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二十二章:吃了东家吃西家

第四百二十二章:吃了东家吃西家

    姜昕的脸sè顿时不太好看了。

    他在天津卫时也接待过几个钦差,却没有这么难缠,徐阶这个家伙不但暗访,而且很不好忽悠,这个案子首先在动机上,就显得扑簌迷离,若是继续查下去,非要出问题不可。

    好在姜昕倒也不慌,虽然提出了疑点,姜昕却道:“钦差大人,有些事是说不清的,老夫听说,这伙人在番外的时候,就曾违法乱纪,无人能制,现在虽然回来,可是凶xìng不改,或许是这个缘故,这才大开杀戒却也未必。”

    这个理由,总还算解释的通,既然动机不是谋财,那么说他们只是发泄,是恶习难改,总还说得过去。

    当然,理由有些苍白,至少还是把话儿圆了过去。

    徐阶似乎也觉得有些道理,道:“他们在海外有哪些恶习,姜大人又是从哪里得知?”

    姜昕道:“据说这邓健在倭国纵兵劫掠,肆虐成灾,倭人对他又惧有怕,称他们为明寇,这些都是被捕的一些水员向人吹嘘的话,事实如何,却也不甚清楚,不过老夫看他们凶残,想来也差不离了。”

    徐阶皱眉,怒喝道:“邓健,你有什么解释?”

    邓健倒是定下了神,他最怕的是钦差和姜昕穿同一条裤子,假若人家只是秉公处置,他反倒不怕,连忙答道:“这话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是哪个造谣,下官奉旨出海,交好各邦都来不及,至于说纵兵劫掠,那是万万没有的事,还请大人明断。”

    姜昕冷笑,道:“你休要胡言,本官这里可有你的部署签字画押的供状,说你亲自带人在倭国烧杀,邓健,你想看看吗?”

    邓健反而笑了:“大人所说的所谓烧杀劫掠,实在是误会,而是下官率船抵达倭国,倭国内部却是发生内乱,有叛贼斯波氏反对倭王,试图作乱。其国国相细川氏见贼势甚大,又见邓某为天朝使得,船坚炮利,便委托邓某带兵助其平叛,下官思虑再三,为交好倭国,遂带船队袭扰斯波氏领地,杀人是有的,缴获贼赃也是有的,可是烧杀劫掠……这就不好听了,莫非大明出现叛乱,官军杀贼便叫烧杀?官军截获粮草便是劫掠?”

    姜昕冷笑:“恐怕还不止吧,你说细川氏命你平叛,可是为何最后你又掉头劫掠细川氏的领地?”

    邓健满是冤枉的道:“大人明鉴,此事下官本要向朝廷禀告的,既然大人问起,那么下官非要解释一番才好。本来我大明船队助其剿贼,可是剿到一半,斯波氏以及几个诸侯却纷纷派出密使前来寻下官,说是细川氏劫持倭王,号令诸侯,yù有篡位之嫌,其代其国王、将军发号施令,人面兽心,他们又拿出倭国国王密诏,对下官言:吾王秘使我等入京都勤王,这是清君侧也。下官这才幡然悔悟,想不到原来斯波氏之流乃是倭国忠臣,下官几乎害了好人了,我大明既敕倭王为王,授以金印,现在倭王受jiān贼挟持,下官身为大使,岂可坐视不理,于是立即会同斯波氏、昌山氏、大内氏等勤王军马,扬帆海上,偷袭细川氏的港口,足足打了三仗,夺取细川氏城池七座,声势大振,得到了倭国国内忠臣义士的交口称赞,纷纷曰下官为王师虎贲,又笑纳金银珠玉若干,聊表谢意……”

    徐阶和姜昕听的目瞪口呆,这分明是吃了东家吃西家,怎么听起来,还成了正义之师,只是倭国的情况,他们也知之不详,就算是想反驳,那也没处反驳,最后还不是任由邓健胡扯。

    再者说,倭国那边,也没有人来告状,既然无人来状告,民不举官不究,这外番也是如此,人家不来状告,自然也懒得理会,再者说了,倭国自宁波之乱之后,已和大明的关系到了十分紧张的地步,那就更不可能理会了。

    倒是姜昕却是听出了点漏洞,冷笑道:“你船不过三十,水手、护卫人员不满一千五百人,也敢谎称破城七座,可见你这人向来是满口胡言,断不可信。”

    邓健理直气壮的道:“大人有所不知,倭国城池方圆不过千丈,城中武士不过百人,卑下率船突然而至,如神兵天降,又有火器,这种城池,不用一个时辰便可攻克,破城七座,并非虚言。”

    姜昕语塞了,他感觉自己越是深问,也是显摆自己的无知,他的印象里,所谓的城池至少也该是县城规模,里头好歹也得有几千个人生活,再有守备官兵两三百余,有差役、马步弓手百余才是,岂不知这倭国的城池实在寒碜,除了有数的几个大城,大多数所谓的城不过是地主的庄园而已。

    徐阶莞尔一笑,对姜昕道:“姜大人,你怎么看?”

    姜昕的脸sè已经很不好看,这狗屁钦差纠结于动机,迟迟不肯论断,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是不利这个案子今rì一定要了结才好,他对徐阶道:“钦差大人,事情其实已经很清楚了,至于邓健的部众为何袭击的是穷乡僻岭,或许是因为他们不熟路径的缘故,况且……现在境内闹出这么大的事,天津上下已是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再这样下去,只怕要出乱子,不妨如此吧,现在虽然还未定罪,可是将这些人留在外头,毕竟让人不安,老夫主掌天津卫,自然也不能罔顾,应当立即将邓健人等先行拿下看管,这案子,倒是可以慢慢的查。”

    徐阶觉得有理,颌首点头,道:“现在疑点丛丛,一时半会怕也不能彻查清楚,先行拘押安抚人心也是个办法。”

    徐阶已是乏了,既然暂时没有新的证据出现,问了也是白问,于是道:“来,先将邓健人等押下吧。”

    几个差役立即进来,拿了邓健,姜昕的脸上掠过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邓健是拿起来了,可是关押在哪里呢?无非就是知府衙门的大狱而已,说透了,只要人拿下,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人落在他的手里,到了必要的时候,只好毁尸灭迹了,就算将来朝廷追问,也可以把这屎盆子扣到知府头上。

    他心里有了主意,反倒开心起来,对徐阶道:“钦差大人初到贵地,很是辛苦,老夫在衙里设下洗尘酒宴,不妨钦差大人与老夫小酌几杯如何?”

    徐阶摇头,道:“这却不必,今rì确实困顿,怕是没有这个jīng神。”

    姜昕却是强烈挽留,道:“大人的行辕怕还要命人收拾,与其在这干等,不如去接风洗尘。”

    徐阶思量再三,觉得拗不过,只得点头:“有劳。”

    却说一炷香功夫不到,听到了消息的徐谦已带着一队锦衣卫到了兵备道,先是递上名刺,正在酒桌上的徐阶见是徐谦来见,眉头微皱,正在犹豫。

    姜昕却是看出了点端倪,笑吟吟的道:“大人,莫非是有人求见?是了,徐侍读和大人曾是同僚,想来是想拉些关系的吧?”

    他刻意把徐谦和徐阶曾经是同僚的事说的很重,说实在的,二人确实是在翰林院当值,不过一个是在内阁待诏,一个却是待诏侍讲,平时连个照面的机会都少之又少,这关系二字实在无从谈起。

    只是姜昕咬死了他们之间有关系,倒是让徐阶不得不避嫌了,毕竟他这钦差审的是徐谦的兄弟邓健,若是这个时候去见徐谦,到时候一旦邓健无罪,就怕有人嚼舌根,说二人是官官相卫,徐阶微微一笑,将名刺收了,对来人道:“你回去告诉徐侍读,就说今rì身体疲倦,来rì定会亲自拜访,还望徐侍读切莫介意。”

    他话音刚落,外头有人冷冷道:“钦差大人身体疲倦,却还有雅兴吃酒吗?”

    姜昕和徐阶都是大吃一惊,看向门前,却发现徐谦竟是来了。

    要知道这可是兵备道衙门的后厅,姓徐的递了名刺而后穿堂过室是一种很无理的举动,至于兵备道的那些门子、差役,怕是都给徐谦的随员控制住了。

    徐阶抬眸看了徐谦一眼,默不作声,却是平淡笑道:“徐侍读不是也很有雅兴?”

    姜昕脸sè骤变,这还了得,这厮说来就来,将自己的衙门当作旅馆了,哪一rì这家伙发疯,岂不是想来结果了他就结果了他?

    姜昕怒气冲冲,此时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脸面这东西是别人给的,你既然不给,那么他也绝不会给徐谦,他冷冷道:“徐侍读,你未免也太大胆了吧,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不是翰林院,也不是你的皇家学堂,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徐谦信步进来,不置可否道:“二位大人吃酒,为何不叫上我?哎,钦差大人,你我都姓徐,也算是本家了,又是同乡,同是京师里来这天津公干,这样的交情,吃酒却是忘了我,这……有点说不过去吧。”(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