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零九章:想作死就成全你

第三百零九章:想作死就成全你

    书砸在张书吏的身上,虽然对身体发肤无损,却也吓坏了张书吏,王司吏打徐编撰的脸,所以收拾袁弘,而现在徐编撰要打王司吏的脸,莫不是要收拾自己吧?

    他久在内阁行走,深知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道理,前些时rì毛学士和蒋学士闹得厉害,不知多少人跟着倒霉,现在事情告了段落,这才消停几天,自己就撞到了枪口上。

    张书吏深知不能硬碰硬的道理,连忙干笑道:“大人,人得而诛之固然有理,可是国有国法,小人并没有别的意思,一个小小书吏,人微言轻,一切都是照上头意思办事,还请大人见谅。”

    言外之意就是,你冲我发什么火,我只是小鱼小虾米,有本事,你对王司吏说这番话去?

    徐谦冷笑,鄙视地看着他,道:“本官说了寻你麻烦吗?你去把王司吏叫来,就说本官有话要和他说。”

    “这……王司吏公务繁忙,只怕……”张书吏言辞闪烁地道。

    徐谦冷笑道:“你若是叫不来,那么本官就找你的麻烦,你自己掂量吧。”

    还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张书吏心里腹诽一番,只好应道:“小人去试试。”

    方才徐谦的一番话,声量不小,至少厅中办公的书吏都听在耳里,大家愕然地偷看徐谦,心里想:“怎么,这徐翰林想做什么?”

    谁知徐谦却没有在这里逗留,而是长身而起,背着手一步步走出待诏房。

    大家心里顿时鄙夷。这徐谦多半是在逗你玩,一边叫张书吏叫人。自己却是走了,这分明是故意耍人嘛。就算是王司吏过了来,白跑了一趟,看上去似乎吃了亏,可是这样幼稚的整人手段,未免有点拿不上台面。

    总之,徐谦是走了。

    大厅里顿时议论纷纷起来,大家对袁弘有些同情,便是张书吏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毕竟大家在一起办公。都是书吏,表面上风光,可是在内阁里,书吏和贱役并没什么分别,袁弘和大家一样都是读书人,居然挨了打,又听说要开革出去,许多人心里都不好受。

    只是这个节骨眼里,同情归同情。却无人上前去安慰。

    袁弘脸sè死灰,眼下只等着王司吏去告状,到时再打发了他走,他毕竟是读书人。脸皮儿薄,这要真赶出去了,怕是想死的心都会有。

    过不了多久。王司吏便领着张书吏来了,王业脸sèyīn沉。好说歹说才被这张书吏叫来,他正要寻徐谦。却发现徐谦已经走了,脸sè更加yīn沉下来,冷冷地看了张书吏一眼,道:“人在哪里?”

    张书吏也是无语,你说你好好一个状元公,一个翰林编撰,言而无信,这不是逗人玩吗?只得闪烁其词地道:“徐翰林只说请王司吏来,却……却没有说……”

    “哼!”王司吏的脸sè铁青,冷笑道:“真是跳梁小丑,他以为这是市井,连这样的玩笑也开?亏得还是翰林,老夫在这里当了十年的差,翰林老爷见得多了,这样厚颜无耻的却是不曾见到。”

    他正说着,外头传出一个慵懒的声音,道:“王司吏不曾见到什么?”

    王司吏侧目看去,却见徐谦此时领着一个太监和一个当值的大汉将军进来,这太监和大汉将军的脸sè都很古怪,乖乖地跟在徐谦的后头,而徐谦一身官服,长身而立,负手对王司吏冷笑,道:“王司吏来得正好,本官正要寻你!”

    众人面面相觑,看到徐谦后头的大汉将军和太监,忍不住想:“这徐编撰,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王司吏的脸sèyīn沉,不得不给徐谦作揖,道:“不知大人寻小人所为何事?”

    徐谦的下巴微微抬起,傲然道:“本官问你,为何翰林都在值房办公,独独本官却在厅里?本官听说翰林杨慎的值房方圆也有二十丈,笔墨纸砚俱全,还有不少藏书,他有,本官为何却是一无所有?”

    这是旧事重提了。

    王司吏道:“因为大人新官到任,暂时没有空余的值房,所以只能委屈大人。”

    徐谦冷笑道:“是吗?可是本官方才打听清楚了,前任也有个翰林在这里公干,如今已放去了户部任职,本官只是顶替他而已,既然如此,他的值房应当是空出来的才是。”

    “这……”王司吏无言以对。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人家摆明着就是想整你,偏偏你不识相,非要多嘴来问,你叫王司吏怎么答?

    徐谦又道:“还有,翰林奉命草诏,拟定诏书,整理奏本,为何本官听说杨慎杨翰林每rìrì理万机,可是本官却是没有一份公务送来?你不要说什么本官是新官,这天下的官无论是初来乍到亦或者是久经宦海,就没有闲着的,怎么反倒到了本官这里却成了泥菩萨?这莫非是内阁的意思?假若是内阁哪个学士的意思,你就给本官指出来,到底是哪个学士要为难本官,你说个清楚。”

    “这……”王司吏吓了一跳,其实就算内阁有学士暗中授意,王司吏也不敢把这人说出来,连忙矢口否认道:“是小人怕大人辛苦……”

    徐谦笑了,道:“看来这都是你的一个人的主意了?”

    王司吏不吭声了,只能默默担起这个干系。

    徐谦板着脸,继续道:“事到如今,你可知罪吗?”。

    王司吏愣了一下,忙道:“小人不知犯了什么罪,就算有罪,那也该是上官处置,大人未免代越庖厨了。”

    徐谦朝他森然一笑,道:“是吗?你犯了这么大的事,已是人神共愤,本官今rì偏偏要处置了你,来,将这居心叵测、诽谤杨公的家伙拖下去,打死!”

    打死两个字固然是足以让人震撼,更让人震撼的是,前头还加了一个诽谤杨公,这杨公是谁?乃是内阁首辅大学士,这是什么人物?可是徐谦说王司吏诽谤杨公,至少在内阁里头,这罪行怕也和诽谤君上差不多了。

    那大汉将军和太监也不知是吃了什么枪药,不但敢跟着徐谦进待诏房,听了徐谦的话,竟是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王司吏大叫:“小人冤枉,小人犯了什么罪,你一个翰林编撰编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敢残害小人?”

    徐谦冷笑不答,却是道:“来人,给本官斟茶,本官渴了。”

    王司吏已经被孔武有力的大汉将军提起来,那小太监则是一把扯住了他乱蹬的腿,正要将他拖出去。

    徐谦皱眉道:“不必拖出去,为了以儆效尤,就在这里打,没有棍子,这里不是还有桌椅吗?往死里打,打死了,本官担这干系!”说罢又看着身边目瞪口呆的诸书吏,拍案道:“都聋了吗?本官饥渴,给本官斟茶来,张书吏,本官叫的就是你,你聋了?”

    张书吏吓得胆战心惊,他无论如何都不明白是谁借给徐编撰的胆子,一个翰林,且不说王司吏有没有错,可是胆敢在这里打人,就已是大忌,难道这徐谦拼着前程都不要,也要和王司吏同归于尽?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是横的怕愣的,碰到徐谦这种难以理喻的人,张书吏哪里敢怠慢?不敢去看已被狠狠打趴在地上的王司吏,急忙斟茶去了。

    王业又羞又怒,斯文丧尽,大叫道:“大人真是大胆,这内阁里有学士,有侍读,大人一介编撰……”

    徐谦冷笑道:“是啊,这内阁里有学士,有侍读,还有本官这个编修,你一介司吏,狗一样的人物,竟敢随意殴打犯了小错的书吏,当着本官的面就敢行凶,如此说来,你这身上又添了一条罪名,看来不打死是不成了!”

    王业气得脸都红了,只是这时,那大汉将军已经一脚狠狠踩在他的背上。咚的一声,一声闷响,王业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错位了一般,一口老血直接喷出来,也怪他平时做的都是案牍上的事,身子本就不好,况且大汉将军都是jīng挑细选出来的力士,顺势而下,一脚踩住王业的后腰,王业哪里吃得消?王业羞愤难当,更是疼痛难忍,艰难地道:“小……小人不服……徐谦……你好大的胆子,你动手打了小人,自然有人寻你算账!”

    徐谦冷冷一笑道:“算账,今rì本官就是找你算账!来,给我狠狠的打!”

    那小太监和大汉将军再不迟疑,在徐谦的监督之下,拳脚并用,一直打得王司吏有了上气没了下气。

    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暴行,其他书吏们目瞪口呆,心里不由咋舌,这位徐编撰未免也太狠了,他难道就一点都不忌讳,就不怕人家借着这个事,趁机……

    徐谦端坐不动,随即冷冷地笑了起来,目光微微一动,看向杨慎的值房。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