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九十八章:帝心难测

第二百九十八章:帝心难测

    众人一一答题,唯独徐谦没有做声,临到了他最后垫底,按理说这位徐会元一向是唯恐天下不乱,绝不落后于人的,只是先前写策时最后一个交卷,现如今又是最后一个。

    九个贡生,答什么的都有,一块有暇的美玉而已,你既不能和别人重样,想要再赋予这美玉什么比喻拿来破题,只怕难度增加了十倍以上。

    大家都不吭声了,现在就等着徐谦作答。

    便是嘉靖,对徐谦也带着很大的期待。

    他是天子,固然和徐谦关系匪浅,对徐谦很是看重,可是他也绝对不会对徐谦放水,嘉靖要的是真材实料,除非徐谦能一鸣惊人,否则绝不会偏帮他什么。

    方才每个人答题的时候,嘉靖都带着矜持的笑容,不咸不淡的称赞几句,可是显然,这些回答都没有让他十分满意,他拿出这块玉出来,与其说是考校大家的学问,倒不如说是让大家来猜测他的心思,所谓投其所好,谁能猜测出嘉靖身拿出玉石来的用意,才能让人大开眼界。

    只是方才嘉靖的表情,虽是带着含蓄笑容,说着客气的言辞,可是情绪并没有任何波动,这就意味着,虽然九人七嘴八舌,之乎者也,固然是展示出了自己的才华,却是依旧没有寻到嘉靖满意的答案。

    这时候,嘉靖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徐谦身上,显然是希望从徐谦口里,道出他想说的话。

    八股是代圣人立言,可是现在,却是代天子立言。

    徐谦却是木若呆鸡,似乎还没有答题的意思。

    嘉靖眉头微微皱起,抚案道:“徐谦。”

    徐谦作揖:“学生在。”

    嘉靖用一种刻意疏远和冷漠的口吻道:“你的同年都已经答题。为何你迟迟不答,怎么,莫非不想答吗?”

    徐谦知道,嘉靖所表现出来的冷漠,不过是避嫌而已,这不是为了嘉靖自己,为的更是徐谦,若是表现过于热络,那么这徐谦就算高中一甲。也难免让人说闲话,最好的结果就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甚至对待徐谦,要比对待其他人更加严厉一些。

    徐谦拱手行礼,道:“陛下。非学生不想答,实为不敢也。”

    不敢……

    嘉靖哂笑,这个家伙刚才把同年殴打一顿,把考官们好好的威胁了一番,现在竟在自己面前说不敢,这不是笑话是什么嘉靖知道徐谦还有后话,因此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笑吟吟的道:“为何不敢?”

    徐谦道:“学生怕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触怒了陛下。”

    这哪里是怕,分明就是以退为进。等着嘉靖给他一道免罪金牌。

    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嘉靖也不敢骂他什么,心底的好奇心勾起来,只得将计就计。道:“你放心,今rì殿试。爱卿可以畅所yù言,朕绝不加罪。”

    徐谦松了口气,这才道:“那么就请将这美玉给学生观摩一二。”

    黄锦将美玉呈送徐谦手里,徐谦不露声sè的看玉,这是一块上好的玉,其实不用看就知道,徐谦虽然对玉没有太多研究,可是用手去触摸,用眼睛去观察,立即能感受到这美玉所带来的柔滑和质地。唯一的遗憾,就是在这玉身不显眼的位置出现了一丝杂sè,玉这东西,一旦出了杂sè,就不免档次降低了,虽然不仔细不能发觉,可是作为御用之物,它很不合格。

    可以想见,这并不是贡玉,当地的地方官就是再糊涂,怕也不敢将带着杂sè的玉石呈入宫中。

    徐谦心里想:“市面上这样的玉,至多也不过三十两银子,若不是这瑕,只怕价格要翻五倍不止,可惜了。”

    既然不是贡品,那么皇帝的玉是从哪里来的呢皇帝是特殊的职业,也不可能出去逛街淘宝,若这块玉只是临时起意拿来做试题,未必能立即拿出来。

    如此一来,唯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了,嘉靖早就想好了试题,因此早就命了太监出宫采买,免不了要吩咐几句,必定要上等的玉,但是必须要有瑕疵。

    徐谦已经猜测到,嘉靖这是有备而来,皇帝既然有备而来,而不是临时起意,那么就有他自己的用意,他为什么要拿这块玉,为什么要事先做好这个准备?按理说,殿试根不用这么麻烦,只要皇帝老子高兴,随手一指房梁,或指一指四角冉冉的宫灯,就可以拿来做题。

    既然如此,这快玉象征什么,这个瑕疵又象征什么?

    费了这么大的周折,就定有所图,徐谦将近来一些朝廷的大事重新梳理了一遍,大礼议是不可能,现在是风口浪尖,皇帝和内阁的矛盾还没有恶化到剑拔弩张的地步,绝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剑指大礼议。

    蒋冕呢?近来发生的唯一大事就是蒋冕了,可是徐谦也觉得不对,内阁出现缝隙,产生了矛盾,这里既有君臣之间的失和,又有阁臣之间的龌龊,一般这样的事,无论是宫里或者朝廷心照不宣就好,捂盖子都来不及,哪里还肯把事情捅出去。

    想了片刻,徐谦不由苦笑,嘉靖这个天子,实则是个妖孽,这人太聪明,聪明的人就免不了想要卖弄聪明,现在站在嘉靖面前的,乃是天下最顶尖的读书人,想来嘉靖很是享受在这些‘人jīng’面前耍聪明的过程,当然,他一定还带有政治目的,只是这个政治目的天子不想亲口说出来,必须借着别人把这个窗户纸捅破。

    想到这里,徐谦突然眸光一亮,他抓着这美玉,突然叹了口气,道:“美玉美则美矣,奈何有瑕,可惜,可惜!”

    他连说两个可惜,随即便狠狠将这美玉摔在地上。

    啪……玉石立即粉碎,溅shè开来,好端端的一方玉就这么粉身碎骨……

    所有人惊呆了。

    大家都是来殿试的,可是今天,他们都像做梦一样,一桩桩不可能发生的事,竟都生生出现在了眼前,现在这徐谦的大胆已经升级,当着皇帝的面,把御用之玉摔了个粉碎,这……也太大胆了!

    所有人深吸一口气,怪异的看着徐谦,此时对徐谦的真不知是什么心情,佩服?有一点,人胆大到这个份上,不佩服不成,换做是他们,想都不敢想这样的事。震惊,这当然有,不震惊就是傻子。怪异?这应该是最多的感受,因为徐谦的行为,很难让人理解,明明不能去做的事,他偏要去做,明明犯忌讳的事,他偏偏不怕忌讳,这个人……大家心里暗暗摇头,这个人真是妖孽啊。

    徐谦也不顾别人的眼神,他心里知道,轮到自己表现了,摔了玉,挺胸昂首,整个人宛如魏征附体,朗声道:“美玉有瑕,藏之何用?学生想到当今天下固然承平,可是江南屡有倭寇侵扰,此乃大明芥癣之患也,学生以为,倭寇之事,当效仿这块美玉,务必玉石俱焚、壮士断腕,方能厘清。陛下圣明,心忧江南百姓,学生乃浙江人士,乡人深受倭寇之害,陛下既有吊民伐罪的决心,学生斗胆,甘愿驱从。”

    所有人呆住了,怎么又讲到了倭寇了,这玉和倭寇也有关系?

    他们哪里晓得,这玉,即是江山社稷,白玉有暇,其实就是社稷有污,徐谦砸玉,不过是表明玉石俱焚的决心而已,嘉靖已经铁了心,打算治理倭患了。

    嘉靖为何要清理倭患这倭患古已有之,虽然如今愈演愈烈,可毕竟只是抢掠罢了,只要没有占山为王,终究不算是心腹大患,没有必要大动干戈。天子制倭,当然不是什么爱护百姓,而在于立威,他毕竟是藩王出身,想要站稳脚跟,就必须得弄出几件治武功来,只是治有点儿难,有一个杨廷和摆在这里,有了功劳,多半天下人都视为杨公的功劳了,虽然朝廷大臣天天叫喊的是天子圣明,可这只是场面话,当不了真。

    治既然不成,那就武功,显然嘉靖已经急迫的需要有一个战功来支撑自己,同时借着这制倭重新站稳脚跟,着手布局,再与杨廷和进行一场新的明争暗斗。

    历史上对倭寇的大规模进剿并没有这么早,只不过现如今路政局的出现,已经解决了嘉靖眼下的燃眉之急,有了银子,底气十足,早想做的事已经越来越迫不及待,这次殿试,不过是抛砖引玉,偏偏把徐谦钓上来。

    嘉靖面露微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对徐谦赞许,也没有多言,抚着书案,看着地上粉碎的美玉,随即慢悠悠的道:“时候已经不早,朕乏了,殿试既已结束,你们也早些回去歇了吧,明rì自有圣旨。”

    他站起来,带着一干宫人近侍,踱步而去。

    ………………………………………………………………………………………………………………………………

    第三章,最后24小时,还有票吗?,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