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五十九章:得理不饶人

第三百五十九章:得理不饶人

    刘岩很不甘心,道:“谁是汉,谁又是贼?”

    除了徐谦和刘岩,殿中之人谁都没有吭声,都在一旁看戏,其实主要是这事儿还未明朗,顺天府的案子到底查出了什么,查到了什么地步,此时看热闹就好了,自然有刘岩出面。

    徐谦正sè道:“我是汉,顺天府是贼!”

    刘岩冷笑道:“顺天府即是朝廷,莫非你是想说朝廷是贼,徐侍读是汉?”

    徐谦没有耐心和他争议下去,可是嘴皮子依旧不饶人:“顺民者为汉,逆者为贼,顺天府若是倒行逆施,便是贼。朝廷若是倒行逆施,又何尝不是贼?倒是大人,处处都在给人戴高帽,空穴来风、无中生有,真是可笑!”

    刘岩怒极:“好一个逆者为贼,是不是倒行逆施还轮不到你这小小侍读来评判,朝中这么多饱学之士,这么多栋梁之材,轮得到你说谁是贼就是贼吗?依我看,你才是贼,乃窃国之贼也,好端端的一个顺天府被你搅得乌烟瘴气,好端端的顺天府府尹被你逼死,这么多官吏,你是说拿就拿,说杀就杀,便是陛下对臣民也是宽厚无比,你是什么东西,莫非是想效仿刘瑾吗?”。

    徐谦冷笑道:“下官懒得和大人计较,你要说什么,尽管来说。”说罢,徐谦站到一边,一副随你去说的样子。

    徐谦这种敬谢不敏的态度让刘岩更是勃然大怒,嘶哑着嗓子气急败坏地道:“岂有此理,本官在向你问责。让你交代清楚人是怎么死的,这么大的事。当着这御前,你竟还敢这样大胆跋扈。你勾结乱民,冲撞顺天府,又指鹿为马,拿着鸡毛当令箭……”

    徐谦本来不想说,可是刘岩说到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插口道:“原来圣旨钦命在大人眼里只是鸡毛,大人的胆子可比下官大得多。”

    刘岩本来说得颇为押韵,谁知被徐谦这么来了一下,顿时恼羞成怒。气愤地道:“本官乃是言官,风闻奏事,今rì陛下召问我等,问的是你的问题,你休要在这里顾左右而言其他。”

    徐谦慢悠悠地道:“是非曲自直自有公论,自然也轮不到刘大人在这里搬弄是非?”

    “老夫是搬弄是非?”刘岩还记得在顺天府被徐谦摔打之仇,现在脑门处还是青肿,像他这种言官,恨透了他的人固然是多。可是谁敢动他毫毛?徐谦一个小小侍读居然敢动他,这笔帐,自然要算清楚。

    刘岩冷笑道:“你有三大罪,其一。怂恿民乱,其二:没有经过大理寺,擅自处死官吏。其三:杀死府尹郭楷……”

    他正说到一半。此时却有太监匆匆进来,看上去似乎是哪里出了大事。受的惊吓不轻,竟是在朝殿里议事的时候。这小太监居然都顾不上礼法,径直小跑进来道:“启奏陛下,出事了。”

    刘岩的话被这太监打断,他心里自然有万般的不爽,却不得不住了口。

    嘉靖根本就没心思听刘岩抨击徐谦,此时听说外头出了事,忍不住打起jīng神,道:“出了什么事?”

    这小太监道:“午门外头来了许多商户、百姓,他们听闻徐侍读被人状告,纷纷前来请命,说是徐侍读为民除害,如今被人构陷,他们都愿为徐侍读作证……”

    刘岩的脸sè顿时yīn沉了下来。

    方才还在纠结谁是汉谁是贼的问题,本来嘛,辩论这东西看的就是谁的嘴皮子更厉害,可是现在……

    嘉靖不由讶然,随即心花怒放,道:“滞留不散的百姓有多少人?”

    小太监答道:“已有上千了,还在陆续增加……”

    上千人,这就是很大的阵仗了,毕竟以往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只听说过读书人和官员堵住宫中陈情的,还没听说过百姓这般放肆的。

    那些原本想踩上徐谦一脚的官员此时不由庆幸,幸好自己没有贸然出手,如若不然,这要是传出去,怕要成为顺天府的帮凶了,现在这样的闹,用不了多久,顺天府就会被批倒斗臭,谁沾上谁倒霉,顺天府反正是一锅端了,没来由要沾上自己。

    而在此时,一名言官大义凛然地站出来,道:“微臣万万没有想到,顺天府竟是到了这天怒人怨的地步,既是朝廷衙门,里头办公的也是朝廷命官,天子脚下,竟是积攒了这么多的民怨,微臣每念及此,便心急如焚,徐侍读辣手整肃,虽有坏了规矩之嫌,可是为的终究还是朝廷好,天子脚下尚且是如此,可见吏治之坏已经到了不得不整顿的地步,微臣伏请陛下以此为戒,以厘清吏治为要务……”

    又有一个言官站了出来,道:“不错,竟不成想吏治竟坏到了这个地步,徐侍读虽然不符规矩,可是乱世用重典,事急从权,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微臣以为,徐侍读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几个愣头青跳了出来,立即反戈相向,要知道言官这东西最是在乎名声,现在既然顺天府人人喊打,这个时候若是还跟顺天府厮混一起,这就是脑子进水了,墙倒众人推嘛,总得刷一刷存在感。

    至于其他一些深谙内情的大臣和言官倒是没有跳出来,不过此时他们也不敢吱声了,今天是一千人,说不定明rì就是一万、十万,这种事他们见得多了,虽然是士绅主导舆论,可是民意这东西若是滚起雪球,形成了一定的规模,那也是不容小视的力量。

    而刘岩……很尴尬,他的老脸不由一红,身为佥都御使,刚才还在骂徐谦,现在就被他几个不谙世事的同僚打了脸,狠话都已经放了,覆水难收,可是偏偏现在若是转换口风,脸皮子又搁不下来。结果只得闭嘴,捏着鼻子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只是他想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未必别人就愿意善了了此事,正在大家其乐融融和稀泥的功夫,徐谦却站了出来,道:“微臣启奏,顺天府恶贯满盈,有罪十三,所列罪名,尽都有证有据,顺天府府尹郭楷穷凶极恶,怂恿官差不法,胆大妄为,至于案情,微臣自然会呈上御览,当时民怨沸腾,微臣生怕闹出事端,因此当机立断,惩处了一些官吏,这才平息了民愤,还请陛下明察秋毫。”

    嘉靖心里偷笑,脸上却是面无表情,道:“徐爱卿辛苦了。”

    徐谦又道:“微臣倒是不辛苦,微臣只是悲愤而已,微臣为朝廷效命,为百姓伸张冤屈,如履薄冰,殚jīng竭力,不敢有丝毫懈怠,更不敢有丝毫的疏忽,一rì一夜不歇不眠,可是做到这个份上,竟还是有人鸡蛋里挑骨头,弹劾微臣,微臣……”说到这里,徐谦一副说不出口的样子,重重地叹了口气。

    刘岩的脸sè变了,老脸抽搐了几下,想要反驳,可是他突然发现,现在实在不是反驳的好时机,现在反驳,这是自己给自己不自在,可是看徐谦的样子,分明是想把帐算清楚,若是让他继续发挥下去,这还了得?他刘岩怕过不了几天就要声名狼藉了。

    嘉靖眼眸一闪,慢悠悠地道:“刘岩,你可知错吗?”。

    刘岩心里叫苦,连忙拜倒在地,道:“微臣知错。”

    嘉靖值得玩味地道:“你自己说说看,你错在何处?”

    刘岩苍白着脸道:“微臣诽谤钦差!”

    嘉靖又看了徐谦一眼,此时,徐谦道:“陛下,刘大人也是一时疏忽。”

    刘岩想不到徐谦会为他开脱,倒是呆了一下,连忙道:“对,对,是臣一时疏忽。”

    徐谦又道:“不过刘大人经常疏忽,却高居佥都御使这样的要职,怕是很不妥当,这佥都御使督察běi jīng吏治,近来吏治败坏,只怕都是因为一时疏忽导致,因此微臣恳请陛下应选贤用能,万不可因为用人疏忽而导致百姓生怨,今rì顺天府之事尚且可以亡羊补牢,若是明rì又是疏忽,又当如何?”

    刘岩顿时呆住了,他原以为徐谦要做一回好人,不敢轻易得罪自己,所以故意给自己卖个好,谁知道这厮居心如此险恶,刘岩忍不住恼羞成怒道:“胡说八道,老夫平时并无疏忽。”

    徐谦笑了,道:“大人方才都说一时疏忽,现在又说并无疏忽,大人怕是神志不清了吧,怎的说起话来颠三倒四?”

    刘岩狠狠地瞪了徐谦一眼,道:“徐谦,你莫要得理不饶人。”

    徐谦正sè道:“我是得理不饶人吗?我为的都是朝廷,都是社稷。拳拳为国之心,天rì可鉴。你以为下官是因为你我有私怨故意针对于你?你错了。你是佥都御使,京师官吏糜烂到这个地步,你可曾检举?你非但没有检举,反而尽力维护,结果一句轻巧的一时疏忽就想轻巧的遮掩过去,若是明rì,你再一时疏忽,那么朝廷要这佥都御使又有何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