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零四章:这就是水平

第四百零四章:这就是水平

    杨一清的脸sè说不出的难看。

    来武备学堂的生源就十倍好于某些人渣,可是偏偏,差了这些校尉一筹,竟是输了。

    杨一清输的很不服气,却又无话可说,数十斤的重甲披在身上,人家屹然不动,到了现在依然如石雕一样,任由蚊虫叮咬,单凭这个,就甩了武备学堂的武士一大截。

    假若是此时有一队倭寇出现,杨一清作为统帅要围歼这股敌军,那么他制定计划时,武备学堂的武士如果要参合进天降暴雨之类的特殊情况,让他们一rì行军六十里的话,这些皇家校尉怕是可以rì夜兼程,无论是刮风下雨,都能rì行百里。

    战争最重要的是战机,而战机这东西稍现即逝,抓住了机会,及时出现在指定的地点,战略意图才可以实现,又如古有十面埋伏之策,这十面埋伏,靠的并不只是谋士的高明,而在于各部兵马能否及时贯彻,若是各部不能按照谋士的方略在规定时间进入指定的地点设伏,那么所谓的十面埋伏,就是十面坑爹。

    杨一清这边镇的统帅自然也懂只要官军足够jīng锐,猪都能成统帅,而若是恰恰相反,再好的统帅也会被打成猪头的道理。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灰心丧气。

    胜负已分,看来这次摔了个跟头。

    二十个校尉在武士们解下了重甲的同时,依然屹然不动,似乎只要徐谦不下令歇息,他们便要死硬到底一般。这和森严的学规有很大的关系。皇家学堂的学规从不打折扣,也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纵有一万个理由,稍有触犯。那也逃不掉惩罚,一开始,大家或许不习惯,可是久而久之。当这些人已经完全习惯,便会条件反shè般的按着学规的规范去做。

    就如现在,数十斤的重甲在身,站了半个时辰,大多数人已经腿脚酸麻,身上的苍蝇环绕不散,时不时在裸露的皮肤上盯上一口,更让人酸痒难忍,可是谁都没有动。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忍耐力。没有命令。那么就依然坚如磐石。

    满殿的人既是心疼又是叹为观止,人的忍耐力到这个地步,天下怕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嘉靖则是大感满意,他筹建学堂。自然是为了培养一批完全效忠皇室的人才,以为只要培养出一批忠心又有点能力的人出来给自己办事也就够了,谁晓得徐谦给了他一个太大的惊喜,至少这些校尉远远超出了嘉靖的预期。

    可以想象,假如这些人成为亲军的中坚,将来的亲军会是什么样子,任何一支军马,骨干是最重要的,因为骨干起着的是承上启下的作用,他们坚强、果敢、规矩,自然会让部下效仿,最后的结果,就是整个亲军十二卫焕然一新。

    有这么一支焕然一新的亲军保卫,对嘉靖来说,就是一张绝好的王牌,有了这张王牌,他可以放手去做许多事。

    嘉靖很是欣赏的看了徐谦一眼,道:“都是壮士,诸将士定是累了,都歇了吧,来,给他们上茶点。”

    太监们抬了几张长案来,校尉和武士们分两边坐下,糕点和茶水也纷纷端上,武士们已是饿了,立即狼吞虎咽。倒是校尉们笔直坐着,不发一言。

    嘉靖满是狐疑,问徐谦道:“何故他们不用茶点?”

    徐谦尴尬的咳嗽一声,道:“用茶水吧。”

    皇家校尉们依然纹丝不动,倒是陆炳和王蛛、齐成三人站起来,每人端着一副茶盏,陆炳先是端着茶盏到了嘉靖跟前,躬身道:“请陛下先用茶。”接着王蛛已是走到王夫人跟前,道:“请母亲用茶。”齐成乖乖到了徐谦面前,道:“请恩师用茶。”

    嘉靖和王夫人俱都愕然。

    这又是什么规矩,三人纷纷接过了茶盏,徐谦尴尬的道:“这是学堂的学规,天地君亲师,天子、父母、恩师在堂,皇家校尉应先礼让君亲师进用,在学堂里头,教习们不动筷子,校尉是不敢用餐的。”

    嘉靖不由莞尔,笑道:“原来如此,天地君亲师,都说教化教化,这才是真正的教化。”他笑吟吟的掀开茶盖轻饮一口,道:“朕已经吃了,你们也吃用吧。”

    那王夫人来对徐谦的管教有些不忿,这可是自己的亲骨肉,自己平时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又怕摔了,却被徐侍读这样的‘折磨’,尤其是方才披着重甲任由苍蝇叮咬的时候,王夫人的心都在滴血,可是接过了这盏热茶,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暖流,王蛛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给她敬茶,做母亲的,竟是有点感动。

    待三人用过了茶,校尉们这才有了动作,他们确实饿了,清早入宫到现在滴水未进,此时也没什么客气,毫无规矩的去拿桌上的糕点,就着茶水来吃,如风卷残云一般,大快朵颐。

    倒是皇家校尉的规矩,让一边已经吃到一半的武士们尴尬不已,人家是先等天子吃了再吃,和他们一比,就瞬间落了下乘,哎……这老脸有点烧得慌。

    杨一清此时不觉得羞愧,反而是好奇打量徐谦,不得不说,徐谦这个家伙实在有点妖孽,一个少年状元,竟有这么多事,连他这老而弥坚的老军镇都不如,这个家伙,莫非真是天才吗?

    偏殿里,红秀不禁莞尔一笑,吁道:“真有办法,你看他,还没有那些校尉年纪大呢,可是却将他们治的服服帖帖,王蛛儿这家伙我是晓得的,平时顽劣的好,上次入宫的时候,还和宫发生争吵,要和宫抢东西呢,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嘻嘻……”

    她猛地想起和徐谦打过的几次交道,俏脸不禁微红,又想起临别时让他滚,不晓得他现在会不会记恨。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武士、校尉们已是纷纷退了,嘉靖也站起来,对张太后道:“母后且先闲坐,朕还有些事要办,迟些的时候再来作陪。”

    说罢也要走,徐谦和杨一清自然不便久留,纷纷告辞。

    红秀看到徐谦站起来向张太后告辞,心里略略有点失望,方才的时间,一闪即逝,来得快,去的也很快,她不禁撇撇嘴,才发现腰肢已有些酸麻,若有心事的对老嬷嬷道:“我去歇会儿,你去告诉母后,待会儿宫去看她。”

    ……………………………………………………………………………………………………………………………………………………………………

    此时嘉靖已是稳稳坐在了暖阁里头,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似笑非笑的道:“不管怎么说,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事情算是办好了,母后那边,也很是高兴,方才很有意思,朕对武备的事虽是一窍不通,不过也能看出那么点儿蹊跷出来,徐爱卿,杨爱卿,你们都是柱国之臣啊。”

    徐谦和杨一清二人俱都站在阁里,徐谦忙道:“微臣愧不敢当。”口里这样谦虚,脸上流露出来的意思却仿佛是说:“老子不是柱国谁是柱国?”

    杨一清却有几许惭愧,事实上这次输的他有点发懵,脑子里尽是想着徐谦是如何cāo练,颇有几分取其jīng华的意思,所以只能含含糊糊的道:“陛下谬赞。”

    嘉靖摇头:“你们不要谦虚,朕可不笨,如今大明的武备松弛,朕在安陆时就曾目睹,安陆的卫所官军连农夫都不如,朕也是亲眼所见,连匪患频繁的湖北都是如此,想来其他承平rì久的地方就更加不堪了。冰冻三尺非一rì之寒,现在北有鞑靼为祸,南有倭寇横行,前几年广西、湖北等地又是匪患难平,朕原一直忧心重重,可是两位爱卿开了一个好头,徐爱卿朕就不多言了,杨爱卿年事已高,仍有社稷为念,朕心甚慰啊。”

    嘉靖越是夸杨一清,杨一清心里越是别扭,他老人家心里很难受啊,一辈子活在了狗身上,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慈宁宫里的事迟早都要传出去,瞎子都能看出皇家校尉比武备学堂的武士更加纪律严明。来以他老人家的身份,是没必要出来和徐谦打擂台的,因为你若是胜了,赢个小毛孩子,那也是胜之不武,可要是输了,这老脸没地儿搁,要不是杨一清一定要请他出山,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不过杨一清立即调整好了心态,脸皮厚是混江湖的基素质,这混朝廷也差不多,他想了想,道:“陛下言重,老臣略尽绵薄之力而已,武备学堂草创至今,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老臣一直都在尽力弥补,就如徐大人那天地君亲师的学规,老臣就觉得很好,若只是强健体魄,不过是武人,可要是能晓得事理,这才算是义士,老臣回去之后,一定要推而广之。”

    ……………………………………………………………………………………………………

    第一章送到。,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