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六十八章:圣驾飘忽

第三百六十八章:圣驾飘忽

    王鳌已经起身告辞。

    留下了若有所思的杨廷和。这才刚刚到京师,就要谈吏治,这是什么意思?

    杨廷和不由痛苦地叹了口气,幽幽的目光显得更是复杂。

    与他相比,徐谦的rì子倒是好许多,皇家学堂终于在十月初的时候开了学,两百三十个皇家校尉纷纷进了学堂,徐昌一身鱼服,与徐谦一道在讲武堂安排开学的仪式,宫里那边没有消息,也不知陛下会不会来,眼下只能按部就班了。

    紧接着徐昌亲自召集了所有教习、博士、差役们在讲武堂开会。

    徐昌身为学堂的校长,自然位列首席,而左侧则坐着的是徐谦,右侧坐着的叫周泰,这位周大人年纪不小,是刚从辽东退下来的,虽然年界七十,可是在边镇那边声望倒是不低,因为是老将,所以发挥余热,被聘为学堂总教习,所有武备cāo练都由他一手安排。

    这里头的座次基本上确定了往后学堂权利的高低,最高的自然是徐昌,任何事都是一言九鼎,总负责人是他,总指挥也是他。而徐谦位列左侧,这便是以翰林侍读和经义总教习的身份位列第二,周老将军是武备总教习,则只能屈居第三。

    对于这样的安排,倒是没有人有任何的异议,便是周老将军也挑不出什么刺儿来,屈居徐谦之下,并非是他资历及不上徐谦,而是大明朝长久以来重文抑武的老传统,在边镇那边,文官节制武官是理所当然。武将再如何牛叉,管你几品。都没有调动军马的权利,一切都得由巡抚和兵备道的官员说了算。

    长久以来。武人们这种不成文的习俗也就习惯了,周老将军是老军伍,也没什么不忿,在边镇那边,这种事多的是,都察院委派的巡抚可以调动所有官军,谁若是敢不服,管你是战功赫赫又或者是位高权重,还不是该滚蛋就滚蛋?

    徐谦是以翰林的身份在学堂讲学。虽然学堂里并未规定徐谦可以节制周泰,可是实情如此,也没什么好计较。

    至于其他教习又分文武两班,倒是让他们随意坐了,武教习都归周泰节制,不过有意思的是,虽然是周泰节制cāo练事宜,可cāo练的科目又必须由文教习们来制定,武教习除了给一点意见。并没有决策权。

    学堂毕竟还是脱不开时代限制,世情如何,这儿也是如何,在这一方面。徐谦也没有怂恿老爷子大刀阔斧地改革,一方面是传出去必定会惹出非议,皇家学堂这么多人盯着。若是让人晓得学堂里武人地位比文人地位高,还不知道怎么骂。另一方面。这样做对徐谦有利,潜规则嘛。对自己不利的少不得要破口大骂,可是对自己有利的也就不觉得这么可恶了,这就好像没当官的往往骂当官的如何如何,等到自己做了官,反而要骂下头这些刁民不晓得本老爷的苦衷了。

    最重要的是,这么做让徐谦有了许多发挥的空间,比如cāo练科目的制定,几乎就是由徐谦一手cāo办的,这位老兄是个狠人,狠人的定义就是:对自己很温柔,对别人则是以最苛刻的要求。他制定的科目莫说是进学的皇家校尉,便是那些个教习见了也不由咋舌。不过徐谦却觉得没什么,反正他又不要带cāo,也不用cāo练,动动笔杆子也就是了,除此之外,学堂的学规亦是由他一手制定,亦是严格要求。

    徐昌满意地看了一眼讲武堂里的数十个教习和站在一旁的差役,随即宣读了学规,讲明了每rìcāo练的内容,随即道:“诸位既然来了这儿,丑话就先说到前头,本官钦命筹建学堂,目的无非一个,就是为天子择才,圣恩浩荡,若是不能做到尽心用命,即是不忠了。从今rì起,诸位定要做到从严治军,若有懈怠校尉,则以学规重惩,若是有玩忽职守之教习,自然也绝不容情。诸位进来学堂,若是能齐心协力,将这学堂办出点名堂出来,则将来必定会有恩旨,我等的前程尽皆依附在学堂里头,本官与诸位互勉,望大家齐心协力!”

    众人一起道:“遵命。”

    徐昌如今越来越有官威,随即颌首点头道:“待会儿就是正式开学,现在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想提,趁着这个功夫尽快提出来,也省得将来闹出什么非议。”

    那周泰沉默了一下,道:“大人,卑下有一点意见,还请大人斟酌,卑下看了拟定的cāo练安排,总觉得过于苛刻,治军从严是不错,可是每rì清早卯时不到就要起来,一直cāo练六个时辰,随即又要让校尉们读书,怕是校尉们要吃不消,还有……六个时辰cāo练,有骑shè、演武课程倒也罢了,为何还要专门花费一个时辰练习军礼,这军礼有什么可学的?”

    周泰提出的问题立即得了不少武教习们的认同,他们都有丰富的带兵经验,他们墨守了几十年的成规,其实也清楚内情,比如说边镇那边cāo练军士还算是严格的,可也不过是一月一大cāo,三rì一小cāo而已,大cāo高级武官到场,大家摆出蟠龙阵、虎翼阵,再敲锣打鼓,折腾个三四个时辰也就散了。至于小cāo,那就更加惨不忍睹了,朝廷虽然有规矩,可是cāo不cāo,还得看武官们的心情,心情来了,那么就擂鼓招人,然后大家折腾个把时辰,rì头大了,赶紧去躲。

    用这个草莓的标准来看,徐谦的标准简直是让人难以接受,将心比心,大家讨生活都不容易,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你折腾别人,其实最后折腾的还是自己,边镇那边确实有些上任的新官喜欢招惹折腾,可是折腾没几天,最后也就无疾而终了,因为你排兵列阵终究还要自己到场,就算是在这烈rì下坐个几个时辰,你也吃不消,因此许多所谓的成规都是形同虚设。

    大家诟病的就是cāo练的时间,一天六个时辰,换做是谁都受不了,从大清早一直到cāo练到傍晚,夜里还要听文教习们授课读书,换做是谁,怕都吃不消。

    再者这六个时辰里还有一个时辰练习军礼,所谓君礼,也写得明明白白,无非是站队、形姿、坐姿而已,这东西也要练,对校尉们有什么好处?

    周泰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这里头的花架子太多,没多大的意义。

    其实周泰不理解,徐昌一样是不理解,此时也不知怎么答,只得道:“cāo练的巨细都是由徐侍读一手包办,徐侍读来说吧。”

    徐谦只得出来道:“其实很简单,学堂里的校尉都是血气方刚,cāo练得越久对他们越有好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既是皇家校尉,若是连这点苦都吃不消,要来何用?学堂教学,要培养出来的不是寻常的武夫,而是虎狼,既是虎狼,就得忍别人所不能忍,让他们每rìcāo练,总比让他们无所事事的好。至于这军礼磨砺的是他们的心志,越是这种枯燥重复的动作才最是磨砺心xìng,通过这样的办法使皇家校尉懂得服从,这才是目的。周老将军,你是老军伍,敢问在辽东那边,若是我明军十倍于蒙古人,双方摆阵,对方放马来冲,为何往往官军一触即溃?”

    周泰迟疑了一下,道:“这个……对方是铁骑,势不可挡。”

    徐谦微微一笑,道:“这却未必,对方虽是铁骑,可是官军是他的十倍,铁骑的冲击力只有一次,若是官军能站稳脚跟,承受住冲击之后依旧能够组织起来,奋力死战,纵是铁骑,也未必不是没有反败为胜的转机。说到底,这是因为官军的心志不坚,一见铁骑排山倒海而来,顿时已经心慌,看到前阵的官兵被战马冲开,立即没了斗志,武官们茫然无措,将士们更是不知如何是好,结果对方一冲,可能冲出来的只是个小缺口,却往往会引起全线崩溃,其实论战力,我方人数是其十倍,战力也是他的两倍以上,只是没了斗志,士兵们不懂得服从,结果可想而知。”

    徐谦的一番话,道理看上去有,周泰却未必愿意相信有用,只是徐侍读已经把道理讲了出来,你要反对也没理由,索xìng点点头道:“那么,就先试试看吧。”

    正说着,外头有人跌跌撞撞地进来,道:“大……大人,陛下来了。”

    徐昌听罢,心里顿时兴奋不已,连忙霍然而起,激动地道:“迎驾。”

    只是还不等众人动人,却听这差役接着道:“来是来了,可是又走了。”

    走了……所有人面面相觑……

    徐昌听到后面的消息,愣了一下,才忍不住地道:“为何来了又走?这是怎么回事?”

    这差役苦笑道:“陛下走的时候脸sè看起来很不好看,想来是见了什么不高兴的东西,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话。”(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