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士子风流 > 第二百五十二章:出卖

第二百五十二章:出卖

    朱琦是真的累了,浑身上下身心俱疲。[来自114中网?WxGuanCoM]

    这位老大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早没了方才的意气风发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官家威仪,现在的他则是威严扫地,连脸上的鱼纹都不由深刻了许多。

    他现在唯一念着的,就是立即将这烫手山芋抛出去,让这姓徐的住嘴!反正汪峰也已经完了,罪名在这里,就算从轻发落,也免不了一个流放,与其如此,那么索性就拿他来开刀吧,至少在场的衮衮诸公们多少知道,他朱琦是迫不得已而为之,至多只能算无能。

    打定主意,朱琦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道:“若以大诰量刑,则汪峰数罪并罚,当剥皮充草,以儆效尤,只是官念其年迈,便定为死罪,秋后问斩,犯官汪峰,你可服气吗?”

    汪峰这时候来是被打得遍体鳞伤,便索性装起可怜,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他自知自己算是栽了,不过心里却存着侥幸之心,结果一个秋后问斩吓得他脸色骤变,这装死也装不下去了,连忙大叫:“下官冤枉,冤枉……”

    再如何喊冤也是无用,已有几个太监七手八脚将他拉了下去,外头自有禁卫‘伺候’他。

    一场公案总算落下帷幕。按理说,朱琦这三个主审该为结果忧心才是,毕竟人没有保住,一个死罪算是得罪了不少人,只是现在他们心里却满是轻松,竟有一种长舒口气的感觉。

    徐谦不是朝廷官员,自然和徐福二人退了出去。

    偌大的宫殿,嘉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大臣,而后,他反捉起一支御笔。捉着笔头,用笔杆子敲击御案……

    笃……笃……笃……

    在这空旷的大殿上,每一次敲击,清脆之音回荡开来,让气氛愈来愈紧张。

    所有人都表露出了不安,因为今日这御审实在暴露出了不少事,他们为之据理力争,为之营救的汪峰,原来竟是个立了牌坊的婊子。贪渎了这么多银子,居然还被人抓住了把柄,在场之人就算是脸皮再厚,如今也觉得有点儿羞愧。

    嘉靖显然敏锐的抓住了他们的情绪,他不吭声。只是木然敲击着御案,似乎在等待什么。

    笃……笃……

    杨廷和的脸色一直都很阴沉,他显得很是恭谨地站在班中,双目幽邃,似乎察觉出了嘉靖的意图,可是犹豫一下,却只是撇撇嘴。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

    毛纪则是悄悄地去看杨廷和,见杨廷和默不作声,似乎也没有出来活跃气氛的意思,毛纪便深感问题严重了。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一方面是猜不透陛下的心思,另一方面御审的事都是由他出面联络,现在却是办砸了。谁知道那汪峰竟是如此不顶用,觉得很难向杨廷和交代。

    今日的事。毛纪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味来,这时候心乱如麻,将事情重新梳理一遍,总算是明白了这徐谦的手段。

    徐谦先是采取守势,先等汪峰大放厥词,随即再拿出如意坊的簿子出来反击,这一次反击实在太狠,等于是将汪峰的部署全部打乱,同时也完全推翻了汪峰的言论,紧接着便是一鼓作气,诉出汪峰的罪状,尤其是汪峰贪墨这一条出来,再联想到汪峰此前的义正言辞,等于是狠狠打了汪峰一巴掌。

    问题就在于,既然形势如此大好,这徐谦为何要殴打汪峰?毛纪绝不相信这样口舌如簧的家伙会如此感情用事,凭着人家一句辱骂就大发雷霆之怒,而且根据徐谦当时的举动,徐谦不是愤怒的与汪峰厮打,而是先去寻找趁手‘武器’,可见此人很有理智,既然有理智,却做出如此不智之举,明明已经大获全胜,却还要节外生枝,当真不怕事情反复,不怕宫中动怒?

    毛纪细细的想到了几处关节,总算是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了,徐谦殴打汪峰,真正的目的却是杨廷和,杨廷和此前就为汪峰说过好话,早就流露出要保住汪峰的意思,徐谦直接在这朝殿上对汪峰行凶,不正是打杨廷和的脸,你不是要保他吗?不是为他谋划布局吗?人家当着你的面就敢动手,你能奈何?

    想到这里,毛纪不由倒吸口凉气,一方面是惊呼于徐谦的胆大妄为,另一方面,却也对徐谦更多了几分警惕,这徐谦,还真是睚眦必报,什么事都做得出。

    笃笃……笃笃……

    敲击的声音已经开始急促起来。

    这时候,蒋冕终于忍耐不住,他似乎看出来了一点端倪,却是站出班来,道:“微臣万死之罪,还请陛下严惩!”

    总算有了这么个人出来认错,虽然语气沉重,可是相比方才的紧张气氛却总算是让这崇殿里多了几分人气。

    嘉靖不吭声,依旧敲打着笔头。

    笃笃……笃笃……

    百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从蒋冕的举动里头看出来了陛下的意思。

    有人尚在观望和犹豫,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是这时候,杨廷和却是愤怒了,他冷冷地看了蒋冕一眼,显然对蒋冕的举动很是不满。

    若是方才,大家一起装聋作哑,只要保持默契,无论天子给出什么暗示,大不了当做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没看到而已,皇帝喜欢故弄玄虚,大家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不知者不罪,就算皇帝拿这个来说事,那也该是法不责众,杨廷和可以轻易地推诿责任。

    可是蒋冕站了出来请罪,摆出一份虚心认错的意思,表面上似乎和他杨廷和没有任何瓜葛,其实暗里却是在打他杨廷和的脸,汪峰这件事,说要怪到吏部头上却也说的过去,而蒋冕有什么错,他虽然是阁臣,却只是兼着户部尚书,怎么看,都应该和这件事没有太大关系,可是偏偏,他却出来认错了。

    蒋冕这种无关紧要的人都出来认错,你杨廷和身为首辅还好意思傻站着?还好意思装聋作哑?

    短暂的愤怒之后,杨廷和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郑重其事的拜倒在地,朝嘉靖道:“微臣承蒙陛下不弃,委以首辅,又兼领吏部尚书,敦促百官,微臣深受陛下洪恩,却一时不察,竟是被这汪峰蒙骗,以至朝廷贻笑大方,吏治不宁,臣有莫大的干系,还请陛下责罚。”

    杨廷和站了出来,满朝的大臣才算找到了主心骨,接着是毛纪出来,也是道:“微臣万死。”随后又是各部尚书、侍郎,上官都虚心认错,大家没有无动于衷的道理,过不了多久,这黑压压的一大片人俱都跪倒,纷纷道:“请陛下责罚。”

    这样的声势,是在嘉靖登基到现在前所未见的,堂堂首辅居然当场认错,而平时那些只有自己才是道德标杆,见谁都要骂上几句的御使言官们,如今也一个个成了霜打的茄子,居然一个个认罪。

    嘉靖的眼眸掠过了一丝光彩,不过他早有了主意,脸上却是冷笑,将这御笔抛到了一边,手抚安抚,慢悠悠地道:“诸卿怎么会有错?有错,那也该是朕,现在朝廷闹出这么个笑话,好得很嘛,这岂不是又给朕加了一条罪状?明日的时候,怕是全天下的人都要议论,说朕昏聩,有眼无珠。”

    这番话看上去是在赌气,稍一琢磨,却分明是在诛心,无形中的一柄利剑狠狠地扎在诸公们的心头上。

    杨廷和沉痛地道:“千错万错,皆错在老臣一人,陛下圣明睿智……”

    嘉靖的脸色大变,他的目光更加阴冷起来,杨廷和的话,看上去是诚心悔过的样子,一副认罪的姿态,可是这句话却是绵里藏针,别人听不出来,嘉靖却是听出来了,什么叫做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意思还不是朕做错的事,你都揽在身上?说来说去,都是你没有过错,只不过你是在代朕受过而已。

    表面上似乎是诚恳认错,话里话外却还是将嘉靖当成了胡闹的孩子。

    嘉靖冷笑,他冷冷一笑后,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原来这就朕的臣子!”随即拂袖而去!

    大殿里依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许多人看到了表象,只看到嘉靖因为汪峰的事而龙颜大怒,可是谁能想到,真正的问题却是出在杨廷和的身上。

    大家依旧跪着,皇帝是走了,可是却没有叫他们平身,更没有准许他们出宫,因此谁也不好站起来,只得一个个如丧考妣的跪地等候天子的消息。

    杨廷和的脸色依旧平静,嘉靖走的时候,那眼眸里的冷光,俱都清晰的被杨廷和看在眼里,只是他并不以为意,他察觉出了,嘉靖这分明是故意的,小皇帝的一举一动和愤怒无关,真正的目的却是拿着这件事大做章,打算借机树立威信。

    …………………………………………………………

    通宵码字,明天会让老婆起来的时候检查上传,痛苦啊,好吧,再求求月票。