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四十三章:你惹到我了

第四百四十三章:你惹到我了

    靠着东安街的一处商会,本来因为是上午,人烟并不多,只是今rì,这里多了许多货郎和货摊子。*.c om*

    有些时候,也会有一两个商贾模样的人进去,接着又是悻悻然的出来。

    不消说,这自是锦衣卫侦缉打探的手段,布置眼线,明里一派平静,可是这不起眼的商会,却已布置了不知道多少的耳目,谁也分不清这里外的人,哪个是探子,哪个是寻常的路人。

    靠着对街的一处酒肆,徐勇、徐寒兄弟一身常服在厢房里吃茶,打开窗,对面的商会便一览无余,这两兄弟已经一夜未睡,却还在苦苦支撑,其实忙起来倒也无妨,最怕的就是这静谧中盯梢,因为实在过于疲倦,屁股一坐下,眼皮子便不觉打架,稍有疏忽,可能就趴在桌上睡了,所以二人拼命喝着浓茶,不断的闲聊。

    所聊的内容先是从倭寇,最后转到了其他地方。

    正说着,远处却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仿佛有千军万马狂奔而来,这么大的阵仗,让徐勇皱眉:“怎么回事,莫非是叔父或是徐谦那儿有了消息,直接命人拿人?为什么事先不通知一声,况且这么大的动静,也不怕让商会里的人惊着了?”

    徐寒朝徐勇使了个眼sè,捡起桌上的绣chūn刀,道:“多说无益,下去看看。”

    二人匆匆出来,果然看到远处数百锦衣卫骑着快马绝尘而过,沿途所过之处,路人纷纷回避。如受惊之鸟。

    为首的一个千户,身穿武官官服,甚是jīng明强干,如旋风一般率队而来。抽出腰间刀来:“就是这里,来,将这里团团围住,这些都是朝廷钦犯。一个都不要走了。”

    “遵命!”身后的校尉一起大喝,勒马越过千户,如cháo水一般向那商会涌去。

    商会里的人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已有人开始逃窜,无数校尉勒马上前,自是各自追击。

    徐寒、徐勇勃然大怒,拿人可不是这么拿的,哪有闹出这么大动静,老远就听到有人来。这商会里的人有足够的准备时间。肯定要抱头鼠窜。若是逃走几个,尤其是逃走了骨干,这还了得?

    至于对方的路数。虽然看上去是锦衣卫,却分明来意不善。许多这里的耳目见状。纷纷朝徐寒、徐勇这边聚拢,有人道:“是不是协助拿人?还要不要盯梢?”

    “盯个屁!”徐勇破口大骂一句,带着人气势汹汹到了武官面前,大喝道:“你是什么人,可晓得这里有锦衣卫公干吗?”

    马上的人笑嘻嘻的道:“这里确实有锦衣卫公干,本官忝为内西城千户,察觉这里有可疑之人,职责所在,前来拿贼,你们又是什么人,敢来阻挠本官捉贼。”

    内西城千户……

    徐勇确认对方是自己人,可是心里仍然火大,既然是自己人,动手之前为何不先预jǐng,这哪里是自己人,分明是来抢功的,他冷冷一笑:“本官乃路政局掌局百户,也是在这里拿贼……”

    马上的人看都不看他一眼,道:“路政局?没听说过,快快滚开,这里是内西城的地盘,内西城的事,还轮不到什么狗屁路政局来管,再敢在本官的地皮上滋事,休怪本官办了你们。”

    言罢手里的皮鞭子在半空虚晃一下,打马而去。

    徐勇气的七窍生烟,还要理论,却被徐寒拦住,徐寒压低声音道:“眼下说再说有什么用,这里确实是内西城的地方,咱们的人也不比他们多,若是真起了冲突,肯定是咱们吃亏,还是立即报告叔父要紧。”

    徐勇只好道:“走。”

    叫人牵了快马来,徐勇二人抛下人手,狂奔至徐家,徐昌被惊醒,听了这消息,脸sèyīn沉,勃然大怒:“狗娘养的东西,内西城的千户是不是那个王欢?他是什么东西,老子的功劳他也敢抢,还愣着做什么,调动人手,能调动的都调动起来,带人去内西城千户所。老夫亲自去北镇府司,去和指挥使理论!”

    本来这种事就是一笔糊涂账,东说东有理西说西有理,按规矩来说,那商行确实是在内西城的地头,王欢发现了问题,派兵去拿人那也没什么问题。而徐昌负责督办倭寇一案,自然也有侦缉之权,双方都有拿人的权利,徐昌生气的不是这个,而是王欢抢功。

    对方压根就是捡现成的便宜,以逸待劳,等他忙的差不多了,突然来摘桃子。

    锦衣卫里头,最忌的就是抢功,一旦功劳被人抢了,这就等于是结下了死仇,若是被人抢了功劳还无动于衷,那么将来还有谁看得起你,上头的人觉得你懦弱,不堪大用。而同僚眼里,你是软弱可欺,自然不会将你放在眼里,便是对你的部众来说,那也不好交代,弟兄们跟着你忙上忙下,为的是什么?为的无非就是功劳二字,大家拼了命不歇不眠,又是盯梢又是查探,结果什么都没有捞到,反而还被人当作了取笑的笑柄。如此一来,谁还会把你当一回事,谁还会敬畏你,谁还肯为你鞍前马后?

    无论徐昌愤怒不愤怒,他都必须做出反应,若是不能够把这个亏赚回来,以后他就不必在亲军里混了,因此就算闹得再大,他也得硬着头皮顶下去。

    “不交人,这内西城的上下人等,一个人也别想进出,快去!”

    徐昌已经怒了,勃然大怒,他已经不只是那个处事圆滑的班头,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逢人就是笑脸的贱役,他是锦衣卫千户,是亲军中的高级武官,脸面是自己挣来的,别人若是不给,那索xìng就闹大好了,就算是玉石俱焚,也绝不能忍气吞声。

    徐昌吩咐一句,徐勇、徐寒二人二话不说,自是飞快去了,徐昌却是单独往北镇府司去,到了北镇府司,口称要见指挥使大人,谁晓得外头的校尉早得了吩咐,面无表情的道:“指挥使大人不在,就算在,也已经有过明示,不见徐千户,徐千户,休要让兄弟们为难,请回吧。”

    在这里吃了闭门羹,徐昌自是大怒,道:“你难做,那就不要做好了,大明朝有的是的人要削着脑袋进来,快给老子进去通报,否则老夫记住了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守门的校尉呆住了,只得进去,好一会才出来,期期艾艾的道:“徐千户,指挥使大人不在?”

    “不在?”徐昌自然不信这个托词,他冷笑道:“若是不在,老夫便在这里等好了。”

    校尉也不敢声张,更不敢赶人,徐昌倒也打定了主意,今rì不见朱宸决不罢休,在外头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这时候,却有人骑着快马而来,来人正是王欢。

    王欢自然晓得徐昌这边肯定有动作,所以一拿到人,立即严刑拷打,果然是拿到了口供,这种事自然是要快,趁着路政局和皇家学堂还没回过神,立即带着口供过来了。

    他见了徐昌在这里,yīn冷一笑,道:“徐千户,好久不见。”

    徐昌冷冷看他,不知觉的按住了刀柄。

    王欢心里一寒,立即后退一步,身后几个随扈俱都作势拔刀。

    王欢哈哈一笑,道:“徐千户似乎不高兴,罢了,本官要去见指挥使大人,有空咱们哥俩吃酒。”

    说罢,便大大方方的往指挥使的值房去,守门的两个校尉此时也大是尴尬,方才还说指挥使大人不在,结果王欢说去见人就去见人,直接给人拆穿,二人俱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徐昌的手狠狠的将刀柄按紧,目送着王欢的方向,又朝指挥使的值房远远眺望,随即,他森森一笑,自言自语的道:“好,这是你们惹我的!”

    自言自语之后,徐昌旋过身,没有回头,重新上了马,飞马离去。

    却说王欢此刻却大是得意,胸口里贴身藏着带着几分体温的供状,他心里明白,这份供状,便是他飞黄腾达的进身阶梯,这份口供的证据确凿,不但有贼人自首的口供,还有邻里的证词,都证明在倭使扈从被刺的那一rì,这商行有大批的人手在调动,有数十个伙计出了门,半个时辰之后才不约而同的回来,虽然口供是拷打得来的证据,可是至少旁证却不是,不只是如此,在这商行里头,还发现了不少赃物,甚至赃物之中,还囊括了不少官银,想来是倭寇洗掠了地方的府库,缴获来的官银,按理来说,这种官银是不可能在市面上流通,而是应该解送到京,却被倭寇们夺了,而后通过特殊渠道运到这里来,兜售给那些肯接受赃物的商贾,这些商贾会将官银重新熔炼为银饼,再拿出去到市面上流通。

    私藏官银,不啻是造反,这些人必定是倭寇无疑了。

    ………………………………………………………………………………………………………………………………

    第三章送到,求包养,求支持,求同情。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