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四十四章:长江后浪

第三百四十四章:长江后浪

    徐谦的胆子很肥,当着内阁首辅的面居然划下了道来。换做是别人,对着杨廷和,谁敢说个不字?

    杨廷和依然没有发怒,他不但没有发怒,反而觉得有趣,方才二人说的是暗语,可是每一句都有机锋,徐谦虽然放肆,可是杨廷和自然也不能恼羞成怒,因为一旦恼羞成怒,就落入了下乘。

    杨廷和抚案微笑道:“那么老夫就拭目以待了,老夫很想看看徐侍读手段如何。”

    徐谦朝他抿嘴一笑,道:“下官就试一试吧,蜉蝣撼树、螳螂挡车,还请杨公莫要见笑。”

    丢下这番话,告了病假,徐谦自然也就走了。

    徐谦这么做有他这么做的理由,看上去好像他想跟杨廷和翻脸,其实他之所以出面顶撞,就是希望维持这斗而不破的局面,在徐谦没有说出这番挑衅的话之前,或许徐谦是杨廷和的政敌,虽然不至于不死不休,可是以秋后算账不可避免。

    可是说了这么番话,倒像成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晚辈向长辈挑战,既然是挑战,那么你自然不能把人家砍成肉酱,你是长辈嘛,点到即止就好了,就算徐谦侥幸赢了,你自然也得有这个肚量。

    这就是徐谦jīng明的地方,与其大家都把yīn谋藏在肚子里,不妨直接说出来,成为光明正大的斗法。

    只不过……徐谦显然是还够不着杨廷和的层次,人家只是勾勾手指头,顺手弄出点事儿来,也够徐谦跑断腿的。

    接下来几rì,徐谦的腿确实快要跑断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去陆家一趟,陆家这边自然对他很是欢迎,只是看他的表情嘛……

    被人谣言中伤,显然脸皮不够厚是不成的,徐谦在这过程中自然不断磨砺自己的脸皮,一副自己清清白白的样子,向陆家人询问了这桩案子的经过。

    接着又是王家,其实这经过和徐谦所猜想的差不多,尤其是徐谦到了如意坊。看到了徐福拿出来的一沓沓账簿的时候,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摆在徐谦面前的就是各家店铺与如意坊之间的合作账簿,徐谦粗浅地算了算,涉及到的店家居然超过了七百之多。

    想想看,七百多家店铺。因为不愿受‘黑白两道’盘剥,宁愿拿出干股赠与如意坊,所买的其实就如路政局兜售的‘平安符’,大家只是想保个平安而已,与其每rì去和那些差役和泼皮们周旋,吃力又糜费钱财,还不如买个清静。

    徐谦看得不由暗暗咋舌。七百多家店铺,如意坊等于是坐地就能净赚纹银数万两,这等于是捡来的银子。可是换个角度来说,人家把钱给了如意坊。挂上了如意坊的招牌,自然也就不可能再给那些差役一个铜板了,其实地面上的那些泼皮倒还好说,如意坊的背后也有点锦衣卫的关系。谁敢在如意坊的地皮上捣乱?只需徐勇几个出面,把人提出来。带到城外城隍庙痛打一顿,甚至直接白道锦红刀子出,抛尸荒野也没人去计较,泼皮这东西,表面上最是凶恶可怕,可是一旦遇到了事,反而比大多数人都要胆小。

    顺天府的差役不能饿肚子,他们可以给如意坊一点面子,或者说给如意坊背后的人一点面子,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是狼。是狼就得吃肉,饿极了,什么事做不出?

    徐谦皱着眉,道:“那斗狗场也是咱们如意坊的?”

    徐福就在一边等着徐谦问话,忙道:“不错,是咱们如意坊的,来斗狗这等赌坊,官府盘剥得最是厉害,油水最多,以前的时候,那些个差役每月从那儿至少进账上百两银子,就在上月的时候,斗狗的赌坊便和咱们如意坊谈妥了,给了如意坊三成的干股,自此挂了如意坊的招牌。”

    徐谦冷冷一笑,道:“是了,这么多的好处,以往年年都有,一下子就没了,换做是谁也接受不了。”

    徐福道:“其实说起来也是这些差役们的错,他们虽然是借口进去追查贼人,可是说到底就是找碴要钱的,说得难听一些,就是打死了也是活该。”

    徐谦苦笑摇头道:“话不是这样说,毕竟他们是搜查贼人的理由要求搜查,无论他们做的是什么龌龊勾当,可是理就是这个理,你再如何矢口否认也不成,他们要进去搜查,而王蛛等人不肯,又杀了人,这要是换做是其他百姓,至少是个杀官造反的罪名,是要诛灭九族的,他们也就是拿捏着这个理由,所以才如此咄咄逼人。”

    徐福不由叹息道:“如此说来,是没有办法了?”

    徐谦想了想,道:“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不要急,得先看看再说。”

    他站起来,亲自跑去斗狗场走了一趟,斗狗场的东家是个满脸横肉的汉子,脸上居然还有刺字,一般脸上有刺字的人,多半都不是什么好出身,其实这种事想想都能明白,若是良人,谁做赌博的买卖?

    不过在大明朝,赌坊毕竟不是什么非法场所,人家要办也不能说人家坏。

    东家叫金安,见了徐福跟着徐谦来,倒是不敢马虎,连忙赔笑请徐谦到后堂里说话,这里的前堂就是斗狗的场所,不过现在却很冷清,想来是发生那件事之后,熟客们不敢来了,都在观望,后院有许多笼子,关着许多狗,一看到生人,顿时狂吠起来,金安吓了一跳,连忙吩咐伙计让这些狗安静,连忙带着徐谦到了后院的小厅里,他正待命人上茶,徐谦却是摆摆手,道:“不用,我只是在这里坐一坐就走,你不必站着,也坐着说话吧。”

    金安欠身坐下,苦笑道:“大人,小人久闻你的大名,今rì大人屈尊……”

    徐谦又是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说了也是白说,我只问你,你这斗狗场是什么时候开的?”

    金安倒是不敢隐瞒,连忙把自己的身世说出来,道:“是在正德十六年做的买卖,小人从前误入歧途,做过贼,后来还被官府拿过,出来之后也做过不少勾当,后来有家有室,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才开了这间狗场,就是为了那些公子哥们博个笑儿。”

    徐谦皱眉道:“官府知道你的这些身份吗?”

    金安不敢隐瞒,道:“这自然是知道的,以前的时候,那些差役隔三差五会来,都是小人接待,逢年过节还要给顺天府的一些都头们送礼呢,小人的底细怎么瞒不过他们?”

    徐谦吁了口气,道:“你能改过,那也是善莫大焉,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身份却正是坐实了顺天府是为了拿贼而进来搜查,你毕竟有前科,从前又不是良人,他们说你窝藏贼人,却也算是站得住脚的理由。”

    金安忙道:“小人现在有自己的营生,哪里还敢和外头不三不四的人厮混?请大人做主。”

    徐谦冷哼一声,道:“说是这么说,可是这些话有人信吗?”

    金安顿时不安起来,眼珠子乱转。

    徐谦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道:“你是不是想索xìng卷了银子远走高飞?”

    其实金安现在存着的就是这个心思,他已经感觉不妙,虽然顺天府没有拿他,可是现在闹出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早就想跑了,只是这狗场都是不动产,一时也难以脱手,现在又听了徐谦一番话,让他感觉事态更加严重,因此便生了去辽东的心思,现在被徐谦看破,他的老脸一红,却连忙矢口否认道:“我……我怎会走,这里……”

    徐谦平静地道:“你真以为你想走就走得了吗?你一旦走了就是逃犯,甚至可能定你为钦犯,这天下到处都是官差都是锦衣校尉,要追查你还不容易?其实有人还巴不得你走呢,你出了京师,正好杀人灭口。”

    金安不禁打了个冷战,道:“这……这……”

    这时,徐谦的脸sè柔和下来,道:“你不必害怕,官还有用得上你的地方,你应当已经知道打死人的那个是谁吧?那乃是宫中太后的亲侄儿,你有罪,他就等于是有罪,只有你无罪,他才无罪,现在大家都是休戚与共,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个事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否则官特意跑来寻你做什么?把你吓跑吗?来了就是为了解决问题,从现在开始,你要按着官的吩咐去做,听明白了吗?”

    金安仍然惴惴不安,可是徐谦的一番话确实打消了他逃窜的念头,他毕竟是有妻室的人,带着一家老小能跑到哪儿去?想了想,他咬了咬牙,道:“那么就请大人吩咐,小人这条xìng命就交给大人了。”

    徐谦已经站起来,风淡云清地道:“等消息吧,过几天会让徐福来告诉你该怎么做,用不了多久,我们就都要上顺天府一趟了,官看得出你不是个蠢人,后会有期。”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