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二十一章:代天论案

第四百二十一章:代天论案

    徐阶的脸上疑sè更重,他命车夫道:“去第二处袭击的地方看看。”

    风尘仆仆暗访下来,又询问了许多当事之人,一直忙到正午,徐阶适才打道回府,马车在几个护卫的拱卫下抵达天津卫边上的一处寺庙,在这儿,早有人候着了,徐阶在庙里换了官府,随即命人道:“立即入城,就说本官即刻入城,让兵备道副使、天津知府、巡海大使相关人等做好准备,事不宜迟,今rì开审。还有天津卫所有官吏,尽皆要候命,随时听本官传唤。”

    有人立即飞马进了天津卫,传檄钦差之命,徐阶的雷厉风行,倒是给了天津上下官吏们颇为深刻的印象,众人早就等候多时,就等今rì,所以都没有含糊,兵备道衙门这边,相应的官员纷纷到齐。

    徐谦是陪着邓健一道来的,二人有说有笑的到了,他是第一次和姜昕照面,姜昕正在迟疑要不要上前去寒暄一下,毕竟同是官场中人,不过见徐谦没有理睬自己,也只是冷笑一声,和知府坐到一边去了。

    徐阶来的有些突兀,还未和天津卫里的人打交道,便立即开审,这给人的印象就是打算秉公处置,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算聪明,这么大的案子,无论审判的结果是否公正,但是绝不给人制造一个偏袒的印象才是正理。

    徐谦愈发觉得徐阶这个人有点不太简单,这个人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并不轻浮,虽是初入官场,心机倒是不浅。

    这次陪邓健来过审,徐谦自有自己的打算,既然天下人都晓得自己包庇了邓健,那么索xìng,就包庇给他们看看。

    过不多时,外头有人传报,说是钦差到了,众人一齐起来前去迎接,却见徐阶正sè进来,面无表情,对众人道:“身负皇命,不敢亲近,诸位恕罪。”

    说罢,长驱直入,径自在大堂前稳稳坐下。

    姜昕呵呵一笑,道:“久闻徐大人廉洁奉公,今rì一见,果然如此?”

    徐谦在一旁道:“是啊,是啊,廉洁奉公,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姜大人谬赞了。”

    姜昕瞪大眼睛,他所说的徐大人乃是徐阶,你来凑什么热闹?好好的一番吹捧,被徐谦破坏殆尽,就像一首好诗做到一半,被一个屁打断一样,高雅变成了低俗,小清新化成了抠鼻大汉。

    徐阶看了徐谦一眼,道:“徐侍读近来可好?本官今rì问案,还请徐侍读规避一二。”

    这是送客的意思,倒是让姜昕颇觉意外,邓健显得有些不安,徐谦双眉一沉,只得站起,道:“既如此,本官告辞,还请钦差大人好生断案,要仔细了。”他倒也不担心,洒然而去,出了兵备道,外头几个锦衣校尉已经候着了,徐谦勾勾手,朝他们吩咐道:“仔细盯着……”

    几个校尉连忙应了。

    却说在兵备道里,徐阶脸sè一冷,旋即道:“哪个是巡海大使邓健?”

    邓健立即出现,道:“卑下就是邓健。”

    徐阶白了他一眼,朝姜昕道:“此案兵备道可有案卷?”

    姜昕早已准备好了,送上一份案卷,道:“大人请看。”

    徐阶按着案卷念道:“巡海大使邓健于十一月初九强行带人登岸,也就在这一rì,海贼洗掠了塘沽,杀人放火,邓健,兵备道会同知府衙门状告你贪婪财货,纵兵劫掠,你承认吗?”

    邓健忙道:“不承认。”

    姜昕眯着眼:“你不承认?可是兵备道这边,确实搜罗了许多证据,来,将大沽里长带上。”

    这所谓的人证,都是兵备道这边安排好的,早就在衙里候命了,过不多时,便有里长进来,跪倒在地,道:“小人见过大人。”

    徐阶面无表情:“你曾亲历海贼洗劫?”

    里长道:“是。”

    徐阶道:“那么,你就将当rì之事重述一遍,不可胡编乱造,知道了吗?”

    里长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老实人,乖乖道:“那一rì先是听说一队人强行登岸,附近的渔村也看到了他们的船只,据说水路巡检避之不及,带兵跑了,于是小人们连忙紧闭了门户,一直过去一个多时辰,大家都说,这些人已经走了,去了天津卫……”

    徐阶皱眉,问道:“这消息可确切?”

    里长道:“确实有人看到他们扬长而去。”

    姜昕在旁道:“这就是这群贼人的厉害之处,若是不扬长而去,乡人必有防备,所以故意先扬长而去,而后再带一队人马杀个回马枪,这些人必定是惯匪,本官听说,大使的船队在外头,也很不干净。”

    徐阶听了点头,却不予置评,继续问里长:“那群贼人如何劫掠?”

    里长道:“自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又冲进村中,但有值钱的财货,俱都搬了去,搬不动的,则直接烧毁。”

    徐阶道:“他们劫了多少财货?”

    里长道:“这个就不知了,实不相瞒,小人害怕的紧,躲在地窖里才得以幸免。”

    姜昕趁机道:“大人,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若是匪徒不是邓健和其党羽,这天津地面,还有谁有这胆子,再者,他们先驱了水路巡检所部,再纵人劫掠,也是理所当然。这邓健不肯招供,理当用刑。”

    邓健连忙道:“大人,卑下冤枉,卑下登岸之后,立即带人到了天津卫,又被天津卫以乱党的名义带兵拿了……”

    姜昕冷笑:“带兵拿了是没错,可是谁晓得回去劫掠的是你另一部分党羽,听闻你们被拿了,所以立即潜逃?”

    邓健一时语塞,若是有徐谦在,自然轮不到姜昕胡搅蛮缠,他只得道:“大人,卑下冤枉。”

    徐阶不露声sè的听着二人斗嘴,却是无动于衷,并不阻止。

    姜昕见火候差不多了:“钦差大人,事到如今,事实已经清楚,邓健既然不肯招认,还请大人立即动刑,重刑之下,由不得他不招。”

    徐阶看了姜昕一眼,却是摇头,道:“虽然事实清楚,不过有一件事,本官却还不明白。”

    “哦?”姜昕显得怫然不悦,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大人还发现了什么疑点?”

    徐阶慢悠悠的道:“本官曾亲自去了塘沽一趟,既然邓健这些人是为了劫掠,可是据本官所知,劫掠的两处地点都是偏僻村落,而在附近,就有一处市集,偏偏他们不劫市集,反而只向偏僻村落动手,实在让人费解。本官曾去其中的一个渔村走访,发现那儿的百姓并无富余,多是走投无路的贫户,这案卷中口口声声说他们贪婪,可若真的贪婪,为何不去市集,反而反其道而行,劫掠的这两处地方,怕是总共,也不会超过百两的价值,百两固然不菲,可是又有人称,劫掠的海贼有一两百人,这一两百人去劫掠百两的财货,却还要担着如此大的风险,这……怎么说?”

    姜昕愕然,他想不到徐阶居然去了塘沽暗访,暗访倒也罢了,竟还发现了这个错漏之处,从动机上来说,若真是一伙海贼劫掠地方,肯定是往人口密集且富裕的地方去,这就是为什么只有蒙古人入关劫掠汉人,却没有汉人劫掠蒙古人的道理,说穿了,这是因为蒙古人穷,寻常人家连个铁锅都没有,只要能入关一趟,便能立即改善生活。而汉人出关去抢劫,耽误了时间,耽误了生产不说,最后可能连根毛都抢不来,成本太高而收益却是太小,这是亏本的买卖,于是自然就没有人去做了。

    徐阶提出的这个动机,也是这个道理,他们既是海贼,动机肯定是要钱,谁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大开杀戒,除非他带有别的目的,至少邓健这些人的目的,除了贪婪之外,似乎再难寻到其他借口,既然是贪婪,他们在位于市集七八里外的偏僻渔村劫掠,也不肯去市集,那么这个动机又是什么呢?莫非你说人家是傻子,就是喜欢大自然,放着市集不去,偏偏要去渔村?

    这便是百密一疏,姜昕也不禁皱眉了,他安排人去只是栽赃,抢劫不是目的,自然是找好抢的目标,偏僻的渔村损失最小,当然瞄准的就是那种地方,至于市集人口密集,又盘踞了不少商贾,商贾往往会聘任护卫,反而容易出现伤亡,所以对他们来说,是不值当的。

    他不由道:“市集有所戒备,怕是海贼们生出了忌惮之心,所以……”

    对于他的解释,徐阶微微一笑:“若真是海贼,目的便是抢掠,抢掠的多少对他们来说最是紧要,身家xìng命,反而是其次的了。大人莫非连这个都不知?”

    徐阶道出来的却是正理,这种亡命之徒横下心去抢劫,本来就是做铤而走险的勾当,莫非就因为市集会有阻力,就去抢穷乡僻岭的地方?这于理也不通。假如海贼真有这个觉悟,那么本身来说,邓健这些人本就是官兵,既是官兵,为了百两银子却冒着杀头的风险去抢劫,这不是白痴吗?他们若是真有这样的觉悟,还抢个毛线?(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