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七十五章:拼命

第三百七十五章:拼命

    毛纪很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不是,他图谋了这么久,先是希望成为次辅,结果好不容易赶走了杨一清,却又来了个比杨一清资历更老的王鳌,王鳌他老人家入了阁,你还想做次辅?简直就是笑话。

    好不容易得了户部尚书,谁知道只是个空衔,反而惹来了别人笑话,这京师里哪个人提到杨廷和和王鳌,不是一脸严肃,可是提到他毛纪,多半都是撇撇嘴,就差吐口浓痰了。

    人比人气死人,毛纪五内俱焚,想死的心都有。

    纸糊尚书,泥塑学士的称呼,怎么看,似乎都是形容他,几个门生每rì跑到他那里诉苦,说是吏部查到了他们头上,求恩师无论如何救上一救?

    若他但凡有那么点儿权势,王鳌敢动他的门生吗?敢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吗?

    他娘的……姓毛的就这样好欺负?

    换做是蒋冕,此时必定会蛰伏起来,继续装孙子,可是毛纪感觉自己这孙子是装不下去了,装不下去,那就动手吧。

    毛纪决定挑起杨廷和和王鳌之间的矛盾,从中渔利。

    所以他立即寻上了杨廷和,屁股一落座,便开始发牢sāo,道:“杨公,这差是办不了了,户部那边,府库查封的查封,官员拿办的拿办,好歹也是个大部堂,结果吏部的人跑来常驻,口里说是查案,实则是骑在上头拉屎,这吏部怎么就成了姓王的了,王鳌固然是四朝老臣。可现在是嘉靖朝,他刚刚入阁起复。就如此咄咄逼人,这是什么意思?杨公啊。许多人都在私底下议论,说这大明朝的首辅……”

    “住嘴!”杨廷和没好气的喝止他,淡淡的道:“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

    毛纪冷冷一笑,道:“内阁是杨公的,不是姓王的,杨公要小心。”

    杨廷和不由笑了,道:“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毛纪点头。

    杨廷和却是淡定从容的道:“我和王公。亲密无间,不分彼此,内阁乃是天下人的内阁,不是王家,也不是杨家,你这些话,老夫只当你是酒后胡言,以后,切记不要失言。这次虽然算了,可是下次让有心人听了去,可就不妙。”

    毛纪胀红着脸,一时无言以对。

    其实他这点小伎俩。怎么挑唆的了杨廷和,杨廷和是能屈能伸的人,没有必胜的把握。绝对不会轻易和别人翻脸,现在王鳌确实是给了杨廷和不少麻烦。影响到了杨廷和的威信,也正因为如此。杨廷和才会更加谨慎,若是听了毛纪的挑唆,立即脑子一热去冲锋陷阵,杨廷和又怎么会有今rì?

    杨廷和语气不由温和起来,道:“不过嘛,老夫自然也晓得,你这是好心,只是这些话休要再提了,户部那边,既然涉及到了案子,彻查也无可厚非,忍耐一时半会,等事情水落石出,自然也就好了。”

    毛纪没好气的道:“就怕这案子一查就是一年半载,你是没看到,自从案子查起来,多少人胆战心惊,多少人去巴结王学士,王府外头可是车水马龙,杨公,长此以往,天下人都只知有王公,而不是有杨公哪。我受点委屈又算什么,可是杨公不同,实话说了罢,这件事,我非要管一管不可。”

    “你想怎么管?”杨廷和笑吟吟的看他。

    毛纪不由愣了一下,道:“所以才来和杨公商量。”

    杨廷和靠在椅上,慢悠悠的道:“其实你方才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现在闹得人心惶惶,确实荒废了许多政事,可是你要管,却没有法子,难道只凭着一股子义气行事,你这不叫管事,你这叫找死!”

    毛纪呆了一下,浑身打了个激灵,听了杨廷和的话,不禁冷静下来,王鳌确实是个硬茬,自己这小身板去和人家硬碰,这是找死。要对付王鳌,确实不能一根筋。

    毛纪看了杨廷和一眼,冷静道:“只是不能硬碰,又当如何?”

    杨廷和似乎已经没有兴趣和毛纪交流了,只是微微一笑,道:“想想蒋冕吧,好了,老夫这里还有几道奏书要拟,你忙你的去吧。”

    下了逐客令,毛纪只能起身告辞。

    他心里在琢磨,想蒋冕做什么?

    是了,莫非是想想怎么对付蒋冕的,毛纪眼眸一亮,立即开始琢磨起来,蒋冕之所以被整垮,是因为杨公将蒋冕逼到墙角,把蒋冕逼到了火架子上,先是造出声势,将蒋冕塑造成了一个反天子的英雄人物,然后再命人去抨击天子,从而获罪,让这众望所归的英雄跳出来去和天子死磕。若是蒋冕真去死磕,那么杨廷和正好坐山观虎斗,蒋冕胜了,杨廷和自然借此削弱掉新天子的锐气,若是天子胜了,蒋冕也就完了。

    可要是蒋冕不去拼命,照样还是死路一条,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众望所归,因为他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英雄都做了墙头草,名誉一落千丈,人人喊打,最后树倒猕猴散,想不完蛋都不成。

    “是了,这一手用在王鳌身上,也没什么不可,王鳌现在在肃贪,那么就以这肃贪为切入点,先把声势造出来,让天下人都晓得王学士嫉恶如仇。只是……又该怎样让王鳌栽跟头呢?”

    坐在自己的值房里,毛纪喃喃念了几句,他必须得安排一个王鳌不能轻易得罪的人,这个人甚至能左右到王鳌的地位,使王鳌投鼠忌器,而这个人……最好就是天子。

    那么谁来做引子?蒋冕被整垮的引子就是一个言官,这个言官抨击了天子,最后获罪,而毛纪也必须要弄出个引子出来,引发天子和王鳌之间的矛盾。

    “这个人……必定要名声扫地,其次嘛,就要犯有贪渎大案,同时与天子关系有很深的渊源,天子非要保他不可。”想定了人选,毛纪大致有了那么点儿思路,提笔写了王成、徐谦几个名字,又觉得不够,又添加了个张延龄、张鹤龄还有黄锦上去,陆续增加了一个名单,随即他咳嗽一声,唤道:“来人……”

    外有一个书吏进来,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这个书吏,自是毛纪的心腹,毛纪将这份名单指了指,道:“拿着这个名单,查一查这些人,要查清楚,他们近来在做什么,平时又有什么劣迹,都要详尽。”

    书吏狐疑的拿过名单,看了名单了几个名字,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毛纪冷笑,道:“怎么,你害怕?”

    书吏道:“小人不敢。”

    毛纪却是道:“害怕就是害怕,有什么不敢?你用心做事,过些时rì,老夫会想着法子给你换个好差,去吧。”

    将这书吏打发走,毛纪也不禁有点儿七上八下,因为这里头的任何一个人,可都不是善茬,一不小心,就是全盘皆输,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毛纪不由咬咬牙,畏惧之心烟消云散,脸sè略微有几分狰狞,喃喃道:“真以为老夫是软柿子,哼,老夫就硬给你们看看。”

    ………………………………………………………………………………………………………………………………………………………………

    皇家学堂。

    徐谦舒服的斜躺在凉棚里,下头是一副躺椅,专门为他这徐侍读打造,用的乃是后世沙滩椅的样式,边上是个小几子,几子上有茶水和干果若干,今rì外头下着绵绵细雨,所以天气有点冷飕飕的,所以他特意命人拿了个毯子盖在身上。

    若不是条件有限,怕他这个时候免不了要增添几个丫头过来给他捏捏腿了。

    只是虽然创造了舒服的条件,徐侍读还是很忧国忧民的,心里不由暗骂这老天爷,没事下什么雨,害得校尉们淋雨cāo练,看在眼里,徐侍读的心里很是不痛快。

    校场上一列列的皇家校尉站的笔直,经过了近半月的cāo练,这样的生活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便连齐成这样人渣中的战斗机,此刻都是淋雨直立,收腹提胸,目光正视前方,虽然眼帘已被雨水浸的模糊,一眨眼,雨水就如泪花一样顺着脸颊流下来,可是他却是一丝一毫没有动弹。

    人本身就是有惯xìng的,面临一个新的生活,或许第一天你会难以接受,第二天你会抱怨,第三、第四天你有想死的心思,可是时间慢慢推后,当你慢慢适应,你的本能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若是每天不被cāo练的死去活来,似乎还觉得有那么点点不舒服。

    雨水顺风而下,校场里虽有无数个呼吸,却是安静无比。

    只有穿着蓑衣的教习手持铁尺穿梭在队列之间,眼眸如刀一样的划过每一个人的身上。

    ……………………………………………………………………………………………………………………………………………………

    第三章送到,同学们,月底了,有月票吗?悲剧啊,个位数的月票,让人好纠结,码字都没动力。(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