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四十八章:青天大老爷做主

第三百四十八章:青天大老爷做主

    想定之后,郭楷已下了决心,随即森然冷笑,怒拍惊堂木,道:“无凭无据,只凭几个所谓店伙计和差役的说辞就说人家欠你银子,本官是不是也可以说,你欠了本官五百两银子,本官也可以寻几个人证出来证明?这种无稽之谈也敢在公堂上卖弄,实在可恶,来人,将此人打出去,再敢如此,严惩不饶!”

    一声令下,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的差役如狼似虎地冲上去,他们起先听到有人状告江强‘借钱’,这哪儿是借钱,分明就是敲竹杠子,问题就在于,这竹杠谁都有份,不但下头的差役有,差役敲了竹杠还要送给上司,上司又要送给上司的上司,有人当堂揭穿大家,这还有天理吗?

    于是有人将王禄提起,甚至有人上前狠狠地踹上一脚,将其赶了出去。

    郭楷这才松了口气,正待起身回到后衙去,可是还未离座,外头又传出了鸣冤鼓声。

    郭楷已经不耐烦了,可是大明朝有个规矩,寻常的诉讼都要先递上诉状再安排时间审问,可是击打鸣冤鼓的却是不一样,因为一般击打鸣冤鼓的惩罚都不轻,所以一般人不敢去敲,可是有人咬牙去敲,这就说明身上有冤案在身,无法沉冤得雪,这个时候官府若是不受理,不只是渎职,更是玩忽职守,罔顾治下百姓了。

    郭楷根本就不想管这么一档子的事,可是现在人家击打了鸣冤鼓,却不得不受理,他脸sè铁青,方才已经后悔,不该只是把人打出去。该重重严惩一下才是,现在无休止的有人敲鼓,这顺天府还要不要维持次序,要不要体面。

    “这一次,又是谁要状告,状告的是何人?”

    见府尹大人一脸的不耐烦,一个差役急匆匆地出去,问明了情况,连忙来禀告。道:“大人,状告的还是江快吏,所告之人叫梁长。”

    郭楷气得胡子都不由跟着嘴唇颤抖起来,吐沫横飞道:“江强都已经死了,这这些人来状告。分明是有图谋,来,带上来,若是此人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本官定不饶他,左右列班。”

    片刻之后,叫梁长的进来。拜倒在地,随即便凄凄惨惨地道:“青天大老爷要为小民做主。”

    “大胆!”郭楷面无表情,怒斥道:“休要在这里花言巧语,你口称状告的江强已死。他活着的时候你不来状告,怎的死了反而来告,快说,是谁请你来状告?你是受何人指使?你明明没有冤屈。却敢敲击鸣冤鼓,简直是胆大包天。不说出个理来,今rì定让你好看。”

    郭楷已经没有了耐心,或者说他隐隐感到在这些人的背后有人在消遣他,换做是谁,只怕此刻都不会有好脸sè,你不是要消遣吗?那么索xìng就杀鸡吓猴,让你看看马王爷有几只眼!

    这叫梁长的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口里道:“大人息怒,江强活着的时候乃是顺天府差役,小人哪里敢来状告他?再者说,此前小人怕因为江强乃是顺天府的人,诸位大人们包庇于他,可是小人近来听说,大人为了给人申冤,不畏国戚,乃是我大明朝一等一的青天大老爷,小人听了之后便鼓足了勇气状告江强,请大老爷为小人做主。”

    郭楷呆住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这么一顶高帽子下来,人家都说是因为你是青天大老爷才跑来告状,你却怀疑人家别有居心,还想动刑,这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他只得压着心里的怒火,道:“那么你状告江强什么?”

    梁长道:“小人在五马街开的一个茶叶铺子,只是有一次,江强来小人铺子里借钱,小人当时许多帐还未收回,手里没了活钱不成,因此婉言拒绝,谁知江强身为官府官差,居然带着几个泼皮把小人的店砸了,小人当时自然不忿,要去和他理论,还被他痛殴一顿……”他捋起袖子来,露出一道刀痕,道:“大人请看,这就是江强当时用刀砍的,小人是本份人家,平时从来不敢作jiān犯科,却是遭了这无妄之灾,到了后来连生意都不敢做,只好关了店,一家老小的生计都没了着落,小人妻子当时正好要产子,就因为如此,没有稳住肚子里的孩子,如今生业没了,孩子也没了,一家老小跟着吃西北风,大人做主,定要严惩这江强,让江家赔偿小人损失……”

    郭楷的脸sè犹豫不定起来,他突然感觉到,问题已经有些严重了,对方是有备而来,而且说得有鼻有眼,不像是说假话,他目光一闪,落在今rì站班的都头身上,这都头和江强颇为熟稔,江强是什么人,这都头应当清楚。

    结果这都头一见郭楷的目光过来,连忙吓得低下头,满是惭愧之sè。

    郭楷旋即明白,这件事应当是真的,确有其事!

    他只得先稳住梁长,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梁长道:“是一年前。”

    郭楷忙道:“你的事太过久远,本官定会严查,只是要严查却需要一些时rì,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但凡有结果,若是查有实据,自然会告知于你,你速速退去吧。”

    梁长道:“要查也容易,大人只需传唤当时小人的左邻右舍即可,他们愿意作证。”

    郭楷板起脸来,道:“哪有这么容易,休要胡闹,速速退去,随时在家候命,过些时rì,本官自然会传唤于你。”

    梁长已经有些犹豫,最后倒也洒脱,乖乖地退了出去。

    郭楷这一次学乖了,并没有急着起身,果然过不多时又有鸣冤鼓响起来,郭楷的脸早已拉下来,道:“又是哪个闹事?真是岂有此理。”

    满堂的官差们面面相觑,若说一开始还只是巧合,可是现在看来,这件事很不简单,平时顺天府一年到头也没几人来敲鼓,今rì却是接连不断,都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个又一个的无休无止。

    你若是审吧,不但烦不胜烦,而且几乎来状告的人都是有备而来,也挑剔不出什么错处,这么多人告一个死人,而这个死人现在又是至关重要的人物,郭楷非要庇护不可,可是你庇护的了第一次第二次,有人走马灯似的来状告于他,你能无动于衷吗?

    不能再继续审下去了,否则不但cāo心劳力,而且还极有可能捅出篓子。

    虽是这样想,不审却是不成的,对待击鼓鸣冤之人,官员是绝不能等闲视之,你要是不理,就会被人攻讦为玩忽职守。显然在这衙外头早有人做好了攻讦他的准备,事情坏就坏在他这青天的名头上,立了牌坊,现在成了道德圣人,连台阶都没得下,没办法,继续审吧。

    一个个告状的人上堂,所告的人都是江强,大多数都是借钱的,要嘛就是打人砸店的,还有诬赖他们店里藏匿了乱党的,甚至有一些事儿有点触目惊心,郭楷听了,心里都不由打了个冷战,他万万没有想到,江强坏到了这个地步,也贪婪到了这个程度。

    其实他哪里知道,大明朝的差役一非正式,二来没有工钱,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去刮地皮早就一家老小统统饿死了,况且这些人早已习惯了这种事儿,在他们眼里,做这等事本就稀松平常,否则给上官的孝敬怎么来,平时的吃喝哪里来?从太祖皇帝以降,再到这嘉靖朝,哪一个差役不是如此?只不过有的差役胆量小一些,有的更加肆无忌惮一些,就如狼一样,狼都是要吃肉的,不吃肉的狼不叫狼,叫吃屎的狗。既然天生就是狼,那么无论怎么个捕食进食的法儿,其实都不重要。

    这些事,郭楷当然知道,可是他看到了,会故意选择xìng的遗忘,他深谙这里头的规则,自然不会想到,差役刮油水居然也有人来状告。原本他把案情推敲的天衣无缝,把江强这个差役平时的行为也琢磨得很清楚,他原本以为并没有什么问题,其实并不是江强没有问题,而是江强的所谓问题在郭楷眼里根本不是问题,刮地皮对江强这样的人来说,本来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难道你认为人家吃饭喝水也有错。

    错就错在,这无数的苦主涌上来,如今人既然死了,可是这些人不知受了谁的指使,竟来秋后算账,这背地里的人打的好算盘,分明是想将江强的名声弄臭,江强臭了,那么这样的暴吏人人得而诛之,反而杀死他的人非但不会受到舆论指责,反而会成为人们眼里的大英雄。

    郭青天现在骑虎难下,身为青天,当然要为百姓伸张正义,可问题在于,要求伸张正义的‘百姓’实在太多,几个时辰下来,已经打发走了六七个,可是人刚走,鸣冤鼓又响了起来,郭青天烦不胜烦,疲惫不堪,整个人有了些麻木。

    ………………………………

    第二章送到。,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