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六十九章:锦绣文章

第二百六十九章:锦绣文章

    其实就算如此,一般人也看不出什么猫腻,不过是一篇考试的文章而已,犯得着如此?

    可是嘉靖是什么样的人?徐谦一提醒,他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嘉靖的脸色骤然变得冷峻起来,背着手在这暖阁中如没头苍蝇一般的转悠,冷笑连连道:“好啊,好厉害的手段,朕还是低估了他,这等一石三鸟之计也只有朕的这个杨师傅才想得出来,可是现在朕该怎么办?他谋划了这么久,不惜亲自主考,定是势在必得,徐谦,你现在知道朕的难处了吧,朝廷里的许多事看似和睦,实则是步步惊心,朕从前做藩王的时候看这朝廷邸报,每日都是说君臣和睦,说什么君臣相宜,可是进了京,却满不是这么回事,屁大的事儿都可能是布置了陷阱,哎……”

    他沉默了片刻,苦笑一声才道:“罢罢罢,你忙自己的去吧,朕不能请你帮忙,因为你现在还在等着放榜,那杨师傅虽然诡计多端,却是爱惜名声之人,想来不会对你动手,现在他是主考,你是等待放榜的举人生员,人为刀徂,尔为鱼肉,你什么都不要做,静静等待吧,只要不要惹恼他,先有了官身再说。至于朕,怕是要和蒋冕商议一二。”

    徐谦低声道:“陛下,这时候召见蒋冕,怕是不方便……”

    嘉靖狐疑地看着徐谦,道:“这是什么缘故?”

    徐谦道:“蒋冕定然已经被人盯上,一举一动都受人瞩目,若是现在召见蒋冕,岂不是告诉了别人,陛下已经看出了猫腻?”

    嘉靖皱眉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你的意思是。让朕暂时装傻充愣?”

    徐谦顿时一记马屁飞过去,道:“陛下睿智,便是再如何装傻充愣怕也不像,不过话又说回来,装比不装的好,眼下暂时没有化解的手段,既然如此,又何必让人生出警惕?”

    嘉靖缓缓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哎……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怕就怕蒋冕承受不住。”

    徐谦摇头道:“宦海几十年,岂能说垮就垮?蒋学士亦不是善茬,绝不会束手就缚。”

    “但愿如此吧。”嘉靖语气轻松了一些,移开话题。打趣似的对徐谦道:“朕现在不但担心这件事,还担心这场会试,若是此次你能入一甲,朕少不了要赏你点什么,便是二甲,朕也能高兴一场,可要是三甲……”他拖长了尾音。脸色顿时板起来:“堂堂浙江解元竟然位列三甲,朕就算不责罚你,你羞也要羞死。”

    徐谦不由苦笑,这里头是有名堂的。一旦位列一甲,前途就是一片光明,少不了要直接入翰林,而后分去詹事府里公干。可要是二甲。翰林庶吉士还有些希望,留在京师为官亦是有很大的可能。假若是三甲,那就不同了,三甲号称赐同进士出身,也就是说,三甲进士其实并不算是正儿八经的进士,而是打赏来的,让你享受进士待遇。一旦三甲的进士,在各部观政之后便会被分派到各地去,好的能混个县令,不好的,或许就是县丞,主簿倒是少,一般都是举人充任。虽然三甲进士未必没有前途,甚至有几个内阁学生都是三甲进士出身,只是起点和别人相差不少,毕竟更加艰辛。

    徐谦若是中了一甲、二甲,嘉靖若是暗中肯帮衬一下,留在京师是稳稳的,怕就怕是三甲,一旦是三甲,少不得要滚出京师了,连宫里也干涉不得。

    徐谦笑呵呵地道:“陛下的赏赐是什么?”

    嘉靖愣了一下,随即冷着脸道:“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真不像话,朕偏偏就要卖个关子。”

    徐谦无奈,苦笑摇头。

    嘉靖见徐谦失望的样子,倒觉得自己总算占了一次上风,转怒为喜,方才的不愉快总算抛了个干净,旋即道:“你等着吧,朕会给你一个惊喜。”

    说罢之后,他坐回御座,陡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又道:“近来和你的恩师可有书信来往吗?”

    徐谦颌首点头,道:“自进京之后,已和恩师通过几次书信,恩师勉励学生好好读书。”

    嘉靖的目光幽幽,认真地看着徐谦道:“谢爱卿就没说点其他的事?”

    他显然对于谢迁十分关注,他未必能借谢迁来制衡杨廷和,可是一旦杨廷和垮台,权力真空就必须得让一个有威望同时又不能对他产生威胁的人填补,而天下间能领袖百官,让人信服的人委实不多,这些文武百官,哪个是省油的灯?资历不够,人家瞧不起,能力不足,人家根本就看都不看你一眼,国朝一百五十年,能控制住百官的学士实在不多,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而一旦内阁首辅的威望不足以压服别人,那非要庙堂大乱不可,这些惹事精儿一向唯恐天下不乱,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你若是想跟人家动强的,人家还求之不得。

    而谢迁则是最合适的人选,这位谢学士已是历经四朝,名满天下,虽然致仕,可是脑子却还是无比清醒,实在是最合适的人选。

    徐谦老实回答道:“恩师并没有说其他。”

    嘉靖不由露出失望之色,道:“哦,看来谢爱卿似乎并不愿为朕分忧。”

    徐谦微微一笑,道:“恩师有一句话,叫在其位谋其政。”

    嘉靖顿时抖擞精神,不由笑道:“不错,是这个道理,在其位谋其政,此话不错,好了,快走吧,你在宫中不宜久留,免得被人看着,以为朕和你在谋划什么,你现在可要小心一些,事关着前程,真要有人玩猫腻,朕也奈何不得,皇帝、皇帝,明为天子,受命于天,牧守四海,可惜有些事未必做得了主,等朕真正掌了大权,那时就不必有这么多顾忌了。”

    他的话带着几分幽怨的味道,就像是个被男人抛弃了的怨妇,整日躲在闺房里啰嗦一堆,徐谦听得起了茧子,心里不由想,这大权还没完全到手的皇帝还真和没了男人的女人一样,伤不起啊。

    不过徐谦也料想到自己应当已经被人盯上了,这本是情理之中的事,眼下在宫中逗留越久就越让人起疑心。说起来,这杨廷和做主考,还真是让他有点如履薄冰,心里只得安慰自己,无论什么事,等过去了便好,只要放了榜出来,徐某人就又是一条好汉。

    ……………………………………………………………………………………………………………………………………………………

    考院里头,阅卷还在继续进行。

    不过经过了几日的通宵达旦,已经大致有了眉目,所有文采斐然和老道的试卷都已经摆放在主考杨廷和的跟前,杨廷和看了一个清早,身子便有了些疲惫,提着笔在一份卷上画了个圆,一边的书吏倒是激灵,连忙去泡了一壶茶,将案牍上空空如也的茶杯续上茶水,笑呵呵地道:“大人是不是要歇息一下,反正还早着,就是延迟几日放榜,也不算什么。”

    杨廷和固执摇头,和颜悦色的道:“无妨,一来嘛,省的考生们久等,老夫也曾考过试的人,自然知道这种心情。再者说了,内阁里的事多,老夫在这里多耽搁一日,就要劳烦别人多一日,这都是人情,要还的。”

    他平时对下头这些书吏,大多时候都是和颜悦色,使人如沐春风。

    这书吏笑了,道:“杨大人这般心思,难怪能位列宰辅,合该公侯万代。”拍了一记马屁,他小心翼翼的又点了一盏油灯来。

    而这时候,杨廷和突然拿起一份卷子,眯眼过目看了看,随即哂然一笑,语气带着几分冷漠,道:“盖不谨,则庠序终为施设,而孝悌之义,又教之大者也,申之可容缓乎?这个破题,并没有什么新意,不过妙就妙在他的承题,与破题遥相呼应,越是往下,越有一股子行云流水的风韵,不错,不错,很好,此人的底子,当真是不错,他的对句,亦是贴切,丝丝入扣,好生缜密。单单看这文章,就晓得这绝不是北人之作,北人的文章,往往带有豪气,如春雷轰鸣,响声不绝,而这文章,却如蚕丝,细腻柔美,却又绵里藏针,作文章的人,定是出自苏杭,唯有苏杭的学风才是如此,细雨绵绵,疏而不断,这个苏杭学子,已得其真传,此篇文章的韵味,老夫已是许久不曾见了,倒是前些时日,拜读过谢太保的几篇文章,这篇文章,似有谢太保的真传,名作佳篇哪。”

    他一口气说了许多赞赏的话,随即目光一沉,便将这文章搁在案上,也没有下笔打圈,而是放置一边,似乎还在犹豫。

    书吏听了他的一番话,顿时脑中浮想出一个人来——徐谦!他谨慎的看了杨廷和一眼,心思复杂,却又猜不透这位杨大人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