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四百零一章:久别重逢

第四百零一章:久别重逢

    虽是白rì,慈宁宫依旧灯火通明,百盏宫灯透过轻纱发出淡淡的微光,寝殿之中的命妇们争相斗艳,莺声燕语,又有年长的老妪赐坐在殿中与身边的妇人言笑。

    一些皇室近亲的男子也到了,不过不敢放肆,如王成、张鹤龄兄弟,平时虽然跋扈得很,可是今rì却温顺得像是小猫一样,乖乖地在殿门这边站着,目不斜视。

    天子驾到,众人纷纷跪迎,嘉靖是见惯了这样的排场的,派若无人地到了张太后跟前,跪下叩了三个头,道:“儿臣恭祝母后万寿无疆。”

    嘉靖入京两年多,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架势,张太后又惊又喜,不得不从榻上下来,亲自将嘉靖搀扶起,嗔怒埋怨道:“皇帝是天子,怎的这样作践自己?快快起来,地上凉。”

    嘉靖顺势起来,呵呵一笑,而后道:“二位爱卿进来吧。”

    说话之间,徐谦和杨一清一道进来,杨一清是糟老头子,年过七旬,身又没什么出奇之处,所以他进来的时候,女眷们都像是瞎了眼睛,愣是没看到他。

    这便是风烛残年的悲剧之处,别看在男子们面前,年老是资,说话都有底气,可是在女人家们看来,糟老头子就如空气一样,可有可无。

    大家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杨一清身边那带着年轻活力、英俊潇洒、身材修长的徐谦身上,有这杨一清做陪衬,此刻的徐谦实在是光彩夺目。英姿不凡。

    杨一清和徐谦尽皆拜倒,向张太后贺寿:“恭祝娘娘万寿无疆。”

    张太后端庄地道:“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二人又向诸多贵人们行了礼,自报了姓名。众人晓得这少年是徐谦,更是多了几分关注。

    “你看看人家,小小年纪就成了状元郎,教习皇家校尉。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比他的年纪还大呢,见了他也得叫他一声大人。”

    “他便是徐教习?这样的年纪,真能把学堂办好吗?”

    众人又是欣赏又带着狐疑,毕竟不少亲戚都在学堂里头,且不指望把人教好,就怕把人带坏了。

    他们是见识了子侄这一辈一群狐朋狗友厮混一起是什么光景的,什么坏事都敢做,什么话都敢胡说。

    张太后命人给杨一清和徐谦赐坐,徐谦坐下。见这么多老妇、少妇看他。心里怪有点不好意思。目光一转,想躲闪这些热切的眸子,不妨却是看到了个熟悉的人影。却是那陆家小姐。

    陆家小姐跟在陆老夫人身后,乖巧地在旁伺候。有时捋起鬓角的乱发露出鹅蛋般的脸庞侧对着徐谦,凑在陆老夫人耳边说着悄悄话,这些话多半和徐谦有关,陆老夫人便瞧着徐谦呵呵地笑。

    这笑容让徐谦不由自主的汗毛竖起,不晓得这陆小姐说了自己多少坏话。

    正在这时候,嘉靖慢悠悠地道:“母后,你不是常说,这生辰也没什么意思,年年都是这个样子,一晃眼就过了,无非就是听听戏,说说话吗?朕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玩意,让一些后生晚辈来给你祝寿,你看如何?”

    张太后心领神会,和王太后对视一眼,俱都露出得逞的笑容,道:“哦?不晓得是哪些后生晚辈。”

    嘉靖正sè道:“这些既有功臣之后,也有忠良遗孤,都是我大明将来的栋梁之材,他们听闻母后生辰,所以也想尽尽孝心。”

    张太后笑了,道:“你呀,就是会出一些古灵jīng怪的主意,人都来了,叫进来吧,哀家好好看看。”

    她说到好好看看的时候,朝王太后使了个眼sè,王太后则朝身边的一个嬷嬷咳嗽一声,这嬷嬷立即碎步进了一旁的耳房。

    说是耳房,不妨说是偏殿,这偏殿用数重轻纱隔开,嬷嬷朝轻纱的方向行了个礼,抬眼看了轻纱后的俏丽身影一眼,道:“殿下,人来了,娘娘请你去瞧瞧。”

    轻纱后的声音显得不悦,银铃的声音道:“有什么好瞧的,都是一群纨绔子弟,平时里在人前乖巧得很,背地里就是另一个样子,宫厌烦死了这样的人,没有父荫,他们这些眼高手低的人怕要饿死了。你去打听打听,这些人读过书吗?都是酒囊饭袋。”

    嬷嬷苦笑道:“其实那个谢昭不就满腹经纶吗?殿下还不是不喜欢。”

    轻纱后的人呆滞一下,便恼羞成怒地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样木讷的人,宫喜欢那才怪了。”

    嬷嬷顺势道:“不知殿下喜欢什么样的?”

    里头的人嗔怒道:“你休要打听,我喜欢什么样的,母后也寻不来。”

    这话有点摸不着头脑,堂堂公主,背后是两宫太后,还有天子撑腰,这世上还有寻不来的人?莫非是要曲星下凡,又或者是天上的神兵不成,不过公主今rì火气格外的大,嬷嬷不敢顶撞她,便道:“娘娘说了,殿下看看就是,成与不成是另外一回事,权当是请殿下来看戏而已,殿下可不要为难老奴……”

    “好吧……好吧……”永淳公主心软了,道:“就依了母后,去,把帘儿卷开,宫从这里瞧瞧就成了。”

    她莲步出来,竟就是上次徐谦在江南所见的红秀,近两年的功夫,红秀身上平添了几分成熟,一身雍容宫装,似也掩不住她的婀娜之态,杏子一样的脸儿白皙如画,到了门前,含烟的眼眸透过帘子看向外殿,她的眸子带着几分慵懒,似乎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可是突然间,她眸光一动,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似乎看到了有趣的事,低声呢喃:“竟然是他?”

    嬷嬷在旁道:“殿下说的他是谁?”

    “没什么。”红秀意识失态,薄唇微扬,自嘲地笑笑,漫不经心地道:“那个坐在陛下边上的少年,是什么来头?”

    嬷嬷顺着红秀的话瞄了外头一眼,道:“他是状元公徐谦,翰林院的侍读,今次不是叫进来两个学堂生员和校尉来给张娘娘贺寿吗?这皇家学堂的教习便是他。”

    红秀呆了一下,皱皱鼻子,道:“rǔ臭未干的小子而已。”口里虽是不屑,心里却是颇为吃惊,她不由想到在浙江时的事,那时候颇为痛快,为什么痛快呢?红秀没有往深里去想,她仔细回忆,感觉在那儿并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东西,说是说人间天堂,风景并没有宫中美艳,似乎……似乎有一个人,倒是让她颇有兴趣。

    她饶有兴趣的打量徐谦,徐谦比从前高了,许是做了老爷,肤sè比以前也白皙了一些,依旧是那样眉清目秀,就是坐着的时候显得过于严肃。

    这么久没见,竟没有一点陌生感,以至于红秀突然想起二人分别时的话,

    “我现在心里惆怅,做不出诗来。”

    “你这人好不识趣,有人欺你,是我为你报信,黄公公那边,我也给你多有美言,现在求你作诗道别,你竟是推三阻四。”

    “我做不出诗来,不如只赠你一句话罢。”“等到那孤帆远影碧空尽,才知道思念总比西湖瘦。愿姑娘此去一帆风顺……”

    “这虽不是诗,却有些意思,才知道思念总比西湖痩,哎……”

    “好了,滚出去罢!”

    “我靠!”

    想到这里,红秀莞尔笑了,眼睛如星辰一样闪一闪,薄唇勾起的时候煞是好看。

    这个傻子,不晓得还记得我吗?想到这里,红秀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红秀的一颦一笑,还有那蹙眉时的恍惚,都落在身边的老嬷嬷眼里,这老嬷嬷顿时骇然,吓得脸都绿了,心里在嘀咕:“这徐谦可是有妻子的,宫里还给他许了一门亲,一个人,两份的债,假若……假若……这不是要人的命吗?若是让娘娘知晓,这宫里头不晓得有多少人要人头落地吧。”

    偏殿里的人胡思乱想,外殿传出喧哗,却见一队魁梧彪悍的武士一身劲装鱼贯而入,这些武士乍看之下,便带着一股摄人的威势,目露凶光,让人望而生畏。

    武士们入殿,旋即一字排开,一齐拜倒在地,朗声道:“恭祝张太后万寿无疆!”

    这些人一齐发出呼声,个个都声若洪钟,更是平添威势。

    张太后顿时吓住了,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却勉强地做出微笑,道:“好,都是好男儿,你们可是皇家校尉吗?”

    杨一清站出来,拜倒在地,道:“微臣启禀娘娘,此乃武备学堂武士。”

    张太后旋即颌首,对嘉靖道:“哀家是妇道人家,说不上好坏,陛下以为如何?”

    嘉靖满是赞赏,道:“壮士。”又补充道:“勇士营也不过如此。”

    听得一边的御马监掌印太监立即愁眉苦脸,勇士营乃是宫中最jīng锐的武装,禁卫中的禁卫,由御马监统帅,这武备学堂才cāo练几个月,就把勇士营比了下去,这不是分明说他无能?

    ………………………………………………………………………………………………

    汗,发现今天只有六张月票,那个,求点月票吧。,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