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五十四章:国子监

第二百五十四章:国子监

    徐谦被黄锦一阵忽悠,也是烦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无非是想请他挪窝罢了,他怕黄锦继续说下去,便道:“黄公公,赶紧带路吧,怕是陛下要久等了。”

    黄锦笑嘻嘻的道:“还有一段路呢,不过要急也不急于一时,徐公子请吧。”

    徐谦摇摇头,他对黄锦的印象还不错,这个家伙说话总是能让人舒服,当年他不过是个小小生员的时候,黄锦就对他照顾有加,大家交情在这里,因此徐谦也对他很是和气,一路跟黄锦出了暖阁,七拐八弯到了一处长廊,徐谦看到几个太监正在慌乱的擦拭地砖,远远一股腥气传来,徐谦不由皱眉,对黄锦道:“黄公公,这是什么,怎么一滩的血?”

    黄锦脸上堆笑,道:“哦,想来是谁摔跤了吧,近来连日下雪,湿气太重,不免有人脚滑。”

    他的这个借口,徐谦却是不信,不过徐谦虽是多事之人,可还不至于连这种闲事都管,只是叹口气,道:“那我可要小心,千万不要脚滑摔了一跤。”

    黄锦目光深沉的侧目看了徐谦一眼,不知徐谦这句话是另有所指,还只是无心之言,他嘿嘿一笑,道:“徐公子不同,徐公子是有事的人,比不得这些不知好歹的奴婢。说起来,咱家还真羡慕徐公子,无论多大的事,总能化险为夷,哎……这份事,真是天下少见。难怪陛下对你如此信赖。”

    徐谦不可置否,说话之间,已进了内宫,到了内宫里头,便不宜随便说话了,说不准惊着了哪个贵人。少不得会惹来没必要的麻烦,而且一进来,便有几个太监随侍左右,表面上是扈从,怕也是内宫里的规矩,在旁看着,以免闹出什么不好听的事来。

    到了慈宁宫,上次徐谦进这里,去的是宝相楼。他远远看到宝相楼高高矗立,顿时生出几分熟悉之感,不过黄锦却是引着他到了南宫这边,到了一处殿前,黄锦先是进去禀告。随后出来,请徐谦入内。

    徐谦倒也潇洒,大剌剌的进去,举止自若,看不出丝毫紧张,入殿之后,便看见两宫太后都在这里。而嘉靖则是站在一边朝他吟吟的笑。

    徐谦连忙给两宫太后行礼,手刚刚抱起来,便听王太后道:“不必多礼了,你叫徐谦是不是。你看,哀家还记得你呢,方才听皇帝说,你在崇殿那边很是威风呢。”

    嘉靖站在一旁。不由莞尔笑了。

    徐谦连忙道:“威风不敢说,学生不过是据理力争而已。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但凡有道理,学生自然无所畏惧了。”

    这是一句大大的空话,不过王太后却听着点头,其实理这东西,来就是虚的,因为任何争执的双方,都会觉得自己有道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道理二字,有的只是立场而已,每个人相应站在自己的立场,为自己找着理由,去做自己立场上的事。

    徐谦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不相信对错,不相信道理,因为强者欺人,会挖空心思找理由,所谓共荣、所谓吊民伐罪,而弱者自然也在找他们的理由,摆出一副真切受害者的模样。倒不是说,强者有理,又或者是弱者有理,真正的问题就在于,你是否有实力。

    就像方才,徐谦所说的那番道理,若是换做别人说出来,早被当作胡说八道的家伙打出去了,若是你运气不好,便是被人打死也不算什么。可是这些话徐谦可以说,因为徐谦的背后,是如意坊和路政局,这其中,牵涉到了宫里的利益。

    虽然徐谦不相信理由和公义二字,可是这厮提起这个却是朗朗上口,所谓你越不相信的事就越要四处张扬,这就好像太祖皇帝的东西早就被而你弃之如敝屐,却往往被后世提起来一般。

    王太后却觉得徐谦的话很有道理,因为在她的立场上,她是深信徐谦是有公理有道义的一方,她颌首点头,微笑道:“道理归道理,却还需要勇气,敢在殿上仗义执言,可见你的心术很正,是个好孩子。”

    前头哪一句心术很正,让徐谦不由汗颜,原来现在自己在王太后心里,竟是这样的印象,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个好人。

    只是后头一句,有点不太对味,好孩子三字,虽然是夸奖,不过孩子毕竟是孩子,想来这王太后只将徐谦当孩子看了。

    徐谦尴尬道:“娘娘谬赞,学生愧不敢当。”

    客气了一句,嘉靖突然开口道:“方才朕和两位母后正提起你,说起来,朕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来。”

    徐谦不由道:“请陛下明示。”

    嘉靖背着手,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语气也带着温和,慢条斯理的道:“你自是为宫里立了汗马功劳,现如今你是举人,可曾想过做官吗?”

    嘉靖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让徐谦精神一振,想来嘉靖龙颜大悦之下,不免关心徐谦的前途了。

    被皇帝关心上自己前途,这日子想不好过都难。

    徐谦现在的身份确实是举人,按道理,举人是可以做官的,不过举人做官,却是补缺制,也就是当朝廷的官缺较多,进士们不够用的时候,才会从举人之中挑选一些人出来,而且往往这些职位,都已被人挑拣过许多遍,比如某县县丞,某县主簿,或是偏远地区,总共人口也不过几千人的县令。

    举人做官,苦逼无比,不但前程不好看,就算玩出再多政绩出来,弄混个知府就算出人投地,若是再想进一步,怕是比登天还难。而且在同僚之中,也饱受白眼,就算你做了知府,下头的进士县令们见了你,也未必会有多少尊敬,这里头又涉及到了一个问题,进士往往是朝中大佬们搜罗的对象,一旦中了进士,便可在各部甚至是翰林院中观政,有了这个基础,随便结交几个大人物,再外放出去为官,上头有门路,又是进士出身,自然不会将你放在眼里。

    当然,皇帝问出这个问题,自然有提举徐谦做官的意思,既然有了圣眷,自然会免去许多苦逼的可能,甚至只要做出点实绩出来,便是知府,徐谦也未必看得上。

    不过徐谦连想都没有想,便道:“学生虽想为陛下效命,只是眼下书还未读透……”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倒不是书没有读透,这只是委婉的说法,说白了就是告诉嘉靖,他不想以举人的身份入仕。

    嘉靖非但没有责怪,反而笑了起来,道:“朕就知道你会这样想,过了年关就是春闱,你堂堂浙江解元,怎么会现在入仕,只是两个母后,却不知这些东西,一味觉得,既然有功名,又肯实干,就该授予官职,让你早些入仕磨砺。他们不晓得官场里的规矩,朕也解释不清,所以才来实施你。”

    徐谦苦笑,心里说,你们家里头关起门来拉家常,却是拿自己当猴耍,害得自己差点自作多情,以为皇帝老子一天都离不开自己,连一刻功夫都不肯耽误。

    王太后面色嫣红,道:“哀家和张娘娘是妇道人家,哪里晓得你们这其中的关节,皇帝反而怪我们?”

    嘉靖今日心情极好,不由笑起来,赔罪,道:“是,都是儿臣的错。”随即他看了徐谦一眼,道:“徐谦,朕和你说正经事吧,过了这个年,就是春闱,你金榜题名,可有把握吗?”

    徐谦郑重其事的道:“易如反掌。”

    说出这句话,自然是有徐谦的自信,他可是浙江解元,历来江南几省和江西的解元从来没有不中进士的道理,当然,除了那个历史有名的唐伯虎之外,这位仁兄牵涉到了一场弊案,结果终身不得考试。除此之外,徐谦这浙江解元,还是在京师进行考试,要知道科举分南北两榜,江北的考生在京师开考,而江南各省则在南京进行会试,南北榜虽是以地域划分,可是里头的猫腻很多,北榜的实力与南榜相差极大,甚至北榜的一甲一名,未必能在南榜中排得上好,毕竟江南那边,风昌盛,读书人极多,竞争极大,而北方却是大大不同,徐谦这浙江解元跑来京师会试,颇有点像五年级的学生进了幼稚园,中试说是易如反掌,倒不算他吹嘘。

    当然,中试是一回事,北方亦有豪杰,想要力争上游,却还要花上心思。

    嘉靖微微一笑,道:“既如此,那么朕也只能祝你能金榜题名了,是了,还有一件事,等过了年,你去国子监点卯吧,朕已经吩咐了下去,明年的春闱,你挂在国子监下头考试,如此一来,也省了许多麻烦,朕这么做,想来你也知道朕的用心,不必谢恩,好好拿出事来考个进士来给朕开眼就是。”

    ……………………………………………………………………………………………………

    有点事,耽误了,恕罪,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