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一十九章:圣旨已下

第四百一十九章:圣旨已下

    天津卫无小事,一时惊动两位内阁大臣也是情理之中。

    王鳌已是接了奏报,认真端详起来,看过之后,面sè复杂地将奏报给杨廷和看,杨廷和看到一半,才真正松口气。

    这并不是大规模的袭击,理论上应当只算是抢劫,小打小闹,而且袭击的并非是倭寇,显然方才的担忧是有些过了头,不过细看下去,却是发现了点儿蹊跷,这件事竟是个所谓九品武官弄出来的,为了这个武官,刚刚抵达天津的徐侍读大显神威,为了保住此人,竟还大闹了锦衣卫百户所。

    杨廷和越看越是心惊,眼眸不由眯起来,隐含着几分怒气:“王公怎么看?”

    王鳌也觉得棘手,事情闹得太大了,死了一百多人,烧毁了这么多房屋,jiānyín了这么多妇女,这在太平的年景绝对算是骇人听闻,更何况,出事的地点还是京师的门户。

    王鳌毫不犹豫,道:“应立即委任钦差前往天津彻查此事。”

    杨廷和却是淡淡一笑,道:“不必这么急,需先告知天子。”

    王鳌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遂二人一道命人前去请见,过不多时,宫中便有太监来,道:“陛下传二位大人觐见。”

    二人动了身,直往暖阁,至了暖阁,嘉靖已是脸sè铁青地在这等候多时,他也不寒暄什么,直接命人将奏报拿来,仔细看过之后,心里吸了口冷气,徐谦保的竟是这样的暴徒。对这个邓健,嘉靖早没了多少印象,甚至连出海的事,嘉靖这贵人也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不过传闻这个邓健和徐谦关系极深,现在徐谦出面保他,倒也不足为奇。

    可问题在于,邓健强行登陆大陆倒也罢了。竟还放纵部众劫掠,闹出这样的大事,这可就不是好玩的了,便是嘉靖也不由震怒,拍案道:“二位爱卿怎么看?”

    杨廷和道:“无非是委派钦差查实而已,若是事实俱在,这个姓邓的自然该千刀万剐,依微臣看,应当以谋反作乱之罪处置。可是徐侍读嘛……”杨廷和气定神闲地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嘉靖。又看了一眼王鳌。随即笑吟吟地道:“自然也该问罪,身为朝廷命官,包庇乱贼的罪名可是不轻的。”

    王鳌皱眉道:“现在下论断。未免冒失,一切都等巡按查实再说。”

    杨廷和摇头道:“事情闹得这样大。过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天下,连天津都是如此,不免会造chéng rén心惶惶,所以老夫的意思是,为了安抚人心,朝廷必须要摆出个样子来,得先有个架子,告诉天下人,这样的事定要杜绝,谁敢效仿,便是诛族大族,谁要是敢包庇这等暴徒,自然也当以党羽罪论处,唯有如此,才能安稳人心,同时做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杨廷和的一番话说得娓娓动听,可是目的却很是简单,无非就是先不管事情真假,暂时先把惩罚先列出来,然后再去查实,若是果有此事,那么就按着事先列出的惩罚处置。

    真要说安抚人心,作用倒是有一些,不过杨廷和真正的目的怕是想要借着这件事拿徐谦开刀祭旗了。

    毕竟对杨廷和来说,徐谦这个人确实是个隐患,再是姑息养jiān下去,势必会对他不利,现在姓徐的自己撞到枪口上,又能怪谁?

    嘉靖的脸sè显然很是yīn沉,咬着牙一时下不了决心,事情是严重,逼得他不得不进行严惩,他最担心的是,假若事实当真如此,那么徐谦这个同党之罪落下去,怕真的保不住了。

    他重新拿起奏书,仔细地端详几眼,才是慢悠悠地道:“兵备道副使姜昕这个人如何?”

    嘉靖突然问起这句话,用意很明显,他希望看看姜昕这个人是否有什么污点,以此来增强自己对徐谦的信心。

    杨廷和毫不犹豫地道:“姜昕乃是正德四年的进士,先是在户部观政,此后外放高安知县,任内政绩卓著,都察院巡按多有称赞,此后调任鸿胪寺主簿,在任期间,吏部屡屡功考为优异,陛下登基之后,曾褒奖了一批官员,其中这姜昕榜上就有名,此后外放天津,忝为兵备道副使,任内亦是官声颇佳,并无劣迹。”

    杨廷和的一番话让嘉靖的心沉了下去,这个姜昕简直就是大明朝的五好官员,是官员的典范人物了,要说他虚报,显然也不可能。

    嘉靖尚在犹豫,只得将目光落在王鳌的身上,希望王鳌出面说话。

    王鳌这一次却也是脸sè铁青,道:“陛下,此事极为恶劣,屠戮百姓,jiānyín掳掠,这是旷古未有之事,事到如今,杨学士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臣附议。”

    王鳌的话里没有丝毫的犹豫,虽然他和徐谦之间确实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可是这样的丑闻已经不是他能捂得住的了,想必过了一个时辰,满朝武都会知晓此事,谁为徐谦说一句话,这就等于是自绝于天下。

    嘉靖皱眉,只得道:“那么委派谁为钦差最是合适?”

    杨廷和慢悠悠地道:“都察院……”

    “不可……”杨廷和说到一半,便被王鳌断然打断,王鳌虽然没有在方才的事上据理力争,可是杨廷和提到了都察院,他立即打断道:“于情于理也不该委派都察院官员,兵备道副使就兼着十三道按察的官衔,说穿了,姜昕来就是挂职在都察院名下,是都察院的官员,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该让他的同僚来查办,这是为了避嫌。”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王鳌没有说,前些rì子徐谦把都察院的人得罪得狠了,至少王鳌知道这都察院里至少超过八成的言官对徐谦是恨之入骨的,让一个这样的人去天津,这不是摆明着去找碴的?

    杨廷和微微一笑,倒也没有力争,道:“那么依王公以为,该派谁去?”

    王鳌道:“此人必定要与双方全无干系,肯秉公而断,又要略懂刑名,依我看,不妨委派大理寺丞徐阶去吧,此人jīng明能干,老夫倒是觉得此子大有可为。”

    听到徐阶二字,嘉靖似乎想起什么,道:“上年的时候,徐爱卿不是还在翰林院任编修吗?什么时候去了大理寺?”

    徐阶是探花出身,所以理所当然授予了编修一职,在翰林院里似乎过的还算不错,按理他还可以继续在翰林院混下去,谁晓得却突然升任了大理寺丞,要知道这大理寺丞只是正六品,虽然从编修到大理寺丞算是一次升官,不过未必是什么好事,谁不想年轻的时候多做几年清流官呢?

    杨廷和对徐阶也有印象,道:“据说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今年年中的时候,自己要求外任,当时老夫还觉得奇怪,故而召问他,他只是回答,说是愿磨砺心xìng。”

    嘉靖颌首点头,他隐隐觉得,徐阶请求调任意图并不只是口里说的这样简单,这个年轻人莫非有什么图谋?

    只是现在王鳌推荐了徐阶,嘉靖一时又没有更好的人选,倒也心里认可,便向杨廷和道:“杨先生以为如何?”

    杨廷和倒是犯难了,徐阶这个人给他的印象是个愣头青,一个愣头青少年进了翰林,一直没有给人拜过山头,没拜山头就意味着没有靠山,既不是他杨廷和的人,也不是王鳌的人,这个人倒是合适。可问题在于,王鳌推荐徐阶到底是什么用意?莫非在背地里,徐阶和王鳌有什么渊源?

    他一时拿捏不定主意,只好沉吟道:“就怕他年少,不堪重任。”

    这意思就是不同意了。

    不过王鳌自然不遂他的心愿,却是笑道:“正是年少才能做到不偏不倚,若是瓜葛太深,就难免受人影响,再者说,老夫觉得此子颇为公正,心思细腻,让他查清事实,想来问题不大。”

    嘉靖趁机道:“朕对他也有几分印象,此人确实内敛,处事谨慎,趁着这个事正好可以考校他。既然如此,事情就这么定了,来,拟旨意:朕闻天津之事,惊怒非常,国朝百五十年矣,未闻此等骇人之事,若果有武官放纵部众不法,定要予以重惩,以谋反论处,诛灭三族,若有同党为其张目,亦以党羽罪同,昭告天下,咸使闻之,以安人心,以儆效尤。”

    嘉靖口里拟定的只是草旨,杨廷和和王鳌记住了嘉靖的话,待会回去要到内阁起草出一份圣旨来,再交回宫中让宫中审核盖印,如此才能诏告天下,嘉靖又道:“朕敕大理寺丞徐阶为钦差,立赴天津卫,彻查此事,事关重大,望其慎之、慎之!”

    话说到这份上,杨廷和也就不再坚持了,事实上,他在前头的事上已经得到了胜利,这世上绝没有什么好处都占尽的道理,得了好处,同时也必须要让出一些利来,因此在嘉靖拍板之后,他捋着颌下美须,便不再发言。

    ……………………………………

    凌晨码字,真心累藩,睡觉去!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