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八十五章:运筹帷幄

第二百八十五章:运筹帷幄

    事情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而此时的蒋冕,此时除了‘抱病’,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内阁学士声名狼藉,只要宫里还肯庇护,勉强还能坐得住,无非就是脸皮厚而已。◎文學館r?/>

    可问题在于,一个个门生故吏的反水,却是逐渐的挖空了蒋冕的基础,一个内阁学士,若是不再受人尊重,连个跑腿办事的人都没有,这所谓的学士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更重要的是,一封封弹劾蒋冕的奏书已经递入了宫中,自然,言官们可不是傻子,并不会拿蒋冕德行来做文章,而是俱言蒋冕在任时尸位素餐,还有诸多的不法行为。

    人总会犯错,大明朝的官有哪几个是干净的,问题就在大家追究不追究罢了,现在人人拿着一把放大镜,把蒋冕的所有老账都翻出来,今日说他贪墨了某某地银钱若干,明日说他生活奢侈,后日又拿他儿子做文章,无数的罪状呈上去,不晓得的还以为这位蒋学士是个青面獠牙的十恶不赦之徒。

    嘉靖看着这一份份奏书,一下子惊呆了,姜果然是老的辣,杨廷和开始认真起来,比起嘉靖的这点小聪明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嘉靖此前所表现出来的帝王心术,现在看来连笑话都不如。

    这是一个连环计,先是请求主考,接着是翻出旧账,再将蒋冕的文章公布于众,这篇文章,正对了所有人的胃口,紧接着就是不断造势,将蒋冕捧上云端,而这个时候,杀手锏就出来了。一个赖常,直接将蒋冕从云端直接打入万丈深渊,可怜这蒋冕,就算是看出了人家是计,却无可奈何,这环环相扣的计划,他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办法破解,最后一步步看着外头的人将他捧成圣人,又一步步看着自己跌入深渊。

    嘉靖的脸色很阴沉。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对手并不只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脆弱,这个历经三朝的首辅,也没有他想象中的愚蠢。

    嘉靖的所有部署,彻底打乱。

    他挖空心思想离间蒋冕和杨廷和。挖空心思在寻找替代杨廷和的人物,如今,一切都已经成了镜花水月,成了个笑话。

    他眯着眼,竟感觉有些无助了,他的身边,固然有黄锦、朱宸这样的走狗。也有桂家兄弟这样与他暗通款曲之人,可是他用不上,连自己都如此,这些人更是个笑话。

    嘉靖这时候想到了一个人。立即道:“传徐谦,让徐谦来见驾,快……”

    嘉靖这种刚愎自用之人,一旦受到了打击。往往会比普通人更加脆弱,他自诩自己聪明绝顶。将这文武百官都玩弄在鼓掌之中,而现在,他的自信已经不足了,他能想到的人只有徐谦,这个比自己更加阴险狡猾的家伙。

    而徐谦对于嘉靖的突然传唤,倒是早在预料之中,宫里的车马已经在府外等候,而桂稚儿给徐谦换了衣衫,桂稚儿看了徐谦一眼,道:“想来相公已经知道该如何回话了吧?相公……眼下京师大乱,你想要个好前程,就看今日了。”

    徐谦微笑点头,随即又叹气,道:“只是可怜了蒋冕。”

    桂稚儿却是无比镇定,道:“从今日开始,朝中的争斗将会日益尖锐,到了那时候,就已经是最顶尖的智者进行谋划和对决了,蒋学士总是后发制人,总想做个老实人,在太平无事的时候,或许能有一番作为,可是眼下的朝廷并不适合他,他能在这个时候急流勇退,未必不是最好的结局。相公何必要可怜他,要可怜,也该可怜接下来仍在这旋窝中挣扎的人才是。就如相公,这才是真正可怜呢,有些东西,你一旦牵涉进去,想要全身而退就不可能了,不能胜,就只有死,所以贱妾以为,相公才是真正的可怜。”

    徐谦苦笑摇头,道:“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为何还鼓励我?不是该劝我平平静静的生活吗?”

    桂稚儿摇头,整了整徐谦头上的纶巾,眼眸放光的道:“贱妾的丈夫,自然不是庸庸碌碌之人,贱妾会看相,早料到夫君必定会建立不朽伟业,夫君不是一个甘于寂寞之人,绝不肯碌碌无为了此一生,既然如此,贱妾所能做的,不能违相公的心意去行事,而是帮助我的相公,鼓励他,为他治好这个家,令他没有后顾之忧。”

    徐谦深吸一口气,摸摸她的头发,笑一笑,道:“到了那时,你便是一品夫人,安心的享清福吧。”

    听了桂稚儿一番话,徐谦感觉自己有了几分斗志,身上的担子也轻了许多,他喜欢聪明人,尤其是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不会去做无意义和徒劳的事,所谓智者顺势而为,便是这个道理。

    坐上了宫里的马车,徐谦枕靠在车厢里,脑子将这些时日的事都过了一遍,这一场巨大的政治危机,酝酿了这么久,如今猛地爆发出来,杨廷和的权势怕要很快进入全盛时期,自己何去何从呢?

    没有给徐谦太多思考的时间,马车已经飞快的到了午门,徐谦立即前往东暖阁,而此时,嘉靖见了他,眼眸一亮,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豁然而起,喜道:“徐爱卿,坐下说话。”

    徐谦顺势坐下,他太清楚嘉靖的性格,这厮不是个顾念虚礼的人,有事说事开门见山才对他的胃口,徐谦皱眉,随即道:“陛下,眼下事情要糟糕了。”

    嘉靖颌首点头,道:“正是,朕请你来,正是这个意思,徐爱卿是怎么看的?”

    徐谦叹口气,道:“眼下只有丢卒保车。”

    嘉靖沉默了一下:“谁是卒?”

    徐谦道:“陛下睿智,难道还需要问学生吗?”

    嘉靖浑身一振,这个徐谦还是胆大,堂堂内阁学生,到了他口里竟成了卒子,可是话说回来,蒋冕确实已经什么都不是了,虽然有一个内阁学士的空衔,只是落地凤凰不如鸡,确实已经没了什么影响。他眯起眼:“那么朕就是车了?”

    徐谦摇头,道:“陛下不是车,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君临天下,谁敢动摇陛下半分,这个车,乃是陛下这些年培植的亲信,这些人,都是将来反戈一击的武器,杨廷和剪除掉了蒋学士,接下来,怕是要清除掉陛下身边的一些人了,比如桂大人,比如学生。”

    嘉靖沉默了,杨廷和既然摊了牌,撕破了脸,确实不会给嘉靖任何翻盘的机会,徐谦的想法确实没有错,他又皱眉,道:“怎么保?”

    徐谦微微一笑,道:“蒋学士致仕已经成了定局,既然如此,那么陛下何不如开始谋划新阁臣的人选呢?”

    嘉靖眼眸一亮,顿时明白了什么,蒋冕完了,其实并不算输,因为蒋冕虽然有渐渐向嘉靖靠拢的趋势,可毕竟不是嘉靖的心腹,而且以他的能力以及厚黑程度,也远远担当不起接下来的暴风骤雨,既然如此,那么又何必因为蒋冕垮台而心惊肉跳?

    从某种意义来说,杨廷和铲除掉了蒋冕,对于宫中来说,损失并不大,这固然增加了杨廷和的权利,可是若是趁着这个时机,在阁臣人选上做文章,那么杨廷和未必能讨到什么好。

    嘉靖忍不住道:“只是事情没这么简单,若是朕拟定的人选大臣们不认可,他们未必会买账。”

    徐谦微微一笑,道:“学生有两个人选,乃是王鳌王太傅。”

    嘉靖一愣,慢悠悠的道:“王鳌这个人,为人清直,确实是入阁的重要人选,他的贤名极大,百官们也定然认同,可问题在于,王鳌这个人固然清廉、能干,却不是一个懂得变通的人,请他入阁,岂不是正好给杨廷和如虎添翼?”

    徐谦微微一笑,道:“若是陛下推荐其他人入阁,要嘛就是首鼠两端,要嘛就是百官不服,唯有王太傅这个人选,足以服众,王鳌乃是正德初年的内阁大学士,学生听说,王鳌对杨廷和颇为看重,对他多有提携,当年王鳌任吏部尚书的时候,就曾推荐杨廷和入詹事府、左春坊,可以说,若无王鳌,就没有今日的杨廷和。”

    嘉靖不悦的道:“你既然知道这些典故,那么为何还要推举王鳌?”

    徐谦笑的更加欢快了,道:“陛下可曾想过,王鳌乃是杨廷和的前辈,可是这一次,陛下召他入阁,他这前辈,反而成了杨廷和的部属,杨廷和和王鳌都是专断之人,若是二人在政务上发生了分歧,会怎么样?”

    嘉靖一愣,旋即恍然大悟,忍不住道:“经你这么一说,朕终于明白了,哈哈……王鳌一旦入阁,杨廷和必定焦头烂额。”

    …………………………………………………………………………………………………………………………………

    刚刚打吊针回来,更新晚了,抱歉,嗯,月底了,给点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