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四十五章:取而代之

第三百四十五章:取而代之

    一连几rì,徐谦都在东奔西跑,他的一举一动,自然引人关注。

    此时,在锦衣卫指挥使衙门里,朱宸端坐在大堂中,听着奏报,他的眉宇拧起来,一动不动。

    这件事牵涉太多,一是牵涉到了王太后,另一方面也牵涉到了锦衣卫内部。

    陆炳乃是佥事陆松之子,陆家这一对父子和朱宸一样都安陆的旧人,平时早就打了交道,单凭这个,他不关注也不成。

    只是朱宸近来渐渐有了些隐忧,一方面,他现在承受着两个压力,一方面是陆家rì渐的得宠,已有取而代之之势,而嘉靖皇帝对他显然并不太满意,他这指挥使不太够格。

    另一方面,皇家学堂已经在筹备,据说过不了几rì就要正式招募皇家校尉开堂授课,这学堂的重要,别人就算不明白,朱宸这锦衣卫头子又怎能不明白?陛下已经召问了锦衣卫头目,几次过问此事,又冠以了皇家之名,所招募的皇家校尉多是勋贵子弟,这意味着什么?

    如此重要的学堂竟然不归他朱宸节制,而是让一个锦衣卫千户全权处置,连朱宸都插不进手。

    况且徐昌蹿升得实在太快,这才一年多的功夫就从东厂借调,先如今成为了千户,在锦衣卫内部之中早有传言,而这些传言让朱宸有些坐立不安。

    现在消息已经传出,陆炳和王蛛二人犯法,似有内阁的人打算重惩的意思,陛下已委徐谦出面营救,朱宸本心上并不希望徐谦能够成功,因为一旦成功,徐王陆三家的联系将rì渐紧密,徐家新近窜红,势不可挡,一方面有翰林,另一方面,路政局、如意坊、皇家学堂都握在徐家手里,资历不高,实力却不容小觑。王家就不必说了,王太后在一rì,他们的恩宠就绝不会断,这恩宠可是实打实的,不是其他兴献王府的旧人所能媲美,姐弟就是姐弟,有这层关系在,王家足以与大明朝最顶级的豪门分庭抗礼。

    陆家乃是靖国侯之后,祖上跟着燕王靖难,乃是从龙之臣,而近rì又赌对了一次,子弟多入亲军,其中在锦衣卫之中当差的陆家子弟就有十几人,上至佥事,下至百户应有尽有。

    三大家族若是联手,再加上陛下对朱宸近rì的些许不满,让朱宸的压力陡然加剧起来。

    一个个奏报都是徐谦走访王家、陆家、如意坊的消息,这个家伙似乎是打算在查访案情,这就有点让人值得玩味了,顺天府的官差都已经死了一个,莫非还想翻案?

    朱宸实在一头雾水,觉得这徐谦的举动实在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今rì徐谦又去了如意坊?去见了商贾?商贾有什么好见的?这个小子,身为翰林,怎么跟商贾们厮混一起?”朱宸目光如炬,看着前来奏报的锦衣卫佥事王芳,王芳是他的心腹,所以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

    王芳挠挠头道:“是啊,这风口浪尖上,他见那些商贾做什么?据说是召集了数百商贾,在如意坊吃茶闲谈,很热闹呢。”

    朱宸眯起眼,慢悠悠地道:“看来他不急,倒是急坏了咱们。是了,他那边还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

    “有,前rì不是见了那斗狗场的东家金安吗?卑下已经打探,今儿清早,徐谦派了人过去传了话。”

    朱宸顿时打起jīng神,他有一种预感,这个金安必定是本案中的关键人物,便问王芳:“传了什么话?”

    王芳道:“说是金安的身份不好,要立即改换身份,还让他买了一个平安符。”

    “平安符?”平安符就是路政局卖的东西,打着的就是给内库送钱的主意,问题在于买平安符的都是走货的商贾,而金安开的是斗狗场,并不需要走货,所以买了也没什么意义。

    可是换个思路来看,你连走货都不用,反而买下一个平安符来,这不是摆明着白白给宫里送钱吗?单单这一份‘心思’,说人家已经弃恶从善,或者说改头换面,也没人能挑剔出什么来。

    朱宸皱眉道:“这倒是一个办法,金安这个人的身份敏感,现在徐谦怕是要打他的主意,将他塑造成一个良人了。到时候说起来,肯定也不会避讳金安的身份,着重来讲诉他如何洗心革面,如何做着小本买卖。”

    王芳呵呵一笑,道:“估摸着也就是这个意思,大人,咱们该怎么做?”

    朱宸用一股带着安陆口音的官话道:“这个倒是好办,本官让你查的东西查到了没有?”

    王芳道:“查出来了,这个金安并不老实。他前几个月曾经和人打过架,据说是因为收了一只狗,原本讲好的是一千二百钱,结果只给了一钱,说是这狗胜了,剩余的钱才给卖主,结果这狗当真是胜了,买主上门,他却只给了一百钱,买主气不过,纠集了十几个人上门,便打了起来。”

    顿了一下,王芳又补充道:“这个金安,从前就在各处厮混,是个狠戾的角sè,并不简单。”

    “是吗?”朱宸淡淡地笑了起来,道:“假若这个人的底细等到徐谦拿他做文章的时候透露出去,那么所谓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成了一个笑话,对不对?”

    王芳也跟着笑,道:“是这么个意思,大人的意思是不是和顺天府那边打声招呼,把消息递给他们,好让他们有所准备?”

    朱宸面sè冷静,慢悠悠地道:“不用着急,再细细打探一下这个金安的底细,一个人做恶,有一次就有两次,老夫觉得这个金安不简单,多挖出点消息出来,当然,得你亲自私下里去打探,切莫让人看出马脚,老夫和陆佥事还有和永丰伯他们可是旧交,懂了吗?”

    王芳yīn冷一笑,躬身道:“卑下明白了,大人听好消息就是。”

    朱宸靠在椅上,像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随口道:“是了,还有那个皇家学堂,现在办得如何了?”

    王芳道:“徐谦的人有的是银子,陛下又许诺学堂的开支都可从路政局里支取,所以这学堂的地方已经选好了,占地五百亩,这可是城内,单单拿下这块地所需纹银只怕十万都不止,据说徐家还挪用了一些如意坊的钱,自己贴了不少进去,显然这一次人家是打算动真格的。卑下还打听到,徐家那边四处在招募学堂的百户,这百户便是教官,据说所选用的有不少都是边镇的老将,名册已经递入了宫中,卑下估摸着陛下肯定会同意。是了,徐家还说,皇家学堂和内书房一样也要有翰林去授课。”

    朱宸深吸一口凉气,翰林去授课?大明朝只有两个机构有幸能选调翰林授课,一个是詹事府,也就是东宫,另一个就是内书房;便是国子监,那也没有这个资格,这徐家的胃口真大,还真是想来蛇吞象了,皇家学堂的规格越高对他们越是有利,一旦翰林授课,又冠以皇家之名,立即就可以跃升为天下第一亲军学府,说得难听点,就是朱宸,怕也希望自己的子侄能在里头学习了。

    将来这些人肄业出去,岂不都成了他徐家的门生故吏?徐家在亲军中的份量只怕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跃至顶峰。

    朱宸冷笑道:“陛下那边定然会拟准,你是不知道,眼下陛下对这皇家学堂也很是关注,所有要求都是照准,若是连这个都准了,皇家学堂就了不得了。”

    王芳也认同地点头道:“卑下琢磨着也是这个意思,不过就算陛下肯准,内阁和翰林未必同意,翰林们都是金贵之躯,哪里肯屈尊去皇家学堂?”

    朱宸摆摆手,叹口气道:“这件事可以从长再议,眼下也不急,最紧要的还是这个案子,你要尽心去办。”

    王芳颌首点头,道:“那么卑下告退了。”

    王芳走了,这里只剩下了孤零零的朱宸,朱宸显得有些像孤家寡人,身为王府的旧人,他确实颇受嘉靖的信任,可是信任是一回事,本事又是一回事,嘉靖让他做这指挥使,本意是让他节制锦衣卫,去除掉江彬的影响,将锦衣卫整合起来,重新成为宫里最重要的力量。

    可问题在于,朱宸上任之后才发现满不是这么一回事,一方面,嘉靖显然并没有给予他太多‘政策’,理由很简单,正德皇帝就是倚重厂卫,嘉靖皇帝登基,为了显示自己与正德不同,自然对厂卫摆出一副排斥的姿态来,又要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这世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朱宸走马上任,面临的就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下头又分崩离析的局面,再加上锦衣卫亲军本就掺杂了各种势力,内阁早就安插了人,勋贵们也都有自己利益,他固然想下重手整合,无奈何阻碍重重,却不得不作罢。

    最后的结果就是,整个锦衣卫里头,许多人生出了取而代之的念头。(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