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五十六章:送你一程

第三百五十六章:送你一程

    徐谦所点的十几个人都是平素罪大恶极甚至负有血案的,除了一个推官,其余都是顺天府的差役,来他钦差只负责查清事实真相,按理怎么处置还得先通报了朝廷再。

    不过徐谦却有自己的打算,他虽然身在官场,官场的规矩,他却不能遵守。他现在面对的是一群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徐谦若是按着他们的规矩来办事,只怕还没开始,徐谦就已经输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按徐谦的套路来出牌,徐谦咬住的是民怨,也就是,这是事急从权,既然是从权,以往的规矩就都可以统统抛到一边。

    十几个人统统被拉到了衙门外头,几十个校尉将他们按倒在地,又有专门的刽子提着大刀出来,外头围观的百姓纷纷退避三舍,不敢过份靠近。

    紧接着,徐寒出来,收拿告,道:“顺天府上下残害百姓,令人发指,今翰林侍读徐谦,奉钦命处置该案事宜,其中有情节极为严重者就地斩首,以儆效尤!”

    “杀!”

    在一片哀嚎声中,十几个人头落地,血溅当场!

    所有人惊呆了,鸦雀无声,而在顺天府里头,其他涉事官差人等,亦是听到了外头清亮的喊杀声,听到了怒骂和求饶声,可是突然间,整个世界仿佛静寂了下来,落针可闻。

    被关押在一处厅子里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牙关咯咯作响。

    他们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问题似乎已经不再是有罪无罪,而在于生死攸关。

    就如郭楷,郭楷现在虽然被拘押在这里,但是他心里并不服气。他觉得事情还有翻盘的可能,徐谦就算是钦差,可是钦差又怎么样?案子最终还是要由大理寺核实,而大理寺可不是他徐谦所能控制的,到了大理寺时再翻供也就是了。

    谁知道徐谦竟然这样的狠,虽然刀还没有架到他郭楷的头上,可是郭楷却知道,姓徐的这是摆明着不死不休了。

    他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却发现一起关押在这里的一个司吏突然猛地站了起来。他满是恐惧,像是疯了般,口里大叫:“我……我不想死,我……我要检举……”他的脸sèyīn森恐怖,居然是红着眼看着郭楷。道:“我要检举今年火耗的一笔帐,我……我要见钦差。”

    火耗……郭楷顿时慌了。

    他是顺天府府尹,其实职责和一般的知府差不多,其中征税也是重中之重,而火耗则是在征收税赋过程中因为要将碎银、铜钱融为元宝、铜锭的一个损耗,在这个过程中,碎银、铜钱因为往往不纯。所以提炼除杂质之后,原先的一千两就可能会变成九百五十五两,天下的地方官员,大多靠的就是这个挣钱。因为朝廷是允许有火耗的,于是问题又出现了,火耗的损失不能让朝廷亏,朝廷要一千两银子。那就必须上缴一千两,那么这里头的耗损从哪里来?

    于是。火耗钱就出现了,成了一个专门的税,而这个税并不在朝廷的征收范围之内,而是各地私下的一个税收,这个税收最可怕的问题之处就在于,税收上了,按道理是消失不见的,因为补到了损耗里了,其实不然,因为大家凭着这火耗钱,早就养得肥头大耳,因为火耗钱是没有定数的,既然没有定数,就全凭官员了算,明初的时候,火耗钱往往是每两银子零点四钱,也就是,朝廷要你征收你一两银子,你不能只负一两,得多加零点四钱。可是到了如今,没了太祖皇帝那个妖孽,官员们的胆子早已一再突破自己的下限,好点的地方,一般都是收二三钱的火耗,若是遇到狠的,便是四钱、五钱,甚至七八钱的也有。

    这东西让人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明明是一两银子的税,给朝廷的是一两,而地官员就可以额外征收四五钱银子,几乎全部落入了自己的腰包。

    而方才那司吏负责的就是记账,记的就是火耗的帐,而令郭楷不安的是,他在火耗里还做了脚,顺天府是天子脚下,他自然不敢明目张胆,所以火耗银只收了三钱,可是郭楷觉得少,道理还是同样,因为是天子脚下,所以他这府尹要打点的人太多,靠这三钱的火耗怎么活命?于是他便在这个基础上,在熔炼库银的时候做了脚,这有点涉及到了后世的化学知识,无非就是在银子里增加点锡之类。

    火耗可以容忍,可是在库银里参杂杂质是朝廷绝不能容忍的,郭楷敢这么做,确实是因为他上头有人,户部那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现在有人举报出来,郭楷差点没晕过。

    这东西是有连锁反应的,司吏出之后,接着就没有了动静,一直都没有被押回来,这不但让郭楷感到不安,让其他人的心思也活络起来,在有xìng命之忧的情况之下,大家各怀鬼胎,心里都在琢磨,是不是那司吏检举之后所以从轻发落?这时代没什么污点证人的法,不过也没有‘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这样的法,终于,又有人站了出来,他们算是明白了,姓徐的钦差未必看得上他们这些小鱼小虾,眼下反咬郭楷,似乎还来得及,这时站起来的不再是司吏,而是郭楷的一个同僚,乃是顺天府的推官,事到如今,前程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大不了南京养老罢了,总比丢了xìng命的好,这推官也跟着大叫起来:“我要见钦差……”

    郭楷此时已是冷汗直流,他突然意识到不太妙了,因为这个推官知道自己的事更是不少。

    再接着,一个又一个人站出来,纷纷见了钦差,郭楷更显得孤独起来,他坐在这里,孤零零地回想着自己上任之后的种种事迹,有哪些是别人知道,又有哪些别人不知道的,被人知道的怕是瞒不住,怕就怕别人有添油加醋的可能,正在这不安之中,他已发现外头的天sè已经黑了,而这时,有人掌灯推开了门,道:“郭大人,钦差大人请你过。”

    这个请字,让郭楷有点受宠若惊,同时心里不由想:“莫非徐谦拿住了我的把柄却并不愿拿出来,只是希望让我乖乖就范?哼,若是如此,倒也正好有了喘息之机,一切的帐等过了这件事之后再。”

    他失魂落魄地到了久违的正堂,刚刚进,惊堂木便拍响:“罪臣郭楷,还不跪下话,来人,将他的乌纱摘了!”

    郭楷呆住了,听到跪下二字他就知道不妙,他也是朝廷命官,就算徐谦是钦差,可是无论资历还是品级都比徐谦高得多,就算是审他,那也该是坐下话才是,只是现在用了跪下这个词,一方面证明了徐谦的嚣张,另一方面,显然人家已经不打算跟他客气,也不愿意以后再跟他打交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人家做好了今夜之后,二人再不可能有交集的打算。如果郭楷依旧为官,又怎么可能没有交集?郭楷依旧是人,同在京师,谁能保证没有再见的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徐谦想让他做鬼,人鬼殊途,永世不会有任何接触!

    想到这些,郭楷不禁打了个寒碜,已有两个校尉一左一右夹上来,其中一个猛踩他的后腿,令他身形不稳,直挺挺地跪倒,而小腿和膝盖火辣辣的痛楚传来,他闷哼一声,头上的乌纱已被人摘取了。

    郭楷抬头,看到了烛光下的徐谦,徐谦依旧还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只是那双眼眸在烛火跳跃下显得尤为可怕,徐谦冷漠地看着他,随即微微一笑,道:“事到如今,大人还有什么要的?”

    郭楷顿时陷入天人交战里,对方的态度显然已经有斩草除根的打算,既然和解不成,那么也唯有硬扛到底了,他终究还是朝廷命官,是三品大员,不是任人宰割之辈,想到这里,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冷冷地道:“徐侍读依旧还是好大的架子。”

    徐谦朝身边的几个校尉努努嘴,示意他们出,这几个校尉迟疑了一下,徐谦磕了磕桌子,淡淡地道:“不必怕,他一个罪官,还能如何?你们出,临走前,我想和这位郭大人闲聊几句。”

    校尉们这才退了出,并且关上了门。

    烛光跳跃,映照着徐谦的脸sè带着几分红晕,而郭楷依旧跪着,他抬起头,心里却在琢磨徐谦方才的一番话,临走前……什么临走前?,是谁要走?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徐谦胆大包天,送自己上路不成?哼,就算我罪恶滔天,也轮不到他来处置吧,他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

    第二章到,今天依然三更。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