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七十章:终于放榜

第二百七十章:终于放榜

    但凡是考完了试,考生们纷纷回到客栈或是各地会所,便一个个议论起考试相关的内容来。//?//(百度搜毕竟关乎一辈子的前程,若这次不中又要等待三年,人生苦短,三年又三年,谁又耐得住?此时所有人忐忑不安,自然要将自己默默记下自己所作的文章请人品评。

    不只要品评,更要对比,拿出信服的文章出来比对优劣,又或者看看自己的不足到底在哪里。

    这些读书人三两成群凑在一起,每日如痴如醉,有时豪气干云,有时又懊恼不安,喜怒哀乐尽在这几日的漫长等待之中。

    而有心人发现,成化年的时候似乎也有一场考试,和今年的题目近似,待认真考据下来,终于有了确实消息,等到消息传开,京师更加热闹了,据说当朝内阁学士蒋冕亦是那一年中的进士,他的文章立即在市面上被人百金求购。

    内阁学士的文章,一方面大家确实想看看,看看自己的水平到底还差多少火候,更有人勾起好奇,想看看内阁学士的文章如何。

    在这种心理之下,蒋冕一下子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过不了多久,蒋冕的文章终于被人寻到,毕竟当年的时候,但凡是进士的文章都有人传抄,虽然年代久远,可终究还有人珍藏,只是一天功夫,这篇文章便已经传遍京师。

    “人心出自天子,圣王无父,其父亦道也,天子无亲,亲者为百姓苍生矣……”

    这虽是数十年的文章,可是既视感实在太强,若是几十年前看到。时人只会觉得这只是空口白话,空泛之谈,可是联想到现今,却顿时浮想联翩。

    “好文章哪!”有心人顿时鼓噪开来,对于皇帝要给生父立宗庙,其实士林是普遍反对的,现如今有内阁大学士的文章早在几十年前便已出言反对,更加给予了这些人反对的理论基础,你看。皇帝无父无亲,天子之父乃是天道,即是如此,一个合格的天子,自然不该想着自己的生父如何如何。有这心思,为何不好好治理天下,爱民如子?

    一时间,蒋冕一下子成了影响,成了豪杰,成了最出众的人物,所有的舆论。都在盛赞蒋冕,甚至于他的风头竟是盖过了内阁首辅杨廷和,更是有心人不知编造了多少流言,说是这一次。陛下曾屡屡有立宗庙的倾向,结果都是蒋冕死谏,才罢了这个念头,蒋学士不愧是国朝学士楷模。无愧于人人敬仰的对象。

    这些流言传得多了,渐渐有鼻子有眼起来。皇帝的试探,蒋冕如何怒发冲冠,又如何大义凛然劝说,天子无父无亲,天道既是天子之父,天下人即是天子之亲,各种动人心魄的言论,出自这个身材并不高大,并不见状,却足够伟岸的老人之口,天子如何羞愧,如何罢了这个私念,俱都详详尽尽,正如百姓需要英雄,而士林一直尝试建立典范一样,往远了来说,要建立典范轻而易举,毕竟年代久远,无从考据,随便胡扯几句,便出了三皇五帝,出了圣人,可是时下却不容易,所谓距离产生了美,近距便是丑恶,蒋冕在这风口浪尖,顺应了时势,迎合了心理,他的身份,又恰好对了所有人的胃口,一方面,他是内阁学士,满足了士人们希望上层人物为其做主的心态,另一方面蒋冕的这篇文章又是极好,在学问上,亦是无从挑剔,再加上他的文章深意,更是说中了大家的心事,在这种种‘巧合’之下,典范自然应运而生。

    可惜的是,造谣容易辟谣难,被架到了火上烧烤的蒋冕显然只有哑巴吃黄连的份,他不能出来辟谣,又不能亲口承认,最后他选择了唯一的办法——无动于衷。

    想要无动于衷怎么能这么容易?一封封书信、一封封陈情如雪片一般飞入他的府里,堆积如山,其中有仰慕者,有倾诉者,有支持者,只是这些书信,蒋冕一眼都不敢看。

    如此一来,事情似乎有淡化的趋势,毕竟读书人的兴致不可能维持多久,开始还新鲜,可等这脑子渐渐冷静下来也就觉得没什么兴致了,再加上放榜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的心思终究还在自己的前程上,顾忌不了这么多。

    只是这时候的蒋冕未必肯松一口气,他当然清楚,这只是个开始,只是个铺垫,游戏进行到一半,没有草率结束的道理。

    如今已到了三月底,春雨绵绵,带着丝丝寒意,只是这时候,树木已生出了新芽,花儿含苞待放,一派万物复苏的景象。

    放榜的日子就在这绵绵的春雨中定下来,而榜单已经呼之欲出,靠着考院,附近的客栈早已客满,就是柴草房也已被人盘下,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消息,这万物苏醒的天气里,这带着蒙蒙如烟的春雨之中,这宜人的温度之下,却有无数人为之紧张,为之不安,为之捏了一把的汗。

    四月初一的辰时,榜单终于高高悬了出来,一名同考官在几个差役的陪同之下,打着油伞到了外头的石亭下头,张贴出了红榜。

    在这附近早有眼尖的考生等候多时,一见到有人带榜出来,顿时便炸开了锅,无数的人流不断朝这边涌来,寒窗苦读有没有回报,似乎都关系在了这一张轻薄的红纸上,这里瞬间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旋即,有人方天狂笑,有人掩面而泣,更有人站在人群,目中露出急切之色,眼睛都不敢眨一眨,最后苍凉一叹,竟是直挺挺的昏死过去。

    场面很是混乱,那些挤不进去之人,眼看看榜无望,却也愿凑热闹,到各家客栈去邀朋呼友,大队大队的学子正朝这里赶来。

    徐谦昨天夜里就在这里高价盘了一个屋子,便是希望能第一时间看榜,他住在客栈二楼,地方倒是幽静,将自己关在这客房里,心里却终究还是有些浮躁,他想过太多可能,越是想,就越是烦躁,毕竟与自己的前途息息相关,徐谦便是心理素质再好,也没有淡然处之的气度。

    清早洗漱之后,也不知会不会放榜,让小二送了茶点进房,便细嚼慢咽,享用这并不丰盛的早餐,而客栈里头一道突然响起来的声音犹如一声春雷响彻:“放榜了,放榜了……”

    徐谦愕然了一下,身躯微微一震,抱在手里的茶水差点没有握稳,他随即放下茶盏,随身披了件蓑衣,便毫不犹豫下楼,冒着雨急急忙忙地朝考院方向去。

    今日的人显然太多,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徐谦游刃于人群之中,焦灼的在人潮中推挤,与他相同的人不在少数,耳中听到各种嘈杂声音,可是所有人都没有听进去,只是一味向前。

    徐谦身体还算敏捷,身材也并不臃肿,在人群中游动,终于靠近了最初的位置,不过还未来到那亭下,身边有人突然举起胳膊狂喜,道:“中了……中了……三甲……是三甲……天可怜见,合当我程家发迹,爹……娘……孩儿……孩儿……”

    此人仰首望天,泪流满面,固然是三甲,可是踏出了这一步就是正式的官老爷,官民之别宛如万丈深渊,这一步跨过去,自此人生彻底改变。

    徐谦从此人的身边擦身而过,心里暗暗鄙视,忍不住想:“我若是中了,一定不会喊娘,瞧你这点出息,真当自己是孩子吗?连娘都喊出来了,我中了之后,一定只喊爹……”

    谁知这个声音猛地戛然而止,却听这人大呼:“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却敢绑人,放肆,太放肆了……”

    却见混迹在人群中的几个青衣小帽的人物,一左一右挟持着此人,又是拉扯,又是推挤着他走,这人大惊,自是不肯,结果人家显然不以为意,动手动脚显然也是急切,顾不了许多。

    这一切都看在徐谦眼里,他不由暗暗咋舌,先是不解,随即便明白了。

    这种事在放榜的时候是常有的,一般年轻的士子一旦高中,便有一些大富之家的人早已命人在这里埋伏好了,但见年龄合适的便动手抢人,也不管此人是胖是痩、是否发育完全,又或者是否娶妻,先把人绑走再说,一般这样的人家都有女儿待字闺中,这些人家里有的是银子,可是政治地位却未必高,自家女儿高不成低不就,便索性动强,先把人抢走再说,回去威胁利诱,直接拜了天地,到时就算你想反悔却也是不成了,想要问罪,那更是无从谈起,大家都成了亲戚了,你还好意思拿问自家的亲属吗?

    ……………………………………………………………………………………………………………………………………………………

    第一章送到,嘿嘿,看到这里,心里很痒吧?先买个关子,你们觉得徐谦中的是一甲,二甲,还是三甲?最后,看在老虎这么早更新的份上,继续求点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