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五十章: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第三百五十章: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顺天府的差役惊呆了,他们当了这么多年的差,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样大胆,居然敢冲击顺天府衙门。

    他们一见有人朝这边涌来,那都头反应倒是还算快,连忙大叫:“关门,关门。”

    顺天府的大门连忙关紧,死死拴住,府里的差役全部惊动,纷纷赶来,又有人立即禀告郭楷。

    来一天下来,郭楷又疲又累,现在听到这消息,整个人打了个哆嗦,就差没一下瘫倒在地。

    “官明白了,明白了……”郭楷口里喃喃念道:“定是那徐谦捣的鬼,一切都是徐谦布的局,这些人也是那徐谦请来的,诬告江强,制造事端,又挑唆无知百姓闹事。好一个借刀杀人,哼,他也是朝廷命官,怂恿人冲击顺天府,真是胆大妄为,十恶不赦!”

    郭楷忍不住破口大骂,其实事情确实是徐谦的安排,可是要诬告江强,那还真冤枉了徐谦,那江强是什么人?或许在顺天府眼里,他是一个合格的差役,办事得力,脚勤快,平时对上官还算殷勤,冰敬炭敬,逢年过节的礼数都很是周到。

    可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好人,孝敬上官的钱是哪里来的?平时吃香喝辣的钱又是哪里来的?到底,这无非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的游戏罢了,江强就是小鱼,对于大鱼们来,小鱼是个好东西,既能喂饱他们,平时对他们又是尊敬有加。可是对来,江强就是穷凶极恶的混蛋,什么坏事都少不了他的份,这样一个人,只要徐谦这个侍读。还有如意坊背后东家的身份出面,发动苦主们状告,再加上大家身对郭楷抱有幻想,认为郭楷乃是青天老爷,一定会为民做主,因此大家趋之若鹜而来。

    当然,徐谦是个挑拨是非的家伙也算是郭楷没有看错人,徐谦确实是个挑拨是非的家伙,就比如那一句江强乃是刑部侍郎江风的侄儿就是徐谦编造出来。并指使人吼出来的,其实这种‘谣言’虽然和现实和理智不符,稍微懂点行的都嗤之以鼻,可是莫要忘了,谣言并不一定要如何天衣无缝。最重要的是要迎合大众的心理,这就好像皇帝老子每天吃一百个烧饼的东西一样,明明毫无逻辑可见,明明智商低下,可是信的人依然是大多数,可要是有知情人站出来,皇帝不吃烧饼。吃的是秘制水晶豆腐,或是四喜干果,多半大家反而不信了,豆腐?皇帝老子不吃烧饼吃豆腐?皇帝老子不吃烧饼吃干果?你这死骗子。豆腐值几个钱,烧饼值几个钱?

    而江强‘官二代’的身份就是一种迎合大众的法,因为大众最期待的就是这个结果,总而言之。总得有一个借口让大家发泄心里的不满。

    这许多的内情,郭楷自然不知道。府衙外头一阵阵的痛骂声却是清晰地传进来,还有撞门的咚咚作响让人心惊肉跳,可是府尹大人除了咒骂,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眼下到了傍晚时分,突然闹出了个民变,倒是一个推官意识到问题严重,连忙提醒道:“若是让那些无知百姓继续冲撞下,下官恐怕真会闹出乱子,大人,不如立即命人爬墙出,前往五城兵马司求援。”

    郭楷心惊肉跳,连忙道:“是了,就这么办,立即拿了官的印信前五城兵马司,命他们立即弹压,如若不然,则大事矣。”

    而外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有个差役换了一身常服攀爬出,焦焦急急地前五城兵马司。

    这五城兵马司的堂官接到消息,顿时也是愕然,闹出事来了还请求弹压,五城兵马司乃是兵部下设机构,专门负责治安、火禁及疏理泃渠街道等事,和后世的公安局相当,因为顺天府的位置在西城,所以准确的来,这差役寻上的乃是西城兵马司。

    而这位西城兵马司当值的堂官接到了奏报之后,脸sè很是古怪,他当然清楚事情的严重,可就是因为太严重,数百上千的百姓冲击官府,这便是放在哪里都是了不得的事,西城兵马司不出面,那是不成的。

    可是人都知道,弹压民变不是什么好差事,因为你若是弹压的凶,必定会闹出人命来,而事情出来之后,为了息事宁人,朝廷一般都会寻个替罪羊出来,把事情抹平。

    也就是,今rì若是他下了这个命令,没有上头的兵部老爷们为他‘背书’,那么稍稍闹出点乱子,都可能面临秋后算账。

    堂官接了条子,只是道了一句:“知道了,你吧,官自会处置。”转过头,便立即命人前兵部通知,集结了一群兵丁,随时候命,就等兵部那边的意思。

    因为是傍晚,所以兵部的老爷也不多,当值的官员一看,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这东西就好像击鼓传花,谁都不愿意承担干系,首先要确认的就是,顺天府那边发生的到底是不是民变,若是民变,其实弹压也没什么不可,问题就在于,假若不是民变,而只是顺天府官员有些事处置不当,闹出了民怨,那么下令让兵马司动,显然是极为不智的,甚至可能把自己栽进。

    这个事依然不是当值堂官做主,这堂官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命人立即前寻兵部尚书拿主意。

    结果尚书大人没寻到,倒是兵部侍郎周世金听到了消息,匆匆忙忙的赶了来。

    “事情到底如何?是不是民变,没有人受伤?”

    “已经命人查了,不算民变,也没有人受伤,只是一些‘含冤’的百姓围住了顺天府,要府尹出来给个交代。”

    这周世金不禁冷笑一声道:“这倒是有趣了,郭大人昨个儿还是青天大老爷,怎么今rì就人人喊打起来了?”周侍郎心里一松,只要不是民变就好,他故意挪瑜一句,倒是折shè出来了他的心理,因为这么一桩事,郭楷倒是一下子出了名,可是郭楷是什么德xìng,大家岂会不知?喝花酒、巴结上司的时候可从来都缺不了他,这样的人都成了青天,换做是谁心里都不舒服,周世金就是其中一个。

    只是眼下挪瑜是不成的,最重要的是事情怎么处置,周世金道:“事情紧急,眼下弹压还为时尚早,兵马司不能趟这趟浑水,事情若是当真闹大起来,谁都逃不了干系。”

    “可是就怕那边闹出事端来……”

    周世金冷漠地道:“闹嘛,让他们闹,让兵马司带一队官兵过,也不要急于弹压,只在边上盯着,只要没伤人就不要动,这种事可大可小,往大里,这就是民变,往小里,那就是百姓伸张冤屈,若是弹压,定xìng为民变倒还好,兵马司也算是奉命办事,可一旦被人认为是喊冤,兵马司贸然动,我等有多少个脑袋?这是天子脚下,自然比不得其他地方,凡事都要慎之又慎,一切都等明rì再,只要压着不出事就成!”

    周世金的态度确实谨慎,他倒不是不想拉郭楷一把,好歹也是同僚,就算心里对这家伙不爽,可是看在大家都是官的份上,拉他一把也无妨,可是帮人也得有个限度,总不能把自己也搭上,天下的民变多的是,哪一年没有个几百上千件,各府各县都有,大到杀官,小到聚众滋事,年年如此,可是天子脚下不同,这种事对于京师,却是稀罕事,这儿不是乡下,乡下地方,你把人得罪死了,人家毕竟还有宗亲,到时候纠集起来闹一闹,那也是理所当然。

    天子脚下承平rì久,这样的事几年都未必遇到这么一遭,所以这小事,就成了天大的事,一旦是天大的事,就会全天下瞩目,若是陷进太深,朝廷若是态度坚决,坚决镇压倒还好些,可要是打着平息事态的主意,就免不了要找人来背黑锅,这个黑锅,现在明显是郭楷来背,可是周世金没头没脑的撞进,不定就轮到他了。

    堂官听了吩咐,连忙道:“下官听内阁里有人颇为关注顺天府,昨rì还亲自褒扬了郭楷几句呢,若是……”

    周世金冷笑道:“内阁比咱们更jīng明,褒扬归褒扬,若是你挡了人家的路,坏了他们的名声,他们撇清关系的时候比咱们还要快得多,他们什么不要紧,褒奖谁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但凡什么祸都惹不到他们的头上,这件事就得这么办,京师又不只是兵马司这个衙门,可以管这个事的衙门多了,谁爱管自然就管嘛,咱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即可。”

    堂官点点头,道:“下官这就下条子,提调兵马司严防死守,却不能搀和进。”

    ………………………………………………

    其实最近这几章都比较难写,要布局动的脑筋比较多,所以早上要思量一下才下笔,第一章才晚了些更,请谅解。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