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八十一章:死战

第三百八十一章:死战

    次rì清早,事情就已经传开了,大家这才知道,就在昨rì,内阁学士亲自带着人尚书弹劾路政局,要求查办路政局,若果有贪墨之举,应立即将徐昌父子拿下法办。

    这消息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怎么又是你!

    不得不说,嘉靖朝近来闹得最是张狂的,除了一个毛纪,其次就是徐谦了。

    毛纪出格的问题在于,他身为内阁学士,却并没有学士那样的老成持重,无论什么事都喜欢亲自cāo刀,冲锋陷阵在前,哪里有大事,哪里就有这位毛老前辈的身影。

    而徐谦几乎已经不用评价,这厮就是个老油条,大家已经懒得说了,好端端的翰林,又不是言官,无风都得起出三尺浪来,一次两次大家听了还能激动几下,现在早已麻木,就好像任何事好像不沾上徐侍读,这事儿就不算事一样。

    不过徐家父子贪墨,路政局与户部一样都涉嫌到了问题,还是颇为让人期待,大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王鳌。

    王老爷子不是近来在整肃吏治吗?现在户部已经整的差不多了,下一个,该是路政局了吧?只是不知这次,又有多少血雨腥风。

    本心上路政局本来就很让人不喜欢,一个路政局,每年获利竟有上百万纹银,相当于国库岁入的三成,还是控制在锦衣卫手里,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自在……

    其实这个时候,虽然是满朝哗然,大家倒是都不激动,因为大家自信王鳌会立即采取反应,也用不着他们去cāo心。

    而宫里的反应,如同大家所预料的那样很是平静,嘉靖看了这些弹劾奏书,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就推到了一边,还不忘补充一句:“全部留中。”

    在大明朝,在京的官员可以个人或职务名义向朝廷呈送奏折,而宫廷一般有几种处理办法:同意的话就用朱笔加以批示或答复,并抄送各部加以公布,即“批答”;不同意的话,可以对相关的官员加以批评或惩罚。如果皇帝对相关奏折觉得不合己意,又没有合适的理由处罚言官,就可以扣留相关奏折,即“留中不发”,这是一种对廷臣奏议的消极处理方式,说白了,就是懒得理会,难听一些的话,也算是一种jǐng告,别给脸不要脸!

    其实嘉靖的这个态度出来,很多事就已经清晰了,路政局出了这么大的弊案,贪墨的不是一千七百两也不是一万七千两,而是十七万两纹银,如此巨大的一笔银子,陛下居然不闻不问,要知道,路政局的银子可不是上缴给国库,而是押解进宫禁的。

    大家这才料到,这笔银子,可能和天子有关。可是天子既然花了银子,却又为何如此遮遮掩掩,十七万两银子,还真不是小数,这么多银子天子拿去做什么了?

    这一下子,大臣们打鸡血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呀,这是有做正德的节奏呀,国将不国了呀,rì子没法过了。

    无数道奏书递了上去,这一次大家铁了心,一定要彻查路政局不可,不彻查,大家不干休。

    对于许多人来说,干掉徐家父子,那只是副产品,属于买一送二的范畴,真正的目的,是要揭发天子的yīn私,得让天子改正错误,身为大臣,他们绝不能眼睁睁看到天子一步步滑向深渊,得拯救他,让他改过,当然……还得让他从此以后洗心革面,好好听从自己的教导。

    事情已经从一件揭发弊案,突然变成了政治问题,大明朝的无数先辈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了大家,任何事一旦成了政治问题,可就不好玩了,一个皇帝他爹的名分问题都可以折腾几年,最后是内阁垮台,甚至有许多人人头落地的结局而落下帷幕,可见在这种事上,妥协二字只是牌坊,不闹个鸡飞狗跳,不流一点血是不成的。

    最令大家气愤的是,面对这个情况,王鳌居然无动于衷。

    你不是要整肃吏治吗?不是现在在户部折腾,引得全天下人拍手称快吗?现在呢?户部可以整肃,莫非路政局不能?是你王鳌顾忌天子呢,还是你王鳌和徐昌父子有什么勾结?

    许多人气坏了,索xìng连王鳌一起搭上,充分发挥买一送一,上纲上线的风格,围绕着路政局,把皇帝、徐家父子和王鳌甚至是吏部的诸多官吏一起打包起来,将他们全部推到对立的立场。

    他们的道理很简单,你不是我们的人,那么就让你不是人!

    王鳌一直在承受这样的压力,宫里也是如此。

    反倒是徐家父子,倒是不以为意,现在这一对父子沉浸在喜悦之中,徐昌当他的值,徐谦照旧cāo练他的皇家校尉。

    学堂虽然是个封闭的地方,可是诸多流言还是无孔不入,众校尉们听到徐谦有难,心情都很复杂。

    不得不说,在皇家校尉们心里,若说谁最遭大家恨,那么徐谦绝对是首屈一指。

    可是徐谦从某种意义来说,又是他们的jīng神导师,徐谦给予他们荣誉,教导他们皇家校尉的行为准则,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这些人自从进了学堂伊始,徐谦既是他们的严父,也是个混蛋王八蛋。

    这种矛盾心情很复杂,让人说不清,就如齐成,若是在半个月前,他若是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必定会欣喜若狂,可是现在,明明遂了他的心愿,却让他有点茫然了。

    他甚至不免担心,若是没了徐侍读,学堂还会不会存在,若是学堂散了,是不是这皇家校尉就做不成了,以后就得乖乖卷了铺盖滚蛋,从此之后继续混吃等死。

    他的人生观,已经不愿意接受那种混吃等死的生活了,在这个封闭却无时不刻强调着建功立业的环境之下,这些混吃等死的人现在最鄙视的怕就是从前的自己。

    不过……徐谦的表现,却又不得不让齐成佩服有加,因为这个家伙,明明成了风口浪尖的人物,明明遭了无数人的诋毁,无数人的敌对,却依然闲庭散步,每rì在校尉们cāo练的时候,仍然如泰山一般,镇定自若,照旧还是那样没心没肺。

    这种气度,给齐成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佩服。

    而在当天的傍晚,在用过了饭之后,徐谦坐上了课堂首位,校尉们在这偌大的课堂里照旧听讲。

    今rì徐谦没有再让大家抄录学规,而是手拿铁尺,脸sè平静的环顾四周,随即道:“今rì就跟你们讲一讲什么叫做气。气是什么?谁知道?”

    校尉们默然,这是徐某人讲课的常态,他明里是问你,其实并不希望你答,你若是答了,撞到了他的枪口上,说不定人家收拾了你也是未必。

    徐谦继续道:“这气便是jīng神,人生在世,皮肉是表,jīng气敛于内,可见这气的重要,尔等是皇家校尉,就必须得有气,今rì本学就跟你们讲这第一个气。”

    徐谦习惯了自言自语,倒也没什么,道:“这第一个气,便是勇,何谓勇?今rì本学就要跟你们讲一讲留侯的典故。”他说了一通,最后感叹道:“古之所为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本学和你们说这个典故,是告诉你们,皇家校尉之勇,非是怒发冲冠,拔剑四顾,而是隐忍不发,待号令一下,则化怒为勇,三军上前,一鼓而定。匹夫的勇气在于见辱挺身,皇家校尉之勇在于隐忍而后进。”

    “外头的事,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吧?有人寻本学的麻烦,以为本学是软柿子,随手可以捏一捏,诸位看本学每rì在学堂,敛藏机锋,不以为意,是否以为本学,就没有勇了?”

    “大错特错,本学所秉持的,乃是皇家学堂之勇,跳梁小丑,可耻挑衅,本学谋定后动,这才是真正的大勇。大勇之人,泰山崩于前而sè不变,遇事不是火冒三丈,而是清心静气,伺机而后,一击必杀。本学说的勇,你们现在能明白吗?所以本学今rì给你们第一个宗旨——即静心!本学教出来的门生,绝不会是一群匹夫,而是一群遇到天大的事,都能够静心气和,含蓄不发,待知己知彼,一击必杀的勇者。这是本学给你们的第一个宗旨,你们务必牢记,将来,这对你们大有助益,都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道:“遵命!”

    齐成不禁在人群中好奇道:“大人现在也是静心,那么想来现在含蓄不发,一定已经知己知彼,等待一击必杀的良机了?”

    徐谦莞尔一笑,没有作答。

    ……………………………………………………………………………………………………………………………………………………………………

    今天的第一更到。(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