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八十七章:无恶不作、令人发指

第三百八十七章:无恶不作、令人发指

    徐谦现在的形象,颇像是城隍里的判官,举投足之间威势十足。

    此刻他步步紧逼,继续道:“怎么?都不话?既然都不话,那么官就当你们认罪,来人……”

    “大人啊……”装傻充愣是不成了,差役们纷纷道:“大人息怒,其实……其实……我等是受了王大人威逼,所以……所以……”

    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突破底线了,反正方才已经得罪了王大人,王大人,你既然是官,平时风光无限,今个儿就当是还债吧。

    徐谦皱眉,冷哼一声:“威逼?他如何威逼尔等?”

    一个差役道:“他……他若是不跟着,便开革了小人。”

    这个差役一看就是很jīng明的人,其实做差役的,没有一个简单的,做官的有出书呆子的几率,因为有了官身,毕竟很难被人一脚踹开,所以在大明朝,总是有许多的糊涂的官,虽然是被人排挤,可毕竟还是官身。可是吏不一样,做小吏的一要能和同僚们打成一片,二要能巴结住上官,三要治的住百姓,缺了一个,都有yīn沟翻船的危险,所以这是一个高危行业,上官有了麻烦,不定找你背黑锅。同僚们看你不顺眼,不定合起来整的你老实背包袱滚蛋,下头小民管不住,一旦闹出不该闹的事,人头落地也不是没有可能。

    既然jīng明,就看出了徐谦的意图,做官的真是缺德啊,有什么企图都不肯明,就好像索贿一样,小吏索贿。无非是伸出来讨要而已,你敢不服,一耳刮子打你丫的。可是做官的却不一样,他会给你讲道理,告诉你快完蛋了,后果很严重,你特么不死的话对不起朝廷和黎民百姓,等你发觉问题严重时,他又隐晦的告诉你。事情还好办,只要找对了人,就不怕事情抹不开,再等你心领神会,奉送上纹银若干。他必定要凛然正气暴喝一声,大谈德行cāo守,一通两袖清风之类的废话,最后等你哭笑不得,不得一箩筐好话,告诉他这其实不是贿银,只是仰慕大人久矣。深知大人两袖清风,家里头揭不开锅,所以才如何如何。面子里子都有了,银子才会收下。少不了他还要感叹几句,你呀你,哎,真是害苦官。又或者jǐng告。下次不许再这样,再这样勾引官犯错误。官会生气的。

    徐谦也是官,显然人家要整的是王大人,可是他要整王大人,却不直接拿王大人开刀,其实和官员收受贿赂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叫旁敲侧击,叫艺。

    再不明白,你就做猪了。

    只不过,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往往都是最倒霉的,徐谦对他的回答显然很不满意,冷冷一笑:“王康只开革了你,你就敢犯这样的滔天大罪,那是不是王康让你造反,你若不肯,他便开革了你,你也敢造反不成,狗东西,亏得你还是公差,竟这般糊涂,来人,拿下,给官狠狠的打,打死不论!”

    “我冤枉呀……大人……大人……”活该这差役倒霉,几个如狼似虎的校尉冲上,其中一个直接卸下了他的下巴,令他噤声,其他几个扯他出,场面恐怖至极。

    剩余的差役魂不附体,吓得牙关打颤,背脊发凉,他们突然意识到,这个时候若是再不能让这阎罗王满意,弟兄们都在折在这里,能不能活命,就看今个儿怎么回话了。

    “苦也……”第二个差役很夸张,立即泪涕横流,然后狠狠的将脑袋撞地砖,脑袋都撞破了,泊泊的鲜血流出来也顾不得擦,然后便是放声叫苦……

    徐谦正sè道:“老实回话,闹个什么,真要叫苦,到yīn曹地府叫岂不是更好?”

    第二个回话的差役一下子不哭了,不过满脸都是血泪,乍看上实在有点吓人,他忙道:“大人,你可要为小人做主啊,小人……小人受这王康胁迫……”

    徐谦沉眉:“胁迫,他胁迫你什么?”

    “他……他打我,经常打我,看着不顺眼打,看着不顺眼也打。”

    “就这些?”徐谦有点意犹未尽:“官还以为他鸡jiān了你。”

    这差役顿时打了鸡血,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道:“大人英明,还真是鸡jiān了,可怜小人求告无门,饱受他的yín威,敢怒不敢言,有天大的委屈,也只能往自个儿肚子里咽,今rì清早,他命小人来学堂,小人是晓得规矩的,自然不情愿,结果他对小人,若是不来,不但打断腿,还……^还……”

    徐谦的肘撑着案牍,身子前倾,很有兴趣的道:“还什么?”

    差役满脸委屈的道:“还要将小人那个……那个……至死!”

    徐谦深吸一口凉气,打了个冷战:“那个那个是什么意思?”

    差役扭捏的道:“就是那个那个……”

    徐谦拍案:“休要遮遮掩掩,这里可是有人记录的,你只那个那个,谁晓得你的是哪个哪个,不晓得是哪个哪个,这供状还怎么撰写,给官如实回答,如若不然,官法办了你。”

    “鸡jiān!”这差役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如实相告’。

    徐谦深吸一口气:“竟然这样无耻!”

    王康勃然大怒:“徐谦,你血口喷人!”

    徐谦冷冷看他:“王大人,可不是徐某人你鸡jiān,这可是你们吏部的人状告,怎么能叫血口喷人?再者,官没有和你话,你给官住嘴!”

    他住嘴的时候,陆炳已经跨前一步,恶狠狠的瞪了王康一眼,王康一下子瘪了。

    第二个差役侥幸对了徐侍读的胃口,众人立即明白过来,再不迟疑,这时又有个胖差役道:“大人……小人也冤枉。”

    徐谦打起jīng神:“你又有什么冤屈?”

    胖差役道:“这……这姓王的无耻之极,他……他恬不知耻,竟是勾搭了小人的妻子。小人不服,他便命人将小人打了,今早的时候,小人不敢来,王大人扬言,是要……要……”

    徐谦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道:“要什么?”

    胖差役道:“要烧了我的屋子。”

    徐谦满是疑窦的道:“你是他和你妻子勾搭成jiān,敢问你现在贵庚几何?”

    胖差役毫不犹豫的道:“年方四十。”

    这年方四十的话让徐谦的感觉良好,都已经是大叔了,居然还用的是方字,意思是才四十岁,似乎显得自己还很年轻一样。

    徐谦脸sè古怪:“那么令内贵庚几何?”

    胖差役道:“三十有九。”

    徐谦不禁惊讶,道:“这姓王的,口味这般的重?”

    虽然不晓得徐谦这口味重具体的意思,不过大致总还猜得出来,胖差役忙道:“王大人,就好这口。”

    “真是混账王八蛋,无耻之尤!”徐谦大义凛然的咒骂:“亏得还是读书人,连正德朝的刘瑾都不如,刘瑾再坏,可曾听过他勾搭别人妻子吗?”

    这一句骂的王康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对王康的公审大会还在继续,可见王康平时的人缘实在不怎样,有告他鸡jiān的,有他露yīn的,还有他逼着人家内宅男女通吃的,徐谦不由感叹,人民群众的想象力……啊,错了,应当是大明朝公差们的想象力实在无穷,这要是在后世,放在某岛上,不做人民艺术家兼编剧实在可惜。

    这一桩桩令人发指的罪行,看的让人咋舌。

    待书吏将撰写的案卷呈送上来,徐谦震惊了。

    太坏了,太无耻了,人怎么能坏到这个地步,人怎么能这样的没有廉耻。

    他深吸一口气,随即道:“来,将这些苦主带下,待会让他们签字画押。”

    差役们总算松了口气,如蒙大赦,一个个逃也似的跑了。

    白纸黑字、签字画押是肯定要的,谁都抵赖不掉,出了也别想反悔,你都把吏部主事都死死得罪了,反悔来得及吗?你不反悔人家要整死你,你反悔人家还是要整死你,索xìng不如咬咬牙,一起把这姓王的整死吧。

    因此这些人画押起来很痛快,争先恐后、盛况空前。

    可是留在堂里的某位大人可就惨了,不过算他倒霉,枪打出头鸟,谁叫他是头?

    王康的态度,其实很微妙,他来打定的主意是随着徐谦怎么折腾,自己大可以死猪不怕开水烫,无所谓了。只要外头的毛学士听到了消息,肯定会亲自带人来捞人,自己索xìng不话,看徐谦怎么表演。

    结果徐谦的表演过于投入,徐谦领了衔,其余的这些差役们反了水,然后一个个编排,这些家伙胡扯出来的事迹,让王康有恨不得拿块豆腐撞死的冲动。

    最重要的是,人家还的有鼻子有眼,第一次被王大人侵害的时候是在哪里,是几月初几,外头还雷雨交加,王大人如何在值房里唤了他,然后如何制住他,如何威逼利诱……

    ……………………………………………………………………

    月第一更,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历史月,对老虎很重要!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