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二十九章:皇家

第三百二十九章:皇家

    却徐昌告别了徐谦来到了暖阁外头,通报一声,便入阁觐见。

    嘉靖想来已是等得不耐烦了,他哪里知道徐昌在宫里还和徐谦寒暄了好一阵子,只以为沿途有什么事耽误,显得有些不悦道:“怎生来得这么迟?徐爱卿不必多礼,起来话吧。”

    他沉吟一下,才道:“赐坐。”

    显然赐坐二字是他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按理来,徐昌的身份是不可能御前赐坐的,嘉靖心里也有犹豫,最终还是决心给予这个优待。

    御前赐坐对徐昌来自然是第一次,他小心翼翼地坐下,道:“卑下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嘉靖淡淡一笑,反而责怪之心随着他的笑容渐渐消融了,他不以为然地道:“你勤于王事,公务繁忙嘛,怎么样,路政局那边的事务依旧繁杂吗?”

    若是以往,徐昌肯定要表现下自己如何勤劳、如何塌实肯干,只是现在得知要赋予重任,若是自己现在忙得脚不沾地,这不是傻子吗徐昌不是傻子,还透着一股子耍弄小心眼的聪明,他连忙道:“现在好了一些,不像从前那样事无巨细都要过问,如今规矩已经定了下来,让下头人按部就班做各自的事也就好了。”

    这个回答还算得体,一方面是告诉嘉靖,现在徐某人很清闲,请皇上赶快给徐某人的肩膀上再压一压担子吧。另一方面却又是告诉皇帝,自己从前还是很忙的,这苦劳还是有的。

    嘉靖对徐昌没有什么戒心,这种话没有往深里琢磨,因此也没有体会到话中的意思,笑吟吟地颌首点头道:“很好。你劳苦功高,朕自然是知晓的,你和徐谦父子二人都是朕的肱股之臣,有些功劳就算别人不知,朕也不过问,可是心里却是清楚,路政局被你管理得很有条理,近半年来冲入内库的银钱也大出朕的预料之外,有功要赏。朕的旨意已经起草了,敕封你为锦衣卫千户,如何?”

    徐昌连忙道:“卑下何德何能得蒙陛下垂青,如今身无寸功,却得陛下重赏。大恩大德,异rì便是肝脑涂地,亦难报万一。”

    这种讨喜的话,当年徐昌在钱塘县衙里,一天不知道要对人多少遍,如今在天子面前出来,无非是恭维的人从县尊、县丞、主簿、典吏、都头变成了天子而已。

    奉承对徐昌来就和吃饭喝水一样。不但不生涩,还练出了感情。他们徐家父子对待天子的态度几乎是两个极端,徐谦总要耍点聪明,偶尔会打个小擂台。可是徐昌却是极尽奉承,你一句话没完,他就有无数好听的话在这儿等着了。

    嘉靖显然对此颇为受用,点头道:“这是你应得的。一个千户有什么大不了的?若不是你资历不够,便是佥事。朕也舍得,事情就这么定了,朕召你来倒不是为了这个事,眼下不锦衣卫,就是整个亲军都是乱象丛生,这些力士、校尉多有懈怠,这其中的原由既有平时管束不严的缘故,另一方面却也因为武官无能,朕听许多人连大字都不识得几个,公都不知道怎么看,这些,你是知道的吧?”

    徐昌老脸一红,话他老人家也是粗通墨,十个字只认得七八个而已。不过他和那些世袭的武官们终究不一样,这些人都是世袭得的官职,从前的时候,十个就有八个是饭来张口衣来伸的公子哥,就算有人是靠着嘉靖才发的家,比如在王府的时候曾经做过护卫,可是眼界毕竟狭隘,白了,让这种人做官,实在是为难了他们,徐昌虽然化水平不高,可是因为在县衙里办公,下头还管着十几号人,平时征税、拿人、站班……这些县衙里的杂事在经过二十年的当差之后,早就积累了无数的经验,这不但练就了徐昌的jīng明,更是让徐昌在办事方面有自己一套独特的风格。也正因为如此,嘉靖才对他印象不错,否则单凭有一个好儿子就想荣升锦衣卫千户,真当嘉靖是二百五吗?

    嘉靖看了徐昌一眼,道:“朕找你来,就是想问问你,你可有什么主意?”

    徐昌道:“陛下所的这些,卑下也略有耳闻。至于怎么整肃,卑下却不敢胡,陛下圣明,想来已有了办法。”

    这也是徐昌和徐谦的区别,若是徐谦,莫是嘉靖问起,就算嘉靖不问,他都能一二三四五出一大堆东西来。可是徐昌自知在这方面是他的软肋,反正得不好,那么索xìng就给嘉靖戴个高帽子,营造出一个忠厚份的形象出来。

    嘉靖满意地点头,道:“朕确实有了办法,朕打算效仿内宫内书房,在亲军之中也专设一个学堂,这个学堂归你节制,如何?”

    徐谦道:“卑下何德何能……”

    嘉靖摆打断他,道:“朕既然决心让你来筹办,自然有朕的道理,你就不要推辞了。不过如何筹办,朕却想听听你的意思。”

    显然,嘉靖想考校一下徐昌,靠拍马屁是不成的,嘉靖得靠这个来整肃亲军,这是嘉靖比较看重的大事,虽然没有平倭那般急迫和重要,却也是一块心病,总不能拿这个来做人情吧,若是徐昌不能出一个子丑寅卯来,那么也只好另择高明。

    徐昌自然看穿了嘉靖的心思,沉默片刻道:“要建学堂,卑下倒是有三点看法。”

    三点……

    嘉靖突然觉得有些看低了徐昌,这家伙倒是张口即来啊,连嘉靖自己都没有想到三点。嘉靖颇为兴趣地道:“你但言无妨。”

    徐昌道:“其一,要建学堂,就必须先要有个名分,比如国子监,国子监里的读书人多是举人,跨出半步,那就是朝廷命官,身份显贵。这亲军学堂也是一样,既然这是亲军学府,将来在这里学习之人将来难免要受重任,那么就必须给他们一个名份,名份若是不足,就不能提升他们的自信和自豪感,所以卑下以为,陛下最紧要的,是给予学堂一个殊荣。”

    “殊荣……”嘉靖听到徐昌先是拿名份事,心里不免有点看轻徐昌了,原来起个名字也成了三点看法之一,可见徐昌所谓的三点看法实在水的很。可是后来听了徐昌的分析,又觉得很对,这就好像亲军一样,亲军和其他官兵能有什么分别?还不都是吃着饷银混饭,同样有官兵之分,可是正因为这亲军二字,使得这亲军成了天下武人向往的所在,天子亲师,绝不是闹着玩的,如此一琢磨,嘉靖倒还真觉得这个有几分道理。

    此时,嘉靖眯着眼不由重新审视起徐昌了,他突然觉得,这个人比自己想象中更加不简单。

    “你继续下。”

    受到了鼓励,徐昌继续道:“所以卑下认为,这学堂的名字越响亮越好,同时再给予里头的学生们一些优待,就算只是一点点,也足以让他们感受陛下恩德,心中对陛下无限感激。”

    “那么,该取什么名字呢?就叫御林如何?御林学堂……似乎还是差了一些。”

    徐昌道:“卑下倒是有个名字,不妨就叫皇家学堂如何?”

    “皇家……”嘉靖呆了一下,这皇家二字可不是玩笑,大明朝还从来没有哪个衙门叫做皇家,可是话回来,冠名皇家,确实是彰显其特殊身份,而且还有点儿天子私学的意思。而这些人都将是亲军的骨干,天子亲军、皇家学堂,这似乎也不冲突。

    嘉靖慢悠悠地道:“这个名儿倒是可以,你的第二点看法是什么?”

    徐昌道:“既然是要办学,那么教授学生哪些知识却也是重中之重,卑下以为,可将传授的课程一分为三,其一‘讲武’,其二‘明理’,其三‘治军’,讲武即是骑shè,让学生们学习骑shè武艺,既是强身,也能增强个人的武艺。所谓明理,就是如国子监的生员一般,学习四书五经,教授他们识字,同时讲授他们忠君的道理;所谓治军,则是教授他们做事的领,如何让人信服,如何以身作则,甚至遇有敌情,如何调配人围剿或是固守,学生上午讲武,下午可以明理,到了傍晚,还可以学习治军,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嘉靖来只是想向内书堂一样,让这些世袭的子弟们学点东西,到时候不至于是个窝囊废,可是现在徐昌大谈讲武、明理、治军之道,倒是让他突然改了主意,小打小闹毕竟没什么意思,既然冠以了皇家之名,当然不能只是随意让人学点东西才算,徐昌的倒是不错,按着这个思路,培养忠君、jīng通骑shè又能治军的人才出来,似乎不错。

    ……………………………………………………………………………………………………………………………………

    第三章送到,含泪求月票!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