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六十四章:嘉靖的三板斧

第三百六十四章:嘉靖的三板斧

    徐谦的忽悠效果还算不错,夫妻二人没了芥蒂,其乐融融。

    一连几rì,徐谦索xìng没有去内阁当值,反正请了病假,在内阁那边他这侍读也是可有可无,表面上是待诏,其实什么都不是。

    到了九月十三这一rì,天空下起沥沥小雨,宫里却是来了人请他入宫。

    徐谦自然不敢迟疑,自午门入宫觐见。

    嘉靖今rì的脸sè有点古怪,既有几分惭愧,又夹杂着几分愤怒,他眯着眼,慢悠悠地道:“徐爱卿,你的猜测果然没有错,杨廷和终于做出了让步,愿意在皇家学堂安排翰林讲学,而这个翰林的人选就是你了。”

    这个消息没有出乎徐谦的意料之外,此次对杨廷和的打击颇大,想来杨廷和已经没有太多兴致和自己周旋了,既然如此,那么就一脚踢开,眼不见为净。

    可是另一方面,自己如今正好颇有民望,又是翰林侍读,背景又非同一般,为了显得自己有容人之量,杨廷和倒还不至于和徐谦这个小小侍读翻脸。

    最后的结果就是,皇家学堂正好满足了杨廷和的需求,索xìng卖个顺水人情,再借机让徐谦滚蛋。

    嘉靖特意叫徐谦来,便是带着几分愧疚,希望安抚一下这个功臣,他自然不晓得,徐谦早就捋起袖子准备去皇家学堂大干一场了。

    在内阁待诏房,徐谦任何事都不能拍板,一切都看别人眼sè,有功是别人的,出了错误,说不定就有人找上他的门来。

    可是皇家学堂不同,虽然这个衙门刚刚筹建,徐谦是以翰林的身份进去讲学,可是徐谦抓住了主动,一切都可以随心所yù。有没有政绩不是凭上头怎么样,而是看自己的本事如何,学堂办好了,闹出了影响,这功劳是跑不掉的。

    徐谦想了想,道:“既然内阁已经有了安排,微臣只好从命。陛下,其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去皇家学堂总比去南京的好,微臣还在京师,这就够了。”

    嘉靖冷冷地道:“杨廷和专断已不是一次两次,朕有时亦奈何不得他,只是辛苦了你,不过……他既然要整你,那么朕今rì叫你来,便是要按着你的法子来整一整他了,徐爱卿,我们一起等着看他的笑话吧。朕已经命人去请他觐见,你坐到一边,不必说话,看朕怎么和他说。”

    徐谦立即猜测到了嘉靖所谓的整人,定是内阁人选这一回事,杨一清现在是别想入阁了,当时自己和嘉靖曾经商议让王鳌入阁,而王鳌这个人与杨廷和的关系太过复杂,也正是因为复杂,保准能让杨廷和大吃一惊。

    徐谦也知道,嘉靖是终于按耐不住,要进行回击,这一次是主动回击,意义很是不同,君臣之间的斗争正式从一面倒走向相持。之所以如此,主要还在于嘉靖的地位已经渐渐稳固,一方面,嘉靖已经得到张太后的支持,身份的合法xìng已经不容置疑,另一方面,他已经稳住了亲军,将自己的亲信尽皆安插了进去,这就保证了不会有狗急跳墙的情况,而杨廷和的优势固然在于人望和大臣们的拥戴,嘉靖却也并非完全没有应对之策。

    正如下棋一样,既然稳住了阵脚,那么就该要开始下眼药了,这个眼药就是分化,使杨廷和有力使不上来,要分化杨廷和,单靠提拔杨廷和的反对派是没有用的,因为这些人根本不成气候,人家挥挥手就可以让人铲除干净。

    王鳌就是这么个棋子,也是徐谦想出来的一个妙棋,这个人资历超出了杨廷和,声望亦不在杨廷和之下,再加上从前对杨廷和有提拔之恩,若是没有王鳌在正德朝最动荡的那几年对杨廷和进行保护,只怕杨廷和早已被人整死,又怎么会有今rì?

    嘉靖的嘴角浮出冷笑,正襟危坐地坐在御椅上,等候片刻,黄锦进来禀告道:“陛下,杨学生到了。”

    嘉靖淡漠地道:“请进来说话。”

    片刻之后,杨廷和小步进来,行礼道:“陛下……”

    嘉靖笑了,他笑起来显得很真诚,至少看上去很真诚,便是看向杨廷和的目光也是带着几分的温柔。

    徐谦在一旁,心里不由感叹:“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句话果然是有道理。”

    嘉靖道:“杨爱卿请坐吧,朕早就说过,不要拘礼。”

    杨廷和又道了谢,才是侧身坐下,他的眼角自然不免看了徐谦一眼,朝徐谦露出微笑,一点也没有显出对徐谦怀恨在心的样子。

    徐谦自然也是对他点点头,向这位阁老大人致意。

    一切都很平和,甚至客气得有点过份,嘉靖寒暄了几句,才是道:“朕听说杨爱卿的老毛病又犯了?哎,杨爱卿可要多多注意身体啊。”

    杨廷和忙道:“都是旧疾,老臣早已习惯了。”

    嘉靖却很是慎重地道:“这种事岂可习以为常?朕听说自从蒋冕致仕,杨爱卿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想来是cāo劳过度,身子骨才不堪重负,朕今rì召你前来,为的就是内阁的人选,如今这人选已经拖延了这么多天,不能再拖了,此前杨爱卿举荐杨一清,可是有御使禀奏说是杨一清有违孝道,这件事还在彻查,虽然朕相信杨一清绝非此等丧心病狂之人,可是在这风口浪尖上,若是请他入阁,怕是不妥。”

    杨廷和的脸sè略略冷下来了几分,却还是耐心地问:“莫非陛下已有人选?”

    嘉靖抖擞jīng神,道:“人选倒是有了,朕一直在想,这个人一定要和杨爱卿步调一致,最好是旧识,为人呢,自然是如杨爱卿一般刚正不阿,要承担得起干系的人物才成。最后想来想去,还真想到了一个人,想来这个人,杨爱卿也必定赞成的。”

    杨廷和面如秋水,淡淡地道:“不知此人是谁?”

    嘉靖笑吟吟地道:“此人乃是江苏苏州人,素有清名,正德年间曾拜首辅学士,又掌过吏部,为人刚正,更与杨爱卿颇有渊源……”

    说到这里,便是傻子都知道是谁了,正德朝的首辅就这么几个,掌握过吏部的更是寥寥,再加上是苏州人,除了王鳌,还有谁?

    杨廷和愣了一下,他这一愣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惊骇。

    他想过以嘉靖的xìng格所想到的几个人选,可是万万想不到,嘉靖想到的居然是王鳌,要知道王鳌这个人最是刚烈,做人做事从不给别人留什么情面,他主持吏部的时候,治吏最严,对待正德皇帝也是以严格著称,这样的人,天子会喜欢?

    杨廷和虽然未必把嘉靖这个人摸透,可是大致的心思却还是知道一些,他心里不由想,以陛下的xìng子绝不可能会点选王鳌的,那么这个怂陛下点选王鳌的人是谁?

    想到这里,杨廷和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徐谦的身上,此时徐谦一副木然地垂坐在一旁,无论徐谦现在什么表情,杨廷和都相信,这定是徐谦捣的鬼。

    嘉靖的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对杨廷和继续道:“估计杨爱卿也想到了,此人正是王鳌王少傅,杨爱卿为何不说话?爱卿以为,王少傅如何?”

    杨廷和此时不免心乱如麻,他可以拒绝任何一个人,可是绝不可能拒绝王鳌,因为他没有任何的理由,王鳌算是他半个恩师,对他曾经照拂有加,官场上的关照和提拔在世人看来都是厚恩,若是这个时候,自己拒绝王鳌,别人会怎么说?一旦这件事传出去,他杨廷和必定会被人诟病。

    可是杨廷和也深知王鳌的xìng子,王鳌无论资历、声望都远在自己之上,他一旦入阁,自己该如何面对?

    名义上,杨廷和是首辅,现在可以独断专权,其他的内阁大臣不过是他的下手而已,可是假若王鳌入了阁,情况就不同了,王鳌本就是个较真的xìng子,有什么说什么,是真xìng情,而自己就算是首辅,许多事情难道直接不和他商量,就直接决断?真要如此,别人又会怎么说?说你杨廷和摆这么大的架子,当年王鳌这般的提拔你,现如今你位居王鳌之上,遇事连打个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可是一旦打了商量呢?王鳌是个很有主见的人,遇到了事,他必定会提出自己的看法,若是二人看法一致倒也好办,可问题就在于,如果二人的看法不同呢?是听他这首辅的,还是听王鳌的?

    听王鳌的,那他这首辅又有什么意义?受制于人,还谈什么做出一番大事业,成这千古名相之名?可听自己的,王鳌若是据理力争,他又该如何?他可以和任何人翻脸,难道能和王鳌翻脸?一旦翻脸,道义上有亏不说,可能还容易受到士林的指责,更重要的是,王鳌掌吏部十数年,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如今他老人家出山,这些人会立即聚于他的门下,为他摇旗助威,惹到了王鳌,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