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三十九章:高升

第三百三十九章:高升

    徐谦不由目瞪口呆,心里对所谓翰林的印象一落千丈,这些闲得蛋疼的鸟人还真是无聊。不过人家问起,徐谦自然不能恶意怂恿什么,反而正sè道:“诸位何出此言?刘向刘侍读学士是这样的人吗?毛纪毛学士也是这样的人吗?他们都是饱读圣贤书的,扒灰这样的事怎么会出现在他们的身上?扒灰?哼,扒灰这种事能乱吗?毛学士的女儿必定是三从四德的妇人,刘向刘侍读就算再坏,能扒灰吗?这些话往后休要再提!”

    这一番话可谓义正言辞。大家连声是,可是张涛几个心里不免腹诽,这徐谦口口声声什么休要再提,矢口否认。可是理由却是苍白,只毛纪的女儿绝不会做这种事,刘向也不会做这等事,可是不是已经公布了刘向的罪行,可谓劣迹斑斑,堂堂侍读学士,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没有做?一个这样的人,你他不会扒灰,那才怪了。

    既然徐谦不提,大家自然不提,倒是坐在徐谦边上对徐谦不太友好的那人依旧冷着脸,突然冒出一句:“毛学士发生这样的事岂不正好遂了徐编撰的心愿吗?”

    来大家只是喝茶闲谈,一般情况都是和和睦睦,这家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就有点挑衅的意味,张涛三人的脸sè微变,忙朝这人打眼sè,意思是让他注意分寸。

    可是这家伙却像是无所谓的样子,似笑非笑,吃了一口茶,无动于衷。

    徐谦眼眸一眯,打量了这人一眼,他依稀记得。这家伙应当是参加了殿试,再看此人的官服,分明是正七品,想来此人应当是个编修,就算不是一甲的进士,在二甲中也是头几名的人物,他呵呵一笑,道:“敢问兄台姓名。”

    这人也不客气:“张京!”

    徐谦淡淡一笑,道:“听过一些。”

    一些二字用得很是巧妙。徐谦自然是闻名天下的人物,用这样的词句虽然有点不太客气,却也不算过份。

    只是这位张编修冷冷一笑,道:“下官不过是二甲三名,贱名自然不足挂齿。徐编撰如今在内阁走动,真是羡煞旁人,是了,徐编撰既然是在内阁,那么下官倒是想问,咱们院里空出来的翰林侍读学士不知谁可继任?”

    徐谦懒得理这样的人,这个人的口气根就不像是来打探消息。反而是想向徐谦炫耀什么似的,他不露声sè,道:“我又不是阁老,哪里知道这些。”

    张京笑呵呵地道:“我的业师现在忝为吏部右侍郎。他倒是有准确的消息,这侍读学士必定是侍读杨慎的囊中之物。”

    张韬几个听了这些话,不由羡慕地看向张京,贵为编修。又搭上了吏部右侍郎这条线,难怪消息灵通。

    徐谦不做声。低头吃茶。

    张京感受到众人羡慕的眼光,又得意洋洋地道:“可是杨慎杨侍读空了侍读出来,徐编撰以为谁也接任?”

    问出这么一句话倒是在座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了,侍读学士,谁敢指望?大家都是新晋翰林,那是想都不要想,倒是这侍读,像张涛这些人倒是希望渺茫,可是张京和徐谦这样的编撰、编修却有那么一丝希望。

    张涛心里嘀咕,难怪这张京对徐谦如此不友好了,同行是冤家呀。

    张京对徐谦不友好,当然不只是因为同行的缘故,而是他已经受到不少大人暗中的照拂,对朝廷里的消息把握比较jīng准,知道徐谦表面上入阁,看上是官运亨通,实则早被许多重要人物所忌,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张京自然也不介意和徐谦翻脸。

    再者,这个侍读,他已经暗中活动过,他的那位业师已经打了包票,只要不出意外,定会在杨廷和面前为他争取,只要杨公那边没有内定的人选,有八成希望让张京高升一步。

    张京是新晋的编修,现在抱了粗大腿,要关系有关系,要出身有出身,他见徐谦是六首,自己反倒黯然无光,况且人家现在在内阁行走,自己却在翰林修史,心里早就不满,现在有了‘准信’,自然不免嚣张几分,当然也有一些故意踩一踩徐谦,故意炫耀的意思。

    徐谦却是个榆木疙瘩,忍不住道:“哦?不知这侍读是谁接任?是不是已经有准信下来了?为何我却不知?”

    张京顿时无语,这厮表面上一副装傻充愣的样子,弦外之音却有暗讽自己的意思,他脸sè一冷,道:“虽然没有准信,可是也差不离了。”

    张涛几人见二人话带着火药味,一个个讪讪然,却是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徐谦不露声sè,道:“莫非这侍读可是张编修……”

    话到一半,张京呵呵一笑,道:“哪里,哪里,我又何德何能。”

    他到了何德何能四字,张涛等人眼珠子都掉下来了,因为这个用词很微妙,分明是,内阁那边已经属意于他的意思,这岂不是告诉大家,侍读已经收入了他张京囊中了?

    张涛几人连忙道:“恭喜,恭喜张编修。”

    张京心里也是得意非凡,看了徐谦一眼,心里想,你是在内阁行走,却也混不到一个侍读,我在翰林修史还不是照样抢先你一步?状元又如何?六首又如何?你得罪了人,合该被我踩在脚下。

    徐谦倒是显得有些意外,心里不由想,这张京却不知走了什么门路,口气这样的大,脸上堆笑起来,朝张京拱道:“恭喜,恭喜,想不到咱们这儿出了个侍读,张侍读了不起啊,今rì是侍读,过不了几天,怕就要入阁了。”

    张京听出了徐谦的弦外之音,冷冷地道:“入阁倒也不指望,都是朝廷命官,为朝廷效力罢了,做什么官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尽忠职守。业师曾经教诲,做官即是做人……”

    他又抬出自己的业师出来,徐谦已经打断他,笑呵呵地道:“张侍读做官好,做人也好,令人钦佩。”

    来张京只是炫耀一下而已,谁知徐谦这个家伙表面上客客气气,可是暗中却夹着枪棒,不由勃然大怒道:“钦佩就不必了,就如徐编撰,你固然是学问好,可是做人却是不行,做官讲究的是四平八稳,做人亦是如此。”

    徐谦仍然带笑,眼眸中却掠过了一丝鄙视,却是道:“哦?还请张侍读请教。”

    张京当着众人的面道:“请教谈不上,就你平时言行放荡,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别看你在内阁行走,可是内阁行走更该慎之又慎,做人休得狂傲,否则定为别人所不容。”

    他竟是真摆足了官架子,对徐谦呵斥一番,不但过了嘴瘾,心里也是飘飘然起来。

    张韬几个目瞪口呆,察觉到了这火药味更浓了,更加不知该什么才好,索xìng低头喝茶,倒是徐谦对他左一口张侍读,右一口张侍读,似乎混不在意。

    张京到兴致勃勃处,冷笑道:“就如你在殿试时居然殴打同年,还威胁考官,哼,这是一个读书人该做的事吗?你还懂不懂礼法了?似你这样也想做官?”

    徐谦脸sè平静,道:“难道君子不是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吗?我殴打他乃是大义。”

    张京笑得更冷:“什么是大义,为人下官者就该知晓情理,真是愚不可及,难怪这次升任侍读没有你的份。”

    话到这里,已经很不客气了,张涛看不下了,忍不住道:“张侍……编修,都是同僚,何必如此?大家吃茶吧。”

    张京正在兴头上,哪里肯干休,道:“我这是教他做官的道理,点化于他,是行善积德,你何必如此,倒像是官故意针对他一样。业师对我多有教诲,就曾提过徐编撰,徐编撰飞扬跋扈,迟早……”

    他到这里,却有一个书吏在外头大叫,道:“徐编撰,徐编撰是不是在这里?”

    那书吏眼睛一转,便要进这值房来问,进来之后却发现徐谦恰好坐在这里,他连忙笑嘻嘻地道:“恭喜徐编撰,今rì杨公拟了新晋侍读学士的人选呈送入宫,陛下已经准了,徐编撰高升,忝为翰林侍读,恭喜,恭喜……旨意已经到了,还请徐编撰前内阁接旨。”

    张京呆住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听错了,明明这次十拿九稳的是他,连业师他老人家也已经拍胸脯保证,就算不是他,又怎么可能是徐谦?徐谦这厮不是四处得罪人吗?不是人神共愤吗?不是杨公早就看得不顺眼吗?这样嚣张跋扈、不守官场规矩的家伙怎么可能高升……

    张涛几人也是讶异得愣住了,事情变得太快,来连他们都认为张京必定是要升任侍读,否则今rì怎么敢出这样拿大的话?可是最后的结果……怎么是徐谦?

    …………………………………………………………………………………………………………

    月票低迷,打滚耍赖,含泪求月票。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