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零五章:翰林

第二百零五章:翰林

    翰林院占地算是不小的,距离内城也是最近,里头不但有办公人员,更有无数藏书,单单这书库,怕就有专门藏书的阁楼百间以上。除此之外,还有待诏厅,典簿厅、馆、史馆、集贤院秘阁等建筑,国朝素来重学,而这翰林院就是学霸们盘踞之地,建筑规模很是宏大。

    翰林院的对面就是詹事府,翰林的一大职责就是教导太子读书,因此与太子为邻,不过当今皇上还很年轻,在教导太子方面,大家似乎并没有用武之地。

    除此之外,附近还有工部、兵部、上林苑监、鸿胪寺、钦天监等衙门。

    要进翰林,就必须先进正阳门,正阳门再往前走便是大明门,大明门就属于宫城的范畴了,所以必须绕道,沿着东江米巷右拐,地头也就到了。

    这里距离内宫只是一墙之隔,徐谦算是新翰林里第一个来点卯的,这倒不是他勤快,而是今科进士里头除了他不需考核,其余人还需要通过吏部的检验之后才会获得入翰林的资格,只怕再过几rì才有进入翰林的机会。

    徐谦过了仪门,问过了差役,这差役先领他到了典簿厅,徐谦进去,翰林院的各个建筑,唯有典簿厅有点衙门的样子,有专门的堂官和差役值堂,处理翰林内部的事宜。

    今rì当值的堂官见了徐谦进来,见他穿着七品官服,以为是哪个衙门过来串门的,忍不住道:“足下有何公干?”

    徐谦行礼道:“下官徐谦,特来点卯。”说罢拿出吏部的条子,呈上去。

    这堂官听到徐谦二字,顿时愕然了一下,好生打量徐谦一遍。不由道:“你便是徐谦,今科状元?昨rì看了榜,院中许多同僚都盼你来呢,就是想见见你,都晓得你年轻,竟不曾想是如此少年英才,官徐阶,忝为翰林编修,和你一样。来,你先坐下说话,我将你的委任封存一下,再来细聊。”

    他对徐谦颇为客气,他也是个年轻人。如今已有了一些官威,生得相貌堂堂,他客气的招呼之后,便匆匆叫了几个书吏来,查验了委任,便命人封存去了。

    不多时,徐阶去而复返。笑吟吟地道:“官乃是松江人,和徐编修也算半个同乡,又是同姓,算起来还是家。是了,据闻王艮王老先生在明报里编撰,官仰慕他已久,算起来与他颇有渊源。一直想要拜会,却是无缘相见。说起来也是可叹。”

    他突然提到了王艮,让徐谦顿时明白徐阶为何对他如此客气了,心里不禁腹诽,想来这位徐同学也是王学之人,哎……这王学真是yīn魂不散啊。

    不过王学的人给他卖好,他也不能不给面子,连忙笑道:“王先生迟早要进京师,这明报迟早也要打入京师来,到了那时,徐大人自然可以与他相见。”

    徐阶颌首点头,随即jīng神一振,道:“委任里头说内阁那边让你入阁待诏是吗?”

    徐谦颌首点头。

    徐阶叹道:“这对你有利有弊,入阁待诏,翰林里头不知多少人巴望着去呢,只不过嘛,对子容却是有利有弊。”

    徐谦对内阁和翰林之间的许多东西都不熟稔,此时徐阶愿意分析,自然再好不过,连忙虚心问道:“哦?这是为何?”

    徐阶虽然和徐谦的官职相同,可毕竟在翰林呆了一些时候,经验自然比徐谦要多,也不隐瞒,直截了当道:“其实翰林就是清贵官员,尤其是新近的翰林,能留在翰林读书却也不算坏事,可是一旦入阁,清贵之身却来署理杂务,固然对资历有益,却也容易出乱子。”

    他这么一说,徐谦顿时明白了,翰林是什么?翰林来就是储备高干,无论你是留在翰林纂修经史还是入阁待诏,将来迟早都要参与军机的,既然是如此,那么入阁不入阁,又有什么分别?无非就是入阁早的话能多增加一些资历,资历多了一些,出头的机会比别人早罢了。

    既然老实呆在翰林修史迟早要平步青云,入阁待诏也是平步青云,徐谦毕竟年轻,有的是时间耗着,自然该选择稳妥一些的办法,内阁待诏只算是机遇与风险并存,并不是最佳的选项。

    徐阶又道:“当然,若是内阁有人,去内阁待诏却也不算坏事,怕就怕内阁之中无人,这就无疑是拔苗助长了。”

    这一句话,让徐谦顿时有了明悟,内阁有人……去镀金当然好,可是内阁没人呢?这杨廷和让自己去内阁待诏,等于是捏住了自己的命根子,一旦去了内阁,还不是想怎样拿捏就怎样拿捏?毕竟那里是他的主战场,若是想整一整你,你能奈何?只能仰仗着他才能不出乱子。

    徐谦听罢,脸sè凝重起来。

    徐阶又看他一看,笑呵呵地道:“当然,官所说,你也不必往心里去,凡事都是有利有弊,去未必不好,留也未必是好,总而言之,全凭徐编修自己了。”

    徐谦忍不住咬牙切齿道:“我好像被人坑了。”

    他确实感觉自己被人坑了,刚入官场就被人使了绊子,他当时只顾着高兴,现在听了徐阶提醒,才感到问题严重,这杨廷和分明是想控制他,甚至在适当的时候给自己一点教训,其用意不言自明。

    徐阶微笑,突然感觉这位‘后进’编修有些可爱,至少这家伙当面说这种话,算是对他没有什么提防戒心,徐阶道:“其实也无妨,做好自己的事也就是了,你毕竟是六首,要整你也没这么容易,这满天下这么多人看着呢。”

    正在这时,有书吏拿了一沓卷来请徐阶批示,徐阶苦笑道:“国子监的课业今rì要核实出来,有些话说起来不方便,什么时候再登门造访吧。”

    这是告诉徐谦,他现在很忙,从哪儿来滚哪里去。

    不过刚刚进来,至少这徐阶对他还可以,徐谦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拱手作揖道:“再会。”

    徐谦出了典簿厅,想到自己师兄谢正好像在馆里当值,便信步往馆去,谢正却是很忙,正和几个翰林在整理最近的起居注,勉强向几个老翰林告罪一声,拉徐谦出来道:“这么早就来点卯?怎么,是将你分派到了典簿厅还是史馆?若是在馆,你我也算同僚了。”

    徐谦苦逼地道:“待诏厅。”

    谢正怪异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新近翰林就去待诏?一定是事出有因,这是宫里的意思还是内阁的意思?”

    徐谦道:“杨学士的意思。”

    谢正摇头道:“依我看,这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需去见见桂学士,得请他拿拿主意,实在不成,让他想办法将你调回来,入阁待诏固然是好,却不适合你,家父前几rì和我通书信就说过,你若是高中,点了翰林,最好先蛰伏些时rì,若是能在史馆里编史撰,是最稳妥的。”

    徐谦不由道:“桂学士可以通融?”

    谢正道:“你当时答应了杨学士吗?若是没有答应,桂学士只要执意要留你,内阁那边也不好太过坚持。可若你已经应承下来,怕就不好说了。”

    徐谦苦逼地道:“已经应承下来了。”

    谢正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道:“为何事先不和我商量?”

    徐谦道:“我以为这事是进了翰林就要选择的,杨学士又问到头上,当时也觉得没什么问题,也就点了头。”

    怪只怪他得意忘形了,许多好事一下子出来,脑子不太清醒,或许这杨廷和抓住的就是这个心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谢正叹口气,拍拍徐谦的肩道:“其实内阁待诏也不错,只要不捅娄子,谁也奈何不得你,你点了卯吗?点了卯就去拜会桂学士,而后再去内阁,今夜我去你家,这翰林里头的名堂得和你说一说,省得你再出什么乱子,怪只怪你不说清楚,我以为你博学多才,什么事都懂呢,原来竟是两眼一抹黑。”

    徐谦理直气壮地道:“我这是第一天做官,懂个什么?罢了,夜里再说吧。”

    告别谢正,便又去寻桂湘,桂湘在集贤院当值,想来早料到徐谦会来,屏退堂官和差役,喝了一口茶,笑吟吟地道:“看你神sè不好,又听说你要去内阁待诏,怎么,有什么事要来寻为兄?”

    人生最苦逼的就莫过于明明桂湘比徐谦大得多,如今却不得不以兄弟相称,徐谦苦笑道:“桂学士,下官前来,就是为了内阁待诏的事。”

    桂湘含笑道:“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其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去内阁待诏不是什么坏事,正好磨砺你的心志,方才内阁还来了人呢,问怎么待诏的翰林还没过去,那边的人手已经支不开了,你不要想不开,快去吧,有些事说不明白,既然事情已经定了,就好好去做。”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