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三十一章:风暴

第三百三十一章:风暴

    平白得了千户,却是震动了整个厂卫,徐昌这个人大家倒是都有印象,这才当值了一年,就从寻常东厂番子借调到了锦衣卫,随后连升数级,一下子成了千户,这样的圣眷,就连那些兴献王府里出来的人都忍不住眼红。

    更重要的是,一般武官升迁,往往都会透露出点风声出来,比如说此人资历到了,又或者是因为什么功劳,可是在此之前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徐昌近来有什么显赫的功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做了半年多的百户,接着说升就升。

    须知锦衣卫里头,百户容易升迁,可是百户到千户之间却是一道坎儿,许多人熬了一辈子也没有迈过去,就算迈过去的,那也需要至少十年以上的积累,平时不但要办事得力,还得会来事,上下的人都得打点好,因为百户多如狗,千户却只有这么几个,做了千户就算是真正的高级武官了,有了真正的决策权。

    而接下来,让人更加诧异的事却又发生了,千户升了,厂卫里有了风声,说是皇家学堂已经酝酿,而筹办此事的人就是徐昌,徐昌在昨个儿已经递交了章程,陛下亲自批红,现在已经开始着手筹办了。

    进入皇家学堂的学生要求也十分严格,总共是三处的生源,一处是功勋之后,比如各公侯的子弟,其实这些人可是占了不少的部分,大明朝的贵族们有个特点,就是特别能战斗,一人生个七八个儿子是很稀松平常的事。生得多,可袭爵的只有一个。其他的只能混在亲军里当差,这些人自然也就成了进入皇家学堂的主力。

    除此之外。便是世袭的亲军了,不过世袭亲军大多数和勋贵们重合,大部分世袭百户、千户都有爵位在身。

    而能进入皇家学堂的还有一部分人,就是武举人,国朝重文轻武,一般的武举人混rì子的多,好不容易中了试,也未必能分到什么好差事,毕竟官军大多数都是通过世袭更替的。留下的差事并不多,就是这么点好差事也早被人盯上,推荐自家不成器的子侄替补上去。

    于是乎,一个问题就出现了,武举人们好不容易有了功名在身,按理说总算是有饭吃了吧,其实大多数人都混得很惨,他们不是进士,进士或许还有个肥缺在等着。他们的命运大多数是分去广西、岭南、琼州这些鸟不生蛋的地方,可是又有句俗话叫做穷文富武,也就是说一般武人,大多数都是家底丰厚之人。虽然政治地位不高,可是想要练武,家里没有几个闲人伺候着却是不成的。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对朝廷分派的官职往往不满意。地位又尴尬,最后往往顶着一个功名在家里厮混。宁可在家里吃白饭,也不愿意去穷乡僻岭的地方。

    皇家学堂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至少让武举人们看到了希望,进入了皇家学堂就意味着将来极大可能进入亲军担任武官,就算是从小旗做起也比得过广西的巡检。

    这消息早被无数耳目灵通的人士传开了,倒是有不少人很是期待,武举人这个群体是一个,一些勋贵子弟也是一个,尤其是庶子,他们的地位在外头看上去还算高,可是在族里内部却属于边缘人物,就算是会安排个差事给他们,可是未必能达到心目中的预期,而皇家学堂就是一个机会。

    现在整个京师都在到处打听这学堂的消息,不过现在许多事还在拟定,这消息只是星点半点,依然是遮掩在云里雾里,让人好生着急。

    徐谦这几rì太太平平的进宫当值,每次过午门的时候都免不了被人拉去问话,许多亲军禁卫的武官专门在这里堵他,自然就是想套消息,他们自然想知道这皇家学堂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都是问三个问题,其一是:陛下对这皇家学堂是否重视。其二是:在皇家学堂里读书,将来是否当真能分去亲军衙门里?最后一个问题更现实,老夫有几个不成器的儿子,不知够格吗?是不是一家只许进去一个,庶子能否进入学习?

    徐谦对这些问题烦不胜烦,他可是翰林,哪里有功夫?

    其实徐谦确实没心情关心学堂,学堂要筹办起来怕还要一个月的时间,可是现在在内阁里头,推举谁入内阁才是最正经的。

    杨廷和和毛纪显然也一直在关注这件事,甚至对平倭的事也不太上心,现在平倭既然有了定论,那么就势在必行,而新任内阁学士的人选却是真真实实的利益,在这方面,杨廷和自然不会客气什么,他直接上了一道奏书,请求让杨一清入阁。

    杨一清是老臣,素来和杨廷和交好,而且杨一清还曾历任过吏部尚书,诛杀过刘瑾,声誉很高,在朝中的口碑极好。

    杨廷和之所以推举杨一清,却是有他的考量,一方面,他和杨一清关系莫逆,另一方面,杨一清的资历却是不如他,虽然杨一清很早前就曾担任过要职,可是曾经下狱,也没有入过阁,算起来,杨廷和倒是还能控制得住他。

    况且杨一清这个人的xìng子虽然不温不火,可是原则问题一向比较看重,杨廷和是希望把杨一清举荐入阁,恰好可以成为自己的助手。

    徐谦在待诏房里听到杨一清三个字,顿时脸sè变得有点古怪起来,恰好李时来寻他,徐谦问李时道:“大人可听到内阁那边的消息吗?杨公已经上书了。”

    李时一副愕然的样子道:“上书,上什么书?”

    “你就装吧。”徐谦心里鄙视的骂了李时一句,这个老家伙不可能不知道内阁那边的动静,现在却来装疯卖傻,徐谦道:“自然是内阁人选的事,杨公推选的是杨一清。”

    李时听罢,深深地看了徐谦一眼,道:“你认为杨一清会入阁吗?”。

    徐谦摇头道:“多半不会。”

    李时道:“何以见得?”

    徐谦想了想,道:“杨公推举杨一清固然有他的考量,可是大人不要忘了,杨一清从前可历任过吏部尚书,劳苦功高,此次起复,或许会成为杨公的左膀右臂,可是这内阁里头不是还有个毛纪吗?论资历来说,杨一清在吏部任尚书的时候,毛纪还只是个清贵翰林呢,一旦杨一清入阁,毛纪岂不是要乖乖靠边站?论与杨公的私交,毛纪不如杨一清,论手腕,毛纪又是不如,论起资历,毛纪还是不如,毛大人现在正美美的想做他的次辅,若是杨一清入阁,他多半还得乖乖站到一边去。”

    徐谦这个分析却是老实话,不过从这里来看,杨廷和确实是个狠人,他虽然用毛纪,却未必喜欢毛纪,毛纪这个人有点眼高手低,杨廷和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李时笑了,徐谦这个家伙当场议论毛纪,可见这家伙现在是铁了心和毛纪做对,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几分不屑。

    李时道:“不错,杨一清一定不会入阁,你等着瞧吧,弹劾奏书很快就会来。”

    他又深深看了徐谦一眼,若有所思地道:“其实就算毛纪不下绊子,宫里也未必肯接受杨大人。”

    徐谦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果然到了次rì,弹劾奏书就出现了,奏书是都察院一个御使上奏的,说是杨一清在父丧丁忧期间与乐jì作乐,说得有鼻子有眼,就像是真的一样。

    在大明朝,其实贪污并不可怕,天下的官有几个不贪的呢?这种事可大可小,往小里说,屁事没有,可是往大里说,最多也就是开革罢了。可要是有违了孝道就不一样,这就成了政治污点了,丁忧是大事,尤其是在丁忧期间被人质疑寻欢作乐,那就更是大事。

    一旦出了这样的事就必须让有司彻查,宫里立即下了旨意,做出了彻查的决定。

    这就苦了这位杨一清杨老大人,因为杨老大人好不容易有了复出入阁的期望,结果被这么一个狗屁倒灶的事缠上,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没有半年功夫是不成的,半年之后,黄花菜都凉了。

    有心人当然知道,在这个弹劾奏书的背后带着很强的政治目的,这篇弹劾奏书为何不早不晚,偏偏这个时候出来?其实无非就是有人不想让杨一清入阁罢了。

    虽然大家都懂,可是有些事知道了却是不能说,有权利参与这个游戏的人不会做声,没权利参与的也只能看戏。

    待诏房里当值的徐谦听到了消息,也只是淡淡一笑,忍不住喃喃道:“想不到啊想不到,这才刚进翰林,就有一场好戏要开场了。”他脑中想到一个词儿——风暴。

    不错,就是风暴,从今天开始,整个朝野将会进入一个风暴时期,将会有许多人因此而提拔,而会有许多人随之一落千丈,游戏……开始了。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