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零四章:三喜临门

第二百零四章:三喜临门

    将黄公公领到了正堂,徐谦又要行礼,黄锦连忙拦住,笑嘻嘻地道:“你和咱家之间有什么客气的?这一次咱家既是来向你道贺,其实还是奉了陛下的口谕前来。”

    徐谦忙道:“陛下有何口谕?”

    黄锦道:“陛下知你新婚燕尔,此次又是金榜题名,特赐宅院一座,这宅院已经修葺好了,一应家具也齐备,徐状元可以随时入住。”

    赐宅……

    徐谦愣了一下,他的生活问题确实很糟糕,在京师里当官,房子确实是大事,可是徐家毕竟底蕴不够,在京师的权贵们眼里不过是个暴发户,暴发户虽然爽,可问题在于宅子是大问题,你是官员,自然要住在内城,不能和外城的三教九流杂居,况且平时当值也方便一些,离得近嘛。

    可是内城的房子寸土寸金,是天价也不为过,更重要的是,出售的人极少,市面上几乎没有人出售。

    毕竟对于显贵们来,卖房子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就算他们打算迁居他处,这老宅子也断没有卖的道路,大不了留着,让家中老仆看管就是。

    而眼下可不是明初洪武皇帝在的时候,洪武那货是个煞星,生杀皆在一念之间,尤其对这些贵族、官员,那更是秉持着不杀不舒服的信念,几十年如一rì,从未间断。

    人都死了,自然得卖宅子,因此明初时期,内城的房子格外的低贱,甚至几百两银子就可以拿下一个大宅院,那时候寻常百姓富户是不准进来买宅子的,就算让你买你也不敢要,而官员杀完一茬换一茬。贵族更惨,几乎是一锅锅的端,随便一个大案就得空出几十上百个府邸,而且洪武杀人从来不只杀一个,奉行的是斩草除根,因此明初的时候,内城可是萧条得很。

    只是现如今不一样了,如今官就是官,只要你不造反。断没有完蛋的可能,就算是致仕,那也是士绅人家,这宅子自然要留着,以后子孙也要进京考试。断没有发卖的道理。

    其实桂家倒是有宅子,是一处别院,只是距离内城有一些距离,毕竟不是很方便,徐谦虽有心低价买下来,却又嫌远,此事就一直耽搁。现如今既然有宅子送,那还有什么的自然不必客气。

    徐谦jīng神一振,连忙道:“陛下圣明啊,咱们大明朝真是圣主不断。”

    他在这种话的时候。还真是不怕老天爷降下雷来将他劈死。

    如今金榜题名,又即将入内阁待诏,妻子娶了,房子也有了。徐谦终于感觉人生颇为完美,不过他看黄锦的时候。却发现黄锦的脸sè不是很好,心里皇帝赐宅子给我,关你屁事,你难过个什么?这死太监莫非是妒忌?你要是妒忌,有事也考个状元出来看看。

    徐谦不由问:“黄公公,这宅子在哪里?”

    黄锦了地址,徐谦此时兴致勃勃,道:“不如黄公公带学生一道看看吧,既然是御赐的宅子,总要开开眼界才好。”

    黄锦却是连忙摇头,道:“咱家待会要赶回宫复命呢,就不陪你了,那儿的人已经得了吩咐,状元公什么时候想看就看,什么时候想搬就搬。”

    徐谦感觉这黄锦今rì越来越古怪,平时这死太监对自己很热情的,只是看一看,能耽误多少事?不过他既不肯,徐谦也懒得让他带路,便记下了地址。

    黄锦又问他:“今rì了吏部吗?”

    徐谦知道黄锦这是打听自己吏部的情况,肯定是要向天子复命的,于是便将今rì的事了,黄锦点头,起身告辞道:“咱家告辞,不必相送。”

    罢,黄锦神sè匆匆地走了。

    ……………………………………………………………………………………………………………………………………………………

    当rì傍晚,徐家一大帮子人浩浩荡荡地出发,循着地址寻到了御赐的宅子。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将这宅子放在眼里,一般人都以为御赐的东西都是宝贝,可是实际上对于达官贵人来,但凡是御赐,往往都是不值钱的东西,而御赐宅邸这种行为是很少见的,几乎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就算是御赐,也不过寻常的宅子罢了,规模不会很大,至于装饰,那就更不必提了,大多都是查抄犯官别院留下来的,可能几年都没修葺过。

    可是按着黄锦所言的地址找到了宅子,徐谦却是震惊了,其实震惊的何止是徐谦一个,随来的徐昌、桂稚儿、还有几个堂兄弟也一时间惊得不出来话来。

    这是一个新宅,占地近五十亩,几重的院子,地上铺了砖,这砖也不是寻常的砖,而是俗称的秦砖,有一句话叫做秦砖汉瓦,这秦砖并不是普通百姓人家用得起的,便是宫里头,用的也是这种砖石,因为烧制不易,便是寻常的显贵人家也没这气派。

    前门三开,中门宽约两丈,两旁石狮凛立,门槛也是极高,看门的几个门子一看就和别人家的不一样,给徐谦的感觉倒像是武士,徐昌眼尖,低声对徐谦道:“这几人是番子,你注意看他们的鞋子。”

    番子一般踏的是云纹靴,而这几人虽然穿着的是常服,可是靴子却没有换下,徐谦上前和他们交涉,报了自己的姓名,这几人连忙带笑道:“黄公公有吩咐,就盼着徐状元来呢,咱们暂时给状元公看着门,什么时候状元公入住了,弟兄们再撤走。状元公是要看房子吗?里边请吧。”

    徐谦携着桂稚儿和徐家老小一道进,一进了门,里头豁然开朗,前庭没有天井,却是一片小湖,而这湖水与外头一条河相通,为了防止有人窃入,又设了水闸,湖中设了人工亭子,有一条石护栏的石道通向石亭,单单这么个心思,只怕所费就已不菲了。

    徐谦不由咋舌,道:“便是公侯王府也没这样的气派啊,这可是内城。”

    桂稚儿看得脸颊晕红,忍不住道:“没有走错吧,相公,这湖里该养金鱼才好,以后我们可以在亭里看鱼。”

    徐谦心里想:“其实养乌龟好,养大了还可以吃,大补!”口里却道:“泛舟湖上,看着湖水粼粼,确实是美事。”

    众人旋即分开行动,各自前看房,这里头的房间足有上百之多,前厅、小厅、花厅、后厅都已俱全,又有几处阁楼,院内又有小院,几乎这豪宅能有的功能都有。

    徐谦也不由兴奋了,忍不住感叹道:“皇上圣明啊,你看,房子都是新建的,莫非这是皇上早料到我要高中,所以暗中命人修建的吗?哎……陛下真是cāo心啊,明rì为夫就进宫谢恩。”

    桂稚儿突然想到什么,冷静下来,道:“谢恩归谢恩,可也要有张有弛,不能什么都答应,对一些不合理的要求,身为臣子的,定要婉拒才好。”

    徐谦顿时想起了那个陆家小姐,不由苦笑道:“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哎……房子大也不好啊,走得腿脚都酸麻了,我们阁楼那里看看。”

    看完了宅子,已是筋疲力竭,只是这兴奋劲没有过,三更才睡,可是第二rì卯时不到,便被徐昌叫了起来,今rì是正式点卯当值,自然不能迟到。

    徐谦换了官服,这青sè的圆团花纹官袍穿在身上,竟使徐谦有了几分不怒自威的威严,戴上乌纱,整个人老成了许多,桂稚儿也被迫早起,给徐谦正冠,不由打趣道:“我家相公仿佛一下子长了几岁呢,嗯,不要放下,这腰带却是不好系。”

    一番摆弄,徐谦到了门口,不忘嘱咐道:“搬家的事要加紧着办,这些时rì我可能有许多公务要忙,倒是要麻烦夫人了。”

    桂稚儿点点头,道:“最难办的是府上的仆役,这么大的府邸,总得有不少跑腿和看院的人,实在不成,我让兄长从桂家请一些来好了,毕竟知根知底,放心一些。”

    徐谦道:“你看着办吧。”罢出了房,到了院门,徐寒也准备当值了,他穿着一身鱼服,里却是提着一个铜锣,狠狠一敲,大叫一声:“状元公当值咯。”

    大清早敲锣打鼓,换做是后世肯定要被人暴打,不过这个时候也就是图个吉庆,倒也没什么,况且徐家也不是任人可欺的角sè了,得难听一些,至少在这一片,只有徐家欺人,还没有别人敢打徐家。

    徐谦坐进轿子,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对于点卯当值,他也颇为期待,这是第一天上班,却不知这官老爷是怎么办公的,尤其是这翰林,其实他虽然听了一些边边角角的信息,可是毕竟没有亲身经历,终究存着几分好奇。

    ……………………………………………………………………………………………………………………

    第三章送到,继续求保底月票。,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