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四十章:怒火冲天

第三百四十章:怒火冲天

    任命的旨意下来得很快,原需要酝酿一两个月功夫,可是内阁这边推举,人选又让宫里满意,因此宫里和内阁之间倒都像是商量好了似的,杨慎高升侍读学士,徐谦为侍读。

    旨意下来,徐谦却不在,不过倒也无妨,这又不是诏命和敕命,直接传达也就是了。

    杨慎得了侍读学士,自然有不少人纷纷前来恭喜,杨慎倒也谨慎,想来这些年的脾气收敛了不少,再不像从前那样狂了,和众人寒暄几句便溜到了杨廷和的值房。

    “父亲!”

    杨廷和抬眸,朝他一笑,道:“如何,这侍读学士尚可吧?再往上就是翰林了,进可入阁,退可选调各部为侍郎,便是老夫要安排你上来,却也要花费一番功夫。来呢,宫里是不会如此轻易答应的,父子二人俱都是学士,这在国朝可不多见,就如那谢太保,他贵为内阁学士的时候,自家的儿子谢正却不免要压一压,直到他致仕,谢正才进了翰林,人言可畏倒是不怕,到了为父这个地步,身前身后之名固然紧要,可是嘴皮子长在别人身上,却也无可奈何。最重要的是天子多疑,来是未必肯拟准的,这一次是搭了一个徐谦上,权当是买一送一,天子才准了这事。”

    杨慎忍不住道:“这徐谦就这么受陛下的信重?”

    杨廷和微微一笑,道:“人都有好恶嘛,这徐谦不算太坏,总比天子信重刘瑾这样的人好,这个人,老夫之所以给他点甜头,既是互利。也是因为他心不算坏,暂时还没有妨碍到老夫,不妨让他多闹腾几rì。”

    杨慎看了父亲一眼,见他两鬓之间已有丝丝白发,心里不由感伏万千,杨廷和的年纪虽然不小,不过一直保养得不错,可是岁月催人老,再如何保养。这白发和皱纹还是不免生出来。

    杨慎道:“父亲现在最担心的应当是杨叔父入阁的事吧?”

    杨廷和倒是镇定自若,微微一笑道:“入阁?为父倒是并不担心太多。”

    见杨慎一脸疑惑,杨廷和慢悠悠地道:“杨一清入阁,毛纪已经不成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陛下。不过陛下那边,为父已经有了办法,你等着看吧,过不了多久,宫里就要震动了,到时陛下会妥协的。”杨廷和深深地看了杨慎一眼,道:“为父今rì索xìng就给你上一课吧。你随时关注宫中动静!”

    杨慎一呆,连忙点头。

    与此同时,徐谦得了消息,自然是不能再吃茶了。起身告辞,尤其是着重地看了张京一眼,笑呵呵地道:“张侍读,再会。”

    张侍读这个称呼。方才张京还听着舒服,可是现如今却是如此的刺耳。张京的脸sè惨白,恨不得从地缝里钻出。

    徐谦又道:“方才张侍读的教诲,徐某受教,做官之人千万不可言行放荡,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徐某人一定要以张侍读为鉴,绝不言行放荡,好了,诸位再会,若是有闲,大家既是同年又是同僚,不妨出来浅酌几杯。”

    他匆匆告辞,留下几个目瞪口呆的‘同年’,急匆匆地过了午门,是要往内阁赶,谁知半途上却被一个公公截住了,这公公道:“徐编撰,快,王太后有请。”

    徐谦忍不住道:“王太后?王太后请我做什么?”

    这公公显得有些急躁,道:“陛下也在那儿,专侯你,出事了。”

    出事了三个字在宫里可不是随便的,你要是胡,被人听了,多半你这厮乌鸦嘴,既然这太监出这三个字,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徐谦倒也不急着领圣命,道:“公公带路吧。”

    跟着这公公到了慈宁宫,徐谦想请他进禀告,谁知这公公直截了当道:“事有缓急轻重之分,太后和陛下等得急了,快进吧。”

    徐谦连忙进,走进殿里却发现殿里一片狼藉,地上似乎是有人摔了一个茶盏,到处都是碎瓷片,王太后一脸肃杀地坐在榻上,嘉靖抿着嘴,脸sèyīn沉,黄锦则是跪在一边,除此之外,王成居然也来了,这位王国舅眼泪婆娑,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声音还在哽咽。与王国舅并排而跪的竟还有钦赐给徐谦的未来老丈人陆征。

    徐谦定了定神,上前道:“微臣来迟,请娘娘和陛下恕罪。”

    不过他没有顺势跪下,地上全是碎瓷片,跪下那就是傻子,且不这跪地与节cāo有什么干系,单单这伤及身体发肤的事,徐谦也不会蠢得做。

    众人见徐谦来了,倒都是jīng神一振。

    嘉靖道:“赐坐。”

    徐谦不客气,欠身坐下,王太后看了他一眼,便道:“哀家唤你来,是让你办一件事!”

    徐谦道:“还请娘娘明示。”

    王太后冷冷地道:“你身上不是有御赐的天子剑吗?你带人顺天府,拿下顺天府府尹以及今rì当值的堂官,谁敢阻拦,尽皆杀无赦!”

    听到这话,徐谦惊呆了,提剑砍人,王太后,哥是翰林不是陈浩南啊,这种砍人的事怎么能请我做?

    再者……好端端的,砍人做什么?

    徐谦只得带着求救似的目光看向嘉靖,嘉靖显得有些尴尬,连忙对王太后道:“母后,顺天府只是秉公办事而已,至少……”

    不等他完,王太后便声音高昂地道:“这也是秉公办事?分明就是故意构陷?蛛儿和陆炳二人只是和人争执,怎么就成了杀人?顺天府好大的架子,拿就拿,他们这是什么意思?皇帝,这是有人要打你的脸,有人欺负咱们孤儿寡母,你还没有看出来吗?都欺到这个地步,若是不给他们一点厉害,哀家索xìng不做这太后,你也不要做这皇帝了。”

    嘉靖顿时气势一弱,讪讪道:“儿臣也是这意思,他们现在就是挖好了坑就等母后冲动,到时还不知道怎么笑话,眼下要解决这事就必须从长计议,再者了,徐谦是翰林,你让他喊打喊杀又有什么用?母后息怒,这件事让儿臣处置吧。”

    王太后显然不依,冷笑道:“处置?怎么处置?事情到这个地步,你倒是拿个法子出来?平时的时候,你不是总是智珠在握吗?陛下,你是哀家的儿子,哀家会不知道你?你总是算计、算计,可是有些事不是凭算计就有用的,要果断决然,切不可妇人之仁。”

    王太后的脸sè冷若寒霜,眼眸中杀意重重,大明朝的太后里头最强势者就莫过于王太后了,她此时完全是一个被惹翻了的悍妇,冷冷地继续道:“事到如今,绝不能忍让,忍气吞声了这么久,真以为咱们孤儿寡母是软柿子,你们瞎了眼了。徐谦,你既然来了,哀家就听听你怎么。”

    徐谦还不知道发生了怎么回事呢,就听到王太后在这儿勃然大怒,连皇帝的面子都不给了,把嘉靖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也算是一物降一物,平时嘉靖嚣张得很,口吻总是带着不容置疑,总是把自己当作权威,现如今被王太后大骂一通,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徐谦心里暗咐:“从未见王太后这般大发雷霆,定是发生了彻底激怒了王太后的事,否则断不会如此。”

    徐谦心里苦笑,他没有想到会卷入到宫中的私事,连忙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微臣至今一头雾水。”

    王太后便不吭声了,倒是嘉靖道:“事情就出在了如意坊,今rì如意坊里出了一桩命案,而涉事的便是永丰伯世子王蛛和陆炳。”

    事情其实很简单,如意坊如今越来越热闹,不只是在如意坊里头,由于这里逐渐鼎盛,还带动了附近的许多地方,甚至不少商贾喜欢那里,便是一些贵族子弟也喜欢跑那儿厮混。

    王成来就在如意坊里占了一点干股,他那倒霉孩子王蛛自然邀上了一群子弟跑游玩,而陆炳和王蛛是熟识的,因为陆炳的娘在安陆的时候曾经做过嘉靖的rǔ母,而王蛛身为嘉靖的表兄弟,自然经常出入王府,如今进了京师,大家比以前更加热络了,来好好的玩倒也没什么,可问题就出在如意坊上头。

    如意坊如今风头太盛,已经涉及到了许多产业,比如在如意坊附近就已经盘下了许多的土地,用以开发客栈、酒楼甚至是一些风月场所。王蛛和陆炳大清早的,自然也不是喝花酒,而在那儿恰好有个斗狗的地方,也是如意坊旗下的产业,王蛛爱斗狗,来也没什么,只是这时候,顺天府的差役却来了,硬这儿有逃犯,要进搜查,这店里的张贵自然不肯,因为官差们一冲进,肯定影响生意,来这种事好好交涉也就罢了,偏偏王蛛和陆炳二人跳了出来,身为贵族,这二人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哪里管得了这么多?直接就指使下头的随从和官差们打将起来。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