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三百零六章:欺人太甚

第三百零六章:欺人太甚

    内阁在内城,想从翰林院到内阁,明明是走大明门最近,若是步行,也不过一炷香时间就能到,只是这大明门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出入,只能转到午门,等于是兜了一个大圈子。

    徐翰林心里暗骂这群家伙无耻,既然把翰林院设在大明门和正阳门之间,却又偏偏不容通过,耽误功夫不,还糟蹋脚力。

    当然,现如今成了官老爷,自然要坐轿,吩咐了一声,让轿夫送自己到了午门,查验了出入门禁的腰牌,随即便往内阁。

    内阁比起翰林院实在是灰头土脸了许多,莫是及不上翰林院,便是寻常的县衙,怕也比不上,灰不溜秋的一个类似四合院的建筑,几十个房间挤在一起,和附近的宫殿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内阁外头有个房间是会客的地方,里头早有许多官员在这里落座等候,一般都是呈上公,随时等候叫咨询的官员,比如刑部将今年的秋决章程送到,必须得有个官员在这儿候着,等里头的大臣看过了章程,若是有什么疑问,则会叫人请他询问,这个人犯怎么回事,那个又怎么回事,你得清楚。

    其实真正在这里办公的大臣不多,眼下的内阁学士当值的只有两个,还有几个坐堂的翰林,一个轮班的通政司官员,其他的都是书吏,徐谦到了之后问明了一个书吏,道:“我乃新任翰林编修,姓徐名谦,奉命前来当值坐堂,杨大人在吗?是否先禀见?”

    这书吏打量徐谦一眼,脸sè不是很热情。越是接触这内阁的人就越是了解当今朝廷的动向,徐谦这个家伙一向都是两位内阁大臣的绊脚石,早就成了眼中钉,这事儿在内阁的书吏里早有流传,若是热情一些,不准还要倒霉呢。

    “你便是徐翰林?”这书吏趾高气昂地打量徐谦,颇有点后世大学里老生见了新生的傲态,他随即又道:“确实有公函是你要来坐堂,杨公正在票拟。怕是没有时间见你,你随我来吧。”

    徐谦心里有点发火,终于还是忍住了,主要是他不太了解情况,先摸清了情况再。

    随着这书吏到了一处值房。这书吏进和人打了招呼,随即便有一个司吏模样的老者出来,此人蓄着山羊胡子,三角眼儿,看着实在不太起眼,他朝徐谦作揖,不冷不热地道:“鄙人是待诏房司吏。姓王,名业,大人来得正好,请吧。”

    这王业显然也没太把徐谦放在眼里。能进内阁办公的书吏,哪一个没有一点背景?而能坐在司吏宝座,那更是非同凡响了,至少在这内阁里头。王业是某个学士的心腹。

    所以对于这个新晋翰林,王业还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虽然晓得此人厉害,知道此人的诸多事迹,王司吏却是嗤之以鼻,这可是内阁,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撒野的地方,敢惹事,你这官就不要做了。

    他领着徐谦进入待诏房,待诏房并不大,连阁臣值房都如此,待诏翰林能好到哪里,这儿除了一个大厅,有七八个书吏在这儿办公,除此之外就是几个耳房了,耳房外还悬着牌子,如杨、张之类的字样,这些也是坐班的翰林,不过看里头没什么动静,显然是其他地方办公了。

    王业和几个书吏打了声招呼,叫人搬了个桌椅,就在这大厅上收拾完了,随即对徐谦道:“徐翰林,这就是你的办公地方了,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

    徐谦皱眉,大厅里都是书吏办公,而其他翰林却都有自己的值房,偏偏自己被安排在这大厅里和一群书吏在一起,他目光搜索了一下,发现有一个值房是空的,便信步走进,便看到里头堆了一些杂物,徐谦指着这空房道:“若是没有值房,在这大厅里委屈委屈也就是了,可是这里明明有空余的值房,何故让官在厅中当值?”

    王业皱眉,呵呵一笑道:“这是库存废诏的地方。”

    徐谦不满道:“大可以堆积到别处嘛。”

    “徐翰林却是不晓规矩,内阁这里和其他衙门不同,徐翰林暂时先在这里当值,将来若有空余,肯定会给你空出来。”

    徐谦瞪了他一眼,很是厌恶,却不做声了,坐回自己的案牍后,觉得这个环境下办公让人很是心烦,心里不由骂,我读书圣贤书,难道为的就是和一群书吏呆在一起?

    他不理王业,却是朝一个埋首案牍的书吏打打,咳嗽一声道:“既是当值,官的工作是什么?”

    这书吏拿眼睛看不远处的王业,随即笑呵呵地道:“大人是清贵翰林,自然不必忙其他的,等着内阁值房那边的差遣就是。”

    这等于是告诉他,自己什么都不必做,只能坐在这里发呆。

    徐谦已经预感到不妙了,徐阶的提醒是对的,杨廷和根就不是抬举他,而是圈养他,听话的话则好,老老实实在这里熬着,可要是不听话,正好在眼皮子底下,随便挑个错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好险恶的用心。”徐谦心里冷笑。

    这样百无聊赖地呆坐了一天,徐谦的锐气一下子磨了个干净,到点下值,坐着轿子回家,桂稚儿问他当值的滋味如何,徐谦笑呵呵地道:“还好,大人们还算栽培。”

    这是违心话,一方面是免得桂稚儿担心,另一方面是自己的面子也抹不开。

    桂稚儿却是绝顶聪明的人,识趣地便不再追问,只是道:“万事开头难,你看那些朝中大臣都是这样熬出来的。”

    “真要这样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徐谦心里腹诽。

    第二rì,他依旧到内阁,今rì不必到翰林院点卯,所以来得比较早,刚刚到待诏房的时候,恰好看到王业抱着一盏茶往杨慎的值房,这杨慎乃是杨廷和的儿子,也是翰林待诏,王业笑嘻嘻地从他房里出来,徐谦看得不爽,也是有些渴了,便道:“王司吏,给官泡一壶茶来。”

    王业却是道:“小人待会要内阁静候吩咐,只怕腾不出,况且翰林们吃茶,多是自己泡的。”

    徐谦脸sè铁青,道:“那为何杨翰林有茶吃?”

    王业嘿嘿一笑,道:“这却是不同,杨翰林平rì里rì理万机,身体乏了,所以小人斟茶给他解解乏。”

    徐谦又问:“他既是rì理万机,官为何却是一点事都没有?莫非同是翰林,还分三六九等?忙的忙死,闲的闲死吗?”

    王业一时语塞,不晓得怎么答,干笑道:“小人是照章办事,大人勿怪,若是大人口渴,可自茶房泡茶。”

    徐谦yīn沉着脸不做声了。

    这王业见他乖乖就范,心里冷笑一声,方才还要内阁值房后面,可是接下来又钻到了杨慎的值房里,天知道又是在巴结什么。

    其他书吏都在边上假装做事,可是方才二人的对话却都听在耳里,这些都是老油子,见王业对徐谦这样的态度,心里就了然了什么,一个个都和徐谦保持距离,像是怕沾到什么晦气一样。

    整整一上午,徐谦竟是一件事都没有,是待诏,连待业都不如。

    正午的时候便有书吏送茶盏到诸位大人,王业亦是殷情地送了茶点到杨慎的值房,杨慎在值房里头正草拟一份江南各省加强海禁的旨意,王司吏送了茶点到他案上,笑呵呵地道:“杨大人,时候不早了,也该歇一歇,用点糕点吧。”

    杨慎抬眸,看了他一眼,突然皱眉道:“上午的时候你在和谁话?怎么一惊一乍的?”

    王司吏连忙道:“是新来的那个翰林,姓徐的。”

    杨慎不做声了,不由露出几分鄙视之sè,道:“就是那个曾经作诗,什么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那个?哼,无病呻吟,可笑,可笑!”

    起来这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还是杨慎所作,只是那时候杨廷和已经致仕,而杨慎亦是别贬谪于外,这才做出了那脍炙人口的《临江仙》。只是现在他意气风发,身为翰林,家父又是内阁学士,人人对他敬若神明,身为大明朝最有前途的官二代,前途一片光明,在他眼里,徐谦这一句临江仙,和无病呻吟确实差不多了。

    王司吏嘿嘿一笑,道:“杨大人的是,此人最是哗众取宠,不必理会他,此人来了内阁,真以为自己是了不得的人物,还想叫小人给他斟茶倒水呢,真是可笑。”

    杨慎这时候不做声了,他虽是个张扬之人,却不算是个yīn险小人,他抿抿嘴,有些厌恶的看了王司吏一眼,斥道:“下吧。”

    …………………………………………………………………………………………………………………………………………

    第二章送到,同学们,月票危矣,恳请保底月票支持。,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