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四十二章:大功一件

第四百四十二章:大功一件

    大清早,老爷子徐昌匆匆赶回来,见徐谦在鸿胪寺这里打盹,一时不知该不该叫醒他,这时徐谦却是醒了,徐谦道:“爹,事情如何?”

    徐昌振奋jīng神,道:“果然有了线索,天亮之后,在案发之地发现有血迹往东边的方向去,爹立即带着人去查,果然发现了一处地方有蹊跷。”

    徐谦连忙道:“爹就不要卖关子了,直说了罢。”

    徐昌道:“在那儿有处商行,明面上做的是生意,可是里头的伙计人等都是深居简出,东家也是极少露面。近来不是商贾们蜂拥去如意坊吗?按理说做生意的终究是希望多条路子,就算你舍不得去那儿挂牌,至少也该去那儿坐一坐、看一看,可是这东家却是不为所动。更蹊跷的是他们的货物,他们的货物一般是运到了北通州,却在京师里寻买主,想要买货,就得去北通州看,只是……似乎他们有固定的买主,所以这生意也做得下去。”

    徐谦不由道:“他们是哪里人?”

    徐昌道:“是福建人,所雇用的伙计也多以福建人为主,东家应当是泉州人氏,在京师已有七八年了。”

    “七八年……”徐谦喃喃自语,道:“七八年的光景,由此看来,这些人应当是倭寇在京师销赃的人手,倭寇抢掠到的货物,自己未必用得上,另一方面,又需要有人给他们补给,因此便在内陆广设分销点,将这些赃物通过特殊的渠道运来,然后再换成现银,与此同时,购买大量的物资出海,对盘踞各岛的倭寇进行补给,是了,所谓的倭寇根本就不是潜入京师,而是早已在京师潜伏好了,这一次刺杀行动,直接调度人手即可,京师会有这样的销赃据点,杭州、通州、泉州只怕都有,每年抢掠这么多的东西,若是不能脱手,又有什么用处?爹,这些人要严密监视起来。”

    徐昌握紧腰间的刀柄,道:“爹回来问你,便是来和你商量,是否现在动手拿人?”

    徐谦摇头道:“不成,先盯着看看,暗暗盯着,他们飞不出去,现在贸然拿人,若是恰好他们的东家不在,又当如何?既然要做,就务求做到一网打尽。”

    徐昌也觉得有道理,点头道:“不错,贸然拿人确实不妥,那我就叫徐勇他们盯住了。”

    徐谦微微一笑,道:“一旦确认这商行里的主要骨干都在里头,就立即动手,爹,你也乏了,这里让我看着吧,你先回去歇息。”

    徐昌瞪大眼睛:“老子歇不歇要你来教,你要休息,自管就去,爹当年在钱塘的时候,两天两夜合不上眼都无妨,稚儿还在家呢,她有身孕,你该回去看看。做人丈夫的,总不能rì夜都不着家。”

    徐谦咋舌:“这是什么道理?当年娘在世的时候,也没见你回来几趟,反倒说起我了。再说我方才已经打过了盹儿,现在jīng力充沛,也睡不着,爹早些去歇一趟,待会儿及早来接我的班,否则等我真的困了的时候,谁来管事?”

    徐昌听罢,也觉得有理,打声招呼,自然回家不提。

    倒是徐谦眨了眨困顿的眼睛,打了个哈欠,也是一股困意袭来,却只能忍住,故作无事地背着手在鸿胪寺闲逛。

    信步到了倭人使团们的地方,恰好见到王芬款款在亭中吹笛,笛声悠扬,宛如仙音。

    徐谦止步,用心静听,不觉困意少了几分,王芬却是瞧见了他,道:“徐大人竟也懂音律?”

    徐谦上前,笑吟吟地道:“音律固是不懂,可是初闻妙音,倒也能沉浸其中罢了,这吹笛之法,连倭国也有吗?”

    王芬收了笛子,上前款款行礼,道:“倭国倒是也有,乃是天朝流传进来的,不过小女子的吹笛之法却是父亲传授。”

    徐谦不由感叹:“令尊乃是雅人,既是雅人,何故去倭国定居?”

    王芬道:“机缘巧合罢了。”

    徐谦也不追问,王芬眨眨眼,问他道:“不知昨夜的凶案,可有眉目了吗?殿下虽然未醒,可是昨夜受了惊吓,待会儿起来时必定要询问,若是大人觉得没什么忌讳,不妨相告。”

    徐谦淡淡一笑道:“倒是有了些眉目。”

    王芬喜道:“既是如此,那便再好不过了。”

    正说着,一个倭人飞快过来,对王芬用倭语低声说了几句话,王芬失望地道:“大人,殿下已经醒了,要请小女子去问话,先行告辞。”

    徐谦挥挥手道:“去吧。”

    王芬带着那倭人,已朝一处阁楼款款而去。

    徐谦目送她的身影离去,不由吁了口气。

    ……………………………………………………………………………………………………………………………………………………………………………………

    在北镇抚司里,徐家父子一夜未睡,朱宸也是如此,他昨夜没有返回家中,而是一直留在自己的值房,枯坐了良久,不由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从安陆来了京师,自从接掌锦衣卫指挥使,他就没有一rì顺心过,现在一群人抬出了徐昌,分明是想借这徐昌来打他的脸。

    徐昌是什么东西,小小一个千户,竟也敢拿来恶心老夫!

    想到这里,朱宸的脸sè就更显狰狞了。

    一个人憋得太久,难免就心怀愤恨,从前那些同知、指挥,那些个兴王府旧人们给他吃的苍蝇,他恨不得立即都算在这徐昌头上。

    他甚至在想,若是现在倭人们真要刺杀了倭国那什么殿下倒也好了,到时候,徐昌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现在既已刺死一人,显然皇家校尉的防卫会更加森严,莫说是刺杀倭国使节,怕是要杀死一个随扈的倭人,也不太容易。

    他坐在这里,心里满怀愤恨,脸sèyīn晴不定,冷不防这时候突然有人进来,小心掩门,低声道:“大人。”

    朱宸抬眸,却很不客气:“怎么,出了什么事?”

    此人乃是朱宸心腹,内西城锦衣卫千户,叫王欢,王欢是锦衣卫里的老人,当年江彬在的时候,就曾巴结过江彬,后来江彬垮台,其党羽大多被铲除干净,他却借机攀上了朱宸,这才得以免罪,因此王欢对朱宸忠心耿耿,王欢拜倒,道:“大人命卑下盯着这姓徐父子的一举一动,卑下打探来了一个消息。”

    朱宸打起jīng神,道:“你说。”

    王欢道:“徐昌的人今儿清早似乎发现了线索,突然盯上了一个商行,后来卑下打探了一下,发现这商行确实有蹊跷,从东家到伙计,行踪都甚为隐秘,一般做生意的,往往都要抛头露面,左右逢源,偏偏这些人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且据说,昨天倭人被刺的时候,有人看到他们几十个伙计出了门,种种行迹表明,这些人或许就是刺客。”

    朱宸一振,脸sè惨白:“想不到竟真让他们寻到了线索,若是真是拿住了这些倭寇,岂不是又是大功一件?到时候……”

    想到这里,朱宸后怕的打了个激灵,其实他害怕的不是徐家父子,以徐家父子现在的身份地位,还不足以威胁到朱宸,可是徐家父子背后的人,又或者是说,那些早就巴不得他垮台的那些人,会不会借机把事情闹大。

    这种事,决不允许。

    朱宸在锦衣卫里,本就威信不足,这件事发生,只会让这仅有的威信丧失更多。

    他眼睛眯着,突然道:“姓徐的动手了没有?”

    王欢感受到了朱宸脸上的杀气,忙道:“还在盯梢,似乎不想打草惊蛇,想要……”

    “好!”朱宸一拍椅柄,jīng神奕奕的道:“他们不想打草惊蛇,那么咱们就去拿人,这天大的功劳,有本官一份,也有你的一份,你明白本官的意思了吗?”

    王欢顿时明白了,连忙磕头:“卑下明白。”

    朱宸道:“你立即回你的千户所,能召集多少人手就召集多少人手,不要走漏风声,行动要快,直接围住了这商行,把人统统拿了,若是有人问起,就说你察觉这商行有问题,里头的人行迹可疑,所以才动手布置,到时候,老夫会带人去,若是徐家父子不服,自然有老夫出面,人到手之后,你立即给本官严刑拷打,非要问出点东西出来,到了那时,老夫立即入宫,为你请功,你毕竟只是千户,这一次有了这天大的功劳,升任个佥事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王欢大喜过望,道:“大人栽培之恩,卑下来世做牛做马……”

    朱宸冷笑:“老夫可没指望你的来世,你这辈子,供本官驱策就够了,事不宜迟,立即动手吧!”

    ………………………………………………………………………………………………………………………………………………………………………………………………………………

    第二章送到,悲剧,赞榜还是被追上了,书的情节总有铺垫高cháo,总不能铺垫的时候,大家就不支持了吧,汗,同学们,这样**道呀。(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