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七十一章:悲剧就是这样练成的

第三百七十一章:悲剧就是这样练成的

    就这么一顿打,让所有人都老实起来。

    人嘛,就是如此,有了敬畏之心,就什么苦都能吃,什么都能忍。

    烈rì之下,大家乖乖地列队,谁也不敢造次,而徐谦也不肯走,叫人搬了椅子来,还嫌rì头太大,又吩咐几个差役临时搭了个棚子,躲在棚子里,悠哉悠哉地吃着茶,偶尔打个盹儿。

    他的rì子自然逍遥,可是其他人可就惨了。今rìrì头不小,过不了多久,许多人便汗流浃背,那些个教习有了徐谦撑腰,胆子也大了起来,手拿着铁尺,但凡有站着不够直的,又或者有小动作的,自然是铁尺抽下去。

    被抽者乖乖地站直,也有人不服,大叫一声:“不过是挠个痒痒而已。”

    他这一句话出来,却把棚子里的徐谦惊醒了,徐谦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拿手一勾,立即有个教习过来听命,徐谦漫不经心地道:“cāo练期间竟敢对教习咆哮,简直是无法无天,按学规处置吧。”

    几个差役听了吩咐,如狼似虎地跑去把那校尉拖出队列来,边上就有现成的条凳和刑具,一顿痛打,又是一阵哀嚎。

    有了倒霉蛋趟雷,大家才晓得这位徐侍读可不是下马威这么简单,人家是打算来持久战,众人只得胆战心惊,再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连那周泰对徐谦也是服气了,虽然周泰比徐谦地位低,那也没什么好诟病的,重文轻武嘛。可是有徐谦这个侍读跑来对cāo练的事指手画脚,难免让人心里不舒服。可是人家的实力摆在这里,换做是自己不敢做的事。人家就敢做,还能把这一干校尉整得服服帖帖,你不服气也得服气。

    人家一个少年都摆出了威势,没道理他这老将还畏畏缩缩的,周泰的脸sè也严肃起来,变得严厉了不少。

    却说那齐成成了被枪打的出头鸟,好在三十多军棍只是皮外伤,敷了金创药,总算没什么大碍。

    到了第二rì。卯时未到,校场那边就传出了鼓声。齐成的伤口虽然依旧疼痛,可如今的胆子是变小了,受了皮肉之苦,胆子想大也不成,听到晨鼓的声音,又见同寝的几个校尉忙不迭地起来披甲携刀,齐成也乖乖地忍痛起来,穿戴之后。心急火燎地往校场奔去。

    此时天还未亮,校场四周点起了火把,火把冉冉,照得校场昼亮。

    教习们已经在这儿久候多时了。众人连忙列队,齐成则四处张望,唯一庆幸的是那徐侍读并没有来。

    徐侍读能来才怪了。这位大老爷rì头不上三竿是绝对不肯起身的。

    齐成对徐谦是恨透了,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爹,还没有人打过自己。他曾有过许多意yín,比如那陆炳和王蛛都和自己一样挨了打,必定会传出消息去,到时候陆家和王家的人找上门来,将这姓徐的蒙头痛打一顿。又或者是王太后震怒,一道旨意下来,徐谦直接流放三千里。

    结果……结果他娘的什么动静都没有,教习从昨rì的畏畏缩缩变得凶神恶煞起来,至于那徐谦,似乎也没听闻到什么消息,想来这厮的rì子过得还算不错,至少昨天夜里,徐谦还亲自出来授了课,让人不断抄写学规。

    “天哪,老天不开眼啊。”当齐成看到陆炳和王蛛二人急急忙忙地赶到校场乖乖列队的时候,齐成绝望了,姓王的没种呀,姓陆的没出息呀,你们挨了打,怎么反而成了鹌鹑?为什么脸上没有愤恨之sè?为什么不趁着大家都在的时候放几句狠话?为什么……

    齐成所看的是,王蛛和陆炳二人乖乖地列在队伍里头,虽然也是屁股带伤,可是不敢动弹分毫,目不斜视,也不理会别人异样的目光。

    齐成这下子感觉有点悲剧了,连王家和陆家都不出头,他自然不会傻到再做出头鸟,齐家虽然也是有权有势,可是显然份量还远远不够。既然连姓王的和姓陆的都乖乖就范了,你能如何?

    齐成只好乖乖地列进了队伍里,昨夜有人拿了抄录的学规给他看,里头有一条学规,迟到早退者禁闭一rì,就是把你关到小黑屋里,给你一个馒头,然后不管你的死活。

    对于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一条比挨打还狠。

    清早起来便是站队,这站队也有规矩,脚不能抖,脚跟要着地,腰要挺直,肩也要挺起,目光不可斜视,不得做怪脸,齐成没有站过队,开始倒觉得还好,不就是站木桩子吗,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时间一久,他就发现不太对劲了,他的脚像灌铅一样重,腰杆有点儿发虚,感觉浑身痒痒,可是偏偏不能抓挠,于是这种浑身痒的的感觉加剧,让他不得不咬牙切齿,偏偏教习们来回踱步,又不能做咬牙切齿状,这种感受让他想死的心都有。

    齐成感觉很痛苦,恨不得跳出来大叫一句大爷我不伺候了,可是这也只是想想而已,终究还是没有这个勇气,因为昨夜就寝的时候,听到几个同伴说昨rì的时候又打了几个。

    这样站下去,看来非要晕死不可。齐成心里这样想着,他心里颇为期待,巴不得其他人晕死过去几个,这些没人xìng的教习怕出事,让大家歇一歇。

    还别说,他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还真有一个人突然倒地,齐成虎躯一震,虎目放光,心里放声大笑:“天助我也。”

    然后……

    几个教习飞快冲上去,有人探了这个校尉的鼻息,随即有人道:“是不是真晕了?”另一个道:“试一试就知道。”再然后,一根绣花针出现在教习的手里,针头毫不犹豫地朝这校尉的胳膊扎进去。

    校尉依然没有动静。

    “看来……是真的晕过去了。”教习接着道:“抬去让他歇一歇,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回来cāo练。”

    接着,几个差役才是七手八脚地把人抬了去。

    齐成牙关打颤,他悲剧的意识到,所谓的晕死过去似乎不太行得通,还是乖乖地站着比较安全。

    站了一个多时辰,悲剧还只是开始,原本教习们的意思是直接练习骑shè,不过鉴于这些校尉体力不足,所以第一个月的cāo练改为了跑步。

    没错,就是跑步,所有校尉分为两队,居然是沿着护城河开始跑,教习们骑着马在后头追赶,哪个队胜了,则下午有一个时辰时间歇息,至于落后的队伍,那么只能乖乖在正午吃过午饭之后继续cāo练。

    于是乎,大家开始没命奔跑起来,齐成混在队伍里头,他体力很差,开始还勉强能支撑,毕竟腿脚可以活动,总算感觉舒服了许多,跑起来虎虎生风,可是接下来,却发觉自己要吃不消了,接着速度渐渐地放慢了下来,到了最后,几乎到了迈不动步的地步,吊在队伍后头勉强地跑了一圈回营,结果齐成所在的二队输了,齐成更悲剧地发现,队里的人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显然是认为他拖了大家的后腿。

    “他娘的,平时和老子一起piáo娼吃酒的时候,一个个对自己奉承得很,现在大爷我不过跑慢了几步,就翻脸不认人了。”齐成的脸sè很是不好看,心里有点惭愧,却又有点不甘心。

    其实人家鄙视他是对的,若不是他和几个人拖了后腿,二队未必没有机会得胜,结果害得所有人都跟着他们多cāo练一个时辰,换做是谁,都免不了发泄一下。

    齐成平时被人捧惯了,谁敢鄙视他?现如今被人鄙视,也不禁生出了好胜之心,至少下一次,他一定不能认输。

    学堂的生活,用土匪的话来说,就是淡出了个鸟来,除了cāo练就是吃饭睡觉,要嘛就是去听课,现在文教习授课也只是反复让大家抄写上百条学规,这学规无所不包,其中连吃饭怎么吃都有两三条,吃饭时不得喧哗,不得交头接耳,教习不下令,不许随意动筷子。

    一连几rì,齐成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出来的,他每rì琢磨的永远都是自己的爹脚踏七彩祥云从天而降,然后将他带走,又或者天上雷鸣闪电,把姓徐的那个魔头和这些教习劈死,靠着这点念头,他总算支撑过来了。

    半个月过去,齐成慢慢地发觉,自己竟然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比如每rì卯时不到,不需要听到晨鼓,他便会睁开眼睛,清早站队的时候也没有从前那样痛苦,跑步的时候,虽然依旧大口喘着粗气,可是腿脚比起以前,更加灵敏了不少,便是吃饭的时候也已经习惯了笔直坐着,等分发了饭食,教习们一声令下,再端起碗来狼吞虎咽。

    至于学规,那就更加滚瓜烂熟了,几乎任何事,但凡有什么念头,他的脑海都不禁会冒出学规来,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做了会有什么后果,如此种种,似乎在慢慢的规范着他的言行。(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