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七十二章:泰山在上,受小婿一拜

第二百七十二章:泰山在上,受小婿一拜

    这嬷嬷态度客气到极点,道:“老爷说了,一切事都等拜了天地再说,想来令尊是必定欢喜的。”

    欢喜才有鬼了!

    徐谦心里腹诽,可是看到屋外人影晃动,不知有多少人守着,只得耐着性子,心里却在想着主意,琢磨着怎么脱身。

    那嬷嬷很快走了,独独留下徐谦,徐谦出又出不得,坐在这里又觉得心烦意乱,心里不免苦笑:“好不容易中了个会元,不曾想闹出这样的事,南方那边这种事已经少见,前几年也不曾听说过哪里还有榜下捉婿的习俗,这东西理应出在戏文里,怎么今年却是格外的多?”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种东西的重新流行,可能隐隐和自己有关,宋朝的时候,富户们捉婿是为了提高自身的地位,这便是所谓的权钱结合,自家有钱,而这些新科的进士将来迟早有权,以此来达成某种共赢的局面。

    可是到了明朝,问题却是出现了,大明朝对于商贾的歧视到了顶峰,富户连丝绸都不敢穿,还敢去捉婿?虽然现在管禁已经越来越松散,再不如明初那样苛刻,可是这种事毕竟是个忌讳。

    只是现如今,随着如意坊的出现,使得不少富户的地位陡然增高一些,至少有了报效国家的这个名头使他们渐渐放宽了视野,而其中有一部分商贾其实却是介于商和士之间,他们从前是士,如今从商,又或者从前行商。现在却通过某种机缘成了士,这一类人腰缠百万。与士人也有一些交道,于是渐渐大胆起来。今次恩科便有人想从中捞取好处。

    要知道大多数中了进士的人其实都是穷困潦倒之人,这一批人是最好利用的,毕竟人家没见什么世面,只要拜堂成了亲,你想赖都赖不掉。

    想到这里,徐谦不由苦笑,暗骂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又不由想,这个赵家倒是颇有财力。方才听得马车似是进了中门,这一路过去也坐了半柱香时间才到内院,可见赵家的宅子有多大。

    乱七八糟地想着,隐隐听到外头传出喜气洋洋的乐声,对方准备充分,可能早在半月前就开始谋划,似乎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乐声一直响彻,可是过不了多久却是戛然而止。

    徐谦感觉奇怪。怎么突然一下子乐声就停了,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却也没有人催逼他去拜堂,如此一来就更古怪了。按说这种草率的亲事也不会讲究什么良辰吉日,可是现在将近正午,若是再耽搁时间。莫非他们想抹黑拜堂吗?

    正在徐谦胡思乱想的时候,先前那嬷嬷却是来了。这嬷嬷仍然带笑,和颜悦色道:“老爷托我这婆子来说。方才对徐公子多有得罪和唐突,还请公子恕罪,现今老爷已是知错,公子能否换回衣衫,让人恭送公子出府?”

    听了这话,徐谦目瞪口呆,人是你绑来的,怎么现在又下逐客令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心说莫不是八字不合?于是忍不住道:“你家老爷好生生的绑了人来,为何现在又要赶人?”

    这老婆子勉强一笑,道:“这个……却不是我这老婆子知道的事了,怕是我家小姐高攀不上公子,哎,虽说赵家有家财万贯,天下各处都有赵家的当铺,而我家老爷膝下无子,只有我家小姐一人,小姐又温柔娴熟,端庄美貌,不过和公子比起来却还是差之千里,老爷不敢冲撞了公子,因而……”

    这一番话听得有点心动,膝下无子,这不是说这万贯家财将来要送给别人?至于什么端庄美貌,若是先前,徐谦是一个字也不信的,不过现在嘛,却是信了,因为人家现在根本就是赶人,难道还用假话蒙你?

    换做这种好事,任何男人怕都要迟疑很久,不过徐谦也只是迟疑一下而已,徐谦还不至于没有节操到见钱眼开把自己节操都丢了的地步,只是方才别人催逼他,他心里万分不愿意,现在要赶他走,心里不免酸溜溜的。

    等这老婆子出去了,徐谦便换回衣衫,走出门外,这才发现外头已经变了样,先前徐谦来的时候,这一路披红挂绿,大红灯笼高高挂起,过目的人都是喜气洋洋,个个一身大红的礼装,可是现在,这些人全部变回了青衣小帽,所有的灯笼和红纸贴花也撤了去。

    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厮引着徐谦原道返回,一路所过,亭台楼阁比比皆是,假山回廊相辅相成,徐谦不由咋舌,他自是见过世面的人,可连他都不由荡漾。

    出了府门,门口已停好了马车,想来这赵家想的也是周到,似乎并不愿意得罪徐谦。

    徐谦正要上车,这时,街尾处却传出马蹄声,却见王公公带着两个扈从心急火燎地朝这边飞驰而来。

    王公公显然是来找自己的,徐谦不得不将踩在高凳上的腿放下,静候这王公公勒住了马,王公公见了徐谦,惊喜地道:“徐公子,你真是叫咱家好找。”

    徐谦不由问,道:“公公有事找我吗?这样心急火燎,不知所为何事?”

    大家都是老相识了,而且王公公现在还算是老爷子的同僚,徐谦也不会和他客气,有事说事,开门见山,没这么多虚词。

    王公公先是朝徐谦拱拱手:“咱家是来道喜的,先恭喜徐公子高中会元,哈哈……咱家怎么说来着,早就晓得你是个有出息的人,黄公公还曾训斥过咱家,让咱家多向你学习呢,这一次你中了会元,少不得要恭喜一番。”

    徐谦呵呵一笑,道:“同喜,同喜,想不到连王公公都知道此事了,想来报喜的人已经去了我家是吗?不成,我得赶紧赶回去才是。”

    王公公却是拉住他,笑嘻嘻地道:“不忙,不忙,咱家还有一件喜事要和你说,其实清早的时候,这榜上的名单就已递入了宫中,由陛下朱笔拟准,陛下见你在榜首,也很是高兴,还说要给你一个大惊喜。”

    惊喜的事,徐谦早就晓得了,却不以为意,心里说,能有什么惊喜?无非就是哄小孩子罢了。

    王公公咯咯一笑,才道:“而恰好,咱家今个儿正好入宫去见黄公公,打听了之后才晓得陛下打算给你赐婚,连人选都已有了,乃是东宁侯之女。”

    东宁侯之女……

    徐谦皱眉,这什么侯爷他也分不清,可是却足够让徐谦吓一跳,忍不住道:“这东宁侯之女是什么来路?”

    王公公翘起大拇指道:“咱家对她也有耳闻,说是她很有才气,端庄贤淑,早就待字闺中……”

    徐谦冷冷一笑,道:“既然待字闺中,这求亲之人,怕也踏破了门槛吧,既然如此,为何要将她赐婚于我?”

    王公公摇头道:“求亲的人倒是不多。”

    徐谦不由问:“这又是为何?”

    王公公道:“此女固然是端庄贤良,可是嘛,就是相貌平庸了一些,据说小时候烫坏了脸蛋,不过嘛……”王公公又喜滋滋地道:“两宫太后都很喜欢她,说她很是懂事,其实娶妻未必要什么国色天香,最紧要的还是德行,德行不好,便是生得像狐媚子又有什么用?徐公子啊,你这一次是捡了大便宜了,须知这位东宁侯负责左金吾卫,也很受宫里信任,如今你与东宁侯家的人结了亲,岂不正是如虎添翼吗?喂……徐公子……你跑什么……”

    王公公说到一半,徐谦居然跑了,徐谦是往赵家宅子里跑的,他急急忙忙地冲进赵家,赵家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已拉住了一个门子的衣襟,大叫道:“你家老爷在哪里?快说,在哪里?”

    这门子期期艾艾,徐谦却是顾不了许多,直接冲进去,他依稀记得内宅的路径,急匆匆地冲到了内宅,恰好被一个护院拦住,这护院却是认得他,不敢对他放肆,倒是徐谦很放肆,大叫道:“叫你家老爷出来!”

    正在这时,徐谦的身后有人道:“徐公子还没走吗?”

    徐谦回头,却是看到一个衣饰华美的老者笑吟吟地看着他,徐谦立即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此人……必定就是赵家的老爷了。

    徐谦毫不犹豫,跨前一步,双手作揖,便道:“泰山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他正要拜倒。

    这老者却是呆了,随即脸色一变,别看他年纪老迈,可是身手却是敏捷无比,犹如脱兔一般,竟是飞窜到徐谦身前,连忙将徐谦搀住道:“徐公子万万不可如此,老夫如何当得起,快快起来。”

    徐谦却是执意要拜,道:“泰山当不得,这世上还有谁当得?”

    老者却是咬牙死都不肯让徐谦跪下,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老者方才还是弱不禁风,这时却仿佛有天生神力,硬是没有让徐谦拜下去,口里道:“老夫一介草民,岂敢受你这官人一拜!”

    ……………………………………………………

    徐谦哭了:“皇帝你这回也太坑了,这赐婚不是惊喜啊,是一个大坑啊!”嘉靖叹了口气道:“唉,我也知道你委屈了,可是为了士子风流这本书,你就忍忍吧!”徐谦咬牙道:“不就是为了求月票吗,我在这里求还不成吗,同学们,给力吗?赏老虎一点票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