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一十五章:豪门似贼窝

第三百一十五章:豪门似贼窝

    被这陆征死磨硬缠,实在没有办法,徐谦只得坐轿去了陆家,东宁侯的府邸占地颇大,开国和靖难的贵族能稳稳当当世袭到嘉靖朝的并不多,陆家就是其中之一,家族之中的子弟一旦成年,直接编入亲军,如今陆家子弟遍布亲军十二卫,老树盘根,却也不容小觑。

    徐谦下轿,陆征已是骑马跟来,先是冲门房呵斥道:“新姑爷来了,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通知夫人,不可轻慢了贵客。”

    门子飞快进去。

    陆征随后热络的抓住徐谦的胳膊,笑呵呵的道:“寒舍简陋,走吧。”

    拉着徐谦过了门房,这京师里的豪宅徐谦算是见识的多了,如今倒也不以为意,陆家是武勋世家,所以宅邸颇有几分北方的豪迈壮阔,虽是失了别致和宜人,却是别有风情。

    这陆征摆明着是把徐谦当‘自家人’看待,并不带徐谦到前厅,而是直接往花厅里去。

    到了花厅,徐谦差点被吓趴下,这里竟已有不少人,一个个一身戎装,拥簇着一个老太太,老太太慈眉善目,却是白发苍苍,手拄着拐杖先是打量徐谦,一双老眼竟是有了几分神采,将徐谦全身上下打量一遍。

    至于身边拥簇他的老少爷们,却都一个个屏住呼吸,都不去看徐谦,反而目光都落在老太太身上。

    若说这个时候有闪光灯,那么老太太必定是聚焦点。

    至于徐谦则是莫名其妙,被这老太太的眼睛打量之后,老太太咳嗽一声,拄着拐杖的手轻轻一拨,拐杖便离了手。边上一个年轻子弟连忙接住了拐杖,另外几个生怕老太太摔着,连忙伸手出来虚扶,老太太怒道:“老身还没到走几步就让人搀扶的地步,你们都盼老身动弹不得吗?”

    子弟们一听,连忙羞愧的后退一步,一个个脸sè古怪的不做声。

    老太太的动作其实很敏捷的,哪里看出什么老态,因为接下来。她拿大脚已经飞快前迈几步,一把抓住了徐谦的双肩,激动的道:“好孙婿呀!”

    她这一叫,徐谦老脸通红,还没有做出反应。这整个大厅顿时sāo动起来,众人兴匆匆的将徐谦围在一起,这个拱手作揖,道一句:“鄙人陆胜,见过徐兄弟。”

    “鄙人陆沉,算起来是你二伯父,哈哈……等你们完了婚。还要……”

    这人话还没说完,立即便被其他声浪压下去。

    徐谦……惊呆了……

    想想看,一个老太太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你,然后突然冒了一句好孙婿。再之后,无数的‘亲戚’走马灯的在徐谦面前转,这个叫他兄弟,那个是他伯父。另一个又自称是他堂姐夫,徐谦突然发觉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太够用。可见这些人一个个虎背熊腰,身批兽甲,显然都是一个个从各个军门里下值回来,人家现在是笑脸相迎,亲热的不得了,徐谦想骂你们是不是有病,却也没有这个胆子,他要是敢把这句心里的话说出来,那才是真正有病了,这些人一人给他一拳,保证他一辈子都站不起来。

    徐谦尴尬了,而他的神情在老太太的眼里,老太太目光一转,呵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切莫吓坏了新姑爷……”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必定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说起话来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豪气,脚上也没有缠足,虽然老迈,可是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一双老眼虽是浑浊,却是顾盼有神,她一句话喊出来,整个大厅就安静了。

    大家屏住了呼吸,又把目光看向了老太太。

    老太太已是热情的拉住了徐谦的手,很快将脸上的威严收敛,换上了和蔼可亲的微笑,拉着徐谦道:“孙婿,咱们陆家是武勋人家,这些子弟呢,平时粗野惯了,你不必放在心上,没有吓坏你吧。”

    徐谦很想真诚的告诉她,他已经被吓坏了,可是这话终究没说出口,苦笑道:“还好,还好!”

    老太太拉着徐谦坐下,随即自己坐在她的太师椅上,一字一句的道:“哎……这世上的事,终究逃不开一个缘,若无陛下赐婚,老身哪里去寻你这样知书达理的孙婿,不过老身说句心话,你已和桂家女子成亲,来嘛,老身心里总是觉得有个疙瘩,不过君命难违,咱们陆家是武勋之家,最讲的就是忠义,因此老身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能违了君命的好,更何况老身初见你,心里头便觉得亲切,你和这些不肖子弟们不一样,你是读书人,见识广,虽说武殊途,咱们陆家不会计较你,你也不必计较咱们陆家。”

    这句话软硬兼施,棉中带刺,徐谦算是听出来了,人家这是打定了主意,这婚事非要结了不可。

    徐谦决心拖延,道:“老夫人说的对,不过学生刚刚在内阁公干,这个……这个……”

    老太太很是通情达理,道:“你想说,并不想急着成亲是吗?这无妨,咱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陆家一向是讲道理的,不如这样,明年择定吉时,到时老身自然上奏宫中,cāo办婚事。”

    徐谦目瞪口呆,正要婉言拒绝。

    突然有人伸手拍了他一下,道:“徐公子,好久不见。”

    徐谦侧目回头,看到的却是个年轻的青年人,这人也是一身禁卫装扮,徐谦依稀记得似乎认得他,可是在哪里见过呢?

    倒是这青年将军似笑非笑道:“徐公子还记得在杭州的时候吗?”

    他一番提醒,徐谦想起来了,道:“你是红秀边上的那个侍卫将军”

    这青年将军显得有几分高傲,道:“徐公子总算还记得,那个时候徐公子只是个府学生员,想不到如今已是状元了,今rì在南京重逢,真是缘分。”

    徐谦现在听到缘分两个字,心里头就纠结的很,他看到这个青年将军,就不免想到了红秀,联想到当rì自己送红秀登船,红秀留给自己最后一句话竟是个滚字,他心里就有点酸酸的,后来到了京师,却始终没有红秀的消息,却不知她现在如何了。现在总算寻到了与红秀有关的人,他很想迫不及待的问问红秀的下落,只是沉默了一下,却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这个情况,若是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起一个姑娘的下落,相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挖坑埋了。

    不过既然有了线索,徐谦倒是放下了心,先知道这个青年将军的联络方式,以后再问就是,他装出一副很热诚的样子,道:“远在他乡逢故人,实在是一件喜事,是了,我还未问过将军的名讳呢。”

    青年道:“我叫陆炳,暂时在锦衣卫中公干,不过只是个跑腿的小总旗,怕要被徐公子见笑了。”

    陆炳……还小角sè……

    徐谦哭笑不得,不过仔细想想,这陆炳虽然曾经是嘉靖的伴读,可终究还是嘉靖初年,陆炳的父亲虽然已经成为了锦衣卫佥事,可是陆炳人却还稚嫩的很。

    陆家……

    陆炳不是安陆人吗?怎么和这东宁陆家有关系?

    他仔细一琢磨,顿时明白了,陆炳定然是东宁侯的旁支,否则又怎么可能混入锦衣卫里公干,朝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挑选一些锦衣卫和太监分派去各王府任职,总体来说,陆炳应该是京师人才是,或者说……正德皇帝无子,当时朝中就已有许多人知道,将来的皇帝必定要在各藩王中挑选,而算起来的话,当时在安陆的嘉靖算是当时皇室最亲近的旁支,作为一个豪门大族,自然要早做准备,提前进行投资,所以陆炳父子二人就在陆家的运作之下调去安陆。

    这个理由……似乎说得过去。

    豪门盛衰,都取决于天子,每一次的皇帝更替,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考验,现在来看,陆家似乎走对了这步棋,足够保证他们再折腾个几十年了。

    徐谦微微一笑,道:“陆将军,你我既是故人,将来自然不能生分了,到时我请你吃酒,正好有事和你商量。”

    见徐谦对陆炳有兴趣,老夫人目光一闪,朝陆炳使了个眼sè,陆炳抿嘴一笑,应了下来,道:“到时一定登门造访。”

    在陆家坐了半个时辰,接着便是开席,这陆家的人口实在太多,或者说老太太出面的时候阵仗实在太大,几十号武官急匆匆的下值赶来,连甲衣都没脱下,众人纷纷去换了常服出来赴宴,席间少不得灌徐谦几杯,徐谦感觉自己进了贼窝,却又无可奈何,勉强吃了酒,竟是有些醉了,他神情一涣散,老太太目光幽森,将陆征叫到一边,道:“待会儿大张旗鼓的把老身这孙婿送回家去……就让陆炳去吧,顺道让他拜会下徐百户,说起来他们也算同僚,就以晚生的身份去,知道了吗?”

    陆征道:“是,儿子这就去处置,就怕桂家的夫人见了不好看。”

    老太太看他一眼,语重心长的道:“第一次脸sè不好看,第二次、第三次呢……这叫习惯成自然。”,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