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四十三章:有病

第三百四十三章:有病

    徐谦觉得事情很严重,居然连宗令府都知道了,这不是说已经满城风雨了?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谁造的谣,不过徐谦现在很郁闷,他是不能接受这样谣言的,情愿别人造谣他piáo娼不给钱或是和某房丫头私通,而好男风这东西对心理上比较传统的徐谦来说,就跟说他戴绿帽子的打击差不多。

    “是可忍,孰不可忍!”徐谦怒了。

    最悲剧的是,这未来的老丈人还在苦口婆心地劝他,让他不要往心里去,喜好男风怎么了?喜好男风才不失为大丈夫也,又是说起许多秘闻,靖国的某某,你认不认得,此人便是燕王军中出名的那啥那啥,那又如何,人家子孙也有,妻妾也是不少,男风嘛……只是爱好而已,有什么遮遮掩掩的?贵族圈子里没这么点儿癖好,你还敢妄称贵族?你是忠良之后嘛,现在忠良之后都时兴这个,这有什么丢人的?老子陆征的贤婿就是那个那个啥又怎么了?谁敢碎嘴?

    当然,这只是安慰,安慰之后却还是要谈清楚的,好男风只是娱乐项目,就像姓王的那孙子喜欢斗狗一样,只是爱好而已,切莫过度云云。

    徐谦算是听明白了,这位未来老岳丈口里是在安慰他,实则却是劝他,只是这劝的方式有那么点儿非主流,可惜他现在满肚子的火气,却又没处发泄,你若是骂他,人家可是好心好意,对你多有‘理解’,让你不必在意世俗眼光,挣脱内心枷锁,哪一句不是为了你好?这满天下的未来老丈人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吗?可他的话每一句都如一根根针一样,刺得徐谦起鸡皮疙瘩。

    徐谦实在吃不消了。有些谣言你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何辟谣,只能挪到以后再说,他恨透了那什么宗令府的周大人,可是再一琢磨,宗令府又从哪里听来的?他娘的,没天理啊,徐某人不就是没有上过窑子勾搭过姐儿嘛,居然遭受如此恶意中伤。

    深吸一口气。徐谦才道:“侯爷,顺天府是什么时候拿的人?当时发生厮打时,具体是什么过程,能否见告吗?”

    来陆征还想絮絮叨叨的说,一听这话。顿时也严肃起来,道:“事情是这样的,当时王家带的是七八个随扈,而陆炳只是孑身一人,打起来的时候总计有二十一个差役,开始只是王家的随扈动了手,后来陆炳怕吃亏。也加入了战团,你也知道,他是谨慎的xìng子,看到差役们如狼似虎。于是一拥而上,到了后来,王蛛红了眼睛,他腰间是悬着佩剑的。竟是冲入了战团,一剑刺死了一个差役。这差役姓吴,来这种贱役杀了也没什么相干,那些差役见死了人,一哄而散,王蛛也不觉得有什么,仍旧呆在那儿看狗斗,再之后,五城兵马司的兵丁会同顺天府差役就来了,王蛛和陆炳见事情闹得大,可是亮明了身份也不管用,直接就被带去了顺天府,老夫和永丰伯二人亲自登门去求情,对方却只是说兹事体大,事主的亲眷已经上门,再者涉嫌袭击官差,这样的大罪定要事先裁定。”

    徐谦沉吟片刻,道:“这么说就是打官腔?”

    陆征苦笑,道:“就是这个意思,这些人真是大胆,连王太后都不看在眼里。”

    徐谦冷笑道:“你这就不懂了,王太后固然尊贵,可是天下人都对王太后又敬又畏,唯独这读书做官之人却是没有敬畏的,这事儿涉及到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问题,也牵涉到了国戚杀死官差的问题,事情闹将起来,他们越是强硬,士林对他们的颂扬声音就越高,到时大不了这官不做了,可是却能名留青史,你可知道正德年间的时候,但凡是罢官的官员回乡,所过之处都有无数地方官员和乡绅殷勤接送吗?他们蛰伏在家,安心读书,再过几年,朝中时局一变,用不了多久,又可起复,朝廷、朝廷,永远都离不开他们,他们今rì走了,迟早还要再回来的,只要声望在,怕个什么?”

    陆征愣了一下,道:“这岂不是成了走马灯了?”

    徐谦道:“严肃点,我们在说朝廷大臣,怎么能拿小孩儿的玩意来比?不过走马灯……倒是形容得好。还有,你方才说五城兵马司也动了?我的预料果然没有错,就算是出动五城兵马司,一般情况也不会这么快反应,五城兵马司归兵部节制,若是没有兵部老爷们的首肯,他们断不会出这个头,他们的行动很快,布置得也很缜密,看来这一次,是真想挟国戚而令……”

    后头的天子二字,徐谦没有说,他不由苦笑摇头,继续道:“这件事,我要先搞清楚,搞清楚之后再做定夺,未来老丈……呃……侯爷,徐某人先去待诏房了,后会有期。”

    陆征却是拉住他,笑呵呵地道:“方才老夫的话,你记着了吗?没什么可怕的,好男风算什么?我还见过好狗的,那些每rì和狗同吃同睡的人都不遮遮掩掩,你又遮掩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是就是,堂堂正正……”

    徐谦急了,甩开袖子,道:“我徐某人若是好男风,天打五雷轰!”

    陆征却是露出会意的笑容,一副我懂得的意思,最后摇摇头道:“反正由你,不过你这女婿我是要了,老夫人那边已经放了话,你就是他的孙婿,她已经认准了,不管你是好男风还是好猪狗,将来都是陆家人。”

    徐谦吓得满头大汗:“老夫人也知道了?侯爷为何连这个都说?”

    陆征倒是愣了一下,道:“老夫自然没说,是前几rì英国公的刘夫人来走动透露出来的风声。”

    徐谦脸都变绿了,忍不住道:“我靠!”骂了一句,旋身就怒气冲冲地走了。

    内阁这边倒是安静,徐谦觉得头皮发麻,书吏们给他打招呼,一个个都是含蓄带笑,可是在徐谦眼里,这些家伙一个个的笑脸背后似乎都有一股嘲弄的意味,徐谦心里便在琢磨,方才陆征说的事,他们知不知道?他们若是知道,还不知道背后怎么取笑了,真是冤孽啊!

    闲坐片刻,看时候差不多了,徐谦便提笔写了一封告假的书,无非是说身体有恙,需要告假几rì,来翰林告假,自然是该去寻翰林学士,可是他现在在内阁办公,终究绕不开内阁,他拿着这假条跑去内阁,拜见杨廷和,通报一声,便有人请他进去。

    此时的杨廷和气定神闲,脸sè平静异常,见了徐谦进来,含笑道:“是徐侍读,徐侍读年纪轻轻就已官拜侍读高位,老夫看了都是称羡不已,后生可畏。”

    徐谦连忙谦虚道:“哪里,哪里,杨公过奖。”

    杨廷和却是摇头,道:“过奖谈不上,只是有感而发而已,你来见老夫,不知所为何事?”

    徐谦连忙道:“下官身子近来不太舒服,所以想告假几rì。”

    杨廷和听罢,深深地看了徐谦一眼,却也不问徐谦身体如何,只是慢悠悠地道:“怎么,你刚才入宫了?”

    内阁就在宫中,入宫的意思是指内廷,反正这事儿也瞒不住,徐谦倒是索xìng承认道:“是走了一遭。”

    杨廷和幽幽地叹口气,有些惋惜地道:“你是才子,亦是佳人哪!”

    徐谦听了不由皱眉,杨廷和的话表面上是没什么意思,可是在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却是不同,有一句话叫做:卿佳人柰何从贼,杨廷和之所以无故发出这么一句感慨,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他竟是把宫里当作了贼,又或者说,他把徐谦比作了贼。

    其实在这个时候,某种意义来说,朝廷的命官们确实对宫里的一切人和事都不太友好,无论是皇帝身边的太监或者是相交甚密的大臣,把徐谦为天子分忧比作是做贼虽然有过份的嫌疑,却也折shè出了大明中后期皇权与大臣们的矛盾,这个矛盾说穿了就是谁治理天下的问题,皇帝认为天下是我家的,自然是该我来,而大臣们却认为社稷是公器,皇帝不是昏庸就是容易受小人蛊惑,所以应当让他们来。

    这两者在徐谦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徐谦舔舔嘴,没有做声,显然不想和杨廷和争辩这个问题。

    不过杨廷和倒是没有发怒,感叹一句之后,微微笑道:“你既然想养病,那也很好,歇养一下身子吧,老夫准了,权当是玩玩,不过可要小心,有的病养不好反而容易滋生其他病痛,切莫把小病养成了大病。”

    徐谦抬眸道:“杨公教诲的是,杨公也要注意身体。”

    杨廷和的脸sè平静,道:“老夫没有病,也不怕百病入侵。”

    徐谦突然笑了,一字一句地道:“这可未必!”

    …………………………………………………………………………

    今天的第二章送到。,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