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七十章:无毒不丈夫

第三百七十章:无毒不丈夫

    皇家学堂的cāo练并没有什么新意,不过万事开头难,这些吊儿郎当的公子哥们显然并不都是善茬,平时在京师里头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总是少不了他们的一份,桀骜不驯惯了,自然是无法无天。

    周泰这边的压力显然很大,将这些平rì里的世家子召集在一起,正要严肃的训一些话,结果他刚刚开头,随即就引来了哄堂大笑。

    周泰恼羞成怒,却又完全没有办法,因为笑的人里头有不少是他的后生晚辈,更有几个,其家族都不容小觑,虽然都是庶子,可也不能轻易招惹的。

    比如其中几个就是陆家的子弟,还有一个竟是永丰伯的嫡子,这几个虽然闹得不算最凶,可是其家世都是让人不能忽视的。至于其他人也都各自起哄,地位自然不低。

    动又动不得,教又教不听,周总教习不禁傻眼,无计可施。

    而一干皇家校尉则在下头交头接耳、叽叽喳喳。

    本来按照拟定的cāo练科目,眼下已过了正午,应当进行半个时辰的军礼课,所谓军礼无非是站姿而已,让他们稳稳站着,动弹一分都要责罚。

    可是看这些人在下头连个正形都没有,周泰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

    其他的教习看不下去,有人过来和周泰商量:“周教习,现在如何是好?”

    周泰不禁吁了口气,道:“实在不成,就命差役们抓住几个领头的好好责罚一下,这才是开始就这样不像话的话,以后还怎么授课?只是……”

    其实何止是周泰有犹豫,其他的教习也有顾忌,毕竟都是武人出身,将来大家还有前程在,而招募的这些皇家校尉都是世家子弟,得罪得过份了,怕是要影响仕途。

    正在踟躇不决的时候,已有人不耐烦了,大叫道:“真是没有意思,原来以为这学堂有什么稀罕,原来和我爹的军营也差不多,没来由叫弟兄们站在这里,这是什么意思?小爷我腿都酸了,罢了,不奉陪了,大家都散了吧,还不如寻个地方叫几个姐儿唱唱曲儿,弟兄们喝酒作乐。”

    说话的乃是某亲军的同知之子,世袭的伯爷继承人,这人叫齐成,来的时候,据说是什么皇家校尉,家里觉得稀罕,又觉得他这样厮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这才把他送来,齐成在京师也算是无人敢惹的狠人,完全是一副纨绔公子的做派,平时一般只有别人对他笑脸相迎的份,便是偶尔去各大营里玩,人家也对他毕恭毕敬。进这皇家学堂,刚开始进来的时候,他还觉得有些稀罕,穿着鱼服,戴着绣chūn刀,很是威风,谁知这cāo练如此枯燥,自然也就不耐烦了。

    他起了个头,其余人纷纷响应,一个个也是一副抬腿要走的样子。

    周泰这下真的急了,不由大怒道:“谁敢走,学堂的规矩,任何人都必须听命行事。不得获准,谁也不得离开学堂!”

    齐成却是一点也不怕,笑嘻嘻地道:“老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的,咱们犯了什么事,为何连出去都不准?若是如此,那么这里和诏狱有什么区别?这也太没道理了吧,诸位,诸位,咱们可是清白人家,既没伤天害理,又没有男盗女娼,怎么都成了死囚?走,走,走,不要理他。”

    众人纷纷呼应,都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一行人连站都不站了,抬腿便要走。

    周泰的脸sèyīn沉,可是又呵斥不住,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有人道:“是谁要走?”

    说话的正是从宫中见驾回来的徐谦,学堂的cāo练他委实放心不下,所以一回到皇家学堂便来这里看看,谁知道看到的是这一幕。

    周泰见了徐谦来,老脸不禁一红,方才他还当着徐昌父子夸下了海口,说是cāo练的事有他负责即可,现在闹成这个样子,老脸确实有点搁不下,周泰连忙上前,和徐谦见礼,徐谦回了礼,亦是脸sèyīn沉,又道:“是谁方才说要走?”

    众人鸦雀无声,都是好奇地看着这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官儿,他们倒不是害怕,而是好奇眼前这个家伙口气这样大,到底是什么来路。

    那齐成倒是不怕,笑呵呵地道:“大人……”

    他刚要调笑几句,谁知道徐谦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表情很是严肃,打断他道:“是你说要走?”

    齐成道:“这儿是学堂又不是大狱,为何不能走。”

    徐谦道:“谁都不许走,不听话的军法处置。来,将这校尉拿下了,打二十军棍!”

    左右的差役正要动手,齐成脸sè一变,道:“谁敢拿我?我爹乃是……”

    徐谦冷冷一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出门在外只知报爹的名字,连小孩儿都不如,我爹乃是锦衣卫千户,世袭的伯爵,我会随意乱说吗?影响皇家学堂形象,再加十军棍,速速拿下,给我打!”

    差役们倒是胆子壮了起来,已经持棍将齐成围住,齐成这种人平时胡闹惯了,可是极少碰到脚踢在铁板上的情况,一般搞不定的事报出了自己的家世,对方再不爽,也大多作罢,谁知徐谦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其他校尉见了也不由肃然起来,不过大家也在看风向,且先看看这大人是不是动真格。

    齐成已被差役们拿住,他可不是傻子,明知对方是拿他来立威,于是大叫道:“我说要走便要打我,我自报家门又要从重责罚,我不服,方才起哄的时候,我看到陆炳和王蛛二人也跟着起了哄,大人只惩戒我而不是惩戒他们,我便是不服!”

    齐成也绝不是酒囊饭袋,如今见势头不好,索xìng抬出陆炳和王蛛出来,虽然说陆炳起哄,那是冤枉了陆炳,人家不过在起哄的时候笑了笑而已,以陆炳老成的xìng子绝不会轻易闹事的。只是倒是没有冤枉了王蛛,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平时闹惯了,现在见到这么多人闹事,没事也想惹出三分事来。

    齐成只所以点到这两个人,并不是因为他们闹事最凶,而是他自认为这两个人最是惹不起,王蛛是王太后的嫡亲侄子,国戚中的国戚,地位崇高,这学堂里的人,谁敢对他造次?

    而陆炳乃是陆家的人,陆家子弟遍布军中,素有威望,谁又敢动他一根毫毛?更何况陆炳的爹本就是锦衣卫佥事,比这学堂的掌学千户还要高那么一个品级,姓徐的再有胆子,有本事动他们试试。

    有这二人做挡箭牌,若是徐谦真敢动他们,那就是捅了马蜂窝,到时候自然有人寻徐谦算账,若是不敢动,他就敢高叫不服,你只敢动我齐家的人,却不敢动王家、陆家,莫非是当我齐家人好欺负不成?

    “是吗?”徐谦冷笑,慢悠悠地道:“陆炳、王蛛二人出来。”

    陆炳和王蛛二人走出来,一齐向徐谦行礼道:“卑下见过大人。”

    徐谦慢悠悠地道:“有人检举你们闹事,可有此事?”

    陆炳的脸sè平静,王蛛则是憋着笑,却都是异口同声地道:“方才是起哄了,还请大人责罚。”

    徐谦轻描淡写地道:“cāo练期间,言谈起哄者,也是杖打二十,不过本官念你们主动承认,那么就杖打十五吧,你们服气吗?”

    陆炳和王蛛道:“卑下不敢不服!”

    徐谦朝齐成冷笑道:“至于这齐成出卖自己同胞兄弟,再加十杖,来人,一并拿下,立即行刑。”

    齐成目瞪口呆,其实何止是他,所有人脑子都转不过弯来,这个大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连姓陆的和姓王的都敢打?且不说陆炳,就说这王蛛平时不是走到哪里都牛气哄哄的吗?你倒是闹事呀,怎么就不敢不服呢?

    差役们搬了长条凳来,三人扑在凳上,杖打和杖打之间其实也有分别,比如廷杖就很凶险,碗口大的杖子打下去,能将人的骨头都打断,因此享受廷杖的官员往往都是九死一生。而学堂里的杖子却不过半个拳头粗,打下去虽是疼痛难忍,伤害却是不大。

    一杖杖打下去,三人自是哀嚎连连,尤其是那齐成,整个人脸都打白了,屁股又青又肿,至于其他人则是一个个露出了肃然之sè,他们突然意识到,人家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这个年轻的大人显然也不是善茬,一顿痛打下来,三人被拖到了徐谦的脚下,徐谦慢悠悠地道:“你们可服气吗?”

    三人不约而同地道:“服,服……”

    齐成是被打怕了,现在浑身都痛得厉害,却还得乖乖地认错。

    徐谦道:“既然服气,那么就带他们去治伤,让他们歇养一天,明rì这个时候再来cāo练。其他人全部给本官列队站好,谁要是敢敷衍了事或者闹事起哄,定要严惩不贷,想闹事的就来试试看,谁把学堂当作自己的家里,以为这是撒泼的地方,本官就让你们躺着出去。”(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