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二十六章:你狠我更狠

第四百二十六章:你狠我更狠

    洪宽有一种预感,他现在抱住了一条很粗的大腿,至于这大腿有多粗他或许心里没有概念,虽然指挥也算是中高层的武官,可是天下的官但凡是放到了地方,只要是除了巡抚之外,其余人都得看京师这边的脸sè,更不必,是翰林里的官。

    官不在大,最紧要的还是关系,得看人家跟谁是一伙,显然这位徐侍读的背后不简单。

    洪宽连忙道:“大人放心,工坊里的事就是卑下的事,届时我会布置官军在工坊附近轮番值守,加强jǐng戒,无关人等,不得出入,往后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

    他拍着胸脯保证,其它的事他未必做得了主,可是在私下里给些方便却是容易,加强附近关卡和驻军的守卫即可,三天两头借着cāo练的名义那里转转,谁也不出什么来。

    徐谦微微一笑,道:“这便好极了,有你和杨百户在,这工坊必定固若金汤,你起来话吧。”

    洪宽听到自己后头加了个杨百户三个字,顿时对这杨雄又恨又是委屈,原以为自己得了这徐侍读的托付,原来还有个杨百户,可惜……可惜……

    只是这种事也属正常,鸡蛋自然不能放在一个蓝里,况且锦衣卫是暗中看护,指挥衙门则是在明面上,大家井水犯不上河水。

    徐谦显然是一宿未睡,打了个哈哈,道:“走吧,反正你也来了,随我见见咱们的姜大人。”

    洪宽打起jīng神。虽此时时过境迁,当年他对姜昕马首是瞻,现在倒打一耙,面子上有点不好看。不过想想也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已经兵戎相见,姜昕更是沦为阶下囚。谁不好意思相见还未必呢。

    洪宽乖乖随着徐谦到了百户所设的‘牢房’,是牢房,不过是个守卫森严的屋子而已,由于姜昕只是犯官,没有徐谦发话也无人给他上刑,徐谦命人开了门,掩鼻推门进,便看到了盘膝坐在了榻上的姜昕。

    姜昕一夜之间生了许多白发,一副万念俱焚的模样。见了徐谦进来。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可是当他看到了洪宽,顿时眼睛血红,狠狠的剜了洪宽一眼。发出冷哼。

    徐谦慢悠悠的进来,几个校尉则已悄然布置在了屋子四周。

    徐谦背着。上下打量姜昕,道:“姜大人这一夜都枯坐在这里?”

    姜昕不理他,旁边一个校尉怒了,呵斥一声:“侍读大人在问你话,聋了吗?”正要上前,却被徐谦拦住,道:“你们到一边。”

    随即,徐谦叹息道:“姜大人有什么话要?”

    “成王败寇!”姜昕冷笑一字一句道。

    这就是他的心思,他并不认为他错了,他只是认为自己时运不济,一时疏忽而已。

    徐谦微微一笑:“你怎样想,我没兴趣听,事到如今,你招认吗?”

    “大人要招认什么?”姜昕露出几分不服输的气sè。

    徐谦道:“招认什么你自己清楚,到现在轮不到你嘴硬,官时间有限,你若是肯乖乖配合,倒还好,可要是不乖乖配合……”徐谦拿起桌上的一个粗制瓷碗放在里把玩,而后轻轻一松,瓷碗碎落在地,徐谦将残片一脚踢开:“那么少不得要对你动粗了,我奉劝你还是乖乖的好,你以为不认罪,你就能保全你的家族?哼,你家里几口人丁我早就打探清楚了,你们姜家在成都是大姓,你能派人伪装是贼人屠杀塘沽百姓,你以为官不可以让人在成都动?而你一个犯官,涉嫌到了压榨官兵,贪渎不法,又闹出了哗变,朝廷肯定是留不得你,反正都是全家死光,又何必要在事先熬刑受苦?人要有自知之明,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自己思量吧。”

    姜昕勃然大怒,他确实有这个打算,盘剥官兵激起兵变的事他可以招,因为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想不招认也不成,可是指使人扮作海贼的事却是万万招认不得的,这涉及到了诛三族的大罪,所以他咬着牙关,打算宁死不。

    可是现在徐谦竟放言要杀他全家,他怒不可遏的道:“你敢,官是朝廷命官,你敢对官动刑,官家小何辜,你敢动他们一根毫毛,你……你就不怕王法吗?”

    徐谦倒也不避讳,哈哈大笑,道:“王法?大人栽赃邓健的时候,难道不是朝廷命官,大人让人屠戮百姓的时候,难道就怕王法了?规矩是你破坏的,徐某人做事从不讲规矩。官场上的规矩太多,挡着了徐某人的道,徐某人就一脚踢开,杀你全家又如何你能做,我就能做,我动用的人绝不会比你少,我能指使的人也一定能做到天衣无缝,你现在若是不肯,今rì徐某人就要打碎你全身的骨头,割了你的舌头,扒了你的皮,三个月之内,将会有一队山贼袭击你的姜家老宅,宅里的人必定都鸡犬不留,昨天夜里,我给了你一次机会,让你当着钦差大人的面把该的都出来,可惜,你自己要作死,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再给你一次的机会,你若是不肯,我立即就走,你明白了吗?”

    徐谦深吸一口气,冷冷盯着姜昕:“姜大人,最后一次问你,你肯招认吗?”

    姜昕整个人就如被抽干了一样,来也好笑,一个不守规矩的人,一个对别人能如此狠辣的人,却非要别人对他守规矩,对他温柔,直到他突然发现,别人比他更不守规矩,比他更狠辣时,才震惊了,才醒悟了,才晓得了厉害,害怕的瑟瑟作抖。

    姜昕确实是在颤抖,他原以为,徐谦虽然会整他,可是还不至于如此,可是现在,当徐谦出这番话的时候,他心沉了下,他当然清楚,徐谦这个人连兵变都敢拿来做二人对局的游戏,那么他方才所的话必定能言出必践,这个人……是个疯子。

    徐疯子在观察姜昕的一举一动,他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收入他的眼里,见姜昕不发一言,徐谦微微一笑,旋身要走,吩咐屋里的锦衣校尉:“好好招呼,我方才怎么来着,给我一颗颗把他的牙齿打掉,敲碎他每一根骨头,扒了他的皮。”

    徐谦身后的洪宽不由打了个冷战,虽然徐谦对付的对象不是自己,可是对这个质彬彬的侍读,他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有酥了一下。

    “且慢!”姜昕脸sè苍白的发出喊声,生怕徐谦走了。

    他毕竟是读书人出身,后来又成了官老爷,这辈子实在没吃什么苦,这个刑,他清楚自己熬不过,既然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无论和不都是全家死绝,那么,还是让朝廷明正典刑来的好,他深吸一口气,道:“我。”

    徐谦驻足,笑吟吟的看他:“从哪里起?”

    姜昕倒也不瞒了,索xìng把自己的安排统统抖落出来,是谁派联络,私募的是哪些人,这些人在劫掠之后,开的又是什么路引让他们逃窜了哪里……

    徐谦认真听着,最后道:“你是,这些人现在扮作商旅,用路引一路了山东是山东哪个县?”

    姜昕脸sè苍白,道:“应当的是德州宁津县,其中有一个人,便是宁津人,平时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在德州有个姐夫,做的生意不小,足够藏匿他们一伙人。”

    徐谦朝他笑了笑:“若是抓到了人,你这皮肉之苦自然能幸免,可要是抓不到人,我方才什么还是什么,好了,好生招待这位姜大人吧,他也活不了多久了。”罢,领着洪宽出。

    洪宽跃跃yù试,道:“大人,德州宁津县那儿距离天津并不远,不过昨夜姜大人被人拿了,保不准有人偷偷报信,就怕这些贼人事先听到了风声藏匿起来,既然要拿人,一定要快,以卑下的估计,如果昨夜有人通风报信,只怕明rì清早,消息就会传到,也就是,想要将这些人一网打尽,唯有今夜抵达宁津,就算是用快马怕也要不吃不喝不眠才能做到。”

    徐谦淡淡道:“无妨,那么就让人今天夜里的时候赶到宁津县就是。”

    洪宽倒吸口凉气,若是派八百里加急倒也无妨,可是若是捉人,要对付这上百号人,没有两三百怕也不可能,两三百人不吃不喝不睡的赶到宁静,还要立即组织人拿捕海贼,这天下间,能找几个这样的人?

    那些专司快报的加急快驿,可都是经过专门cāo练的,而且每到一处,都要换人,和军马可不一样。

    徐谦也没有和他解释,直接命人唤了陆炳来,吩咐几句,陆炳颌首点头,飞快了。

    徐谦又写了一封书信,让人加急送宁津县衙,无非是让县衙配合云云。

    ……………………………………………………………………………………………………………………………………

    如果你还爱我,就赞一下吧。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