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八十四章:就是不给你面子

第三百八十四章:就是不给你面子

    毛纪是耍够了威风,现在等着的就是落网抓鱼了。

    他要抓的是大鱼,所以心情有些激动。想想他宦海几十年,如今也算功成名就,位列中枢,可是幸福即将到来时,却发觉自己有点过于激动。

    激动是理所应当的,问题是,毛纪还觉得有点儿不自在。

    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毛大爷布置了这么久,如今手握生杀大权,怎么可能不自在?按照他的估计,那笔路政局的银子就算是皇帝花销了出去,徐家父子也绝不敢如实说出事情,揭露天子隐私,最后这黑锅还得他们父子来背,到了那时,他借着这个名义直接把父子二人办了,就算皇帝想要捞人,那也有个高的人挡着,杨公不是吃素的,言官也不是吃素的,能封驳圣旨的给事中也不是吃素的。

    只要快刀斩乱麻,事情就好办。

    虽是这样想,可是毛纪依然觉得有点儿不自在,怎么说呢,他的内心深处竟有一点儿恐惧。

    按理说他大权在握,按理说他占住了道理,是审判者,没理由会有恐惧,只是这种感觉到了这最关键的时刻竟是不争气地弥漫开来。

    毛纪yīn沉着脸,又细细地把准备好的步骤梳理了一遍,觉得并没有什么破绽,便又放下了心。

    “听说姓徐的夫人有了喜?哼,那也好,索xìng让他孩子出来的时候没了爹。”毛纪不由狞笑,他不是个大度的人,挟私报复这种事是他的强项,虽然他的格局小,可是权利却是真的,此时此刻,他已把这一丝恐惧压到了心底最深处。

    这时已到了秋季,吏部外头的树木枝叶稀疏,偶尔只有被秋风打落下来的落叶,落叶枯黄,平添几分紧张和肃杀。

    急促的脚步声传了来,这是官靴踩在落叶上的吱吱声,过不多时,王康回来了。

    王康的脸sè不是很好,好不容易有了表现的机会,可是看他的样子,事情似乎是办砸了。

    毛纪眼眸一眯,急不可耐地道:“人呢?”

    王康小心翼翼地道:“下官奉命去请徐昌,徐昌却不肯来。”

    毛纪一屁股坐在椅上,不由愣了一下。

    他显然算漏了一条,徐昌虽是朝廷命官,可是毕竟隶属锦衣卫系统,某种意义来说,锦衣卫犯法自然有南镇府司来管,虽然也有传唤锦衣卫军官的先例,不过那也得看人家肯不肯来,再者说了,你现在只是怀疑路政局有鬼,人家又没有坐实罪名,还不算犯官,岂是你说请就请得来的?

    毛纪不由咬牙,恶狠狠地骂道:“岂有此理,简直是无法无天!”

    王康办砸了事情,底气不足,连忙道:“大人,下一步该当如何?”

    毛纪冷笑道:“徐昌是亲军的人,他既然不肯来,那就拿他的儿子,他的儿子虽是侍读,可是现在这么大的一桩案子揪扯不清,理应前来交代清楚,你这一次多带一些人去,我倒要看看,姓徐的有没有翻天的本事!”

    他一声令下,王康唯唯诺诺地应下,脚步匆匆的去了。

    吏部的差役跟来了数十个,王康坐在轿子里,心里在思量,方才徐昌没有请来,想来毛大人对自己多半有些不满了,若是这一次徐谦小儿再不到,多半要责怪自己办事不利。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想到这里,王康又来了几分信心,自己是吏部文选清吏司主事,在徐昌眼里或许不算什么,毕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徐谦毕竟是翰林侍读,虽然清贵,可是按理来说,自己还真有权管他,现在这个时局,怕是毛大人胜券在握,此时若是不赶紧巴结住,更待何时?

    打定了主意,王康倒是轻松了不少,晃晃悠悠地到了皇家学堂,这学堂外头没有落叶,显然已有人清扫了个干净,门脸极大,近两丈的高门,宛如京师城楼下的小城门门洞,门口有四个当值的皇家校尉带刀而立,端的是庄严肃穆。

    最让王康觉得稀罕的就是这四个‘门卫’了,京师的哪个衙门口都有门卫,或是亲军,或是差役,唯独这皇家学堂门口的门卫最是与众不同,这种不同倒不是来自于穿着,虽然四个门卫身上的鱼服确实令其增sè不少,可是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却是这四人身上的一股子jīng神,他们站立时没有歪歪扭扭,而是全身肌肉紧绷,便是按着刀柄的手,仿佛都能看出青筋冒出,四人往这里一站,虽然人数不多,可是犹如标枪一样,带着一股子不容侵犯的气息。

    皇城的亲军虽然都是人高马大,魁梧不凡,可要是将他们和这四个门卫放在一起,给人的感觉保准是矮了一截。

    王康一时恍惚了一下,也是被这四个门卫吸引,随即撇撇嘴,心里不由地想:“我是来办事的,却是管这些杂事做什么。”他下了轿子,拾阶而上,正要直接进门而入。可是刚到门前,一个门卫踏前一步,一下子将他拦住,大喝道:“什么人,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王康正sè道:“本官乃吏部文选清吏司主事,今rì奉学士毛纪之命,特来请徐侍读前去吏部公干。”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带着几分高傲的口吻,就算是在官儿比狗多的京师,他这话也绝对对大多数人有用,至于眼前这几个rǔ臭未干的小子,一群大头兵,王康还没有放在眼里,双方的地位实在悬殊太多,可谓天囊之别。

    本以为对方几个校尉听了他的话一定要佝偻着腰,赔笑几句,再伸出手来,毕恭毕敬地喊一句:“大人里面请。””

    谁晓得这校尉不为所动,道:“学堂学规没有掌学和总教习的军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学堂。”

    碰到这么个愣头青,王康有点傻眼,此时他心里不由暗暗想笑,武夫就是武夫,真是没有眼sè,王康抬着头,扯着嗓子道:“放肆!本官乃是朝廷命官,奉内阁学士之命前来公办,你们谁敢阻拦?来人,随本官进去。”

    四个校尉里头其中就有个是齐成,其实他们并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并不晓得该如何处置,方才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此时大家都觉得有点不晓得怎么办才好。

    齐成当然是晓得眼前这位文选清吏司主事是什么来头,也晓得毛纪是什么人,正因为晓得,所以才犯难,正在他迟疑不决的时候,几十个差役已经很不客气地将他们推开,拥蹙着王康涌进了学堂。

    四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齐成率先反应过来,连忙追上去,却也不阻拦,只是尾随其后。

    只有进了皇家学堂才晓得学堂的气派,皇家学堂的规模甚至直追专司接待入京藩王和藩国国王、使节的鸿胪寺。

    王康是见惯了大世面的人,此时也不由暗暗感叹,这个地方难怪糜费纹银十万,就这还不包括地价,单单这层层叠叠的恢宏建筑,还有那恢宏的校场,就可见它的规模了。

    地方虽大,又是学堂,可是除了门口的四个门卫,却是一个闲杂人等都没有,只有远处传出一阵阵整齐的低吼声,显然是cāo练发出的声音,王康原料这徐谦应该是在某个值房里办公,见齐成几个追上来,一副jǐng惕的样子,居高临下地道:“徐侍读在哪里?”

    齐成道:“在校场。”

    校场……

    王康不由鄙视,好端端的清流跑去和一群武夫们厮混在一起,难怪京师里早有流言,说这姓徐的疯疯癫癫,看来倒是没有说错。

    王康背着手,便往那偌大的校场过去,远远地就看到一队队的校尉,一个个背手下蹲,一齐蛙跳,至于徐谦,则是站在一处高台上,负手注目着下头cāo练的校尉。

    王康这边的动静显然已经惊动了徐谦,徐谦侧目瞄了这边一眼,眉头一皱,却还是下了高台,迎面走过来,走近了之后,才看了王康和一群差役一眼,道:“来的是哪位大人,不知到皇家学堂来,所为何事?”

    王康此时看徐谦只当他是落水狗,并不想套什么交情,冷冷一笑道:“你便是徐谦?”

    徐谦问他,他不答,反而直接倒过来发问,这是官场里很不礼貌的举动,甚至有挑衅之嫌,就好像后世娱乐场所有人朝你竖中指一样。徐谦的脸sè顿时不太好看了,道:“本官就是徐谦,这是皇家学堂,你们来这里又有什么贵干?”

    王康笑得更冷,道:“贵干谈不上,却有一桩公干免不了要请徐侍读去吏部一样,事涉了你与其父徐昌,关乎路政局,徐侍读,闲话少说,咱们还是走吧。”

    人情世故王康不是不懂,不过这人情世故毕竟不是跟徐谦说的,反正徐家父子要完蛋了,客气个什么?

    ………………………………………………………………………………

    很郁闷啊,怎么追也追不上那些脚步更快的大神,只是这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了,老虎不得不依然厚着脸皮求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