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八十二章:风暴

第二百八十二章:风暴

    桂稚儿冷冷道:“此事什么?此事虽然牵涉礼法,这偌大的朝廷,竟是一个做主的都没有,说起来夫君说的实在没错,什么清流,什么言官,其实都不过是一群苍蝇走狗而已,成日想着的不过是以直取名,真要碰到了委屈,寻了也没有什么用?可是别人怎么样贱妾也不好评说,大人身为礼部官员,不但不对这种事进行抨击,联络朝中有识之士对皇帝进行劝谏,反而跑来咱们徐家,问生辰八字,大人,我家相公已经成婚,还问什么生辰八字?世上有这个理儿吗?大人也是圣人门下,科举正途出来的官儿,难道就不觉得脸红?”

    这官员顿时愣住了,眼神慌乱,作不得声。

    桂稚儿一拍几案,便道:“读了圣贤书,尚且不知礼法廉耻,这便是知法犯法,这件事,我定不会干休,别以为徐家和桂家是好欺负的,大人等着弹劾吧。”

    “呃……下官告辞。”这官员面带愧色,连生辰都不再问,灰溜溜的要走,一刻都不敢在这儿继续待下去了。

    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厅堂,迎面撞到了在外头探头探脑的徐谦,徐谦朝他笑,道:“大人怎的这么急着走?哎……我家娘子说话是严厉了一些,大人勿怪。”

    这大人顿时板起脸来,自然不给徐谦什么好脸色看,背着手,冷哼一声。

    徐谦怒了,道:“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我同情你,才对你百般抚慰,怎的反倒把气撒在学生身上?”

    这大人深深看他一眼,冷冷一笑道:“你不必同情老夫,该是老夫同情你才是,与徐夫人朝夕相处的,又不是老夫,无非是受点气而已,徐会元将来一辈子在贵夫人yin威之下,老夫才深表同情,可怜,可叹……”说罢摇头,施施然离开。

    徐谦目瞪口呆,他很想解释,自家夫人在自己面前没有这么厉害,又想解释,徐家也是书香门第,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新婚后的日子,似乎过的还不错,殿试是在一月之后举行,反正徐谦也不急,如今高中会元,倒也正好可以闲下心来。

    到了四月初的时候,按规矩所有金榜题名的贡士都要去拜会座师,也即是主考,徐谦拖了几日才动身,其实他并不愿去见杨廷和,无奈规矩如此,却也违逆不得。

    他清早起来,桂稚儿已是给他安排好了,陪嫁来的两个丫头伺候着徐谦漱口洗脸之后,换上一身簇新的衣衫便启了程。

    待到了杨府外头,递上了名刺,门房倒是没有为难,却是告诉徐谦,说是这几日杨廷和都没有入阁当值,每日接见今年新科的贡生,现在已经有几人侯见了,让徐谦先在偏厅里候着。

    说罢领着徐谦到了偏厅,这儿早有几个贡生在这儿说话,一见了徐谦来,有人站起来,问道:“敢问同窗高姓。”

    徐谦答:“姓徐,字子容。”

    徐子容……

    顿时所有人脸色不太好看了,徐谦的大名,他们早就听说过,那人尴尬一笑,便坐回椅上,又开始高谈阔论。

    徐谦也懒得搭理他们,索性自娱自乐。

    在座的贡生,一个叫刘洋,一个叫高放,还有一个叫涂成,这三人寒暄几句,那刘洋笑嘻嘻的道:“诸位可看过蒋学士的那篇文章吗?哎,写的真是好极了。”

    如今这蒋冕,早已成了士林最大的话题,所有人恨不得将他捧到天上去,与其说捧得是蒋冕,倒不如说蒋冕的这篇文章正中大家的心思,说出了许多人不太敢说出来的话,因此表面上大家是在盛赞这篇文章,惊叹于蒋学士的八股功夫,其实不过是借蒋冕之口闹出动静而已。

    徐谦在边上听着这些人高谈阔论,心里也警觉起来。

    等过了片刻,有杨府的家人过来唤人,先是叫了刘洋去,接着是高放,临到涂成和徐谦二人在偏厅的时候,这涂成显得有些尴尬,没话找话道:“据闻徐公子新近成亲了?恭喜,恭喜,徐公子高中会元,又娶得娇妻,双喜临门。”

    徐谦颌首点头,勉强和他说了几句话,再过一会,连这涂成也走了。

    而在杨廷和的书房,这位内阁首辅大学士勉励了涂成,终于将其打发走了,府里的一个管事小心翼翼的过来,道:“老爷,下一个,就是徐谦了。”

    “他来了?”杨廷和笑吟吟的点点头,并不以为意,随即又笑道:“叫进来吧,不要让人家久等。”

    过了一会儿,徐谦被叫了进来,这书房很是敞亮,徐谦打量了片刻,见杨廷和正看着他,他连忙作揖,道:“学生见过大人。”

    “唔。”杨廷和眼皮子抬了抬,朝徐谦熙和一笑,道:“坐下说话吧,这里不是公堂值房,所以也不必拘谨。”

    徐谦欠身坐下。

    杨廷和靠在椅上,慢悠悠的道:“你的文章,老夫看过,很不错。”

    徐谦忙道:“学生惭愧。”

    “惭愧谈不上,就事论事嘛,此次老夫点你为会元,并不是和你有什么交情,既是抡才大典,自然是只看文章不看人,你的文章,丝丝入扣,如细雨绵绵,便是老夫,也不由问之击节叫好。”

    话音一转,杨廷和又道:“可是话又说回来,文章做的好,才能金榜题名,才能入朝做官。可是官做的好不好,却在于德,蔡京也是饱学之士,可是又如何?便是那汪峰,又何尝不是二甲进士出身,学问也是极好,由此可见,学问只是敲门砖,可是处世之道,凭着学问却是不成的,于是圣人才推崇教化,而教化以德先行,也就是这个意思。你年纪还轻,学问虽好,却要谨言慎行,心中怀德,日后才大有可为。就如这内阁的蒋学士,便是至诚的道德君子,你多向他学习才是。”

    话里话外,分明是说徐谦缺德,所谓缺什么补什么,杨廷和显然觉得徐谦德行不好,才说出这番话,有点当着和尚骂秃驴的意思。再者,他突然提及蒋冕,又不知是什么意思。

    不过徐谦跑过来,本就是装孙子的,再过些时日就是殿试,徐谦的心力自然都放在那上头,也没功夫和杨廷和闹什么矛盾,于是道:“是,学生谨遵大人教诲。”

    杨廷和笑了,随即道:“很好,你能听教,老夫就很欣慰了,殿试可准备好了吗?”

    徐谦道:“学生近来在家里温习功课。”

    杨廷和又点头,笑道:“学而时习之嘛,天赋其实并不紧要,最重要的是读书的态度,此次你殿试有望进入一甲,便是忝为一甲一名,也是大有希望,将来迟早要进去翰林的,闲话就不多说了,老夫待会还有许多事处置,将来……老夫愿在翰林能见到你。”

    翰林院……

    徐谦心中一热,只要考得好,进入翰林是板上钉钉的事,一旦进了翰林,那就是庶吉士,庶吉士其实还不算正式的官员,只算是储备官员,和各部的观政士一样,只是实习而已,可是一旦成为庶吉士,到时再放出去做官,前程却是远大无比,就比如当朝的内阁阁臣,几乎全部都是翰林庶吉士出身,每隔三年,进入翰林的庶吉士也不过寥寥十人左右,可是内阁大臣,却几乎是每隔五六年换一次,庶吉士入阁的机会很高,就算不能入阁,那也该是封疆大吏,部堂元首。

    现在杨廷和突然提出庶吉士,在徐谦耳里,却隐隐有些不同的意味,似乎是杨廷和要办一件大事,警告自己不要轻举妄动,如若不然,这个庶吉士只怕……

    徐谦不露声色,杨廷和既然已经表露出送客的意思,便道:“是,多谢大人美言,学生告辞。”

    徐谦告辞出去,出了杨府,心里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一次对话虽然很是平静,可是他的心里深处,却好像发现一股巨大的阴谋,正在酝酿,他抬抬头,看了看天,天色阴沉的可怕,满是阴霾的天空黯淡无光,教人有些心慌。

    送走了徐谦,杨廷和只是莞尔一笑,随即拿起了书桌上的纸笔,唰唰的写了一个便笺出来,他咳嗽一声,从书房边的一个小暗室里便走出了一个书生,这书生生的颇为潇洒,给杨廷和行了个礼,道:“杨公有何吩咐。”

    杨廷和手指按住桌上的便笺,道:“时候到了,这份便笺,立即送出去,告诉赖常,从明日起,他将名扬天下,自然,这内阁也该挪一挪了,总是这么几个人,一潭死水的,看着教人心烦。”

    书生上前几步,拿起便笺,他并不去看,而是立即收入袖中,随即朝杨廷和行礼,道:“学生这就去办。”

    杨廷和朝他笑了笑,道:“快去快回吧,待会儿请几个老夫的故友来,新任内阁大臣的人选,还要再推敲一下为好。”

    ……………………………………………………………………………………………………

    第二章送到,打完吊针好了,今天中午又开始烧,哎……只能咬牙坚持了,第三章一定会尽力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