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七十一章:中了 中了

第二百七十一章:中了 中了

    徐谦奋力挤上前,前头仍有无数攒动的人头,不过这时候他却已能依稀看到榜文了,只是许多字被人遮挡,再往前挤,却无论如何都挤不进去,正在无奈的时候,恰好有人道:“北榜会员竟是个浙江人,这是什么道理?”

    听到这个,徐谦的精神一振,浙江来北榜考试的人不多,徐谦所知道的也不过是几人而已,这些人多是官宦子弟,籍贯虽不在京师,却多在京师土生土长,虽然结果没有揭晓,却等于是给了他一针强心剂,他凭空多了不知多少气力,硬生生的推开一条路来,眯起眼向远方眺望,依稀看到嘉靖二年癸未恩科的字样,他没有闲心从榜尾一个个去看,而是直接去看高踞榜首的名字,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徐字,他继续下看,正是一个清晰的谦字。

    “徐谦……榜首……会员……”

    徐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他原本就预料自己定能上榜,名次应当不低,可是这榜首上分明是他的名字,一清二楚,虽然他方才暗暗嘲笑别人,嘲笑他们太不矜持,可是现在,却轮到他狂喜了。

    “哈哈……哈哈……中了!”徐谦双手向天,在无数人羡慕的目光之中放天狂笑。

    从此之后,身份大不相同,从前是士,可是跨过这一步就是真正的官,这就是科举的魅力所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朝一夕之间宛如乾坤扭转,从前所担心的,所考虑的,所惧怕的。如今都已成了过眼云烟,因为他是官,是正儿八经的官身,从前走的是独木桥,如今却是康庄大道。从此之后再不是自己巴结别人,而是等着别人来巴结自己。

    他可以堂而皇之的坐轿,他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再是狂生之态,跨过这一步,眼前豁然开朗,他看到了远大的前程。这前程触手可及,再不用拼死拼活去努力争取,仿佛只要反掌就会主动送上门来。

    宣府的将士便是再如何出生入死又有什么用?一个统兵大将不知要杀多少人、身上还留下多少伤疤、要积攒多少大功才能在那血泪之路之中博得一个前程,可是一个进士出身的文官,他们只需要慢慢养名望,熬资历。只要出身足够,也许十年,至多二十年,就可以直掌宣府,代天子约束三军,什么统兵大将,在他们的眼里。不过是供他驱使的虎狼而已,用的顺手则用,用不顺手,一个弹劾上京,一个钧令手书而成,就可以让他们一切前程化为乌有。

    这就是出身的魅力,这个出身就意味着成为了这个帝国的统治者,这个群体的每一个人,都与帝国息息相关,他们高高在上。翻云覆雨,历史只会记住他们,因为历史本身就由他们撰写!

    更不必说会员这个身份,这个身份在身,就如菩萨庙里的金佛。在这讲究资历和出身的群体里,一个会员抵得上寻常进士的十年资历和政绩!

    徐谦忍不住泪流满面,从前的委屈、辛苦、辛酸俱都随着这些抑制不住的泪水之中流淌出来,顺着脸颊滑落下去。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徐谦这一次就真的流泪了,他的嘴唇颤抖,喃喃念叨:“中了,老子终于中了。”

    他的反应未必比别人过激,却也足以引人侧目,比如站在他的身边就有个五旬的老者,这老者上下打量徐谦,眼眸闪烁,随即嘿嘿一笑,凑上来道:“怎么,公子高中了吗?”

    徐谦此时心神已乱,早已失去警惕,忍不住道:“中了,中了……”

    这五旬老汉眼眸一亮,随即道:“来,这里有一个,这小子中了,看他年纪轻轻,生得风流倜傥,就是他了,来人,带走。”

    一声令下,早有四五个孔武有力的大汉,拽着徐谦的胳膊便往外头拉。

    徐谦这才反应过来,心里说,他娘的,莫不是有人要绑我去成亲?坏事了,方才一时不慎,竟是得意忘形!

    他心里懊恼,却是好气又好笑,遇到这种事,你偏偏发不起脾气来,这毕竟是习俗,而且人家是想要将女儿嫁你,难道你还能说谁敢动小爷,小爷杀你全家?

    他只得大喊:“错了,错了,我没有中!”

    结果人家根本不理会,矢口否认的人多了去了,高中者本来就稀罕,逮着一个是一个,这点雕虫小技怎么能骗得到别人?

    硬生生的被人拖出来,早有一辆结实马车候着,胡乱将徐谦塞入车厢,这一伙人显然是担心有人黑吃黑,所以速度极快,片刻功夫,马车便动了,飞驰而去。

    徐谦今日算是见识到了大喜大悲,这才刚刚中了会员,还没回去报喜,让老爷子陪着自己高兴,结果他娘的就被人劫道了,这些人显然是专业人手,身手敏捷,绝不拖泥带水,驾车者亦是厉害无比的人物,车子速度极快,又很是平稳,过不多时,外头便有人叫:“新姑爷来了。”

    徐谦心里骂:“新你妹的姑爷,老子清白之身,实在不成只好舍身取义了,堂堂会员的贞操怎么能这么轻易给了你们这帮子土匪?”

    马车居然已经停到了一个院子里头,几十个红衣汉子,一看就是不能轻易招惹的人物,不过显然他们不敢对徐谦恫吓,用强壮的体魄来威胁的同时却都一个个文质彬彬,面带喜色,一见徐谦下车,所有人都拱手道喜:“恭喜,恭喜,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进士公一日独占其二,端的是人生快事。”

    碰到这种情况,又见这主人家如此富裕,稍稍没有节操的人怕都要**了,徐谦却保持清醒,大叫道:“你们绑了我来,我的仆人已经看到,少不得会回去报信让人来营救,你们若是息事宁人,就放我出去,大家交个朋友。”

    前头说了,这些都是专业人士,嘴角带笑,便有人劝道:“新姑爷,这赵家可是京师有数的大户,祖上也是有人中过进士的,如今虽然操的是商业,可是家中有良田千倾,金屋百间,仆从如云。况且赵家小姐端的是美貌非常,温柔可人,是京师里最有数的大家闺秀,今日我等成人美事,进士公有才,赵家有貌,这才极力撮合,弟兄们,进士公显然是扭捏了,咱们给他换新衣。”

    像这种事,最重要的是生米煮成熟饭,否则任徐谦跑了,不但前功尽弃,而且人家将来做了官,未必不会打击报复,可一旦事成了,今日的不快在未来都只是笑谈,说不准大家将来还得沾亲带故呢。

    京师里许多富户,但凡是有小姐的,往往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真正的豪门高攀不起,而寻常的人家下嫁又舍不得,反倒是这些刚刚金榜题名的人最是合适,一方面,人家家世未必好,可是将来前程又远大,是真正的潜力股,值得投资。

    因此但凡是下了决心抢亲的人家,是绝不可能半途而废的,这个亲不结不成。

    徐谦还要再说,这些人却也不客气了,七手八脚拉扯着徐谦到了一处空房,请他换了新衣,徐谦倒是想抵死不从,可是这些个壮汉们却是朝他嘿嘿的笑,说是若他自己不换,少不得兄弟们要帮衬一下。

    想到一群大男人给他换新衣,徐谦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若是不小心给人捡了肥皂,他到哪里说理去?这时候他反倒冷静了,瞧人家这手段,显然是有备而来,自己反抗无用,还是暂时顺从着,看看再说。

    他只得换了新衣,这新衣剪裁的并不合理,其实这也难怪,人家也不晓得今日的新郎官是谁人,再者说这东西只是个形势而已。

    换上了新郎官的衣服,徐谦坐在这屋的椅上苦笑连连,他也不知老爷子是否听到了消息,不知老爷子会不会派人来救他,心里只是巴望老爷子给力一些。

    正在这时,却又有人进来,这一次却是个老嬷嬷,老嬷嬷打量他,顿时笑容满面,伶俐地道:“新姑爷真是才貌双全,相貌俊美,生得真是体面,却不知公子可曾娶妻吗?”

    徐谦没好气地道:“已经娶了。”

    老嬷嬷察言观色,却是一笑:“这也无妨,和我家小姐拜了堂成了亲,无非就是多个夫人罢了。”

    徐谦攥紧拳头大声抗议:“国朝的礼法,哪有一男事二妻的道理,真是岂有此理,传出去就是笑话,我是读书人,圣人门生,你们这般折辱,难道就不怕招惹是非吗?”

    这老嬷嬷却是不理会他,对他道:“这是门好亲事,进士公气个什么,是了,老爷唤我来,想请进士公写下生辰、姓名,烦请告知。”

    徐谦眼珠子一转,心里想:“是了,若是八字不合,他们会不会放了我?”随即又觉得不可能,人家既然绑了来,谁才管你八字合不合,不过既然有一线生机,他也不放过,立即道出自己姓名和八字,又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能否请人通知一下家父,家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