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零九章:世事难料

第四百零九章:世事难料

    红秀见陆小姐不答,幽幽叹口气,道:“早晓得他不是什么好人,罢了,你不说,本宫自然不问。”

    陆小姐心里带着满腹的疑惑,道:“既然公主晓得他不是好人,却为何给他写信,我看……看到信中说,他是负心人,不知负的是谁?莫非是殿下……呀……我只是胡说,其实并没有看信的……只是小小的瞄了一眼……”

    陆小姐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红秀撅起嘴,不以为意:“你说对了,他就是负心人,只是负的不是本宫而已,你见到他的妻子了吗?他的妻子生的如何?”

    陆小姐笑嘻嘻的道:“自然美极了,可是却及不上殿下。”口里夸赞红秀,心里却在想:“更及不上我,姓徐的这是偷鸡蚀把米,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红秀脸上染了一层红晕,道:“是吗?嗯,这个家伙,倒是好福气。”

    陆小姐小心翼翼看她,低声道:“我不明白,公主为什么一下子恨他,一下子又似乎……似乎……”

    “似乎对他关怀备至是不是?”红秀平淡的道。

    陆小姐小鸡啄米似得点头,道:“是啊,是啊。”

    红秀幽幽叹息,道:“你怎么会明白,你可曾晓得,有些东西,明明是好,可是一转眼,你就抛之脑后了。而有些东西,你固然晓得不好,晓得天命不可违,可是一些记忆,甚至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你都至今难忘,世上的事,怎么说得清呢,我也说不清,有时觉得该离他远远的好,有时呢,又不免想和他说几句话,哪怕一句也好。人和人是不同的,同样是人,有人固然不是好人,可是他就是那种让人忘不掉的人。”

    陆小姐不由咋舌,道:“我明白了,殿下是吃了那姓徐的迷汤药了。”

    红秀旋即笑起来:“你才吃了呢,上次你还和我胡说,说牵着他的手是吗?”

    陆小姐大窘,羞红着脸道:“我哪里晓得他是男人。”

    “他本来就是男人,在宫里的才是太监。”

    陆小姐连忙争辩道:“我……我那时被他蒙骗而已,可见这个人有多可恶。”

    红秀尊尊教诲道:“你别想着他坏,我只问你,他的学问好不好?”

    陆小姐迟疑了一下,道:“还成。”

    红秀冷笑:“哪里是还成,分明是冠绝天下,你当这状元是这样轻易考的吗?”

    陆小姐吐舌:“你总是为他说好话。”

    红秀又问:“非是我为他说好话,你要往好的方面看,本宫再问你,你觉得他生的如何?”

    陆小姐大羞,道:“殿下好不害臊,这种话……”

    红秀却是大胆的道:“有什么害臊不害臊,人皆有爱美之心,莫非一定要生的坏才好吗?男人寻妻妾,哪个不是希望能美艳动人?男人如此,女子为何不能如此,你是不是女诫看多了?”

    陆小姐一时晕了,被公主殿下各种灌输下来,记忆力想到徐谦的样子,竟也不由受到感染,不自觉的道:“生的比我几个堂兄好看多了。”

    “这便是了,本宫爱慕他天不怕地不怕的xìng子,爱他才貌,可是同样,也恨他朝三暮四,恨他做负心人。爱之深恨之切,这话你没听说?”

    当着陆小姐的面,红秀也不隐晦,闺阁密语,大致都是如此,所以无论是今生还是后世,高明的男人寻到了目标,往往会旁敲侧击,先从对方的闺蜜下手,掌握了对方的心思,再对症下药,往往事半功倍。

    陆小姐显然思维不够开放,想想看永淳公主便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身为公主,屡屡反对自己的婚事,宁死也不肯凑合,为了考察谢昭,居然亲自去江南‘考察’,这时代的大多数女子,谁有这样的魄力。

    而陆小姐虽也在武勋世家,表面上似乎很是凶悍,实则内心里却如温顺的小猫,和红秀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受到这样的震撼,又担心又满是羞意的陆小姐还未回过神来,猛地被红秀拍了拍她的香肩,红秀朝她眨眨眼,道:“我和你说这些话,是想告诉你,你的命还算不错,不能只想着他坏的地方,要想想他的好处,母后不是给你们赐了婚吗?这是你的命,也是他的命,事情往好的地方想,也就能开心了。你呀……就是糊涂,钻进了牛角尖里,总是一味着把人分为好坏有什么意思。”

    陆小姐心里微微感动,原来说了这么多,却全是安慰自己,陆小姐道:“那殿下呢?”

    “我?”红秀脸sè黯然起来,蹙起眉来:“本宫和你不一样,本宫有本宫的命,嗯……不过……”她俏皮的笑笑:“虽是命该如此,难道就不能欢愉片刻吗?所以,还得劳动你,代传书信,嗯……你懂了吗?本宫只是……只是希望知道他是不是还记得本宫,知道了这些事,本宫就知足了。”

    陆小姐变得神圣起来,仿佛冥冥中有个声音在对他说:“小陆,为了那啥和那啥,你扛着炸药包去把鬼子的炮楼炸了。”

    陆小姐热泪盈眶,握着粉拳,拼命点头,道:“殿下放心,我会的,有什么话要传,你叫一声就是了。”

    红秀黯然道:“我还想再看看信,天sè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嗯,明rì你来,我带你去畅chūn园玩。”

    待陆小姐一走,红秀伸了个懒腰,傲然的胸脯格外挺拔,她不由吁了口气,喃喃道:“陆小姐,本宫自然知道,你生xìng善良,最是容易被人利用,真是对不起了。”

    她脸sè幽幽,又自言自语:“好了,终于有个可靠的人代为传书,那么下一步……该如何?”她将额前的乱发拢到而后,又拿出徐谦的书信看,细细看起来,柳眉或是舒展,或是微微拧起。

    ……………………………………………………………………………………………………………………………………………………

    宫里的事,徐谦自然不知,他只晓得陆小姐偶尔会来几次,有时会给书信他,徐谦则是回信过去,有时陆小姐眼眶微红的看他,悠悠长叹,似有心事。

    只是她这幽幽的模样,实在让徐谦不太好受,姐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每rì对着我这个样子,我那贤妻可都看在眼里,不晓得的,还以为我背地里欺负了你,和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虽然明知道宫中的赐婚已经不可更改,唯一能拖延的就是完婚的时间,可是宫里逼迫着要完婚是一回事,你主动去勾搭人家小姑娘又是另一回事,这是态度问题,态度很关键。

    徐谦的态度就很有问题,却也无可奈何,好在近来要筹备去天津的事宜,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学堂里。

    而此时的学堂,已有校尉近一千三百余人,所有新晋校尉,全部混编入各队之中,已经开始进行cāo练,这些本来抱着各种心思进学堂的家伙们,此时才体验到了皇家学堂的残酷,无论是烈rì寒风,教习们让他们一站便是一个晌午,然后便是驱赶着去长跑,这种高强度的cāo练,一般人哪里吃得消,许多秀才已经打了退堂鼓,对于这些人,教习们也不客气,两条腿的人显然有的是,居然不想来,那就直接滚蛋!

    在讲武堂里,徐谦接到了一份奏报,奏报本是天津兵备道衙门上呈宫中的,只不过宫里直接留中不发,然后抄录了一份送到了徐谦的案前。

    兵备道弹劾的是天津的制造作坊,说是工匠云集,巨万人聚在一起,人声鼎沸,却似乎有细作混杂其中,请求宫中立即传令天津锦衣卫衙门进行查实。

    这份奏报很有意思,似乎还说关乎到一个很大的案子,涉及到了什么yīn谋,可具体是什么yīn谋,又说不清。

    既然说不清,就想要核查天津制造局,这难免让人想到人家是来找渣的,其实这种事想想都能明白,治下有这么大一块肥肉,却因为打着某些人的招牌,却无从下口,这让人有多难受,所以故意找个机会,拿到修理制造局的权利,然后……还怕没有银子主动上门吗?

    徐谦眉头皱起,脸sè有点不太好看,这个节骨眼,突然闹出这种事,这天津,还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过一切的事,等自己到了天津就能水落石出,所以他也不急,将这奏报搁到一边,敦促教习们加紧cāo练,切莫耽搁,尤其是对新晋的校尉更要上心,此去天津,若是不够军纪严明,倒不是怕会出事,毕竟校尉的任务是展现国威,可不能惹人笑话。

    徐谦这边,已经打点好了,时候一到,徐谦直接带了两个沿途伺候的家人,便领着千余校尉启程,虽是启程,不过倭使显然也没有这么快到,所以这沿途走走停停,rì常的cāo练依旧进行,倒也无话。

    …………………………………………………………

    第三章送到。(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