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一十二章:徐编撰是‘好人’

第三百一十二章:徐编撰是‘好人’

    须臾功夫,徐谦等人就已经到了。

    毛纪虎目一撇,不经意的审视徐谦,露出几分不怀好意的意味。

    杨廷和倒是平静,待三人行了礼,他莞尔一笑,道:“事情,老夫已经清楚了,徐谦,你有什么要说的。”

    这就是老油条的事,漫不经心的一句话,隐含着多重意思,一方面是告诉徐谦,不要想抵赖,事情已经定了xìng,现在这边也不想纠缠在这对错上头。然后直接把问题抛给了徐谦,看他怎么为自己辩护,又或者说看他怎么自请处罚。

    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现在多半要乖乖的认罪求饶了,杨廷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一个司吏挨了打不算什么,徐谦毕竟是明rì之星,是六首翰林,现在徐谦的前途是捏在自己手里,怎么处置是他说了算,他现在等的,就是徐谦从jīng神到上的屈服。

    徐谦微微一笑,道:“杨公既然已经知晓了事情的原由和经过,如何处置,自然是杨公定夺。”

    来只是给徐谦抛一个麻烦,谁知道徐谦硬生生完成了兵乓球,杨廷和将问题送给徐谦,徐谦一个反拍,又打了回去。

    怎么处置,既然是你说了算,而且你也自称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那么就请杨公定夺好了。

    来这句话是没有问题的,这是官场上很寻常的谦让手法,你给我点面子,我再回敬回去,大家相互抬轿子。可是这句话放在今时今rì,就有点让人犯迷糊了,给你一个自辩的机会你不要,你倒是好了。怎么,想做滚刀肉吗?把柄都在人家手里,不乖乖就范,反而跟掌握了你命运的人卯上了。

    杨廷和素来为人所敬,还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顿时老脸拉了下来,显然已经有改变主意,有严惩的意思。

    毛纪抓住了时机,冷冷一笑。道:“好大的口气,不过是新任翰林,如此嚣张跋扈,殴打司吏,私设刑堂。这是翰林应当做的事吗?杨公屡屡对人说,为官者不在学问,而在私德,若有德行,则必定是忠臣贤臣,像你这样放肆的人,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若是不严惩你,他rì人人效仿你,这还了得?你铸下大错,非但不知悔改。现在还恬不知耻的让杨公处置,好嘛,那就严惩你。”他向杨廷和道:“杨公,这样的恶行。实在不多见,不妨让他去南京。教他好好思过。”

    堂堂状元,是不可能是南京的,南京虽然是烟花之地,却也是官场坟墓,一旦打发去了那里,你就渐渐被人遗忘,表面上你还是吃俸禄的官,可是这一辈子,很难有出头之rì了。

    毛纪的心思很简单,这个姓徐的必须滚,不是从内阁滚回翰林,而是从京师赶去南京,彻底葬送了此人的前程,眼不见为净。

    只是三言两语,徐谦便晓得了两个学士之间的打算,杨廷和还在举棋不定,倒不是怕了徐谦,而是徐谦的身份敏感,因此暂时只愿意敲打,甚至给个深刻教训。而毛纪不同,毛纪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直接将徐谦一脚踩死,而之所以如此不客气,想来那王司吏,必定和毛纪关系匪浅。

    他笑了,随即道:“毛学士如此嫌恶下官,下官竟是不曾想到,不过现在杨公在这里,毛学士似乎有些喧宾夺主了。”

    这话里话外带着讽刺,毛学士,你眼下连次辅都没当上呢,杨廷和就在这里,似乎还没轮到你多嘴。

    要说毛纪比起徐谦来,不知高了多少个品级,在他眼里,徐谦连个蚂蚁都不如,可是蚂蚁居然也敢讽刺他,这就教他受不了了,毛纪的目中掠过一丝杀机,正要开口。却听杨廷和不悦道:“徐谦,你好大的胆子,毛学士是什么人,你也敢出言不逊?看来老夫确实是纵容了你,以至于你越来越放肆,你既铸下了大错,毛学士方才所言也有道理,从此以后……”

    他正要直接给徐谦‘宣判’,这时候杨慎忙道:“大人,此时前因后果另有蹊跷,实在是王司吏胆大妄为,事先滋事,他一个小小司吏,妄自尊大,早已惹得待诏厅那边天怒人怨,徐编撰这也是为了整肃一下待诏厅乌烟瘴气的风气,下官以为,徐编撰所作所为,虽然有过激之嫌,却并不算嚣张跋扈,至于私设刑堂,更是无稽之谈。”

    杨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时让杨廷和和毛纪都有点没转过弯来,杨廷和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知道杨慎突然跳出来,必定不是因为和徐谦有什么交情,这件事还有内情,而且看杨慎的意思,眼下还真不能处置徐谦,否则以杨慎眼里揉不得沙子的xìng子,哪里还用的着毛纪跳出来牢sāo。

    只是杨慎这句话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深意呢?

    杨廷和脸上带着微笑,不露声sè,已是将打发徐谦去南京的话吞回了肚子。

    至于毛纪就更加镇定了,待诏厅的情况他是清楚的,王司吏一直在给他汇报,种种迹象表明,杨慎对徐谦绝对没有好感,甚至有些嫌恶,可是这才几个时辰,怎么就态度逆转了?

    首辅的儿子跳出来和他打擂台,让他顿时感到头痛,唱反调嘛,得罪了人家儿子就不免要得罪人家老子,他现在和杨廷和正处在蜜月期,而杨廷和老树盘根,岂是他招惹的起,可方才放了狠话,现在让他收回,终究还是拂不开面子。

    李时听了杨慎的话,也有点儿觉得不对味,来他见两个学士兴师问罪,顿时打消了给徐谦卖好的心思,可是杨慎这么一说,让他感觉有点突然,因为他最是清楚,杨慎和徐谦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在二人一起进杨慎值房说话时,话里话外都带着火药味,何以进去三言两语,就改变了杨慎的态度——有蹊跷,或者说这徐谦有后招。

    想到这里,李时毫不犹豫,呵呵笑道:“是啊,徐编撰虽然只来了两天,可是为人谦和,待人诚恳,便是对寻常书吏也是客客气气,王司吏这个人,下官不怕说句难听的话,此人虽是老吏,可是有些事,总是有点儿不太检点……”

    他倒是够‘仗义’,竟是说了徐谦一箩筐的好话,竟好像邀功请赏一样。

    其实李时也明白,两个学士大人对徐谦并不喜欢,可是杨慎突然转口,让两个学生既震惊,又有点下不来台,显然大家都认为杨慎很有深意,所以也拿捏不定是不是该收拾徐谦,这收拾人终究要有一股子勇往直前的气势,让你完蛋就完蛋,绝不拖泥带水,更不能心里存着疙瘩,所以李时才在这个时机美言,恰恰是给杨廷和和毛纪一个台阶。

    杨廷和深深看了杨慎一眼,倒也没再坚持什么,微微一笑,道:“这件事,老夫定会明察秋毫,徐谦,既然你的同僚都为你美言,那么老夫待事情水落石出,再从长计议,你休要存着妄想之心,不过你也不必胆战心惊,心怀芥蒂,只要不是你的错,老夫自然不会为难你。”

    这就好像打太极,拳头眼看就要到徐谦的鼻尖了,下一刻就要将徐谦的鼻梁打断,可是在半空中划一个弧,接着又把拳头收了回去。

    徐谦连忙道:“下官心中坦荡,杨公若是能明查,下官求之不得。”

    他心里已经明白,说是会明察,无非就是待会儿去私下和杨慎说话而已,等听到杨慎的话之后,最后无非是不了了之,对于内阁大学士这样的身份,一个司吏,实在不值一提,自然也不会看在眼里,更何况这司吏还可能让自己名誉受损,那更是没什么可商量的。

    毛纪端坐着不吭声了,徐谦却明显感觉到,他的嘴角微微浮出一丝狞笑,毛纪的修养远远不如杨廷和,能够像杨廷和那样对事情收发自如,心xìng更是差得远。

    杨廷和挥挥手:“都各自办公去吧。”

    大家一起告退,三个翰林从内阁值房出来,彼此之间,话头也就多了,李时这老油条不管出于何种居心,至少是拉了‘兄弟’一把,徐谦总得表示,说了一些感谢的话,李时倒也欣然接受,亲切的道:“这不算什么,你是后进,你我同为翰林,自然该帮扶你一把,以后多事,切莫莽撞。”

    而杨慎对徐谦的态度,也是好了一些,或许其他人很难理解,徐谦坑了杨慎一把,杨慎对他竟是亲切了不少,其实这事真要点破,也很正常,从前的时候,杨慎没把徐谦放在眼里,他这种极品官二代,身又是大明朝鼎鼎有名的考霸,一向高傲的很,一般人听到六首,心里不免有些尊敬,他则不同,反而觉得徐谦是走了狗屎运,总之就是孤芳自赏,偏偏就是不把徐谦当一回事,因此在以往,他见了徐谦,最多蜻蜓点水的点点头,会刻意保持距离。

    只是现在,徐谦已经用行动证明,他并不比杨慎差,甚至比杨慎更加高明,无论杨慎心里对徐谦有什么疙瘩,至少在表面上,已经不能等闲视之了,就算是敌人和对手,至少平时的客气是断断不能少的。,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