂公,可是负责侦缉或许有他的份,收尾的事理应吩咐朱宸才是。

    这个看上去很平淡的一个口谕,却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朱宸的脸sè煞白,心里自是后悔不迭,此时满脑子的心思怕是如何抽身了。

    一干侍卫将王芬和她的同党押了下去。

    嘉靖背着手在这暖阁里走动几步,随即道:“事情紧急,虽然已经拿住了几个匪首,可是其余党羽却还在鸿胪寺中,只不过……朕不想在光天化rì之下将他们一网打尽,此事毕竟不甚光彩,还是遮掩一些的好,放出消息去,告诉他们的党羽,就说朕与他们的首领交谈甚欢,已在宫中赐宴,到时再说他们已喝得酩酊大醉,就说要迟一些才回回去。皇家校尉会同路政局随时做好准备,一到入夜之后,封锁附近街巷,立即动手拿人,这些人尽皆是穷凶极恶的恶徒,不必心慈手软,若是他们敢负隅顽抗,尽皆都杀了吧。”

    徐谦顿时明白了嘉靖的意思,嘉靖想要杀人灭口,与其将这些倭寇全部拿下过审,还不如用更省事的办法,将这些人尽皆处决,也省的把事情闹得太大,人人都看笑话。

    徐谦不由道:“至于那个王芬如何处置?”

    嘉靖既然要灭口,那么王芬要不要灭口,这也是一个问题。

    嘉靖吁了口气:“你怎么看?”

    徐谦道:“依微臣愚见,这个王芬,必定是倭寇之中颇有声望的人物,又或者她的父兄在倭寇之中地位崇高,此人诡计多端,心狠手辣,定是非常人也。所以微臣建议,可是暂时收押,也不必太多为难,慢慢审问,将来或许可以大用。甚至……我们可以借此女为诱饵,让倭人自投罗网。”

    嘉靖面目表情的点点头:“既然如此,就按你的意思来办。今rì的事,不必声张,若是有人问起,就说倭使无状,顶撞了朕,朕对倭人一忍再忍,再三退让,他们却得寸进尺……你们……都明白了吗?”

    徐谦摇头苦笑:“陛下,这种事遮掩着反倒不妙,若是如此,朝廷那边必定沸腾,毕竟两军就算交战尚且不斩来使,何不如直接昭告天下,告诉天下人,这些人并非倭使,而是倭寇?”

    徐谦的话很有道理,嘉靖想了想,也觉得徐谦说的不错,这种事想要遮掩,怕是不容易,与其如此,还是诏告出来的好,他不由苦笑:“如此一来,少不得又要有人诽谤宫室了。”

    徐谦正sè道:“陛下睿智,倭寇假借倭使之名招摇撞骗,沿途接待官吏竟不能察,反而是陛下慧眼如炬,一眼戳穿倭寇面目,这消息若是传出去,又有谁敢诽谤陛下?到时候天下人少不得要称颂陛下圣明了,后rì这个时候,明报即可刊载头版消息,讲述此事,用不了多久,陛下英明,必定广而告之,官民僧俗人等,亦是欢欣鼓舞!”

    ………………………………………………………………………………………………………………………………………………………………

    第二章送到,攒榜第六名,只差一位,哎,眼看要失之交臂了。莫非老虎更新还不够给力,人品还不够好吗?大家支持一下吧。(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